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四集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屡克强敌
在22日夜里英军第十集团军从博帕尔出来,急匆匆往北赶,沿路不断遭到沿线解放军武工队和游击队的袭击,使得英军的前进步伐大大减慢。第二十三军也从敌人的东边往北追击,在半夜里然后集中兵力狠狠打击运动中的敌人侧翼,已经累了一天的英军在黑夜里行军打仗,明显士气不高,战斗意志薄弱,在第二十三军的凶猛打击下居然乱了阵脚,许多部队慌忙向西或往北退却,解放军的游击队趁机在敌人内部捣乱,使得英军多次出现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局面,而在侧面阻击的英军最终无法抗住解放军的重压,被迫往西逃窜,解放军乘势发起了冲锋,敌人成片成片的倒下,最后出现一种奇妙的景象,解放军以敌人一半的兵力,把敌人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不断损兵折将、抱头鼠窜。往北跑的有六万多人,一路上受到游击队和民众的袭击根本没有间断,跑了两天才逃到北边150公里外的古纳一带,再次遭到解放军比哈尔军区主力的伏击,伤亡惨重,敌人只能狼狈地往西南方向逃窜,自然是被解放军在后面紧紧追着打,大片大片的英军被击毙或俘虏,最终这支英军被彻底击垮,只有27000多人逃回巴罗达。英军第十集团军主力有九万多人最终在24日下午往西跑了300公里,到达巴罗达一带才在苏拉特赶来的一个英国师的接应下止住了逃跑的步伐,东边的大片土地全部成了人民的天下。
英军第九集团军的撤退也不顺利,在南边的第二十四军特种师、第71师及两个独立旅的指战员不断从敌人的南翼向敌人猛击,而中印军区的六个师则从东面和北面狠狠打击敌人,沿线还要遭受游击队的偷袭,虽然没有第十集团军那么狼狈,但损失也不小。其实这股英军的人数比解放军要多,无奈北边到处都传来英军失利的消息让他们不敢多加停留,解放军的多点打击也让敌军高层误以为这里的解放军有几十万,使得这些敌人一门心思就想着逃跑,这种背景下那些担任掩护任务的英军也不用心,加上有四个团5700多的印度官兵在地下党的策动下举行战场起义,造成英军最后面的26000多人在23日下午4点多陷入了解放军的重围,英军各个军师长们只顾着逃跑,根本没有人愿意回过头来救援,最终这些英军在24日上午被全歼,其中俘虏就达到了14000。英军第九集团军主力约十四万人也利用解放军围攻其后卫部队之际,逃回到贾尔冈一带。
第十集团军的溃败和第九集团军遭受重挫让蒙克利元帅感到巨大的压力,在24日夜里,他悄悄命令北岸的第八集团军主力往南撤退,这时候在后方再次响起巨大的爆炸声,解放军坎普尔军分区部队派出水性好的指战员,身穿潜水服携带特制水雷,悄悄潜伏到敌人的浮桥下,成功地炸毁了英军辛苦修建的浮桥,把英军第八集团军主力九万多人堵在北岸。与此同时,南岸不足四万的英军遭到解放军优势兵力的猛烈打击,阿萨姆军区的六个师在昨天就赶到了坎普尔,他们在浮桥被炸毁以后,立即对敌人发起进攻,屡力战功的亚格拉独立旅也从西边切断了敌人的退路,蒙克利元帅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部队一点点被解放军消灭掉。虽然他也组织一些人马划船或泅渡前去救援,无奈第三军也从西边对英军发起了猛攻,特别是三个炮兵师的炮火轮番轰击,不但造成英军大片人马的死伤,也严重打击了英军的信心和士气。到了25日清晨6点多,解放军共消灭了在南岸26000多敌人,还缴获了英军没有运过河的许多大炮和五辆坦克,其余敌人利用船只和自己泅渡逃到了北岸。
