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数学家惊呼:这个世界上有凌驾于日尔曼人的民族存在!


题记:“我们从前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世界上有凌驾我们的民族存在,但是事实上,我们却发现了中国民族。”德国哲学、数学大师莱布尼茨说。
――
一九三四年,钱学森考取了清华大学公费留学,专业是飞机设计。次年,他入麻省理工学院航空系,拿下了航空硕士学位。又转向航空工程理论,追随当时世界著名力学大师冯.卡门教授。
冯.卡门晚年在回忆录中写道:“这个年轻人个子不高,带着认真的神情,回答我的问题时精确得非同寻常。我立刻被他的聪慧和敏捷打动了,于是建议他到加州理工学院进修。”从此钱学森开始了与冯.卡门先是师生后是亲密合作者的情谊。
冯.卡门曾经回忆说:
“我记得物理系的大理论家保罗.爱泼斯坦教授有一次对我说:‘你的学生钱学森在我的一个班上听量子力学、相对论等选修课,很出色’。
‘是啊,他不错,’我回答说。
‘告诉我,’爱泼斯坦挤挤眼睛说,‘您觉得他是不是有犹太血统?’”。――在爱泼斯坦的心目中,只有犹太学生才是最勤奋、最聪明的。
笔者以崇敬的态度摘编这段发表于《深圳特区报》上的介绍,因为笔者认为谈中国空军不能不谈钱学森,而说到钱学森,不能不说中国的航空从来就是世界一流的。
据报道,50年代的中国一穷二白,可是为了抵御外侮又不能不建立防空力量。在经济与军备相矛盾的情况下,钱学森提出先发展导弹、暂时搁置飞机,因为导弹制造费用便宜。因此我们现在看到了中国导弹世界一流的雄姿,而中国的航空则逐步走向辉煌。中国航空辉煌之一,就是钱学森主张建设的、亚洲第一、在中国大西南的风洞。风洞作为发展航空的重要基础,使中国成为世界上与美(欧)、俄并立的三大航空研发体系之一。

纵观中国航空的发展史,基本上走的是一条从引进、模仿到研发、创新的道路,事实上这两个过程是相伴而行的。在东、西方对立的冷战时期,美(欧)、苏(俄)的航空的发展是互为矛盾的,相互戒备森严。而中国航空的发展,虽然侧重苏(俄),但是始终介于两者之间。这就为建立中国特色的航空体系具备了外部条件。

中国可以迅速消化、吸收引进的国外的先进技术,与印度比较,可以明显看到中国的这一特点。例如:同样进口俄罗斯的武器。印度对MIG-21MF进行性能提升至今仍然依靠俄国人。中国却在MIG-21基础上发展了歼-7系列飞机。最新改型歼-7M令俄罗斯人叹服。俄航空界巨子比施根斯访问中、印后说,中国将继美、俄、西欧成为世界第四大航空工业中心。有一则有趣的故事很能说明这一特点:
在1999年的印、巴锡亚琴冰川武装冲突中,印度派出的由苏-30和幻影-2000-5机群企图对控制制高点的巴守军进行轰炸时,居然被巴基斯坦空军派出的,单机售价仅值苏-30飞机二十分之一、幻影2000-5型飞机四十分之一的中国歼-7P战机追赶,纷纷抛掉炸弹“抱头鼠窜”。以至印度人发誓:要用20年时间淘汰所有苏式飞机!
如何战胜三代机中的佼佼者?巴军方对歼7的评价是:“在有地面引导的情况下,歼7是一款优异的要地防空战斗机。”在过去发生并广为传颂的巴空军歼6击落2架苏7的战斗中,也是在低空进行一次标准战斗。
虽然,我们不能因此认为歼6、歼7能力非凡,但是它表现了中国空军在模仿和创新两条腿走路的特色。这个特色在极为恶劣的外部条件也经受了考验。50-70年代的中国,国力窘迫,航空事业步履维艰,中国的天空也危机四伏。数年前有一篇文章发表在《兵器》上,描述了前苏联的“逆火”( Tu-22M)对中国领空的威胁。
文章写到:翻阅资料,才意识到当年苏军以“逆火”为代表的远程战略航空兵对中国空军、海军整个发展战略、作战兵器、作战理论乃至人员培训等方方面面有多么大的影响;中国空军在整个70年代和80年代前半期进行的演习、训练中,几乎贯穿全程的都是如何抗击苏军“铺天盖地”的空袭。如果没有图-22M投下的阴影,就不会有我们地空导弹兵反空袭战术与技术全面形成的12年大发展和相关的军事条令。
面对北方的威胁,当时中国主战防空兵器红旗-2号防空导弹的改进,就是针对苏军由图-22M、图-20/95担纲的“大纵深、全空域、多方位”的大规模突袭的。航空兵建设亦如此。我国自行设计研制的歼-8系列战机,也证见了苏军威胁投下的阴影。
请注意“自行设计研制的歼-8系列战机”,就是中国在强压之下,从引进模仿大步走向研发、创新之路的开端。
继后的故事也可以证见中国航空艰难倍至而百折不挠的特点:早期歼-8系列战机的航电系统并不完善。在中苏对抗期间,美国表示乐意助力中国,美国格鲁曼公司与中国企业合作对60架歼-8B进行改进,重点即在于使雷达电子系统拥有中程拦射能力,目的是防御苏联的高速突防。但是这个合作因为美国的制裁夭折的。

