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一篇关于脏子姨的贴子

北斗一号 收藏 2 278
导读:转载一篇关于脏子姨的贴子

三重境界 脏子姨:谁的大腿都敢坐 
《我的父亲母亲》里,说实话,她的表演水准和“中江表姐”比起来都有一定的差距;《卧虎藏龙》中,见人就掐架的“玉娇龙”也不过从头到尾一个表情,实在谈不上有什么演技。 

然后,她就红了。 


她的其他电影我还真没看过,有部什么《紫蝴蝶》,我一哥们看了,狂笑不止,接着心虚:我的智力是不是出了问题。但这并不影响她在国外到处参加影展,不是穿得像贵妇就是像鸡,据说一帮色迷迷的老外还称她为“全球50大美女”之一。 

她美不美性不性感倒在其次,反正我又参不拢,关键是自打成名之后,她就有点丧心病狂了,到处摸人大腿不说,还差点把成龙爷俩一锅端。 

最近更骇人听闻,她饿刨刨地跑到香港特区“身擒”大富翁霍震霆的儿子,据说一晚上用了3个杜蕾丝保险套。 

线索一:20岁的大腿 


拍完王家卫《2046》和张艺谋《十面埋伏》两部电影后,脏子姨4月16日赶到香港参加LV150周年派对。 

那天晚上的主题是富商之子霍启山20岁的大腿。 
当天晚上,脏子姨有点神灵附体的感觉。据说那天脏子姨的表现有点像那些职业妓女,不仅扮相狂野,连表情动作都很地道。按理说,像她这样的国际明星,啥子大场面都应该见过,但一看到霍启山,她眼睛就冒绿光。当时场面的火爆,我们调动任何想像都难以置信,两人一边跳贴面舞,一边相互伸手抚摩对方的大腿,还是内侧,视旁边的人若无物。 
跳完舞,脏子姨和霍启山还到酒店中睡了一个荤瞌睡,记者亲眼看到霍启山在酒店外面买了一盒3只装的杜蕾丝保险套。 
春天到了,发情也是常理,但发情发到如此肆无忌惮的程度倒还是闻所未闻。可怜的是张大师,一次又一次栽在港台富商的手上,真是从哪儿爬起又从哪儿跌倒,让人同情。 
精神分析结论:北方气质+间歇性神灵附体 
首先声明的是,脏子姨不可能有任何心理上的病患,像她这样的北方土妞,你让她生个病比让她死还难。她们身体太好了,脑筋又好用,差不多人人都是“阿春”。因此,我不得不求助于神秘主义,试图从这个角度来对她的行为进行一番史前时代的推论。

脏子姨不是陈宝莲,只有陈宝莲这种南方女人才会为了一个有钱男人跳楼自杀。脏子姨肯定不会,她不仅不会自杀,甚至还可能把对方搞得自杀。这就是北方女人和南方女人不同的地方,也是我们内地培养出来的女明星和港台女明星不一样的地方,这显示出我们在教育体制上的优越性,有文化和没文化就是不一样。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脏子姨那天晚上都更像一个史前时代的巫师而不是一个现代欢场中的花瓶。她戴着价值几十万的项链,披散着一头野性的卷发。章子怡性冲动?想想也不合理。巫师一般说来都不好色,所以说脏子姨是冲着霍启山的年轻美貌而去,不如说她主要还是把他看成香港饭票来得合理。 


巫师都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否则不足以说明霍启山为何会对章子怡这样一个庸俗脂粉动情。他肯定不缺女人,但他肯定没玩过章子怡这种北方女人如中亚大草原般广袤无边的性挑逗,南方人那种小里小气,充其量在被窝里摸摸三寸金莲摸摸发梢青丝的游戏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 


脏子姨以间歇性的神灵附体,象征性地完成了中亚草原文化对东亚海洋文化的精神性掠夺。这是北方对南方的胜利,这是一种文化对另一种文化的征服。 

线索二:成龙的生日礼物 


成龙47岁的生日简直就是为脏子姨过的,小章不仅“连番5次献吻”,“满场跳来跳去”,连有人戏称她“老板娘”的时候,她也面无愧色的接受了。 


片场工作人员曾向媒体透露,除了在成龙生日当天脏子姨表现出位外,其实生日前一天,脏子姨就主动问成龙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当时成龙说不用了,脏子姨就说:“不如要我吧!”当时成龙笑着说:“好呀!”事后脏子姨又问成龙是否当她是最新的人,成龙便开玩笑的说:“除非你做我的女人啦!” 