到了这个时候,不但英军第五集团军成了瓮中之鳖,第八集团军也被收入网中,虽然直接与这股敌人接战的只有其西面的解放军第三军,但恒河的两条在坎普尔交汇的支流完全断绝了这股英军的退路,英军司令蒙克利元帅也被网在其中。由于南边的第九集团军和第十集团军刚遭重挫,根本无心也无力出兵救援,现在蒙克利元帅的唯一救命稻草,就是全力来援的第十一集团军,该集团军是由来自南非、澳大利亚的两个军和两个新编成的印度军组成,由于从卡拉奇到亚格拉的铁路线不断遭到解放军武工队和游击队的破坏,使得英军只能选择以步行为主方式前进,速度自然大受影响,目前该部已经到达亚格拉以西500公里的佐德普尔。解放军西南前线总指挥部依靠我军派出的侦察员和游击队及时了解到各地英军的动向,曹新根在南岸战斗结束后就命令阿萨姆军区派四个师和亚格拉独立旅立即往西进军,迅速攻克还有一个印度守备师防守的亚格拉城,同时命令已经在北边战场中脱身出来的第九军全力向西挺进,夺取西边的昌迪加尔为中心的城镇群,再南下解放印度的地区古老城市——德里。解放军阿萨姆军区主力和亚格拉独立旅在当天上午9点就赶到了亚格拉,由于地下党同志的努力,有两个旅的英印军基层官兵杀死了部队里的英国军官,宣布战场起义,另一个旅仓惶向西逃窜,最终被阿萨姆军区第五、六师赶上消灭在亚格拉以西50公里的平原上,起义部队和亚格拉独立旅被合编为亚格拉独立师。
第九军指战员在当地武工队的配合下,在25日一天连续解放了萨哈尔普尔、台拉登、昌迪加尔、西姆拉、安巴拉、卢迪阿纳等城市,26日该军主力全力南下,连续行军200多公里,在27日凌晨五点从北、东、西三个方向对德里城发起猛攻,守卫德里的敌人只有两个师和一些警察部队,人数不足三万,大多数都是印度兵,由于地下党的积极宣传,大多数贫苦出身的低层官兵都不愿意为英国侵略者卖命了,他们纷纷宣布举行战场起义,使得解放军很轻松就冲进了城,只有少数由英国人组成的部队和卖身投靠英国人的印度兵依托城里的一些高大建筑进行抵抗,解放军的迫击炮、小型榴弹炮、轻重机枪和狙击步枪在激烈的巷战中发挥了巨大的威力,加上当地贫苦老百姓的主动配合,使得敌人的火力点一个接着一个被敲掉,剩下的敌人终于支持不住往南逃窜,正好钻进第九军警备师预设的口袋,最终被全部消灭,德里攻坚战持续到上午十点胜利结束,有3000多英国人和8000多印度军人做了俘虏,还有11000多基层印度官兵起义后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与这一带的武工队、地下党干部一起被编为德里独立师。
从24日晚上到26日晚上,解放军第十九、二十八军和尼泊尔军区部队继续耐心的向敌人发起军事进攻和宣传攻势,被包围的英军的处境却是越来越艰难,粮食和弹药也越来越紧张,每天丢失的阵地和主动投降的官兵也越来越多,到了26日晚上10点,剩下的敌人只剩下4万多人,被分别包围在不足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由于把持着高层的英军军官拒绝投降,解放军在晚上11点向敌人发起了总攻,我军的炮火向雨点般砸向敌人,一条条通往敌人阵地的进攻型战壕掩护着解放军指战员冲向敌人,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激战,负隅顽抗的敌人被全歼,其中俘虏就有近三万,说明这些天前线的宣传教育还是很有效果的,大批英军官兵虽然无法自己跑出来投降,但战斗打起来后消极抵抗或者主动举手投降还是可以的,英军第五集团军司令以及一大批英军高级军官也乖乖当了俘虏,英军第五集团军二十万大军被全歼,标志着我西南前线的解放军的战斗力上了一个新台阶,也达到了北方前线部队的水平,不管英军如何顽抗,也无法逃脱灭亡的下场。
