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本留学生在上海的打工生涯

上海------我经常很感慨地回顾我在这个城市遇到的各种事情,回顾一个事实------我住在现在的这座城市。在这里,只要有一定的能力,不怕吃苦,就会有很多机会。因为我在上海,所以能够把握这么多的机会。可以肯定,真正使我长大、成熟的城市是上海!!!

中山步,出生于东京。2000年来上海,现于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就读博士课程,目录版本学专业。从事中日之间文献交流的研究。曾发表过几篇论文及文献翻译。

我目前在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攻读博士课程,学费、生活费都得靠自己挣,因为是单身在国外生活,所有的挣钱、消费、理财等等经济活动都得由自己打理,但与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相比,我在中国的生活,也许还是要轻松一些。

日本虽然是经济很发达的富裕国家,但并不意味着每一个国民都能过上很奢侈的生活,而像我这样在国外读书的人,生活上节俭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幸运的是,前几年我得到政府奖学金留学生的身份,于是学费、宿舍费全免,每个月还有1400元的奖学金。可就算没有学费、住宿费之忧,每个月1400元的收入也并不宽裕。况且,由于我自己将学期延长,现在已经是自费的留学生了,原来拥有的公费留学生的种种待遇,已属于下一代的日本留学生了。

由于各种原因,我很早就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每月1500元的房费就得靠我自己解决。在日本念书时,尤其在读研究生以后,经济方面的问题虽然主要靠自理,总还有父母的照顾,而自从来中国之后,就开始完全靠自己生活,理财于是成为很实际的问题了。

我在上海的经济来源,主要有两种:一是在日本时的储蓄;二是来中国后挣的钱。所谓在日本时的储蓄,包括当时拿到的奖学金,以及通过打工挣的钱。为了留学中国,我在日本时就开始慢慢地存钱。一介文科学生的经济能力有限,可时间久了,好歹也存了一笔钱。刚到中国的时候,这笔钱与奖学金几乎就是我的所有经济来源。后来,在上海开始有了几个熟人,如老师、同学、朋友等等,我也拥有了一个在上海生活的"圈子"。渐渐地,通过他们的介绍,我也开始去打工了。最初,打工的机会并不多,偶尔会有一次性的工作而已,拿到的工资只能作为零花钱。后来,通过这些工作的关系,我的"圈子"开始扩大,打工的机会也自然多起来,如今已经成为我在上海的一个很重要的经济来源了。像我这样的留学生,工作以笔译、口译之类为多。通常企业举办宣传活动、展览会,或者是文化单位举办演唱会、表演等活动时,总会找当地的翻译人员,帮助在现场的两国人员的沟通。这些活动一般都是一次性的,因此从性质上讲难以为继。然而正是因为在上海,这种活动特别多,而且这种活动往往有互相的联系,对企业来讲,希望找一个有经验的人,因此他们再举办活动时仍会找我。这样,原无本事的一个留学生,慢慢地成为一个有经验的"人才"了。

我在中国已经生活了五六年,且学汉语也有十几年了。可以说,我与中国人的沟通不会成为很大的问题了。可我在中国毕竟是外国人。在生活或工作中的习惯、思路、观念上,中日之间差异也较大。无论在生活或工作中,由这些因素引起的误会或矛盾,还是在所难免。而这种矛盾发生在工作上,麻烦可就大了。有一次,复旦大学的留学生办公室给我介绍了一项工作。在市中心举办一场中日交流活动,说是让我去帮助双方沟通,工作内容就是简单的翻译。而到了现场,没想到他们居然要我做主持人。现场有中国人,还有日本人。我一到现场,举办方问我有没有准备好。原来他们早就准备好了这次活动的稿子,并交给了留学生办公室,可是办公室的老师却忘了给我这份稿子。事已至此,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稿子当然是用中文写的,而且距开场只剩一刻钟了。当时,说实在的,一上场我特别紧张,也就是勉强对付。幸运的是,与我一起上台当主持人的中国姑娘是位来自一所演员培训学校的学生。她在台上的表现十分专业,帮了我大忙,总算熬过了这一关。那时候的报酬,我记得大概是在300元左右。这种"帮忙"式的工作一般事先无法商量工资,因为主办方通常用谢礼的方式来处理,工钱也不会很高。

在我的经验中,大型企业的工作较好,而且工资可以预先谈判。有一次,一家著名的日本企业在浦东举办展览会,公司给我的工资一天就有1000多元。当然,工作也不轻松。事先说是翻译,可工作一开始,就知道没那么简单了。我负责的是展示厅入口前台的运营,与另一个日本朋友一起管理十二位礼仪小姐和二十几个打杂工。前台工作主要是先让客户来宾排队,在前台办入场手续,最后把客人送到入口。我和朋友事先作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展览会当天把这些工作人员分配到各个角落。可是他们的工作表现,给我的感觉就是不太灵活。其实也不能全怪他们。我跟朋友花了很长时间研究这项工作,可是我们也得承认没有让他们完全明白他们工作的性质,因此他们的表现总是不尽如人意。所幸的是,我跟他们很快混熟了,他们自然也理解了自己工作的内容,两天的展览会也比较顺利地结束了。