生日派对上还有个小插曲,成龙换裤子的过程中只穿了条灰色三角裤,旁边的脏子姨本来应该稍作回避,以免发生尴尬。可是脏子姨竟一脸天真无邪地走到成龙面前,眼巴巴地望着成龙,像条京叭狗一样露出谄媚的微笑。 

精神分析结论:洛莉塔情结+奴性人格 

脏子姨是奴性人格最典型的一个艺人,甘愿当贱婢不说,而且还乐在其中。比如她在成龙面前的一系列行为几乎就等于当着全国人民的面重演了一遍西门庆的荒淫史。话说回来,古代的奴婢在被老爷凌辱的时候或真或假还要挣扎一番,小章却是主动爬上前去,哭着喊着让老爷强奸、顺奸及各种奸。 


小章的奴性人格还表现在对主人谄媚,对普通人却流露出高人一等的态度上。她在很多场合都表现出这样的情绪,我听到最可笑的事情是,演完《卧虎藏龙》后,她居然对记者说:我总有一天会帮助他们(指第六代)。我的妈哟,她这一帮,就弄了个《紫蝴蝶》出来,起码让中国电影整体倒退了10年。 


脏子姨对成龙大腿的热爱可以视作“洛莉塔情结”的一种表现。不过成龙的大腿就算是黄金打造的,也只不过是工人阶级(不晓得练把势的算不算工人阶级出身?)的大腿,《洛莉塔》中罗伯特却是有钱的知识分子。以章子怡的文化程度,肯定没读过纳博柯夫的小说《洛莉塔》,但她肯定看过根据这本小说改编的电影《一树梨花压海棠》,少女坐中年男人大腿的游戏,她比洛莉塔本人更娴熟。 


不过,洛莉塔的悲剧性于她而言还是太高级了,我们只能认为她正尝试将其改编成闹剧版或三级片。 

线索三:第一任男友 


脏子姨的第一个男朋友是歌手高枫。 


“高枫认识脏子姨的时候大概是1994、1995年左右,当时脏子姨也特别单纯,只有十六七岁,还在舞蹈学校里面上学,就相当于我们高二、高三的样子。” 


“当时高枫已经成名,他甚至带了脏子姨去春节晚会彩排现场,那时候脏子姨跟他同吃一个盒饭。” 


这段恋情发展到后来为什么分手,朋友都说是因为脏子姨的母亲不赞成,她在电话里对高枫说:“不要再找我们子怡了,她要考中戏。” 

高枫后来就再没爱过女人。 


精神分析结论:书生与狐狸精神话原型 

传说中的狐狸精吸尽男人精魄后,会不断更换下去,以修得千年道行,所以她们身后总是白骨累累。 


作为一个不乏有才华的歌手,高枫的死显然是个现代悲剧。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一定有若干男人尸体,高枫光荣地成为章子怡演艺生涯中的第一具尸体。当年普通人能去一趟春节联欢晚会的彩排现场,那是一件多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哪!高枫的错误就在于他确实太善良了,换了是我,肯定对这种小妖精实行“愚民政策”,把她朝性奴的光明道路指引——摆明了的,像小章这种祸水不是所有男人都能驾驭的。 


女人的骚有三重境界,按我的标准,第一骚妙在骚于无形却又无处不骚,称为神品;第二骚骚在骨子里,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骚韵,称为妙品;第三骚是惟恐别人不晓得的骚,无疑是真骚的赝品,而且通常是一通乱骚以后搞到所有人呕吐,称之为俗品。脏子姨显然只能是俗品,而且是勉强及格。 


脏子姨如今倒是越走越远,才子兼同性恋高枫却孤独地活在另一个世界。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里,无耻的章子怡是生命规则的强者,高枫不过是她曾经的一个桥梁,一盘菜。我不是卫道士,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打算往那个方向努力,但在章子怡如今那张春风得意志得意满的俏脸上,我却无论如何只看出两个字:吃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