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考目睹考场之怪现象


                      (一)我是记者我怕谁


   第一场考罢,大家纷纷在回宾馆的途中谈论考场上的有趣的见闻,就见一同事高高的举起一张名片,“看,这是我们考场上的一个考生临出场时发给我们的,是一个帅哥呢!”听得此言,大家一下子都聚拢过来,我们这一车四十多个监考老师中除了五个男士之外,其余的清一色的是女士,当然大家都对帅哥比较感兴趣了!

   我也凑过去,伸长脖子,只见上面写着:(名字就不说了)某某电视台主持人 然后是节目的开播时间  据那个给帅哥监考的同事说,这帅哥其实已经不年轻了,68年生人,但是长得倜傥风流,看上去风华正茂的样子,对女人颇具杀伤力。他这次考的科目是艺术类的专升本,此人大概是在电视台掌握了比较高级的通讯反监考手段,考试时他一不带小抄,二不打手机,只是把胳膊放在耳朵旁边,手里并没有任何东西,明明知道他在作弊,甚至隐约可以听得到有声音,但是却找不到半点把柄,真是高人!他甚至很是趾高气扬的每科考完之后都要给监考老师送上名片一张,并且很是大包大揽的说:“你们如果以后有事,就到电视台找我好了,我的熟人很多的,”很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晕,真是厉害,难怪人把记者称为无冕之王呢!连考试作弊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可惜,连续三场我也无缘目睹一下这个帅哥的风采,呵呵,与帅哥失之交臂了!我倒是真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是怎样把高科技的作弊手段把自己武装到了牙齿的呢!


                    (二)拜托,别对我抛媚眼,我不是花痴


    我所监考的考场是理工类的,第二场是考政治,本以为考生都应该是刚毕业的小学弟学妹们,没有想到看看登记后,我才惊讶的发现,这一考场只有五个是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其余的几乎都要比我大,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考生大有人在,其中有一个考生居然是六三年生人!年纪这样大了还要受此一劫,我不由心里暗暗有些同情了。

   不过一个家伙的表现让我特别反感,每科考试我是例行公事先来个三对照,准考证,身份证,考试通知单一一查对,看看是否是本人,等我走到他跟前检查时,他一直冲着我阳光灿烂的微笑,我的视力不是很好,见他笑容如此明媚,以为是哪个熟悉的老同学,连忙回了他一个微笑,我走到他跟前,看了看他的身份证,登记的地址是某某电视台,七二年的,我搜空了记忆也想不起我在哪里认识过这个人,这才恍然大悟:这大概是他的职业性的笑容吧?我居然认错人了!晕,,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大概是一个自我感觉特别良好的家伙,长相凑合,头发打理得光可鉴人,而且还好整以暇的扎着一根领带,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跟别的考生的正襟危坐显得格格不入。他依然微笑的注视着我,我不愿和他对视,急忙往前走去。心里暗暗寻思:这家伙,肯定是标准的绣花枕头一个,跟我讨啥近乎,切,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开始答卷了,他一点也不着急做题,只是一味的东张西望,要不就是一直看着我,(我们两个监考的老师一前一后,我坐在前面),上帝,他好象成了监考员!我故意不去看他,只要他不违纪,索性让他替我们监考好了!只是看他那副样子我都替他难受,不管啥时候,只要我一看他,他就会回我一个极其妩媚(原谅我用词不当,我真的不知道该用啥来形容他的微笑)笑容,我立刻收回目光,晕,干啥呢?展开美男攻势?呵呵,可惜,我不是花痴,而且他的笑容对我是一点杀伤力也没有的。

   就这样他替我们“义务监考”了大约两个小时,英语题很简单,考场上的人陆续交卷走了,最后只剩下四个考生,他仍旧稳如泰山般的岿然不动。我想他肯定要有啥小动作,不过我也不说话,只是定定的坐着,果然,我听到有手机振动声音,他等的就是这个吧!我不动声色,等他掏出手机,我走到他跟前,向他伸出手,他好象没有想到我会真的要他的手机,仍是笑着看我,而且笑容更加灿烂了,不过我却不吃他这一套,也回了他一个笑,对他说:“对不起,我只是按规矩办事,”他见我一脸坚持,没有通融的余地,脸上老的的没趣,只好交了卷子,悻悻的走了。

   大概他没有想到他的魅力对我不起作用吧?替他惋惜的长叹一声:哎,命运多羌,监考的老师咋对我的英俊不感冒呢?

                    ( 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