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何智丽移居日本,同小山英之结婚, 改名小山智丽。5年后, 小山智丽在广岛亚运会上战胜邓亚萍、乔红夺冠。在乒坛上一次又一次的胜利被视为是跨国爱情的结晶。但目前她正陷入一场无可挽回的婚姻危机。最近,她用了12个小时向于11月21日(提前)出版的日本《现代周刊》痛诉了这场跨国婚姻背后令人鲜为人知的内幕。 
小山英之球技不如中学队员却傲慢地说你赢只因有我 
 我加入了日本国籍,并在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打败了3 名世界一流的中国选手,为日本赢得了28年来的首枚乒乓球金牌,引起了很大轰动。 
英之正是从这时开始飘飘然起来。他原本性格内向、沉默寡言,但是由于**语讲得不好,很多场合由他代替我讲话,因此话变得多起来。他开始向别人吹嘘自己这个“伯乐”是如何了不起。也正是从这时起,他时刻把“你赢是因为有了我”这句话挂在了嘴上。此后,我们相继受到长叭教练以及前首相桥本等重要人物的邀请和款待。这时,英之变得越发傲慢起来,甚至用蔑视的口吻对我说:“你应该感谢我。” 
虽然他挂着乒乓球部教练的头衔,但实际上队员在训练时,他只是胳膊交叉着坐在椅子上,什么也不管,他的乒乓球水平甚至还不及中学乒乓球队员,因此根本不可能进行指导。但是,在周围一些人的吹捧下,他错把自己当成了了不起的总教练。 
情变起于东洋女 小山英之的情人是小山智丽的同事 
在日本的这10年里,我常常是硬把苦水往肚里咽。回想起来,我当初真是嫁到了一个可怕的家庭。小山家一味考虑的只是如何来利用我,如今我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 
小山家人鼓动英之独自一人睡,我被迫独自睡在二楼的一间小屋。一想到自己或许连孩子也无法要,我就感到特别悲哀。 
1996年底,英之醉醺醺地把我叫到跟前,冲我大声嚷道:你赶紧找个情人吧。我们俩已经完了! ”一席话令我目瞪口呆,更主要的是我知道英之已经有了情人。对方是我银行的同事,年龄比他小20多岁。周末时,两人从早到晚都厮守在一起。英之送她24万日元一块的手表,带她去情人旅馆,还送给她50万日元让她去台湾旅行。 
 小山家的人也把我贬得一无是处。我常常独自一人嚎啕大哭,哀叹自己来日本受到了欺骗。去年4 月在英国参加世乒赛时,英之不仅没有与我同往英国,反而连日将情人领进家里,在我的床上寻欢作乐。6月, 我哭着与英之分居了。就在我搬出小山家的当天,英之就到了情人的住处。 
曲终人散上法庭 
包括英之本人在内, 小山家人一个个都视钱如命。1995年1月发生的阪神大地震使小山家遭受了损失, 他们从银行借了5000万日元,花费其中的3750万修整了房子。这时,英之不由分说地让我充当了2000万日元借款的保证人。我又主动拿出自己的500万日元存款借给了他的父母,他们口口声声说“以后一定还”。然而,这笔钱他们至今仍未归还。 
尤其令人难以忍受的是,英之的哥哥竟然公开说:“如果智丽生了孩子,那么我们家的财产将被夺走,将要家破人亡。”事实上,自结婚以来,我在小山家的生活费都是自己负担的,更不用说什么夺取家产的事了。 
今年夏天,我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小山家归还在阪神大地震后向我借的500 万日元, 并要求小山英之的情人赔偿我1000万日元的损失费。英之个人向我借的 240 万日元至今也没有归还。不过我想,我和英之之间首先应该解决的是离婚问题。 
你没有资格对你祖国的人民哭诉,一切是你自找的,当年你离开国家队,离开中国,是因为你心中有一口怨气,是对“让球”事件的怨气,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作为中国人,你是怎样成为世界冠军的,在那个计划经济、国家大包大揽的时代,没有国家的培养,你一个上海棚户区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的孩子,你怎么能有如此出色的成绩,当国家的利益需要你作出一点牺牲和让步的时候,你的做法太让你的祖国寒心,固然,作为竞技体育,每个人的运动生涯都是有限的,每个人都想站在奥运会冠军的位置,那是对自己价值的证明,可是,你有没有想到,如果没有你的祖国对你的培养,你能有机会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上吗?你觉得心理不平衡,那你有没有想过,国家队甚至各个地方乒乓球队的陪练员,他们付出的代价大不大,没有他们的奉献,有你的辉煌吗,他们的牺牲大不大,如果他们也象你一样就知道索取而不奉献,不顾大局而只计较个人利益,中国乒乓球尤其是女队怎么在世界上有今天的成绩? 
最让人气愤的是,你在以后和中国乒乓球队比赛的时候,嘴里“吆唏”个不停,一些真正日本血统的球员也没有象你那样啊,而且,你在一次世界级的大赛上,在和中国乒乓球国家队队员比赛之前,你接受记者采访时,你居然说:“我一定会打败中国人!”,你不脸红吗?你没有廉耻吗?当年为你默默奉献的培养你的教练,你的陪练,甚至那么多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你的,哪个不是中国人,没有中国人哪有你何智丽? 
你看焦志敏,也是因为“让球”,在24届奥运会只拿了铜牌,退役以后远嫁韩国,开始经商,先后数次拒绝韩国国家乒乓球队请她打球和做教练的邀请,她说,她比谁都渴望打球,毕竟是在状态最好的时候退下来的,多少次在梦里发球、削球,可是,她忘不了自己是中国人,所以,即使她和自己的丈夫(韩国国家队的教练),也不会探讨这方面的问题,所以,她在韩国,很受人尊敬,而且她经商的成绩也非常不错,小山智丽,看看你的队友你不脸红吗? 
至于你 的 婚变,你也不要说对方的不是,日本人是最看不起你这样背叛祖国的人的,你丈夫家是日本当地的名望世家,先不说你的人格,就以你的小市民市侩的处世方式,你的礼节、修养和你的文化层次,怎么能让人看得起,日本鬼子的阶级观念和等级观念是最强的,就你的德行在鬼子的上流社会能拿的出手吗,你除了打球,一无是处,即使你丈夫不找情人,我们都会气不公帮他找的,至于不想和你要孩子,哈哈,他们是不想让他们家族的后代有你这样低素质的人的遗传基因,告诉你,这就是你这种恩将仇报,背叛祖国的人的下场,这才哪到哪,你遭到报应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你当初嫁到日本给日本人打球时,就没有想到有今天的凄惨吗?最后,引用鲁迅先生在《论雷峰塔的倒掉》里的最后一句话:“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