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年来,日本派遣非武装部队参与入侵伊拉克与阿富汗,已俨然是美国在东北亚的代理人。美国也掌握日本再军事化的步幅,决定日本对中国的强硬程度,是中日关系走向的幕后操控者。 
      日本众议院大选结束。自民党拜小选区之赐,与公明党的执政联盟获得席次超过了三分之二。单单自民党本身,即在众议院四百八十席里的斩获也超过一半。无可否认,这是小泉的大胜,也是“小泉霸票”的开始。
      也可说,这次选举乃是日本内部意义大过外部的选举。它会让“小泉霸票”更趋稳定﹔至于外部,则是不断恶化的关系,将继续走恶化的道路。小泉在选举期间已表示,他若连任,仍将会参拜靖国神社。从他这项表态看,未来日本与中韩的关系,虽未必会戏剧性恶化,但也绝无好转的可能。
      其实这也是日本政治的宿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即在全球扶植右翼政权。根据研究日本裕仁天皇的美国学者毕克斯(Herbert P. Bix)等人的研究,自民党即是以战争期间劫掠的财富所养大,而后成为迄今为止以美国为中心的政经结构。日本已不可能跳得出这个结构。小泉在大选中没有谈这些大事,因为其实也没什么可谈的。
      也正因此,在自民党选举大胜后,日本的邻居关系,仍将延续今年二月美日安保四首脑会议决定,强化美日军事结盟,准备介入台湾海峡这个“恶化点”。在过去几年里,日本已成为美国在东北亚的代理人,日本支持美国入侵伊拉克与阿富汗,派出非武装部队藉以表态。
      当今的日本,其实是在美国鼓励下,以“中国威胁论”为理由,走向再军事化。最近日本海上自卫队斥资三十余万美元,在一个礁岛建灯塔,企图扩大领海及经济海域﹔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最近在美国《外交事务》双周刊上表示,“中国不是亚洲雄狮,日本才是”(老子听到这话时没杀了那小样的)。
      因此,尽管当今多数日本国民对军国主义缺乏兴趣。今年四月日本文部省通过的那部极具争议的教科书,也只有百分之零点三八的学校采用。问题在于,日本国民是一回事,日本的政治阶层却是另一回事。日本的政治阶层受制于美国,右翼在受到鼓励后,气焰即告抬头。
      也正因美国不断施压,让日本再军事化﹔美国也早已私相授受,将有争议的钓鱼台列屿主权交付给日本。在美国的播弄下,围绕着钓鱼台列屿和东海油气田问题,自然也就注定会节节升高了。
      不过,中日关系尽管紧张,但真正的操控者和决定者,仍是日本背后的美国。美国主控着日本再军事化的步幅,也决定着日本对中国要强硬到什么程度。稍早前,美国在伊拉克的局势稳定,因而开始炮制“中国威胁论”,但从五月份起,伊拉克抵抗活动急速升高,美军死亡人数也开始攀升,美国在全球反战和要求美军撤出的呼声看涨。这时候,美国炮制“中国威胁论”的火力即转弱,最近中俄联合军演,美国防长拉姆斯菲尔德也表示“不是威胁”。再加上布殊声望已在反战和飓风灾难下,跌到百分之四十以下。因而在短期内,美国已势无余力在东北亚继续制造问题,日本当然也不会做出多么强硬的动作。
      只是中日问题早已成了“结构型的火药库”,只要这个结构不变,中日关系就不可能改变,当然日韩问题也不可能改善。它的缓和也就注定只是暂时,而非长远。(本人说的不对的地方请个位老前辈指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