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徐振启,住阜南县柴集镇郑楼村余庄,1925年8月出生,属牛,一弟一妹。自幼全家靠种“地主”的土地为生,没上过学。

1937年12月,侵略华东的日军侵占南京。1938年1月26日,日军第13师向安徽凤阳、蚌埠进攻,2月下旬,日军第二集团军从山东南犯。3月20日,打响台儿庄会战,5月19日,徐州沦陷。6月16日,日军占领开封。为阻止日军前进,蒋介石于9日下令在郑州东北花园口附近炸开黄河大堤。彼时的阜阳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少年时的徐振启多次目睹日本飞机在上空盘旋。他在大田集曾亲眼见到被日机轰炸后的场景,房倒屋塌,地面炸出深近一米的窑坑。16岁那年秋天,堡丁郑爱仁到徐振启家,不顾他爷爷奶奶、父母的苦苦哀求,拉他到二里外柴集乡公所当兵。当时有好多身强力壮的大小伙被关在屋里,以防逃跑。乡公所的人见他年小体瘦,就没有看管他,当天晚上,趁人不注意,徐振启又回家了。那年头,日军进逼阜阳,社会局势动荡不安,又加上黄河决堤,导致百姓生活民不聊生。五、六天后,徐振启索性又自己跑到柴集报名当兵,他相比那些被抓来的壮丁,就行动自由些,也能吃饱饭。几天后,徐振启与全乡的“壮丁”一起送往临泉的“豫东招募处”。在那里,每天训练,有的还发了军装,凡抓来的壮丁每晚还是被严加看管。在临泉训练了二、三个月,大概是10月份,“招募处”把这二、三百人,每12人编成一班,一同赶赴洛阳。徐振启被编入38军55旅(旅长姚国俊,四、五十岁)164团(团长石滴水,音译,三、四十岁)3营(营长姓蒋,三十多岁)机枪连(连长叶洪友,(30多岁))3排(排长姓张)3班(班长姓李,20多岁)当机枪手。徐振启班里有河南人、山西人,还有阜阳老乡王海石、王某德(王寨人)、孙兰田(柴集北崔集村人)共十多个。他回忆他所用的机枪是马克沁,重20公斤,上面带水降温的,每匣子弹250发。行军时由6个人负责转运,两个人替换扛机枪,四个人轮流抬机枪架。

1943年,徐振启随部队坐火车到西安,下车后,步行到西安东北几百里路的尼全县(音译)驻防。部队的驻地西离县城十里,往东约十里就是黄河口前线。黄河前线沿河岸挖有深一米五的战壕,战壕里时刻有步兵把守瞭望。凡有机枪的位置都占地约十多平面积,顶上用直径近一尺的圆木挨个排放,其上还要用厚土覆盖。机枪连驻在后防,战士轮流上阵地值勤,从“猫耳眼”盯着河对岸,若发现有日兵活动,不必请示报告,随时射击。一次,徐振启发现对岸有几个日兵抬着“皮划子”朝河边走,他赶忙瞄准,一梭子下去,打得日兵屁滚尿流逃回去了。徐振启一直随部队在这里坚守一年多,终没让日军经黄河西犯。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10月,部队到洛阳西宫大操场接降日军。这还有段小插曲:本来部队上安排他押送日兵坐火车经徐州、蚌埠送到上海。后来考虑到他是蚌埠一带人,怕徐振启打那回家不归队了,就另安排他的战友们执行了此项任务。

1946年,徐振启随部队编入胡宗南第一战区,到陕西打内战,陕西百分之七、八十的县城他都到过。这期间的一年秋天,徐振启还曾经被部队派往四川接新兵。

1948年3月,在陕西宜川,彭德怀指挥的西北野战军,以伤4193人,亡1059人的代价,歼灭胡宗南一个整编军、两个整编师师部、五个整编旅的十个团,总计29000余人。军长刘戡自杀,师长严明被枪打死。就在此战中,徐振启与排长(姓张,河南洛阳人)侥幸逃出,二人以帮人干活、贩青菜为生。

1949年底,徐振启从咸阳西的一个火车站坐车到商丘,下车后步行,于腊月十八回到久违的家乡。

徐振启老伴前年去世,现独居一屋,由四个儿子(另有两个女儿)一替一个月送饭,靠农村养老金生活。徐老身体一般,患有在部队卧雪受凉而导致的支气管炎,还伴有耳聋,记忆有时混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奉献爱心,请点击铁血老兵公益-公益捐助页面进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