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二部 第三十二章 回家(八)

有了听众,朱涛也不客气,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篇。

听了朱涛的建议,众人分头行动,刘之协带领着大队人马要忙不紧的从陈家寨门口通过,并没有丝毫要攻打寨子的意思,也许寨子里的人马不多,对于白莲教借道的行为只是把大门紧紧的关住。春天的白天并不很长,等刘之协带领部队顺利经过陈家寨后,天色也慢慢的黑了下来。偌大的一个陈家寨犹如一个孤寡老人默默的站在群山之中。

“开门,开门,快开门”!忽然一阵急促的喊门声在寨子的大门外吼起,听见动静的门卫赶忙点燃火把跑上寨子大门两边的辕门。辕门外的两堆材火也被引然,一时间,整个大门被照得通亮。

“你们是什么人?深更半夜的,你们也不打听打听,这是谁的寨子”!门卫毫不客气的吼起来,对于打搅自己清梦的不速之客,门卫从来就没客气过。

“他妈的!你没长眼睛吗?看看我们这身衣服”!门外的十几个人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向外拉了拉。

“哦,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官爷,这么晚了怎么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官爷请稍候,我进去通报一声”,看见来人全部穿着清兵的衣服,门卫的语气软了很多。

“通报他妈个屁!快给老子开门,给老子弄些吃的来,吃饱了,老子还要去追那些白莲教去”,来人垫起脚跟骂了起来。

“官爷别生气,我这就去通报。不过官爷,就你们十几个人,是他们的对手吗,他们白天从这里经过的时候,可有几千人啊”,门卫打听着情况。

“你他妈的怎么这么多废话!这是军事秘密,你快给老子开门,如果再不开门,老子就去找你们陈为官算帐去!他娘的,你们这些下人他是怎么管教的!老子一把火把你们都烧了”!来人得寸进尺的骂。

“官爷别生气,我也是有命在身,得进去通报下,官爷等等”,门卫也不理会来人怎么骂,在留下两个人后,自己跑进去通报了。

大约一盏茶的工夫,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跟在门卫跑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几十号人。

“他娘的,都下儿子去了!这么慢,快给老子开门弄些吃的来”!来人更加嚣张的骂,“他娘的,你们这些白痴,不好好的去抓白莲教,带这么多人来防老子啊”!

“来人啊,快给这些官爷开门”,管家没有接话,而是命令家丁打开寨门。随着管家的命令,大门在一阵吱呀声中慢慢张开以拥抱远方来的客人。

来人看见大门打开,快步向门口走去,刚走到大门口,忽然十多个来人一起拥上前去,拔出大刀,三下五除二,迅速砍翻大门口的家丁,其中一人大喊起来:“兄弟们,冲啊”!看见已经得手,隐蔽在大门不远出的其他白莲教教徒快速从黑暗中冲出来,向大门冲去……

不管世界怎么变化,第二天一早,初春的太阳又慢慢的爬上山头,露出大半个脸来,山寨中的一个大厅里,三个人吃过早饭后,正谈论着什么。

“公子真是诸葛在世,让我们这么轻松就拿下了整个山寨”,王聪儿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哈~!公子果然不凡,刘某实在是佩服。拿下这个山寨,够我们休息一阵子的了。我刚才去山寨的仓库里转了转,好家伙,这里的粮食足足够我们吃一年的了。还有不少金银珠宝,这次我们可是赚大了”,刘之协一想到自己早上看见仓库里的东西就两眼放光。

“刘兄,那些俘虏都安排好了吗”?王聪儿关心问。

“总教师放心,我们的纪律我还是记得的,除了反抗的,他们的头都还在。但陈为官的家人除了女人和小孩都被底下的兄弟们杀了,希望总教师谅解,我们在十堰的时候,许多兄弟都死在陈为官的刀下”,说到这里,刘之协低下了头(根据历史记载,白莲教的纪律十分严格,比如有这样的规定‘阵前遇有老人,毋许斩首,或遇幼男小女,亦毋许斩决,遇有妇女,毋许奸淫,违者立斩’)。“我把那些俘虏的人都关押在了一起,把我们的人和他们分开,这样也便于管理”。

“刘兄做得不错,贵军的纪律真的非常严明,在下实在佩服”,朱涛亲眼见到白莲教有如此严明的纪律,心中确实是非常钦佩的。

“哎,公子有所不知,我们白莲教看似一个整体,实际是一盘散沙,而且人人都想着当大王,就拿这次突围来说吧,要不是他姚之富为了他自己,也不会弄得现在这样的下场。不过还好,他姚之富是跳崖死了,我们听了公子的建议才捡了条命。这次我们去竹山,能不能在那里站住脚都是问题”,一想到前途渺茫,身经百战的刘之协也失望起来。

