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有了六年的摩托车频繁抛锚、摩托车施救中心抢救了十几次仍无法修复后,我终于买了一辆奥拓小汽车。它的确精致得可爱,我只说它可爱,因为它一点儿也不豪华,它像一只鸭子蹲在墙角,但它是我的宠物。很奇怪,我一点儿也不羡慕那些大奔驰或者卡迪拉克,我觉得大奔驰让我恐惧,而一个人驾着加长的卡迪拉克,则完全像一个货车司机了。对于我的收入和身体状况,使用一辆奥拓是合理的,超过了这个限度,事情就不正常了。如果我从奥拓想到桑塔纳,再从桑塔纳想到奥迪,那就十足地可恶了,因为有一种东西被牵引出来了,它使我不快乐了。

源自:中国思维网|www.chinathink.net

这是个物质的社会吗?是的,东西很多。但人不是物质的人。人能制造航天飞机,但人还是会感到悲伤。圣经说,“用世物像不用世物”。意思是说,用世界上的东西好像没有用这个东西。这做得到吗?做得到的,只要有一样东西没被牵引出来。我买车因为我再不适宜骑摩托车,我病歪歪的过敏体质被风一吹就要在床上躺十天半月。奥拓开回来后我想:能遮风挡雨,多好。奇怪的是,我的喜悦就到此为止了,我不再羡慕奔驰,这种感觉让我感到安全,因为那个东西没有被牵引出来。

那个东西被牵引出来是很可怕的。街上大售福利彩票,赫然排着桑塔纳车的大奖。有一个朋友的同事说,他用了一天时间来想象一旦中了头奖后的一连串烦恼:他必须先交偶然所得税,但他没钱,于是他得先去借,但向谁借呢?还必须不让对方知道他中了奖。车子即便拿了回来还欠了几万块钱债,还得养车。养不起,索性把它卖了,可买主不好找。就算卖了吧,又想玩车,再买回一辆奥拓吧。至此,他做完了南柯一梦。他也果真出血本买了二百元彩票,一张也没中。这南柯一梦是悲惨的,因为它使一个有尊严的人像虫豸一样想了一昼夜,这买彩票的二百元也无人会想起,因为这里面没有爱心,却蕴含着一种可恶的让人感到羞耻的成分,因为有一种东西被牵引出来了:欲望。

源自:中国思维网|www.chinathink.net

人按照自己收入的程度安排生活并以需用为度是合理的。有一位前辈说,好衣服坏衣服穿在身上没感觉。这与现代的时尚相去甚远。但衣着必须整洁。衣服好坏并不代表什么,不整洁却让人失去了尊严。还有一位圣徒说,神呵,不要让我太贫穷,以免我羞辱你的名,也不要让我太富裕,以免我忘了你。我想,这小心翼翼的求告比“富贵不能淫”的口号来得真实得多,因为人是何等靠不住的啊。

我有一对夫妇朋友,感情甚笃,为人正直。他们并不富裕,但互相扶持,今年添置一台彩电,明年一部空调,似乎一切挺不容易的,但他们有盼望。我想他们一定比那些因为钱多被烧得离了婚的富翁们快乐,因为他们添置的不仅仅是一台彩电,而是幸福本身;而富翁被牵引出来的是欲望,它一出来就让人不满足,让人不快乐,让人妻离子散,倾家荡产。

让我们快乐吧,这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