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轮 第一章 第十三节 意外

我和幽佑一前一后的走着,她不时地转过头看看我。

“羿雯,你磨蹭什么呢,走那么慢,快点儿。”说着她跑过来拉住我往前快走两步。

“幽佑不是看风景吗?走那么快,看什么啊?”

“是看风景,不过顺便去看看左云大哥。”

“幽佑,你是想去看左云大哥吧!怎么样,他一定赢了吧!”我笑道。

幽佑看了看我,突然皱了皱眉说道:“他输了,听说受伤了很严重的样子。”

我一听马上说道:“不可能啊!左云大哥的功力我是知道的,他不可能输。”

“什么不可能啊,他真的受伤了,我怎么会拿他开玩笑。”说着说着竟然掉下了眼泪。

我的天,又来了,我马上拉着幽佑的手说道:“咱们马上就去,别想了,也许没有他们说的那么重,你又没看到当时的情景。”

“是啊,都是为了看你,我才没去给左云大哥加油的,连他受了什么伤我都不知道。”

“行了,行了,都是我害得咱们马上去。”

看幽佑的样子我的头都大了,从小她整天就知道傻玩傻笑,如今这个样子,我还真接受不了。

我们马上来到了左云的房子,一进门左云的族长坐在椅子上皱着眉。

“尚兮族长,左云大哥还好吗?” 幽佑小心地问着。

尚兮叹了口气说道:“哎!没想到啊!”

幽佑听尚兮这么说急忙问道:“左云大哥怎么了?”

尚兮看我们如此关心左云,于是说道:“左云这回的伤挺严重的,不过没有性命之忧,你们放心好了,他已经醒了,你们进去看看他就出来吧!”说完又叹了一口气。

幽佑说了声谢谢,拉着我进了屋。

左云现在躺在床上,全身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的,看来身上已经没有完整的地方。真不知道那场战争是如何的激烈,左云居然能伤成这样。

左云看到我们来了,微微笑了笑声音很轻的说道:“真不好意思,让你们来看我了,谢谢。”

幽佑眼睛红红的说道:“左云大哥,你的伤看起来很严重,很疼吧!”

左云笑了笑摇摇头没说什么。

“左云大哥,你的伤这么严重,看来那场比武一定很激烈了,祖是不是也伤得很重啊!” 幽佑问道。

“唉!”左云感叹了一声说道:“实在很惭愧,祖使了一招我就成这个样子了,当时我只觉得有一股很强是气冲向我,然后我就失去了知觉。输得很残啊!我一招都没出。”左云尴尬的说着。

我和幽佑都吃了一惊,一招左云大哥就成了这个样子,那祖的功力实在强得让人害怕。

幽佑想劝劝左云大哥,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在床边吱吱唔唔了半天,看到这里祖云笑了笑说道:“幽佑,你不用想怎么安慰我,我没事儿,祖的功力比我强这么多,我输也是在情理之中。咱们继承人功力越高,等跟恶魔的战斗时赢的把握就越大,又何必在意谁强谁弱呢,记住咱们是一个团体。”

幽佑听到左云这么说笑了笑,说道:“左云大哥你说的对,嗯,你好好休息,我和羿雯回去了。”

左云点了点头,对我们说道:“听说羿雯今天赢了,恭喜你啊!然风那小子的功力我是知道的,不错喔羿雯,你的进步很大。不过,祖的功力之深让人难以捉摸,所以明天你们要量力而为,不可勉强。”

听了左云的话我们点了点头,就跟左云告别走了出去。

一出门口,幽佑看了看我说道:“羿雯,你怎么看。”

“很难。”

“什么很难啊,看起来根本就是不可能,咱们退出吧!”

“幽佑。”我大声喊道,旁边的人看了看我们。

我尴尬的低下头,拉着幽佑来到了水阳湖,夜色下的水阳湖那是那么漂亮。

“行了,说吧!” 幽佑坐在了一块大石头上说道,我也跟着坐了上去。

“幽佑明天。”

“别想了,差距太大,我可不想玩命,就叫祖当领头人就好了。”

“不行,我那么多年的努力算什么。”

“羿雯你也是,争那个干什么,如果你没受伤跟左云大哥比武的话,胜算是多少?” 幽佑正经地说道。

“嗯,大概能胜他三成。”

“就是啦,你没受伤才胜左云三成,现在你都受伤了。”

“可是,可是现在已经好了。”

“对,羿雯你的伤是好了,不过祖只使了一招就打赢了左云大哥,你说你能赢他吗?”

“但,但。”我不知道说些什么。

“但什么啊,说定了,明天放弃。”

“不,说什么也不,明天我一定要进全力试一下。”

“别傻了,羿雯。”

“行了,我不想听了,反正明天我会努力一搏的,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装作生气的样子。

幽佑看到羿雯生气了,只好说道:“行了,知道了,我也会努力的。”

听到这个我笑了笑说道:“好了,咱们回去吧,明天一起加油。”

就这样羿雯和幽佑往回走去。

等她们走远了,祖从岩石的后面走出来,看着羿雯的背影说道:“没想到这个带面具的丑八怪到是挺固执的,”他脸上表情严肃,马上又说道:“不过,我明天不会留情的。”

祖在她们来之前,早就来到了水阳湖,他经常跑回来静静的坐在这里,他喜欢水阳湖黑暗的静,不过还有另一个原因让他如此留恋,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想到这里他立刻充满了笑容,但马上叹了口气,也许自己再也看不到那个小女孩儿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他呆呆地望着那一片湛蓝的湖面,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