英军第七集团军在24日上午到达贝勒姆普尔的时候遇到了开战以来最顽强的抵抗,解放军加尔各答警备区六个师尽管有大半是由翻身得解放的农民组成的新战士,还有大批解放战士,但他们面对侵略、欺压人民的英国强盗绝不手软,他们手里的武器基本上也是英国制式的武器,照样可以消灭穷凶极恶的敌人,他们依托近两个月精心构筑的坚固工事,打退了英军数十次疯狂进攻,尽管英国皇家海军舰队向解放军阵地倾泄了上万发炮弹,我军的许多表面阵地被炸得支离破碎,英军也无法有效突破我军的防线,一天下来英军至少伤亡了13000多人。而部署在海岸山岭上的我军的海防大炮也勇敢地向敌人还击,这里的大炮是五花八门,基本上都是老式大炮,只有八门新型大口径榴弹炮,但解放军集中炮火轰击最靠近的敌舰,照样造成英军很大的损失,炸沉了一艘敌舰,炸伤了两艘敌舰,造成敌人数百水兵伤亡,迫使敌人远离海岸线。
到了深夜11点,在西边不远的东高止山脉中休息了整整一天一夜的第十八军和奥里萨军区六个师,在夜幕的掩护下悄悄接近了英军的阵地,只见三发红色的信号弹升起,解放军从敌人侧面和后面几十处不同的地点同时向敌人发起猛攻,尽管英军派有大量的值勤人员,但面对开战以来从未见过的猛烈打击,英军根本来不及组织有效抵抗最前沿阵地就被解放军全面突破,我英勇顽强的解放军战士迅速往敌人纵深挺进,在他们面前负隅顽抗的敌人一个个倒在他们脚下,紧跟着步兵前进的迫击炮、小型榴弹炮不断轰掉了敌人的火力点。由于敌我双方完全混战成一团,劳累了一天的英国海军尽管炮弹已经消耗了大半,但提供炮火掩护的职责还是要完成的,无奈在黑夜里根本无法区别混战在一起的两国军队,只能向我军的后方胡乱开炮,对被动挨打的陆军没有多少帮助。在侧面我军不断往前进攻的时候,在正面的加尔各答警备区的指战员也对当面的敌人发起猛攻,同样十分疲劳的两军的高下立分,解放军很快就攻占了敌人的第一道防线,尽管英军不断组织人马企图夺回失去的阵地,都被战士们打退了,大片大片的英军倒在血泊之中。
一直激战到25日清晨,英军第七集团军的一字长蛇阵被解放军切成五断,在这场硬碰硬的生死较量中解放军明显取得了上风,不但战斗作风顽强、果敢,战术运用相当灵活机动,解放军的攻坚战很少出现当时各个国家常用的密集队形的冲锋,大家的队形一般散的比较开,依靠各种地形和战士们灵活运用手中的武器,敌人的阵地一个又一个被攻克。反观英军第七集团军,主力是在新泰和马来亚残存的部队,还有大量新编部队,面对突如其来的强大攻势,往往出现惊惶失措的现象,加上屡受打击的英军的士气本来就低,那些印度地区临时征召的新兵战斗力更差,面对如此凶猛的解放军在胆气上就低了三分,往往在解放军的攻击下选择向后逃跑或者干脆投降了事。一个晚上的激战共消灭了六万五千多英军,其中俘虏仅有11000多,可见战斗的残酷程度。到了这个时候,英军第七集团军只剩下十万五千人马,被分割在海岸线附近的五块区域,由于我军的炮火能够消灭任何靠近海岸的船只,这股敌人的退路事实上被完全切断,等待他们的命运也只能的投降或者被消灭。由于这一夜解放军的伤亡也不小,特别是伤员众多,随后几天东线军放慢了进攻节奏,并加强了坑道作业和政治宣传的力度。
