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我爱世俗生活[转帖]

穿不算名牌但绝对耐看绝对舒适的休闲服,去歌厅黄腔歪调十二分滥情只图自我感觉良好,写风花雪月抒情感怀小资情调十足的酸文,和狐朋狗友喝茶聊天搓麻将,心怀鬼胎和无情的情人幽会,养些杂花野草满室胡摆乱放,喝苦涩涩的咖啡,嚼粘粑粑的口香糖,抽温温和和的云南香烟,逛古风古韵的家俱市场,看非政治非经济非管理的趣味闲书,在互联网上东张张西望望哪里精彩往哪里钻......我为什么越来越热爱世俗生活?象一条乐此不疲的狗,把自已弄得满身世俗的腥臭;象一条不知羞耻的鱼,在污浊的臭水里欢欢地畅游,贪婪地呼吸,不可救药地快乐,还不断吐出一串串幸福的水泡泡。

    我也曾清水出芙蓉,也曾志存高远,也曾怀天下之忧心,也曾愤世嫉俗,清高如孤松一棵,坚强似顽石一块,脑子里是理想主义,骨子里是英雄主义,饥肠碌碌犹高谈理想,破襟旧衫还宏论抱负,“憔悴赋招魂,儒冠多误身”!反叛始于那个酷暑。借120元钱买把吊扇,消了一夏苦暑,却寡淡了大半年肠胃。严酷的生存法则,总是把特别需要尊严的人弄得特别狼狈。狼狈的结果多是妥协,是异化,是同流。追逐金钱拥抱时尚,人人都渴望过得更像人样。可是,还有什么能够支撑信仰让我们耐心坚守呢?哦,是世俗生活!看山似山不是山,终归还是山,看水似水不是水,终归还是水。在一条没有尽头的黑巷挣扎穿行,总以为希冀在前,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它在向我们欢笑呢。

    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成为天上的霓虹,我们偶尔抬头仰望天空时,心灵总会发出一声颤抖的呻吟。理想被掰成一小块一小块面包,填进日益扩张的胃肠。世界越来越精彩,需求越来越现实,而内心的激情和浪漫却在消退和剥离。一份工作,吃喝玩乐,享受人生,这就是世俗生活的全部。如果还保留着一点业余爱好,也不勉娇饰和妗持,有几分狐狸吃葡萄的感觉,有点阿Q般的自慰。那一份工作也许你并不喜欢,但你还得努力干,因为它支撑着你体面地生存。曾经的理想是多么侈华和脆性,被世俗生活轻轻地一碰,华光四射的外壳就破碎纷飞,只剩下一点内核。那就把这枚理想之核种进世俗的土壤吧,某个清晨醒来,也许我们会惊喜地看见它正破土而出,直戳蓝天呢。

    世俗生活将我们从云端打翻,跌落在现实的大地。大地上灯红酒绿,笙歌盈耳,人欲横流,尽显多姿多彩,令人迷醉不知归路。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我们还有能力拒绝么?虽然我们内心仍保持着一点清醒和警惕,行为上却把持不住大送秋波,投怀送抱,最终还是酒气冲天,欲流泛滥,尽情放纵,枕于享乐不知今夕何夕,不管明天太阳还会不会升起。世俗生活似美艳绝伦的妖姬,唤醒我们曾经鄙弃或被压抑的欲望,撩拔着我们的神经和感官,一不小心就犯下上帝也不肯宽恕的罪孽。我们真的低级趣味了吗?垮掉堕落了吗?不可救药了吗?

    思索这些问题实在太累。我们的大脑已没有多余的内存,金钱和享乐早已贮满,还是留给那些思想家和哲学家来叨唠,以及那些伪思想家伪哲学家来胡说八道吧。他们以拯救和引导人的灵魂为业为生,说教布道是他们所长。高雅有高雅的尊贵,世俗有世俗的乐趣。牛奶面包比青菜萝卜强,席梦思比木板床舒适,富裕总是比贫穷优越,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真理。难道我们还会舍弃明亮的阳光,重返到没有尽头的黑巷吗?

    在世俗的时光里,过着世俗的生活,我们却不承认是世俗的人,避免堕落、粗鄙、荒诞、淫逸、世故、低级趣味等等嫌疑。世俗生活有什么不好的呢,油盐酱醋茶吃喝拉撒睡的日子也是日子啊。它真实得不打一点折扣,不讲一分价钱,不说一句谎言,不带一丝偏见,不存半毫虚假;它像一位大师,教会我们很多东西,让我们更加人模人样地行走在人群之中,行走在大地之上。

    本质即真理。穿越世俗的日子,我们看到了时光的永恒和生命的短暂;感触世俗的生活,我们发现了庸俗中的大美和美丽的庸俗;在世俗的眼光里,我们触摸到了久违的真诚和复活了的情谊;在世俗的行为中,我们感受到了伟大的渺小和渺小的伟大。世俗生活剥掉我们伪美的外妆和虚幻的光彩,将人的本性直陈阳光之下,引导我们步入生活的本质层,让我们明白为什么存在,为什么坚持,为什么热爱,为什么幻想。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衷心热爱世俗生活呢。

    让我们的世俗生活越来越美好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