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人(作者 开玩笑)

笑漠红尘 收藏 50 1941
导读:千面人(作者 开玩笑)

正文  序章

虽然历史总是按照它固有的轨迹不断的前进着,任何人也不能改变它前进的方向。但我们却不得不承认,某些天才的出现可以让历史加快它前进的脚步。

当我们回顾光辉联盟前五百年的历史,这样的一个人物就让我们不得不将他从所有的著名政客或者外交家中间挑选出来,格外的详加研究。

在贵族面前他是一个高贵优雅的绅士;

在富商面前他是一个虚伪狡诈的同行;

在军人面前他是一个无所畏惧的斗士;

在政客面前他是一个阴险毒辣的小人;

在皇帝面前他是一个忠心不二的臣子;

在教皇面前他是一个无比虔诚的信徒;

在狐朋狗友面前他是一个只会喝酒摸女人屁股的败家子;

在漂亮女人面前他是一个风流潇洒又浪漫温柔的知心人。

-------这就是威廉。瑞那,千面人。

第一部 教皇与皇帝  第一章 莫切特的败家子(上)

“混蛋!居然又和福尔那个败家子出去鬼混,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求上进呢!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儿子?我当年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西立·瑞那用力将面前的桌子拍的咣咣做响,他的另一只手里攥着一只小纸条,在空中不停的挥舞着。脖子上暴出的青筋和通红的脸色无不表明他现在的愤怒。

“你当初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能够独自操持家业,带着跟班、随从和成千上万的金币在全国做生意了!”威廉·瑞那满脸不耐烦的接着他老子的话说,“你的话我都已经听过不知道几百遍,下次能不能换一个新鲜点的话题?”

“这次你别指望我帮你付帐单!”西立对儿子大吼一声,声音从门缝里传了出去,把门外特那家的唯一一个仆人威特吓了一跳。

“你不付也没关系,我妈会帮我解决的。”威廉一点也不在乎他老子的感觉,伸手就去抓那张被挥来挥去的纸片。

一说到自己的夫人,西立立刻就软了下去。在瑞那家族,怕老婆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传统。西立的爷爷怕老婆;西立的父亲怕老婆;到西立这一辈,还是怕老婆。

瑞那家是商人世家,从威廉的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开始,瑞那家就开始经商。威廉的父亲西立年轻的时候常年在全国跑来跑去做生意,一直没时间讨老婆生孩子。直到快三十五岁的时候,才在威廉爷爷的强迫下办了亲事。

西立娶的是一个比他小整整十五岁的老婆,她不但温柔漂亮,而且还很知道怎么讨西立的欢心。所以结婚之后,西立的生活就逐渐平静下来。他年轻时候的雄心壮志一点一点被温柔乡消磨干净。两年以后,已经三十七岁的西立得到一个儿子,他就是威廉。

所有的人都说老来得子聪明,西立对威廉也充满了希望。说实话,小时候的威廉的确非常讨人喜欢。不但长的如粉雕玉琢一般,而且行为举止彬彬有礼,在客人和西历面前还时常能显示出几分聪慧。

“可是自从财务大臣那个混蛋搬来之后……”西立咬牙切齿的想着,“那个混蛋的小混蛋儿子把威廉全给带坏了!”

卡莫省的前财务大臣是西立的同乡,以前还在西立这里赊欠过几瓶高档进口葡萄酒的。凭着这份交情,他在当财务大臣的时候给了瑞那家不少好处。

根据“光辉联盟”的规定,财务大臣只能当到五十岁就要从位置上退下来。所以上了年纪的财务大臣便又回到这个名字叫做莫切特的小镇。同时,他还带回了自己那个二十二岁的儿子福尔和一条蓝丝带--这是光辉联盟荣誉爵士的标志。回来那天,前财务大臣把它别在自己的第二个纽扣上,在全镇人面前走来走去。那时候全镇人看前财务大臣的那种混杂着羡慕、嫉妒和自觉卑微的目光着实让西立羡慕了好久。

本来威廉在西立的眼中是一个标准的好孩子,但是自从卡莫省前财务大臣“衣锦还乡”,搬到西立家隔壁之后,威廉就总是跟前财务大臣的儿子福尔搅和在一起。当他们刚开始的接触的时候,西立还对此进行鼓励。他觉得和贵族们交往可以显示出自己的身份。

