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创世录 第一部初露峥嵘 第十二章顽强抵抗

李忆唐不是笨蛋,确切的说还有点聪明,所以他不会这么卤莽的去送死。正因为他知道现在再没有兵力投入的话,自己的防线将被全面摧毁,所以他要凭着这150多人的骑兵去冲击一下敌人,他早在决定要进攻前就看清楚了战场的形势,北坡由于兵力较少敌人反而投入了大量的兵力,现在的防线快被突破了;南坡情况要好一点。但是自己不能去支援北坡,如果现在去支援北坡的话,恐怕自己的150人连小菜都算不上一碟。所以,李忆唐只是冲后面的人大喊了一声:“跟紧我别拉下。”就冲向了南坡的阵地,这里距离短腥吮仙偈屎峡焖偻黄啤?

冯见辰看到坡顶的李忆唐也动了,笑容更灿烂了。我知道你的想法,但你难道不怕我的兵力把你缠住吗?冯见辰想的很好,是啊,他在南坡兵力不是很多但是也远不是150骑兵所能应付的啊,一个大队中有近500人在南坡进攻,也不是说你李忆唐的150人想突破就突破的。冯见辰从中午进攻开始就算无余策,李忆唐的每一步行动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先是以小兵力迫使李忆唐出击,再用一定数量的兵力缠住李忆唐的大部分兵力,最后把李忆唐的预备队都逼出来,冯见辰的计划就象一个磨盘,在一步一步把把李忆唐的军队消磨掉。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什么都算到了,惟独没有算到“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个时候的李忆唐的骑兵已经不能按常理来估计了。只见他们在李忆唐的带领下,如出鞘的钢刀,急速的切向了南坡还在缠斗的安西军部队,不象安西军队的骑兵杀入敌群之后不再有所动作,而是飞快的挺进,先是穿过了骑兵接着穿过了后来继续前进的步兵,他们中有人在闯过了敌群就倒地不起,但是他们没有停留;他们有人在冲进了敌群就被拌到下马,他们还是没有停留,他们在乎的已经不是一个人的生死,他们要在乎的是更多的人的生生死死了。

风一般的速度,他们冲过了南坡的敌军集团,直向冯见辰冲了过来。“围魏救赵”冯见辰脑子中闪过了这个名词,着实把他的吓的不轻,自己旁边的只剩十数个亲兵,跑吗?

李丰已经被压的抬不起头来了,他现在只知道杀,杀,再杀,可是一眼望去全是敌军;侯天星已经负伤两处了,大腿上的伤火辣辣的疼,但是他知道不能退;陈和尚,车东的包扎伤口的布早都不见了踪影,他们忘了自己是掩护,和带领的弓箭手拔出刀就上去了。就在他们都以为自己要以身殉职的时候,他们看见了一股洪流,不是别人,不是不相干的人,是那个朝夕相处的,是那个什么责任都自己扛的,是宁愿把自己推到最前线都要想办法救自己兄弟的人,他不是别人,他就是——李忆唐。他带着那身上带着伤的一百五十多人的预备队竟然冲向了敌人的主帅。李丰把支在地上的刀拔出来砍了敌人;候天星不顾大腿上的伤支撑的站了起来要向下冲;陈和尚和车东早就从后列变成了前锋;甚至他们能听见了坡顶的一些伤重无法起身士兵的大喊,“玉门三虎”也在这个时候从坡顶上冲了下来。这就是真正冯见辰没有料到的,战斗的士气,战争的士气。一个人什么时候最可怕,当一个人不是在为自己战斗的时候是最可怕的。而现在的西北军,每一个都不是在为自己战斗,都是为了自己身边的兄弟,为了给兄弟报仇的有之,为了给兄弟挡刀的有之,为了兄弟牺牲生命的有之。

冯见辰心中惊了一下之后还是很快恢复了镇定,让身边的传令兵传令让北坡的一些士兵回头堵截李忆唐,一边让人从两翼调骑兵过来援救,一边和亲兵往后慢慢退去,心中冷笑到:来啊,就怕你不来呢。抽空看了看坡体上的战况,才发现刚才的优势竟然在一时间全都没有了,现在的西北军全部都变成了战神,所向披靡,现在的战况不象是安西军在占优势倒向是西北军虎入羊群,人数虽少,却不停的在羊群中肆虐。盯着李忆唐的飞驰过来的马队,难道就是你给了他们这么强大的斗志吗?难道就是你能把原来的羊变成了狼变成了虎吗?那好,只要杀了你,你的狼你的虎也就会重新变会成羊的。来吧,再过来的快一点吧。

冯见辰的如意算盘还是没有打的响,李忆唐看到没有机会冲杀主帅,马缰向左一带,带着自己的骑兵又向北坡的敌人冲了过去。这一招把所有的敌人都搞懵了,如果刚才杀主这一招是虚招的话,那跑出这么一大段距离怎么解释,最主要的是如果冲出去这么大段距离了如果被缠上了怎么办。连向后退的冯见辰看到了这一幕也是不由的呆到了当地。可是凡事都没有如果,该发生总会发生,就象眼前看到的。李忆唐毫不犹豫的带领骑兵部队冲入还在南坡的敌群当中,没有再象刚才一样那么快的穿透过去,而是杀入敌群疯狂的砍杀起来。不是他们不想再穿透,而是一来这的敌人比较多,层次很厚实;二来这是上坡,没有跑起来速度的骑兵很难做穿透的。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已经够了,南坡的敌人在侯天星,车东以及“玉门三虎”所带的那些去处理滚木的士兵的猛烈反击下终于溃退了。北坡也被前后两边的夹击打的晕头转向,不过还好,北坡在进攻大队的长官指挥下开始有条理的向后慢慢集结,准备反扑。“呜,呜”是安西军撤退的号角,除了撤退的号角以外,还在两坡个上了一个中队的骑兵接应撤退。看到了刚才西北军疯狂的战斗力,冯见辰就是有再多的兵力也不敢现在再进攻,他现在的眼中看到的几乎全都是西北军血红的眼眸,野兽般的呼吸,他毫无疑问的想到:如果再进攻,恐怕剩下的4000多人也将被敌人不留情的撕碎,用他们的武器,用他们的手脚,甚至用的他们的牙齿。所以他选择了撤退,等到明天再战。