被压制在两条河流之间的第八集团军这两天日子还算好过,除了在西边的第三军利用坑道作业稳步攻击他们以外,其他方向都是河流,并没有解放军过来,当然在北边的解放军的远程火炮还是经常发威配合第三军的攻势,两天下来英军西边三道防线被攻克,损失了近2万人马,部队被迫向东退却了5公里。在上峰的不断严令下,英军第十一集团军在26日下午3点赶到了亚格拉以西150公里的斋普尔,遭到了解放军阿萨姆军区第四、五、六师的阻击,英军连续进攻了五个多小时,才前进了五公里,而损失却超过了五千。由于英军第五集团军的全军覆没,使得所有英军都有不寒而栗的感觉,伦敦当局也害怕第十一集团军孤军冒进会重蹈第五集团军的覆辙,所以伦敦当局命令第十一集团军适当放慢进攻的步伐,并命令蒙克利元帅率领第八集团军残部继续固守待援,同时又从阿拉伯、伊朗、新加坡和孟买紧急抽调了五个师组成第十二集团军,该集团军将在27日中午在苏拉特完成集结任务,随后向北开进,与北边的第十集团军十万多人会合后一起向北进攻,而还有十四万人的第九集团军下守住贾尔冈的前提下,派一部分兵力防守孟买和苏拉特,同时负责保护后勤线。由于蒙克利元帅连战连败,现在又被解放军包围,所以英国政府又任命了新的印度集群司令——克罗尔顿元帅。
英军的重大战略调整的情况及时被解放军掌握,曹新根总指挥迅速对印度前线的解放军的部署作出周密的安排。在完成消灭英军第五集团军的任务以后,第十九军、第二十八军和直属炮兵一师利用我军在恒河上游架设的浮桥在27日上午向西南方向的德里、斋普尔挺进,准备与兄弟部队配合,争取消灭英军第十一集团军。直属炮兵二师随后过河,配合第三军一起消灭英军第八集团军,尼泊尔军区部队在北边负责打扫战场、收容俘虏并防止敌人北窜。解放军屡战屡胜的捷报很快传遍祖国大地,各地支援前线的热情一浪高过一浪,解放军总部也统筹安排,及时给前线送去急需的军火和兵员。原来在孟加拉省的旁遮普师和孟加拉军区第一、二师也乘火车从加尔各答来到坎普尔,这三个伊斯兰师将向西边穆斯林聚居地旁遮普挺进,同时来自中南半岛和内地各省的经过训练两、三个月训练的十多万新兵将分别补充到前线各个部队,从祖国内地和中南半岛运来的大批军火也陆续运来,使得前线我军的战斗力越来越强,从而为下一阶段的战斗胜利提供了坚实的保证。
28日英军第十一集团军果然放慢了进攻步伐,双方的战斗尽管始终没有停止,但英军的进攻强度明显减弱,一天下来英军是寸土未得,损失的人数也只有2300多,相比昨天五个小时的激战要小多了,这些英军显然希望等到第十二集团军和第十集团军靠近以后再用劲,而此时这支30万大军才到达巴罗达一带,相距斋普尔还有500多公里。而解放军为了麻痹敌人,除了正面进行了抵抗以外,其他方向没有任何袭击行动,即使是武工队和游击队的破坏行动,都选择远离敌人的后方进行。这两天解放军对英军第八集团军的进攻速度也有意识放慢,解放军第三军采用稳扎稳打的策略,用了大量的时间来构筑进攻型工事,步兵和炮兵的密切配合也更加紧密,使得解放军两天下来只前进了5公里,消灭了7900多英军,自己的伤亡却只有3300多,照这样的速度下去,英军第八集团军残部还是有希望被救回去的。其实解放军第三军故意放慢进攻步伐,既可以减少伤亡,也可以起到钓饵的作用,让英军急匆匆往北赶来救援,在运动中的敌人消灭起来比较容易,如果敌人盘踞在大城市一带,解决起来的难度和消耗必然要大得多。英军高层虽然有许多人也懂得固守也许是目前最后的策略,无奈第八集团军就在那里,眼睁睁看着他们被解放军一点点吃掉不符合大英帝国的传统,就算是有风险也要硬着头皮去救,毕竟仅第十、十一、十二集团军就有50万人马,英军高层更愿意相信他们能够完成救援任务。