可是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前财务大臣的那条蓝丝带代表的只不过是“光辉联盟”里最小最小的贵族,还不能世袭。同时他惊讶的发现,威廉开始频繁进出小酒馆和一些不是正经人该去的地方,而且还学会了大手大脚花钱和占女人便宜。

从那时开始,西立就经常能看到从酒馆和各种风月场所送来的帐单。威廉的堕落固然让他难过,更令他心痛的却是那些哗哗流出去的金币。

但是他又不敢禁止两人来往,因为前财务大臣曾经在他面前吹嘘过,他在省里还有不少势力。虽然不知道他说的话有几分是事实,但是作为一个小小的商人,西立还是不敢冒险得罪他。所以西立也只能使劲的挥舞手里攥着的帐单,向自己的儿子咆哮着。

威廉才不在乎父亲咬牙切齿的模样。无论父亲怎么发怒,只要一见到母亲,他立刻就便成了最温顺的小猫眯。威廉还能隐约记得自己小时候,父亲好象没有这么怕母亲。可爷爷去世之后,不知不觉母亲就成了家里的主人。

威廉知道母亲比蒂对自己的宠爱已经无以复加。除了对他出去鬼混并不赞成,其他的……恐怕就算他要天上的月亮,母亲也会让他老子去摘下来。一把夺过父亲手里的帐单,威廉大摇大摆的转身往外走去。

“三……二……一……”威廉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默数。

“回来!”西立的声音准时响起。

威廉的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笑--他知道西立不敢让自己把帐单交给母亲。

“怎么?您还有什么吩咐?”威廉做了一个标准贵族式的鞠躬礼--身体九十度弯下,左手放在胸前,右手从左向右潇洒的划过。

“把帐单拿来。”西立的脸红到几乎快要滴出血来。

威廉笑着走过去把帐单放在父亲的手上,然后又做了一次鞠躬礼,同时说:“那么再见了,父亲大人。我的朋友们还在门外等着呢。”

瑞那家虽然非常有钱,但是他们的房子却并不气派。除去比蒂有一栋两层高的别墅之外,几栋矮小的平房,一个简陋的花园--这就是瑞那家的全部建筑。就连大门也只有两米高,三米宽。按照他们的住所面积,最差的标准也是三米高四米宽。这一切自然都是威廉那位小气的老子造成的。

两个头发上抹着时下最流行的发油,全身穿着和威廉身上同一样式贵族套装的年轻人在门外站着,他们向里面不停的张望。看到威廉脸上带着笑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两个年轻人也笑了。他们就是前财务大臣的儿子福尔和镇长的儿子彼得。

“威廉,事情成了?”彼得笑着问。

“当然成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威廉得意的说,“看来我们在帐单上加一个零是对的!”三个年轻人一起得意的大笑起来。

他们做了三套贵族套装,一共只用了一个金币加八个银币(一金币换十银币),但是却把帐单上的数目改成了十个金币加八个银币。衣服的价格几乎翻了十倍,也不怪老西立看到帐单之后会暴跳如雷。要知道,在卡莫省一个金币已经足够一户普通人家生活一个月。

“我们等会去哪里?”福尔问道。

“当然是先去镇西那间新开的酒馆大吃一顿,然后……”

“然后再到卡林娜那里好好快活快活。”彼得一脸的下流表情,“上次可真是……”

“哈哈哈哈--”三个年轻人又一起大笑起来。

卡莫省本来就是“光辉联盟”最南边的偏僻小省,而莫切特小镇则是卡莫省最南边的偏僻小镇。所以这里在光辉联盟上层贵族和有钱有势者们的眼中异常贫穷,是个没什么油水的地方。因此光辉联盟的光辉几乎没有关照过这个小镇。小镇里的居民们也没几个人接触过外面的世界,所以他们都非常老实憨厚,或者换威廉的说法就是:“他们都傻乎乎的。”

小镇里最有钱的人的儿子、小镇里唯一一个爵士的儿子和小镇里官最大的人的儿子走在一起,他们当然无所顾忌。叮呤当啷的摇晃着手里的金币,三个恶少一路高高的挺着胸脯往城西的酒馆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