“公子,刘兄说得不错,这次我们能够死里逃身,全赖公子帮忙。白莲教要壮大才有实力和清妖作战,不然我们也可以在这里做个山大王”,王聪儿说完用手摸了摸自己坐的椅子。

“话不能这么说,二位想过没有”?朱涛看见两人都对前途比较迷茫,忙接过话题。“目前之所以会走到这步田地,完全是因为你们的将领之间互不统属,这就造成各自为战,使清兵有了可趁之机。如果要想以后不再失败,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整个白莲教统一起来,进行严格的管理,这是其一。其二,大家为谁而战,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就仅仅是推翻清朝吗?不!我不这样认为,如果目的仅仅是推翻清朝,那么我们推翻清朝后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这才是最主要的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让大家走在一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而奋斗,这正是你们目前所缺的”。

“公子这翻话果然新鲜,没想到造反还要想这么多”,王聪儿对于朱涛说出这翻话感到非常新鲜,“公子,你是南洋国的主席,就给我们说说你们那里的情况吧”。

“好吧,其实我们之所以能够快速的统一南洋,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理想,那就是解放那里的人民,共同创建一个新的中国,使所有的人都能获得自己所能拥有的自由和权益,不管他属于哪个民族,这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当然,这么说比较空洞,其实和你们所宣传的东西也差不多”。

“自由,权益?公子的话就是新鲜”,王聪儿笑着打趣,“公子能解释下吗”?

对于王聪儿的要求,朱涛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其实也好理解,打个比方吧,人一生下来,就有活下去的权利,这是任何人也不能剥夺的,除了法律,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人生下来了,就要吃饭,就要穿衣,这都是你的权利。如果你想说什么,你想做什么,如果不违反法律,你都可以做,这就是你的自由。当然,比如当官,只要你有资格,你就有当官的权利!如果你的上司,也就是管你的人他做错了事情,那么你就有把他赶下来的权利,大概就这个意思,这个东西一下子很难说清楚”。

“恩,好象有点懂了”,刘之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如果下面的兵不听命令,你是不是不能随意惩罚和杀掉”?

“是的,如果一支军队要有战斗力,纪律是非常重要的,军官不能随便体罚士兵,除了在战斗中,军官没有权利惩罚和杀死自己的士兵,如果士兵犯了错误,你可以把士兵交给军法处”,朱涛淡淡的说。

“军法处?公子,这又是什么东西,哎,公子,你都把我们说糊涂了”,王聪儿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不过,公子的才华确实过人,公子能够在南洋一统异族,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个问题。白莲教这里我真的不想再呆下去了,如果公子看得起我们,我们愿意惟公子马首是瞻”!王聪儿破天荒的跪拜在朱涛面前,刘之协也跟着跪了下来。

“两位快快请起”,朱涛忙把两人扶起。“如果二位有这个意思,我朱涛就求之不得了。不过请二位记住,你们不是为了我而打战,而是为了解放整个中国的人民,把清妖从中国赶出去!你们既然愿意听我的,那我现在就是你们的主席,我的话就是命令,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朱涛故意问。

“请公子放心,不,主席放心,我刘之协就是粉身碎骨也要把清妖赶出中国去,只要是主席的命令,我们都无条件的执行”!“刘兄说得对,我们这辈子就跟定主席了!”王聪儿也表示着忠心。

“好,既然现在你们已经是中华共和国的军队,那么我就按照我们的方式先对部队进行整编(这就是后世著名的陈家寨收编)。现在我们还剩下1500余人,按照这个规模可以整编成一个团,名字就叫独立团吧,我现在任命王聪儿为团长,刘之协为副团长,团下面设三个营,每个营下面设三个连,以此类推,等下我写一分表给你们看看,一看就明白的,这个事情必须尽快完成。第二,三天后,我们就去攻打竹山,除了留下寨民过春的粮食外,其他粮食和钱财一律带走。第三,我会给你们留一封信,带着这封信你们可以每个月从武汉的龙华商行获得五千两以内的军费,记住,你们的一切财务必须对龙华商行公开,各级军官除了获得自己的军饷外,不许贪污,至于军饷怎么规定,你们可以看着办。第四,我给你们团的最大建制规模是一万人,当然,这不是限制你们扩大军队,而是希望独立团变得更加精锐,如果多出了的人,你们可以根据地域的不同,在各个地方设置地方部队,你们派人去管理,同时也归你们指挥。我要说的目前就这四点,二位认为怎样”?朱涛一口气说完。

“没问题,我们一定按照主席说得做”,王聪儿首先回答。“我老刘也没意见,只是我有个小小的问题,就是主席准备什么时候派兵北伐”。

“这个问题,我要回去后和他们商量下才能决定,不过我可以保证绝对不超过一年。还有,你们你们以后见了我,叫我主席或者首长都行,你们的部下也可以叫你们团长或者首长。军队整编后,要防止军队中出现的拉派现象和山头主意,要告诉他们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赶走清妖,解放全国人民,创造一个新中国”!

PS:本书从今天开始正式改名为《中华外史》,原来名为《梦幻家园》,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