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目光全集中到小芸身上,小芸得意地高扬着头,“哼,殷姐姐,那个秋若离肯定真是你的未婚夫。”

“什么?”忆人花容失色地脱口吼出,公孙离紧闭着双唇,脸色极为古怪,殷老夫人眼中更有着一丝笑意。

“殷姐姐,这事肯定是大家都一致瞒着你的,你想想,那秋若离与我们若无任何关系,他怎会习得我家玄冰诀、天机步?他与我们对敌时,不是还口口声声说他的武功不是偷学的吗?另外,伯母她也让你要恭恭敬敬地对他,这不正是要让你俩相敬如宾、和和气气?所以,我大可断定,这就是伯母她们在你年幼时为你订下的一门亲事。”

越想越觉得小芸的话有几分道理,忆人不由狐疑地看向母亲。小芸“嘿”地轻笑,自信而又扬扬自得地问:“伯母,我说得不错吧?”

看着女儿那一脸狐疑与小芸那自以为是、扬扬自得的模样,殷老夫人脸上笑容一收,正容道:“唉,看来我们家小芸真的长大了。”

“真的,真的被我猜中了,哇,我好厉害,我好厉害啊。”小芸高兴得又跳又叫。

“嗯,搞了半天,你居然是猜的,你这小丫头,害得我老人家还以为你出去这一趟,真长见识了,原来,原来……”小芸一下粘上去,搂着殷老夫人的脖子,嘻笑着直闹。

“哈哈……”殷老夫人再也受不了,一个人怪异地狂笑,涕泪直流,双手抱着小腹,久久不能直立。小芸一脸古怪地站在她身旁,忆人也被母亲的笑声震醒,仍是一副狐疑的神色,倒是公孙离,一直在旁边苦笑不已。

殷老夫人不敢再呆下去了,女儿与小芸那古怪的神情真让自己受不了,勉强站起,双手仍抱着小腹,蹒跚着走向自己的房间,但仍不时有笑声远远传来。

小芸与忆人面面相觑,完全弄不清母亲这是怎么了,两人不约而同地把头转向公孙离,似乎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个答案。公孙离如受惊的野兔,一下跳起,双手直摆,“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话音未落,急急丢下满脸疑惑地两人,远远还扔来一句:“我去街上的药行逛逛。”

小芸、忆人两人更觉古怪,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两人吃错药了,怎么都怪怪的?看着公孙离的身影马上便消失在拐角处,小芸一下清醒过来,猛地跳起,大声疾呼,“公孙大哥,公孙大哥,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话音未落,飞快地向着公孙离离去的方向跑去。房间里只剩下忆人独自发呆,久久都未曾移动半步。

飞凤城出大事了。

属于左辅凤青云方面的一名大臣意外突发急病身亡,大家也都没有再然。可接下几天,属于左辅方面的四名大臣相继因为种种意外事故丧命,整个飞凤城笼罩上一层诡异的氛围,重臣人人自危,底下更是暗涛汹涌。

提督府内清静了许多,但不时有人匆匆忙忙地进进出出。提督徐正已接连好几天没有合上眼了,来自凤后与左辅方面的压力相当大。徐正奋力张开眼,快步走到一水盆处,轰地将头埋入水盆中,过一会儿后又猛地抬起,带起点点水珠。任由水珠从脸上滑落,猛地摇摇头,水珠又四下飞去。待自己清醒过后,用衣袖胡乱擦了几下,又大步回到案边,向着桌上已看了十数遍的情报看去。

“徐大人,徐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又有人被杀了。”一道人影冲到案前,猛地站定,喘着粗气把话说完。

徐正眯眼轻扫他一眼,似乎有些麻木,随意地从手上的情报中抬起头,淡淡地问:“左辅大人的哪位重臣又意外死亡了?”

“不,不,这回不再是意外事故,被暗杀的是右弼手下官员。”

徐正眉头一皱,本已松驰的腰一下繃紧,散乱的眼神顿时凝聚起来,急切地问:“怎么回事?快说。”

“这次死亡的是右弼手下负责收集情报的官员。昨晚,他一直没有回家,他的家人也习惯他这种长时间不回家,结果,今天早上,他的手下推开他日常整理情报的房门,却发现他早已死亡多时。而致命伤则是喉间中刀。”

“哦。嗯,走,我们快去一趟,看看能找到什么线索。”

徐正与其手下急急赶到现场,以期找到有用的信索,可现场早却已被死者的手下与家人破坏,徐正只能无奈、气愤地失望而归。

这些天,城内接连有大臣离奇死去,殷府也加强了警戒。

早上,公孙离与管家简单打了个招呼便独自出门。

不一会儿,小芸快步走到公孙离的住处,轻敲房门,指节处稍一用力,房门缓缓开去。“公孙大哥,公孙大哥……”小芸连声呼喊,可公孙大哥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迎了过来。小芸目光四下搜寻,公孙离仍是踪迹全无。

“咦,公孙大哥这么早会去哪儿?嗯,我再去找找看。”小芸向着公孙离平时常呆的几个地方找去,仍无所见。小嘴不高兴地嘟了起来,气恼地自言自语:“这公孙大哥也真是,大清早往哪儿去呢?害人家想找他玩也找不到人。”越想越气,小芸用力的往地板压下,一步一步走向客厅。

咦,这小丫头今天这是怎么了?管家好奇地走了过来,半开玩笑地问:“芸小姐,你今儿个怎么了?客厅里的地板得罪你了?”

小芸没好气地看了管家一眼,气鼓鼓地道:“都是他,人家一大起床便去找他玩,可他、可他却不知跑到哪儿去。唉,真是人面不知何处去啊。”

“扑……”小芸的突然掉文让管家大感好笑,看着小芸嗔怪的目光,管家勉强收住笑意,“芸小姐,我知道你公孙大哥去哪里了?”

“真的?”小芸一下由阴转晴,满脸笑容地吊住管家的左臂,急急央求:“管家伯伯,我公孙大哥他去哪儿了?快说嘛,人家都要急死了。”

管家全身不由一抖,小芸的缠人劲府上众人都深有体会,管家不敢拖延,赶紧道:“刚才他对我说过要去药行。”

话音刚落,左臂处猛地一松,小芸的身形很快在转角处消失,远远传来“谢谢管家伯伯,我去找公孙大哥了。”

管家不由为之莞尔,突地轻拍额头,“糟了,飞凤城药行那么多,小芸也不知道他去哪个药行,怎么找啊。唉,算了,她早走远了,让她自个慢慢找去吧。”管家又自个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