28日晚上11点多,英军第十一集团军突然遭到来自所有方向的猛烈打击,其中第九军在敌人的西面,第十九军和第二十八军在北边,阿萨姆军区部队在东边,比哈尔军区部队在南边,我军的重炮也开始发威,敌人密集的地方遭到的轰击最多,敌人的炮兵也在我军无情的打击之下偃旗息鼓,解放军的打击点虽然很多,但主要打击点在北边和西边。敌人的西边并没有构筑非常坚固的工事,第九军的攻势出奇的顺利,第一轮打击就全面突破敌人的防线,战士们很快就冲过敌人的阵地,勇猛地向敌人纵深发展,任何敌人的反抗都遭到灭顶之灾。与此同时,北边的攻势也异常凶猛,我军的主要炮火都集中在这个方向,两个军把攻坚力量最强大的兵力都派上了阵,尽管敌人也在自己的防区的北边构筑了战壕,却仍然抵挡不住我军的雷霆之击,激战不到20分钟,敌人的北部防线也全面崩溃,大批英军仓惶向南逃窜,解放军千军万马在后面紧紧咬住,大片大片的英军倒在血泊之中,还有许多官兵看到逃脱不了,纷纷举手投降,解放军的远程炮火也不断轰向狼狈逃窜的敌群,给敌人造成更大的损失和惊慌。在南线和东线的解放军虽然是助攻,但前线我军阿萨姆军区和比哈尔军区部队都把任务当作主攻来完成,他们根据自己对敌人情况的侦察,制定了科学严密的作战计划,精心选择了敌人的薄弱环节重点进攻,战士们前赴后继狠狠砸向敌人,也只用了不到30分钟就突破了敌阵,我军十几个突破口向一把把锋利的钢锭刺向敌人的胸膛。经过我军连续八个小时的猛烈打击,英军第十一集团军被歼灭大半,剩下不到九万人马被分割包围在三个很小的区域。
在得到英军第十一集团军遭到我军优势兵力的打击以后,刚刚上任的英军印度集群司令克罗尔顿元帅只能一边命令第十一集团军全力顶住,一边亲自带着南边的30万英军连夜往北赶,当敌军前锋气喘吁吁跑了两个多小时,接近斋普尔以南400多公里的腊特拉姆时,突然遭到解放军的埋伏,早就在这一带构筑坚固防线的第二十三军给予敌人迎头痛击,看到最前面的敌人并不多,经验丰富的陈元军长立刻下令第一线的部队发起冲锋,战士们端着我国自制的新型冲锋枪、半自动步枪、轻机枪勇猛地向敌人冲去,密集的子弹如潮水般涌向敌人,成片成片的敌人倒了下去,很快敌人就被打得溃不成军,紧跟在后面的大批敌人也被乱糟糟的败兵冲乱了阵形,等到看到解放军冲过来的时候,密集的子弹已经象雨点般飞了过来,尽管有些英军企图就地抵抗,无奈整个队伍逃跑的态势已成,岂是少数军官能够扭转的,解放军指战员勇往直前、势不可挡,任何负隅顽抗的敌人都去见了阎王,第二十三军一直追了10公里才鸣金收兵,粗略收拾战场,发现这次冲锋战果喜人,有18000多人被击毙,还有6000多人做了俘虏。
等到克罗尔顿元帅在后面整顿好队伍,准备好好打击解放军的时候,却无法等到解放军的到来,这个时候他的内心已经有了大势已去的感觉,从刚才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战斗可以看出,他们前面的部队绝对是解放军的主力部队,无论从火力、士气还是单兵素质来看,都要比临时拼凑起来英军要强,当然就这样退回去也不是办法,但后路必须留好,不能象他的前任一样陷入解放军的包围,他重新调整了兵力部署,整支部队的厚度迅速增加,还派出许多部队前往两翼侦察,防止遭到解放军的袭击,同时命令南边的第九集团军适当往西收缩,并派部队防卫自己的南翼和后防,自己亲自指挥部队向前面发起试探性进攻。战斗首先在刚才解放军收兵处打响,守卫在这里的第二十三军特种师的部分指战员依托简易的掩体和分散的阵形阻击敌人,他们充分发挥手中狙击步枪和重机枪的威力,狠狠打击了冲在前面的敌人,然后迅速向两边转移了。等到英军组织好炮火轰向刚才遭袭处,只能为解放军鸣炮送行了。英军小心翼翼往前搜索,经常遭到解放军小部队的袭击,等到英军到达解放军的坚固防线时,已经是3月1日凌晨5点多了,东方已经微微露出微笑,仿佛在祝贺解放军的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