由此可见,一般翻译工作会涉及各个领域,所以实际上是包括很多杂务的。有一次我参加一个演唱会的工作。我主要接待从日本来的工作人员。名义上还是翻译,可还是包括各种工作,如带客人吃饭,陪客人购物,还包括观光的安排等等,都是我的工作。演唱会的准备工作总是十分艰苦,往往干到很晚。以"工作狂"著名称日本人,工作一开始就不容易停下来,吃饭一直推迟到凌晨一两点。有一天,最后把客户送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结果第二天上午我居然迟到了,而除了我以外他们都不懂中文。翻译人员的迟到是非常严重的事故。虽说他们都知道我工作特别辛苦,并没有怪我,可直到现在我还在反省那次的失误。那时候我的工资一天800元。老板还送给我工作时剩下的手机充值卡。这种小小的福利,也会让我感到高兴。

这些经验,慢慢积累起来就成为我的财富,也增加了我的自信。然而也有失败的经验。有一次,通过朋友的介绍,我在一家翻译公司承担部分工作,把网络上的广告翻成日语。那时候我工作的次数已经不少,笔译工作也挺有把握。说句厚脸皮的话,我笔译经常得到别人的好评,可以说是我的一个强项。看我的经历和以前做过的东西,公司答应给我1000字100元的工资。他们还说以后习惯了,还会加薪。刚开始就有这个数字,在中国算是比较好的待遇了。可结果还是失败了。原因是他们给我的文章,大都是某家公司产品的广告。产品的名字,本来就无法翻译,每次按照其功能或性质,取的名字都很勉强。而最让我头疼的是文章里面的专业术语。有的文章从头到尾都是化学术语,有些广告介绍医疗用的仪器,我面临的都是从来没看到过的方程式。这些东西,对于文科的学生来说实在无法对付。可翻译工作往往就是对付这些相当专业的东西。所以有职业水准的翻译家,他的几案上具备各种专业辞典,还具备各种专业网络的地址。像我这样的业余译者,实在无法处理这些难题。于是,公司给我的工作越来越少,开始对我不怎么信赖了。到了这种地步,无论是公司还是我,双方工作做起来实在痛苦,我只好提出辞职了。尽管公司仍表示希望我留下来,可彼此既已失去了信赖,这种工作实在没有意义。我还是辞了。我失败了。当我收到当初交给公司的个人档案的时候,我虽然没有掉眼泪,可心情的郁闷是可想而知的。

我在中国的消费,绝大部分跟一般的中国老百姓一样。房费、回国探亲时的机票等数额较大的消费,我会用日本带过来的钱;而日常花销一般用在中国挣的钱,这也包括每个月的水、电、煤气、电话等费用。在中国吃的方面一般比较便宜,我在中国的收入足够应付。可是作为日本人,有时候特别想念祖国,还是会去日本餐馆享用150元一顿的丰盛晚餐,再加上我对咖啡、烟、酒等的嗜好,这些消费也并不便宜。与朋友聚会等社交方面的花费,在每个月的消费里占着不小的比重。然而总的来讲,虽然平时自己总不免为经济状况操心,不过偶尔我也允许自己奢侈一下。

有些经费属于外国人才有,比如学费就与中国学生不一样。一个学期就得交一万多元,也就是说,一个学年需要两万五千元左右。一边维持生活,同时一年要存两万多,这对一个留学生来讲相当困难,因此我来中国后,很早就坚持不用奖学金,把它作为积蓄。这样,我才能交新学期的学费。说实在的,眼下怎样筹措下个学期的学费,我还没有明确的打算呢。

上海------我经常很感慨地回顾我在这个城市遇到的各种事情,回顾一个事实------我住在现在的这座城市。在这里,只要有一定的能力,不怕吃苦,就会有很多机会。因为我在上海,所以能够把握这么多的机会。可以肯定,真正使我长大、成熟的城市是上海。我在上海体会到社会生活的乐趣与辛苦、光明与黑暗,体会到自信、自尊、自我责任和独立精神的可贵……

最后请允许让我说几句题外话。那就是中国人对我的种种帮助与关怀,太多太多的支持与温暖。因为有他们的帮助,我的经济状况才得以良性循环。导师不仅关注我的学业,还特别关注我的生活、健康。同学们总是不把我当作一个外国人来对待。也许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对我的这种态度,这种精神上的帮助对一个生活在国外的人来讲有多么重要。在复旦的日子,除了学习之外,这些温馨的细节我永远不会忘记。还须一提的是已经成为"哥们儿"的几个朋友。有一次,我的经济状况特别糟糕,实在撑不过去了。那时,一个哥们儿连续一个星期天天请我吃饭,绝不让我买单。他还无言地塞给我200元钱,让我渡过这个难关。待到后来我的经济状况恢复正常了,我们也经常一起吃饭,有时候我买单,有时候他买单。然而那200块钱,他坚决不接受,说"如果有一天我成了穷光蛋,那时候我花你的钱,你想躲也躲不了"。那天,我们都喝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