俱往矣!求人不如求自己。如果说在列届珠海航展中,歼8IIM是老型号了。本次中航1集团的宣传资料中却看到了歼8IIM飞机已经作了进一步的改进,作战能力上更进一步。原来使用的是俄罗斯的“甲虫”ZHUK-8II雷达,其探测范围为:前半球70公里,后半球40公里,具备上视/下视能力;改进后使用的国产新型号雷达探测范围上视大于75km,下视大于45km(对3平方米目标),其探测范围已经大于ZHUK-8II雷达;同时这种雷达强调了对地功能和对海功能,是ZHUK-8II雷达所不具备的。从技术参数和工作模式等方面看,新雷达突出了战斗机的多用途能力,在安装了相应的火控设备后,歼8IIM有能力执行多种气候条件下的对地攻击能力和强大的反舰能力。
在前面一节,笔者赞誉了中国的J-7,也应该指出它的能力局限――薄弱的雷达电子系统。现在这个缺陷已经得到解决了,所以特地记录以下一节:
以往的:珠海航展,国外的机载火控雷达包揽所有。此次航展,国内的雷达却令人有意外惊喜。中国一航雷达与电子设备研究所展示了SY-80(神鹰-80)的机载火控雷达。这是一部X波段、中等脉冲重复频率脉冲多普勒体制的火控雷达。相对上一代的单脉冲火控雷达,脉冲多普勒雷达能够全天候、全高度条件下对空中目标进行搜索和跟踪,尤其解决了以往单脉冲雷达难以下视搜索空中目标的难题。该雷达还具有对地面目标精确测距的能力,配合控制机载武器的发射和投放。并具有频率捷变和多种抗干扰能力以及自动检测功能。这种新型雷达已经成功装备在国产战斗机上。

其实很难划分引进、模仿到研发、创新之间的界限,中国航空的进步体现在新型机的制造中研发、创新的比重正在不断地增加。有一则报道称:“中国一航在先进多用途战斗机的自主研发的道路上,大量引进世界最先进设计理念和设计技术使我国新机研制水平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培养造就了一支掌握现代飞机设计制造技术的高素质人才队伍。”
大量引进,又首先被突破的是SU27,中国歼11的研制迈上新台阶了。11月2日,苏的霍伊设计局苏—27飞机的总设计师柯内舍夫接受专访说,他非常高兴地看到,中国自己生产的苏—27显示出“无与伦比的卓越性能”。而俄罗斯试飞员评价歼11是“一架全新的飞机”。
同时,来自英国《Space Daily》的报道证明上述说法:中国已经不再根据俄罗斯的许可证生产苏-27CK歼击机,不再生产的数量甚至达到合同数量的一半,因为这种飞机的一些参数已经不符合时代的要求。
同样的,《简氏防务周刊》称:力求用最新式的武器装备自己军队的中国,现在已经不再继续生产从1996年就开始根据俄罗斯的许可证生产的苏-27CK歼击机了。根据原来签订的价值为25亿美元的合同条件,本来应当生产200架这种飞机。然而,早在今年5月份中国就致函“苏霍伊”设计局,要求停止供应成套设备,并且表示不再生产的飞机数量几乎高达合同数量的一半(95架)。
其中原因颇费猜测。俄方认为,中国此举是因为想在苏-27CK再安装可控反舰导弹。但是,在之前有些报道认为,中国希望改进的是航电系统,俄方也愿意帮忙,但是得不到中方的认可。原因何在?只能说,如今中国的航电系统只在俄方之上。

在我们大略了解了上述中国航空发展的路程,对于另一则报道就不会感到奇怪了。该报道称:“中国一航某重点型号的研制成功,开创了我国航空工业发展史上自主开发先进歼击机的重要里程碑,实现了我国军机发展从第二代向第三代的大跨越,使我国跻身于少数几个能够自主研制先进歼击机的国家之列。”该型“已经正式准备部队形成战斗力”的先进歼击机即是歼10 ――“猛龙”。
根据中国历来外售军品的惯例,该品种如无新的发展,是不可能外售的。“猛龙”出嫁巴国,说明国内必有更为先进的同类战机,事实上“双发双垂尾隐身歼击机”――“猛龙”歼十的后继发展型已经在一些刊物上出现了。香港《亚洲周刊》称: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也开始了J10A战斗机的改良工作,已经完成了隐形化的概念设计。它主要在气动外形上贯彻隐形的设计要求。采用了鸭式、三角翼机身融合技术。机头设计参考报F117经验,放弃了传统的流线型方式、改用扁平、多边菱形设计方式。

