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某燕米国被打事件最新对话(搞笑版)

话说某燕女士去米国旅游观光,不幸遭到米国管理人员殴打。事件发生后,众议哗然,众说纷纭。以下为某燕女士在米国投诉法庭的最搞笑的一段记录。
米国阿肯色州洲立法庭庭审纪录:
被告:米国边境管理局管理员-月暗偷桃
原告:某燕(华夏国公民)
合议庭成员:小石城的鹰(终审法官) 佛罗里达之树(洲法院大法官) 费城妖刀(洲法院助理法官)

西元纪年某月某日上午10点,在米国阿肯色州洲府小石城洲立法院,佛罗里达之树敲响了代表正义与公平的审判锤,宣布:开庭————
佛罗里达之树:本着正义与公平原则,本投诉法庭已经受理华夏国公民某燕的投诉文书和请求,现在庭审开始,首先请原告宣读投诉书及投诉要求。
某燕:(投诉书宣读略去),以上月暗偷桃管理员殴打侮辱我的事实情节,有证人张3,李4等人可作为目击证人,有乌鸦卫视记者现场摄像的视听资料可作为证据。这些证人都在庭外等候传唤质证,摄像资料也可以随时呈上。
费城妖刀(向佛罗里达之树略为征询后):请法警带证人入庭听审,摄像资料也呈上本庭。本庭先行询问证人和审阅证据,休庭半小时。
半小时后
佛罗里达之树:本庭已经审阅证据和询问证人,请问原告,您来我米国观光,即代表须遵守米国法律,为自己的言行承担责任 ,我们有权处置您的言行。您的言行如果不是是很不妥的,我们的管理员也不会吃饱了撑的要去打你。希望原告以后注意自己的言行。
费城妖刀(略带激动与邀功状):对于正当来米国旅行观光的,我们表示欢迎,对于来捣乱的,我们有权利处理,原告的无理诉求,本庭不予受理,宣布锁庭。
原告某燕(急了):慢,我要求请我的律师出庭帮助我!
佛罗里达之树:请看米国投诉规则,除原告本人外的任何人不得干扰本庭审判,我们不欢迎无理取闹的律师,请原告注意你的言辞。
某燕:为什么不能请律师?你们不是说要公正吗?全世界都支持律师提供法律支持的。
佛罗里达之树:这里是米国,不是你说的全世界的某些地方,讨论发言是您的权利,处理与审判是我们的权利,想来和平演变您可能还嫩点 。
某燕:请问怎么牵涉到我和平演变了?你说的和平演变是什么意思?可有证据?
佛罗里达之树:请原告不要说与投诉无关的话题,这里先警告一次。
某燕:是你先说的啊,我问问不可以吗?
佛罗里达之树:还是那句话,我们不管您的信仰您的政治观点,都欢迎您来本国旅游观光,但是本国有权利按照国家法律法规以及最新的精神,本法庭庭规,相关管理规定处理事物,玩游戏就要遵守游戏规则,而游戏规则是本法庭制订的。
某燕:可是你们不是号称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吗?为什么起码的陪审制辩护制都不允许?
佛罗里达之树:不知道很多人是不懂还是装小,如果你想怎样就怎样,最好的办法,自己个儿开个国家。
某燕:真莫法度!
佛罗里达之树:法是谁制订的? 还是上位者吖。
某燕:按你的说法,那你们抨击别人没人权都是乱说了。“朕即国家”是天经地义的咯?那还革命个屁啊?干脆请我们国家的西太后她老人家从坟里爬回来继续独裁好了。
佛罗里达之树:审判也就是LAW本身就是一种game ,规则不是你也不是我制订的,而是管理层,您们再找管理员们晦气也不会改变一丝一毫的规则。
某燕:我哪里是要找谁晦气?我被错误处理了,就算按你们的规则也可以证明殴打我是错误的!
佛罗里达之树:我没看到错误。我建议您看开点,这个世界很多事情不要那么计较的。在这里我可以和你说这句话其实是为你好,要是你坚持被别人知道了恐怕结果会更糟,或者也可以说这是我对你的保护呢。
某燕:我不要你保护,也不怕你说的别人,事情已经这样了,我要一个结果,要一个说法。
佛罗里达之树:这个世界讲的是实力,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失败者再YY也无济于事。对不起,原告,也许你不适合米国,你可以回华夏国或去别的国家。
某燕:我要上诉!
佛罗里达之树:你可以想高层上诉,也可以直接联系小石城的鹰。
费城妖刀(终于找到机会说话):对于正当的要求我们都会考虑,但对于原告的恶搞,我不知所云。现在宣布锁案。闭庭!
庭审就这样结束了。
回家后,某燕女士挥笔向小石城的鹰写下了上诉书,正好收到上诉书时小石城的鹰正和佛罗里达之树喝咖啡来着,笑着说:“树啊,有人上诉你拉。”佛罗里达之树娇笑着横了小石城的鹰千娇百媚的一眼:“那你处理我啊。”小石城的鹰看也没看上诉书,在上面批了“我支持佛罗里达之树的意见”。回了一个使劲挤出来尽可能迷人的一笑:“我怎么舍得处理你呢,宝贝。”

全剧终。历史依然在周而复始的运行,生活还要继续,某燕女士生理上的伤口也都愈合了,但心理上的创伤呢?也许更重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