李忆唐听到了安西军撤退的号角,心中一松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这时的他已经带着人冲上了北坡,感到了后背,小腿,面颊火辣辣的疼,心中叫了声:还好。还好?毕竟痛苦与生命同在。没有多想自己的伤,看了看自己带出来的150多人的骑兵,什么话都没说,眼中的泪就涌出了眼眶,出去了150人,回来的不足50人,自己下的命令不论怎么样不能停下来,很多本来能救回来的兄弟就这样的在敌群中战死了。他在哭,他在落泪,不,他们都在哭,他们都在落泪。不管是他们在为自己不能救兄弟的生命哭,还是为了兄弟的命运哭。他们都哭了,天地间都在为之变色,夕阳被染的血红,山坡被染的血红,每个人的眼被染的血红。血红成了这个时候李忆唐军队的主色调。有的人在拼命的擦拭自己手上早以干了血迹,有的人努力想找一块没有血迹的地方坐下。

李忆唐知道不能再哭了,他知道要把这些埋在心里,战争还没结束,战争还在继续。站在他常坐的石头上,用全部西北军都能听见的声音:“我们不要哭,我们要让他们哭,”指着安西军的营寨,“我们要让他们后悔与我们为敌,我们要让他们知道哭的滋味,让他们也尝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兄弟被杀的滋味。我们要用我们的刀和我们的身上的任何一件武器去饱饮他们身上的血肉。不为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兄弟!战斗!!!!”

“战斗,战斗……”之声在山谷间回荡,激起了无数晚归的林鸟,也激起了冯见辰的好胜之心,战斗吗?好,让我们明天好好的来战斗,明天我看你还有什么兵力来和我抗衡。

李忆唐几人已经快有2天2夜没睡觉了,他们眼中满都是血丝。安排了同样疲惫的士兵们分班休息了以后,李忆唐拿眼看了看侯天星,侯天星伸直了受了伤的左腿,舔了舔嘴唇说道:“今天我们算是胜利吗?”没等有人回答就接着说,“今天战死300人,现在全员兵力只剩下700多人,其中100人重伤,其余全部带伤,包括所有的指挥官。”苦涩的说完这些,低下头没有再说话。

所有的指挥官听见了心中都是一沉,只剩600人能战了,敌人还有4000余人啊。看着大家沉重的表情,李忆唐知道该给他们鼓鼓劲了,问道:“那敌人伤亡多少呢!”

说起这个侯天星可是兴高采烈,“消灭敌人共1800余人,我们没留一个俘虏。”说到后面一句,冷冰冰的又颤巍巍的。冷是他觉得做的对,碰到自己自己也杀,颤是害怕李忆唐训斥他。

李忆唐知道在人疯狂的时候的力量是最强大的,不能奢望在疯狂的时候还能做出理智的事。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是我,我也不会留俘虏的。”看了看松了口气的各人,一阵好笑。头转向了赵太刚一边问道:“你们做的火木好了没?”

“好了,不过火油不是很多了,只做了40多个大的,60多个小的。”赵叔带还是有点担心。“明天的战斗?”

没等叔带说完,李忆唐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先找些人,在坡体上挖上深沟,能挖多宽就多宽,一来可以凭沟防守,二来可以防备晚上偷袭。”喝了口水,“猴子把你派出去在丘陵放哨监视的人都撤回来,咱们就算知道他们从那来也是有心无力了。然后带着这些人把一些补给运到西南方向发现的小谷去,不行我们退到那里去监守,”

其实,说起来李忆唐也没太多的办法来对付明天的攻击了,兵力相差太悬殊了,除了退守这外就是能乞求上帝的怜悯快派西北的援军来吧。看着大家熬红的眼,说道:“都去休息吧,明天还有硬仗要打。”指着被分到任务的两人说:“完成任务也早点休息。”陈和尚最后才起身,走到了门口回过头来说:“原来我只是佩服你而已,现在我知道我已经把你当成亲兄弟了,以后你到那我就跟到那,永做你的马前卒。”说完没等李忆唐答话就走了出去。

陈和尚出来就看见车东,李丰也还没走,两人走到他的面前说:“你做了马前卒,我们只好做马后卒了。”说完三人大笑着向远方走去。可能李忆唐自己还不知道今天他的一次冲锋为他赢得了多少的信任,赢得了多大的威信。

冯见辰两天之内连输了两场,代价是几千士兵的性命,他的确很不甘心。每次好象都是棋差一招,计划的好好的,异变丛生,先是敌人的偷袭进了自己早就安排好的包围圈,正向好的方向发展,师团长被杀;接着是今天成功的拖住了敌人的主力,诱使敌人出动了预备队,可是敌人先是来了个“围魏救赵”的半招接着又来了个回马枪,他是真的战术大师还是侥幸?这个问题恐怕要等明天决战结束的时候才能知道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