中国航空的研发、创新正在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简氏防卫周刊》的报道称,中国正在开发一种具有隐形功能的“重量级”战斗机。它引述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人士的话说,中国当局指定沈阳飞机公司开发这种第四代战斗机。中国“重量级”战斗机的代号是J-W,它具有美国F/A-22隐形战机的一些特征。预测第四代战斗机可能于2010 年前开始试飞。该周刊获得的照片显示,中国的新型战机在外形上与美国的F-117A隐形轰炸机相仿,是一种在设计上针对美国的F A22的双发战斗机。
这些传说是否为空穴来风?从技术的角度来说,类似于F22的设计并不难,中国的风洞可以根据F22的外型数据完成大部分基本结构的设计,而雷达、隐身、发动机等技术,中、美差距并非不可逾越。以前的各种传说而常常应验,在网络上,早已被军迷们自行命名为歼-13或歼-14中国的新型战机,应该在先知先觉者们的视野之内。
可以佐证上述说法的还有苏霍伊设计局苏—27飞机的总设计师柯内舍夫,他还表示,俄罗斯第五代战机正处在图纸设计阶段,俄方希望能与中国展开全面的合作,包括零部件设计、材料、工艺、总装等各个方面。这样,俄最新一代的军机不但能在俄罗斯生产,也可以在中国总装。
对于柯内舍夫的说法已经传说一些时日了,据说中国并没有表示出多大的热诚,看来这一次中国是要独自闯出一条自己的路了。

重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中国的航空从艰难中起飞,当看到今日的成就,不能不有一番感动。关心航空的人,应该知道前些年关于以色列售华预警机的故事。但是,士别三日,亦当刮目相看。有一则报道:“自主研制特种飞机,打破了发达国家对我国的技术封锁,实现首飞上天,填补了空白。”该型特种飞机即是“空警2000”预警机。
据《汉和防务评论月刊》称,中国空军第一架预警机称作“新预警”,2003年10月前后在陕西飞机公司完成了装配,现在已经进入试飞阶级。该刊认为,机体很有可能采用了伊尔―76大型运输机,雷达由南京某科研所研制,整体外形和A―50I十分类似。同时该报道还称,没有迹象显示俄罗斯、以色列直接介入这项计划。
加拿大《汉和情报评论》2002年曾报道称,中国与俄罗斯有关进口或者租借预警机的谈判大体中断,中国决定以自主研制预警机作为主要方向,以中国进口乌兹别克斯坦的伊尔―76大型运输机作为国产“新预警”的载机平台。该评论当时曾预计,中国“新预警”和A―50预警机相比,在设计上更为超前。

很多事情就这么被我们的对手们逼上了成功之路。中国的“WZ2000无人机的试飞成功,标志着中国一航拓展了又一个航空装备新领域。”在这个新领域,中国第一款超轻型单座直升机和无人驾驶型直升机日前首次出现在珠海航展2号展馆。中国直升机设计研究所所长吴跃在珠海航展2号展馆向本报记者畅谈,我国已经具备了第三代直升机的设计能力,我国直升机研发水平已经跻身世界先进行列。
“我们将不理会美国”,在珠海航展上,意大利阿古斯特公司这样说。对于这些国外产家,当它们发现中国已经能够制造它们相类的产品时,总会表现出这样的急不可耐。这一次,阿古斯特公司展示的是最新款的A129国际型武装直升机。据说A129国际型不仅具备强大的地面打击能力,而且具备打击空中和海上目标的能力,是一架全能型、全天候作战的武装直升机。A129还卖得动吗?阿古斯特们是不是来迟了?
相似的,在轰炸机系列,“飞豹”歼击轰炸机已经“形成了系列发展”;新“轰6”也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这一次姗姗来迟的是俄罗斯的先生们。在珠海航展现场新闻中心,图波列夫飞机设计局的新闻发布会,有记者问:“我们注意到在图波列夫的展台上展出了‘逆火’轰炸机的模型,那么图波列夫公司是否愿意、或有计划向中国推销自己的轰炸机呢?”该局头目霍普金夫当即表示,如果中国需要图波列夫的轰炸机,图波列夫公司将很乐意向中国提供自己的产品。要说明的是这里的“逆火”轰炸机就是前述的威胁中国天空的“逆火”。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唯一具有5000年文明的的民族,中国是世界上幅员超一流的大国。以中国多年的发展经验看,寄希望于他人是不可能的,而紧紧地依靠人民,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又有什么事情不能办到?
本年度7月1日13时40分,成都某机场气氛紧张,一架战机在12000米高空试飞,不料燃油漏光,发动机停车。失去动力的战机在万米高空正以极大的俯角高速向机场滑降,下落航线与跑道夹角70度,下落速度400公里/小时,如失误,飞机很可能冲出跑道机人亡毁。
驾驶员是空军某部特级试飞员梁万俊。面对此类危险,跳伞无可指责。但是,凝聚科研人员无数心血的战鹰就会坠毁,故障原因就难以准确查找,新机型的改进就缺乏依据。梁万俊作出一个属于英雄才可能作出的抉择:危险再大,也要尽一切可能把科研样机保住。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当我们面对中国航空的辉煌成就,感动于钱学森们,也感动于梁万俊们。中国的飞翔是属于人民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