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有奖征文】逍遥谈

民法精神 收藏 9 198
导读:【读书有奖征文】逍遥谈

       难得偷着浮生半日闲,便于桌上放一杯香茗,细细赏玩起《庄子》来。对于道家的书,若不持恬谈之心去诵读,是品不出个中韵致的。只可惜此种闲雅的心境,只能是妙手偶得,纵你是世外高人,隐士神僧,终有沉溺于“贪、嗔、痴”三界之时,学佛如是,求道亦然。

       乍看篇名—《逍遥游》,果真是飘飘然有神仙之概。转念之间,又不禁惘然:芸芸众生,其之穷一生心智之目的,莫不是在追求令自身或他人过的“逍遥”吗?

       但一个人若真的追求“逍遥”,却又谈何容易。光于这“逍遥”一词的阐释便已是见仁见智,各具千秋了:至浅者不过是衣食无忧,万事顺心;中者亦无非寻二三知己,于流觞曲水中吟诗作对,快意平生;至深者也只是物我两忘,置身世外罢了。

       然而,世事无常,又有几人得以遂愿。不要说后两者求之难得,单是最肤浅的无忧无虑,又有几人得以参透。凭你是帝王将相,僧道士修,再如何看破红尘总难免有七情六欲、心魔内扰之时,纵使神佛亦不免破戒。

       做不到“无欲”既是人类之大悲,却也是人类之大幸。若人类无“欲”,知识何以丰富,科学何以发达,世界又凭甚进步?恐怕现在我们仍是在茹毛饮血与百兽为伍吧?!

       不过,依予浅见:老、庄甚至孔、孟都有一个共同的妙法,便是中庸之道。(盖因道、儒二家俱推崇《周易》—中庸之道,首尤其易中卦象所创[清]李光地《周易拆中》指出:“程子曰:‘正未必中,中则无不正也。六爻当位者未必皆吉,而二,五之中,则吉者独多,以此故尔。’”),此乃华夏千年“大正至圣”之处世纲领了,历经繁衍蜕变,终被后人归结成“不为最先,不为最后”的作人之道。但亦如鲁迅所言:“人性岂真能如道家所说的那样恬淡。”于是乎,便将曲解“圣言”而形成的民族劣根性完全归罪于先哲,将其“压杀”;却搬出一套朴素唯物主义,完全“捧杀”起来。

       历经“拿来”、“拿去”之后,不禁窃见:那些想让人类进步的“主义”,“哲学”,从某种角度来说,也可算是一种对“欲”的诠释。于是乎,继道、儒之后,墨、法、兵、杂、阴阳,纵横相继,争鸣迭出,而人类文明也从原始阶段遂步递进,从最初的食欲发展到今天的色欲、名欲甚而至利欲、权欲,可以说是已近“极欲”的“深渊”了。

       接着,马克思、恩格斯站了起来,预言人类在不断进步之后,将进入共产主义时代。何谓共产,字典有云: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我想:马恩、老庄、孔孟乃至耶酥、释迦牟尼提炼出他们思想中的共通点之后,或许可以看出在对“逍遥”的追求上,他们倒是存大同而具小异的。中间虽隔着东西方文明及文化的冲突,但西方的“自由论”与东方的“奉献论”融于一炉之后,不啼是人类对“逍遥”的追求?

       但这种追求本身便是一种“欲”的体现。哈哈,可笑的我们最终难逃“欲”的枷锁。不过,一旦你深入研究道、佛思想,便会发现老、庄,释的本意并非让人们完全“无欲无念”,而是让人们在追求“无欲无念”的过程中(嘿嘿,这本身即是一种“欲”)遂步养成“清心寡欲,与世无争”的态度。他们并没让我们去钻牛角尖,完全“灵台空明”。其实当生命在最初的孕育过程中,便在灵魂深处植入了“欲”,当刚诞生的婴儿发出第一记哭声时,便已完成了首回的“发泄欲”。

       唉,人真是一种自相矛盾的动物,既想“逍遥”,却难以无“欲”,十足的“伪君子”。但做此等“伪君子”总好过“利欲熏心”的“真小人”。再“虚伪”的“君子”终究还沾些“君子”的边,但“真小人”再完美也还是“小人”。

       桌上香茗正是将冷未冷之际,案上书页正值想翻未翻之时,心神亦在欲醒未醒之间。朦朦胧胧之中,只觉室中香气袅绕,分不清是茶香还是墨香,真个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