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世三国吕布传 幻世三国吕布传 第一〇〇章 韩越依惨遭凌辱!偿还人情的独孤天阳

04793220 收藏 0 146
导读:幻世三国吕布传 幻世三国吕布传 第一〇〇章 韩越依惨遭凌辱!偿还人情的独孤天阳

袁胤回望了身后众人一眼,冷声说道:“李明那小子到哪里去了?”

众人对视一眼,均默然不语。袁胤当即一声断喝,“李亮,你的兄弟到哪去了?”

人群之中一个肥壮汉子惶然说道:“他……方才说去解手……”

袁胤朝身边一精瘦之人使了个眼色,而那人在得到暗示之后,身形一晃已捏着那李亮的肥粗脖子,把他那稍显臃肿的身躯给提离了地面。

“咳-”肥壮汉子扑腾着手脚,费力地大叫道:“我说,我说,那小子说先去尝尝鲜,到那些被迷晕的女人那里尝尝鲜……”

“妈的!”袁胤骂道:“老子还没碰的女人他就想去尝鲜?王龙,先把这小子的脖子扭断,再去把他兄弟的狗头给我拎过来。”

袁胤话音未落,那叫王龙的精瘦汉子已在脖子折断的咔嚓声中飘出了军帐,随即,在严馨怡与韩越依没明白过来发生什么事情之前,重新飞回中军大帐的他已将一个首级扔到了袁胤的脚下。

“很好!”袁胤脸上划过一丝残酷的笑意,随即指着惊恐得叫不出声来的韩越依说道:“这个女人就先由你一个人上吧!”

岂料,那人冷冷地说道:“在下不近女色!”

“操!不领情的家伙!”袁胤转而朝右手边一人说道:“那就你去,让大伙见识一下你金枪不倒的神功。”

那人言语的冰冷丝毫不亚于那王龙,“在下没兴趣在大伙面前光着屁股跑,宁公子还是另请高明吧!”

“妈的,这女人还没人上了?”袁胤气急败坏地叫道:“你们四个,五个,去把这女人给我剥光了!!”

“噢!!!”一群目露淫光的大汉大喜过望,顿即发出了一阵欢呼声,即使不是那五人组成员也期待着即将上演的好戏,惟有袁胤身后那数名周身散发着迫人气势的剑手,在韩越依发出的惊叫声中开始闭目养神……

韩越依的惊叫声无法阻止罪恶之爪撕开她的衣衫,严馨怡绝望的呼救声也不能叫醒沉睡着的成廉-元薄,不近女色的剑手们更无意于阻止雇主的卑劣行径,惨剧,最终在韩越依那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开始了……

并不会想到事态如此严重的吕布,仍然身在百里之外的夜幕中……

赤兔马,太慢,太慢,太慢了!!!!……太慢了……

¤¤¤¤¤¤¤¤¤¤¤¤¤¤¤¤¤¤¤¤¤¤¤¤¤¤¤¤¤¤¤¤ 吕布,依然在六十里之外。

张狂的淫笑声中,袁胤与数名剑手面无表情地看着众人肆意凌辱着韩越依的身体,大概在心中筹划着什么时候亲自上阵,什么时候对那依然被勒住脖子而动弹不得的严馨怡动手。

韩越依一次次从晕死中被水浇醒,一次次重新体会那恍若要撕裂身体般的疼痛,她,已经无力以呻吟来缓解身体的疼痛,她能做的,似乎只有利用那偶尔的空闲,微弱地呼唤着两个字……

主人……

韩越依的意识早已模糊,然而,在身体遭受摧残的时候,她还是能够想起,她的主人曾经气急败坏地警告她,“如果,下次再敢不呼救的话,我一定把你这该死的女人切成一块块再捣成肉酱”……

她的身体,还是弄脏了,再也洗不干净地弄脏了……

那些人要弄脏她的身体,便弄脏了,她根本没有任何力量阻止他们……

她那微弱的呼救,也没能换来,主人的到来……

主人,现在的呼救,还有用吗?……

眼看着韩越依惨遭凌辱的不堪场面,眼看着韩越依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想到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严馨怡眼中的泪水不停地沿着脸颊滑落,她泣不成声地哭诉着,“求求你们,放了韩姐姐吧,她会死的……求你们了……”

