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则上我不喜欢女人喝酒,因为,以我近二十年酒龄,见过太多酒后失态的女人。好在有个不成文的说法,在酒面前,女人分两种,要么不能喝,要么特能喝。我见过太多不能喝的女人,也见过一些能喝酒的女人。一般说来女人不轻易喝酒,那怕真的海量,伊们也能守住诱惑,小小的杯子,天空一般的透明,可这透明的液体,分明又会在你的腹中波涛汹涌。相对于男人而言,酒在女人那里,极像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你若降服不了它,它净出你的洋相。

如果喝酒时没有女人,那是何等乏味!一个能喝点酒的女人在,会使整个酒场气氛活跃起来。女人好喝而不醉,这是一种境界。不能想象一个女人低头喝闷酒的样子,似乎她心中有巨大的愁,只有借酒来浇灭,她试图把酒当灭火队员,然而,事实上,那酒,却是纵火犯。正所为,举杯浇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

一杯酒入肚,女人脸上升起了红霞;两杯酒咽下,女人的脸上就开出了桃花;三杯酒饮了——女人的脸该变成了一个花园。此时的酒,像一个打小报告的人,它把女人醉后的美态一一举报出来:唇更红,额更明,眸更亮,腮更粉,牙更白,颈更香……因为酒的缘故,女人获得变本加利的美。花要半开,酒要微醺。似醉非醉的女人,让你生出无限的怜惜,那副小样,仿佛生来就是为了男人疼的。

如果说女人一生中没有醉过一次,那才叫遗憾呢,正如胡适先生那句小诗: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女人有时候,就要醉给男人看。在醉酒的女人面前,也可以检验出一个男人的品质,当一个女人烂醉如泥地躺在你的面前……男人该怎样做?其中的道理我不说了,想说的是,一个醉酒的女人,她之所以要醉,且醉得一塌糊涂,可能就是为了爱,为了婚姻,为了梦想。有时,生活象一个酒鬼,他把什么都变了花样的晕眩给你看,女人为了爱情而醉,她不愿意醒来,伊们总以为爱情是解药——唉,其实爱情什么也不是,如果爱情是一种药的话,也只能是蒙汗药。

女人喝酒时吃什么菜,颇有讲究。男人可以就一盘花生米把酒喝得兴高采烈,女人得有精美有小菜相伴才行,她们不是在喝酒,喝的是情调,在这一点上女人是不会妥协的。很多年以前,读过台湾女诗人写的一首诗:“把你的影子腌起来,等老的时候,下酒”。有这样的“小菜”,最大的量,怕也要醉了,而醉酒后的女人,她脸上的那种酡红,无疑是“给你一点颜色看看”。

有些优秀的女人,本身就是一种酒,看一眼,男人就会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