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浅谈李煜词及《人间词话》点评(只有数篇,未能寻全)

夜雨秋灯 收藏 10 858
导读:[转帖]浅谈李煜词及《人间词话》点评(只有数篇,未能寻全)

第九


    曲与直,平民与文人词区别所在也。
    在李煜那个时代,词这一新的文学样式,刚刚完成从平民到文人词的转换,但在文人词里或多或少还保留了平民词直抒胸臆、痛快淋漓的表达方式。李煜词在表达方式上就仍然受到平民词的影响,写情写景,都很直率,不过其用词造句十分典雅明丽,不类平民词那样粗放而已。但李煜把“直”发辉到了极至:真,这成为王国维推崇李煜词的主要原因。
    在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里,属于下层民众的“风”类诗中,不论写情、叙事皆率真而直接,好象生怕你不懂,一情一景,常循环往复,叨叨不已。下层劳动人民不识字呀,他就靠口唱,唯一担心的是怕对方听不懂,误解了他,误了大事,哪还敢去隐晦曲折呢!
   读《古诗十九首》,已经是汉诗了,但语言表达仍未脱民间之影响。写情的如:
       “昔为倡家女,今为荡子妇。荡子胡不归,空床难独守。”
你看看,都快要赶上“用下半身写作”的现代派作家了,不过没有下半身写作派那样虚荣、矫饰而已。又如:
     “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穷贱,坎坷长苦辛!”
啊呀,他要当官,因为当官有好处啊!直接了当,毫不隐晦。他就不如我们现在的人聪明,心有所欲,口不言之,即使跑官要官,那也要冠冕堂皇加上好多妆饰,不似我们古人来得坦率。由此看来,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说的,人的一半是上帝,一半是魔鬼,那真是真理啊。
    所以呀,王国维说,这些“可谓淫鄙之犹,然无视为淫词、鄙词者,以其真也!”
    那麽,是不是曲就不好呢?贪官那样的曲,当然不好;但词到了文人手里,不论是韵律、词藻、艺术表达方式都得到了完善,由单纯的需要变成了艺术。“曲”更被文人学士发展到了极至,变成高级的表达方式,达到了欣赏美学的高度。
    这样的曲,就是要留给读者广阔的想象的余地,要使诗词跌宕起伏、余音绕梁,回味无穷。比如唐陈子昻的《幽州台歌》: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短短几句话,遂关千古登临之口,后人说它是唐诗中古风第一精品,良有以也!这诗好就好在留给读者丰富的想象空间,在今与古,天与地,人与自然中驰骋你的感触和想象。一千个读者,便会有一千个解读啊!大家不是要朦胧吗?这就是中国朦胧诗的祖宗!
    其实,李煜的词,也有曲的,而且曲得非同寻常。今试举一例:
    “不寐倦长更,披衣出户行。月寒秋竹冷,风动夜窗声!”
至于为什麽不寐,竹冷风动,那个意境,啊啊,你想去吧!他要早点这麽朦胧一下,就不会因为一句“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而被宋太宗派人下牵机药送了一条小命了。

第十

  历史自来是胜利者写的。
   一部24史,几乎所有的失败者都被写成了昏君、流寇、杀人狂。除了太史公用他那如椽巨笔将失败的项羽写成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之外,其他概莫如是。
   而李煜却是一个小小的例外。他虽然被俘、被杀,并没有被套上昏君的帽子,千百年来,反而获得了后人许多同情。其原因,除了他那些在中国文学史上闪耀着无尽光辉的词作外,而其实,他也确实不是一个令人憎恨的昏君。
   南唐三代君主,包括李煜在内,对因五代战乱受到毁灭性打击的江南地区经济的恢复都采取了一些积极措施,为了爱护民力,求得一个相对稳定的发展经济的空间,对外轻易不发动战争;对内采取轻徭薄赋的政策,与民休息。这些措施,对恢复江南的经济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即在南唐灭亡时,当时的江、浙、闽一代的经济发展也是全国最好的。
   经过五代十国百年战乱,人民渴望和平、统一,这是历史的大趋势。这一趋势,李煜是清醒的看到了的,作为偏安江南的小国文人君主,他没有统一全国的雄心和能力,因此,他反对部下对周边小国发动战争,更反对出兵偷袭北方强国。作为清醒的诗人,他看到了北宋统一全国的大趋势;作为小国之君,他希图侥幸地偏安一隅。这就是李煜,这就是不被叫做昏君的李煜。
   有趣的是,北宋末年,大宋也出了一个文人皇帝宋徽宗。徽宗也是写词绘画的高手,同样被俘并死于五国城。但他就没有李煜幸运,后人把一顶昏君的帽子结结实实地戴在了他的头上,尽管他受了那样多年的罪,而得到的同情却很少。
   徽宗被俘后写了一首《燕山亭》: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著胭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瑞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凤雨。愁苦,闲院落凄凉,几翻春暮。     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老实讲,读了前几句,我曾怀疑这不是关在五国城的徽宗写的,看他把杏花写得美的!这与李煜写落花的那些词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所以,王国维说他“不过自道身世之戚”,而“后主则俨有释伽、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其大小固不同矣”。
   王国维对徽宗词的评价可谓一语中的,但说李煜词“有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则似有过之。然而考虑李煜不愿发动无谓之战争,以及他的词撼动和抚慰千百年来千千万万失败者的心这样的事实,亦似不为过也!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