袁胤终于注意到了哭泣着的严馨怡,他残酷地冷笑着,举步向严馨怡走去。

反应已经在巨大的刺激中近乎麻木的严馨怡,直到袁胤快走至眼前才惊恐地将身体往那勒住她脖子的可怕的大汉怀里缩去,妄图尽量地拉开与更可怕的袁胤之间的距离。只可惜,那精壮汉子冷冷地将她的双臂压在了背后,随即把她的身子推到了袁胤的面前。

袁胤昂首望着低着头不敢看向他的严馨怡,阴冷地笑道:“吕夫人,你现在会不会后悔当日的无礼啊?”

严馨怡低声啜泣着,不敢向这看上去不是很坏的人说一句话。

袁胤冷声笑道:“吕夫人,小生并不想有违礼数,不如你自己把衣服脱下来如何啊?”

严馨怡身子一颤,不自觉地用双臂抱住了自己的身体,似乎那便可以避免自己的衣服被撕开一般。

袁胤装模作样地等待了两秒钟,而后开始淫笑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不要啊————!!!!!!!”

随着袁胤那肮脏的手越来越近,严馨怡终于发出了平生第一次尖叫,而在那尖锐的惊叫声中,一声沉闷的咔嚓声被掩盖了……

尽管如此,袁胤依然见到了一道急速的白光斩落在自己手下的头上,依然见到了手下那迸出的粘稠脑浆溅落在严馨怡的脸上,缓缓地下滑……

“谁?!!!!!!”

严馨怡呆呆地看着那精壮汉子的有力臂膀缓缓地从自己的脖子上滑落,呆呆地感受着那腻滑液体在自己脸上的下滑,久久未能从不知所措中醒来。而此时,在她的身后,早已是刀声一片,袁胤的一群手下同时将自己的兵刃往那孤独的身影身上砸去,使那前来拯救严馨怡的身影很快陷入了绝境之中。

吕布,依然在四十里之外。

来救严馨怡的人,年纪很轻,面容有些邋遢,身材并不高大强壮,手中剑式也十分散乱,毫无高手风范,然而这丝毫不妨碍他眼中目光的冰冷与平静。面对那无数可以取走他性命的刀剑,他以左手之剑径自从一人脸部刺入,贯后脑而出之后,挥剑挡开了左翼的一片刀剑,尽管,他的右半身瞬即被添上数道血痕——他的右臂,衣袖里是空的—— 独臂之人,剑式颤抖而精准地连续将三名试图靠近严馨怡的袁胤手下刺杀,这才冷峻而狂傲地说道:“独孤天阳,来还吕布人情!”

“他妈的!!管他是谁,给我把他拿下!!”袁胤眼见一群饭桶始终无法给予独孤天阳以致命一击,当即狂乱地命令身后的部下动手。

高手的加入战围,顿时使独臂的独孤天阳捉襟见肘,然而,他那颤抖的铁剑,总是能够在那些高手意图捉走严馨怡之前而将其逼退,尽管,代价是他的身上被添上无数身愈见骨的血痕。

独孤天阳,面对无数迫向自己身体的刀剑,在出剑阻止那些肮脏的手触碰严馨怡之时绝没有丝毫犹豫。似乎,比起阻止那些人接近严馨怡来,自己的身体毫不足惜。

刀剑在碰击,鲜血在飞溅,韩越依依然在遭受着那些恶徒们的蹂躏与摧残……

严馨怡木然地看着明晃的刀光剑影从身边划过,木然地看着喷洒的鲜血将自己洁白的衬衣染成血红色……

通身血肉模糊的独孤天阳,始终没有倒下……在他的铁剑的刀锋完全崩毁之后仍在徒劳地以自己身上的伤痕换取严馨怡的不受侵犯……

如果,吕布斩断的是独孤天阳的左臂,独孤天阳也许就能够有那个自信在韩越依受辱之前便挺身而出,可惜,如果并不是现实。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