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阿大,三年前有了妻子——阿雅。在认识阿雅三年后我就把她搞定,使她成为了我的私人生活秘书。
说起来,我们相识已有六年了,六年来我们很少吵架,但是最近,吵架好像成了我们必备的生活方式,几乎每天都在延续着昨天的争吵。我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好像是我突然间发觉她的许多行为很难接受,而以前我从没有过这种想法的。比如说,我认为像她这种年龄的女人(26岁)应该对生活有了彻悟,不应该会有那么多使其发出开心的笑声的事情了。但我经常发现她对着电视机一个人哈哈大笑,我对这种情形很嗤之以鼻。以前我欣赏地以为那是可爱的表现,然而现在我却认为那是愚蠢的象征。另外我还是个直言直语的人,看到不好的就要说出来,根本不顾虑到别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因此我少不了要旁击侧敲地劝告阿雅,有时甚至还夹带着嘲弄的口气,但没想到的是她对我的劝告无动于衷,依然故我。她说女人都应该同她那样地童心未泯,多想些快乐的事情为的是永葆青春。然而,在我看来,快乐是瞬间即逝的,而痛苦才是永恒的。我想我们在认知上如此大的差异,也许就是我们经常争吵的原因吧。

昨天,阿雅给我讲了一个笑话:她说她昨天坐车回来时,为了能早点回到家,就坐上了一辆以前从未坐过的车,与往常一样她投了两块钱,可她没想到的是司机竟要她投三块钱。阿雅是个认死理的人,平时她回家都是两块,这次却要三块是她无法接受的,因此她与司机一直争执到下车都没再投币。让她感到可笑的是,在她刚准备下车时,司机竟说了一句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话,“小姐,请问世上有相同的两片树叶吗?”阿雅当时听了一楞,随即大笑不止。
当阿雅把故事讲完后,有所期待地看着我。我明白她很希望我也认为这是个很好笑的笑话从而与她一起大笑。其实在内心里,我的确认为这是件很好笑的事情,我想不明白那位司机为何要用树叶来不伦不类地作比。但我一再告诫自己不能笑,因此我只是闷着个脸而并没有笑容。这样做是因为我知道,假如我在她面前露出笑脸,那就等于认同了她的观点,那样会使得她第二天还会去坐那趟车而仅仅是为了能听到一个更好听的笑话。因此我勉强板着脸说她不对,说她应该再投币。说完后,我就赶忙跑到卫生间里大笑了起来。

我这种避重就轻的作法让阿雅很不高兴,她很不服气地说,“他的车那么破旧为什么要比别人的多一块钱?”
“也许是公司的规定,再说不就一块钱吗,何必呢?”
没想到我的这句话惹恼了她,她“腾”地站起来说,“告诉你,阿达,我很小气,不像你那样在外面充大佬。一块钱?一块钱也是我辛苦挣来的,凭什么要给他?”
我看着她那涨红的脸没再言语。我并不是理屈,我在外面并没假充过大佬,我也承认挣钱的辛苦,但我并不认同她的认死理。然而虽然是这样,但我只能默认。夫妻之间的吵架就是这样,坚持下来的就掌握着真理,根本没情理可言。
这段时间里我们之间有过许多类似的争吵,都以她的胜利而告终。也可能是我太纵容了她,使得她只要与我的看法不同就与我吵。对于这些我都已经习惯。,哎!吵就吵吧,总比相对无言的好。
距离昨天吵架已快二十四个小时了,期间我们没说过一句话,两人的心里都憋着一口气,谁都不肯先认错。今天一下班我就赶忙往家赶,虽然阿雅并没与我说过话,但我明白那只不过是暂时的,只要我们在一块儿吃饭,那问题就算解决了。

我刚从公交车下来就看到阿雅坐在离站台不远处的草地上。我想她可能是在等我一同回家,我还发现她的头刚才转向了我这边,旋即又转过去了。我对她这种小气的做法很恼火,很明显,她刚才已看到了我,但是她竟然要装着没看见,好让我过去向她认错。我不想就这么妥协,赌气似的慢慢地朝她走去,我想如果她在我没走到她眼前时就回过头来就已证明她先认错了。一直以来,我都很想听到她首先向我认错,可我这个愿望始终都没能如愿。我不明白为什么男人结婚后就得成为老婆的“出气筒”!我不想再一味地容忍下去,我认为她也该自我反省一下了。可在走近阿雅身旁时,我却改变了主意:我掉转了头,往旁边的树丛中转了进去——我想看看此时她的表情。
我发现她有点紧张,一动不动地坐着,过了没多久,她转过头往车站的方向望了望,满是惊讶的表情。过了很久,她才满是疑惑地慢慢站起身来,走了。

她一走,我的心里打起了鼓:难道她根本没发现我?这不可能,我在下车时几乎与她的眼睛对上了,怎么会呢?但是如果她知道我已经回来了还这样执拗地坚持要我认错,那我……我固执地认定这次先认错的应该破例的是她,而不是我,我想既然她仍等着我去认错就让她等着吧。想到这儿,我折转身往一家餐馆走去。
在准备进到餐馆时我又犹豫了,想到刚才见到她往车站看时那种渴望而后惊讶的眼神,我不由得怀疑她可能没看见我也说不定,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这样一个人进去吃饭会让我心里很不安,我明白此时的她或许正准备做饭呢。几年来,做饭都由她一人承包,这都因为我很喜欢吃她做的菜的缘故,基于这点她每天做饭也毫无怨言。现在的我比以前增重了十几斤,这都无可否认地是她的功劳。其实每天做饭也够辛苦的了,我想不如叫她也来外面吃一顿,我们可是已经很久没在外面吃过饭了。可是我又不由得想到,假若我就此开口只能证明我是在向她认错。哎,认错就认错吧,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男人大丈夫认个错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打通了她的电话,在她还没接听时,我真想赌气把它给挂断了。
“喂,我们到外面吃饭吧?”
“我吃过了。”
没想到她竟然说已经吃过饭了,来不及多想,我就气恼地把电话挂断了。既然她已吃过饭了,我就不应再感到些许不安了。
我昂首走进了餐馆。当坐下来后,我不由得想到:她在哪儿吃的饭呢?不,她是骗我的,她决没吃饭。以我对她的了解,她是决不会在外面一个人吃晚饭的!但在现在这种情形下,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