《驳--<兵王>之咬人者说/lukew
    前段时间看了篇关于《兵王》的书评,感觉不爽,发几句牢骚!
    唔,我也实事求是的说,《兵王》这本书确实是网上不可多得的精品之一。在铁血里看了兵哥贴出来的几篇关于兵王的书评,毁誉参半,各有评论。不过,“《兵王》之咬人者说”这篇书评有点……首先说明一点我并不是谁谁马甲之类的,就事论事纯出于对这本书的喜爱和关注。

lukew,个人认为你的这篇书评没有太大的说服力,很难让人产生共鸣(个人意见仅供参考)。首先,“虽然从目前的章节,并不能看出,小说的作者要带给我们什么……”(发愣十秒)关于这句话我不明白,呵呵如果没猜错的话lukew应该是没有看过《GZLR》吧!就算是作为一部单行本的小说,也不至于吧。这篇文章的发展脉络清楚,对人物的刻画、场景以及个人思想的描述都非常细致。我认为《兵王》的成功除了有精彩的故事内容外,取胜的关键在于对细节的把握以及人物心理活动描写。不知道有相同意见的否?

第二。“阴沉了半上午的天空中出现了第一片雪花……”没错,半上午的时间大概也就是9点左右,冬天的天色在早上6-8点应该还是黑漆漆的,这个时候用阴沉不太合适吧,9点天也刚刚大亮。所以用“半上午”一词并没有什么不妥啊。还有,“在这一段中,作者使用的“出现”、“撕碎的棉絮”、“飘落”、“太空看一眼,小半中国土地变银白色”,应该同正文的故事关系不大吧。”这话说得就不对咯!对场景细节的描写与正文的故事必有相关的联系,怎能说关系不大呢?这应该属于语法范畴吧,看来,这点得找中文老师咨询一下才行。

还有。“‘位于北京西郊的一处军营中变得喧闹起来’变的喧闹和雪将停,表现的应该完全是两种意境,应该中间用点转折词,譬如‘駦的,突然’之流吧。”lukew说:变的喧闹和雪将停表现的是两种意境,拜托!一个交待的是时间,一个是对场景的描述,两者并不冲突。当然,我不否认加上“突然”一词会使句子更为合理一些。还有出现的两个“穿着”确实显得有些冗长,去掉后面一个更佳。

冬天的傍晚天差不多已经黑了,下了一个白天的雪差不多也该停了,既然雪将停那么这个时候开始扫雪合情合理啊。至于这种清理工作会不会在晚上就要迎接的前提下做,只有当过兵的朋友有发言权吧。按照军队做事严谨来推测,不无可能。

(这样子驳下去,好累!挑几处说吧!)

“士兵们的脸上都挂着喜气,尤其是91年度的战士们。他们脸上都挂着抑制不住的笑容!”我认为用“挂着”一词非常贴切生动,只是第二个“挂着”可以换一下,注意一下措辞。这和作者有没有用心没关系!

“如水般的寂静”拜托,形容军营用水?用点阳刚气足点的形容词好不?――没错,军营是很难出现似水温柔的场景,但此时温柔的月光倾泻映着雪,可以想象是一副静谧的画面。用阳刚气足点的形容词,你给个词儿?

另一名同样挂着列兵衔的士兵长吐一口气,眉开眼笑的说道:“应该说是新兵蛋子们到了!”――吐口气和眉开眼笑的连用,并不让人感到困惑。当了九个月的新兵蛋子终于熬出了头,资格老了一截,可以理解列兵们当时的心情。

“‘妄图把他们聚拢在一起脑门子上已经急的冒汗的接兵干部’这里用妄图……用词太厉害,试图就可以了。”这点倒是同意!

关于人物塑造。

1、鸿飞。当时被老爷子逼着来当这个兵自然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只想混三年敷衍了事,而且当时档案里填的入伍地是沧州老家,刻意隐瞒真实地点是北京想必也是老爷子的意思。鸿飞在性格上的转变并没有给人急转直下的感觉,一开始他只想夹着尾巴做人平平安安混三年,谁都知道“枪打出头鸟”的道理。谁知遇到一个炮仗脾气的首任班长,鸿飞是个吃软不吃硬的顺毛驴,依照他的性格与之对抗是必然的结果,面对这样一个顶头上司,军事素质是他与之对抗的法码。

鸿飞参军想来也不到二十岁吧,lukew怎么认为他不是一个性格单纯的少年?没错鸿飞有时候是有点心计,比如偷点懒什么的,但他却没有城府去算计别人。被第二任班长和老兵所感动,也是人之常情!特别是刚刚脱离“炼狱”般的新兵连。怀柔政策只是一种方式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试想有一群真心诚意对你的人,你会不感动?未免太铁石心肠了吧!

至于lukew说的找军部上级拉拉关系一说,我想这不是兵哥写作的初衷吧!

2、男二号司马。在小说中,我认为司马是作者刻画得最为丰满的人物之一。他的性格直率,大大咧咧,诙谐幽默,不像鸿飞那样有点心计,所以经常吃亏上当,这点在上厕所和念诗等方面可以体现出来。关于他的辫子我也有点疑惑,他是怎样把辫子给带到部队来的?猜想他也不是心甘情愿参军的吧!

司马和鸿飞的性格很相似属于“不打不相识”的那种,这种友谊一旦握手言和冰释前嫌,将会是一辈子的交情,以至于后来发展成生死之交(当然这是后话了)。这种战友情兄弟义,出生入死,生死与共的交情就是我最欣赏的地方。

3、男三号小鬼(武登屹)。我疑惑的地方就在于:在鸿飞和司马进入尖刀之后,他是怎样当上副班长的?似乎转变太快?兵哥只是一笔带过,我认为应该在此交待详细一些,以至于不那么唐突。

4、首位班长(陈志军)。这个人物的塑造是必不可少的,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后来的鸿飞。你说送衣服是最大的败笔,我不这么认为。“以他的脾气能意思到这点,应该也不会走到这步,”问题是在此之前没人敢像鸿飞那样与他对着干,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他的那套高压政策没有什么不妥。他是一个农村兵能留在部队的唯一办法就是提干,当他三年来辛辛苦苦的努力化为乌有的一刻,想必这是他遭受的人生中最重的打击,理所当然会做出深刻的反省。在他想通之后找鸿飞道歉也是合情理的,他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只是带兵方式激进了一些。

好了,完。

呵呵我也给兵哥提点建议啊!文中的错别字不少,特别是关于“的、地、得”“那、哪”的用法,当然,这对整部书来说并不是太在的影响。只是难得偏爱的一本书,所以边看边改希望它更趋于完美一些!

还有就是我上次提到过的一点,给兵哥留言却没搭理我:(555555555555

兵哥,在第三章第4节中,有一个地方没看明白:……郑拓躲到雨衣下面看地图,带着鸿飞、司马、杨光?向东南方向走去……杨光什么进入尖刀了?是笔误吗?

毕竟作者不是专职作家,喜欢他的文字就好,宽容一些不要用苛刻的专业语法和文学造诣来要求之!

好了再哆嗦一句,《兵王》确是一本难得的精品佳作,有入主VIP的资格,花钱看,值!

祝兵哥身体健康!

 

深爱巴乔

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