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子的故事[原创](上)

这是我和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子的故事……
一天上午,我还是按老时间去医院取药,医生说我这个胃病起码要吃一个月的疗程。在医院门口我碰到了一个女孩子,短袖、短裙、丝袜、平底凉鞋,一看就知道还是学生。我很奇怪她为什么大太阳的站在医院门口,而她却死死的盯着我。看这女孩子的样子显然是生病了,脸色很苍白,汗水并湿的头发给人一种虚弱的感觉。
“你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么?”反正上午也没有什么事情,她的柔弱让我想到了我的妹妹。
“我是来看病的……”她小声的说。
“呵呵,我看的出来你身体比较虚弱。这么大太阳,中暑了吧。快看病吧,需要我带你过去么?”
“恩,我不知道怎么看。”
“先挂号,然后……”我的话被她拉我袖口的动作打断了。
“不是……,我知道这个。我……”女孩子似乎很难启齿。
“哦?那你是怎么了?”
“我去看妇科……”迟疑了2秒钟后她还是小声的说出来了,说完后脸就低了下去,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这个……,那我能帮你什么?”我很尴尬,但是出于礼貌我还是问了她。
“我男朋友不能来,他上课。可我很害怕……”
我想我是知道怎么回事情了。
“我想你是不是可以假装我男朋友,陪我去看医生”她的要求让我有点哭笑不得,“为难你了,算了吧。”
说完她红红的眼睛掉下了眼泪,看了我很心痛。我想她的男朋友并不是上课,而是不愿意陪她来。可怜的女孩子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本来应该两个人承担的痛苦。
“你别哭,我陪你去。”我想我这样做是对的。

】(2):女孩子很惊讶,突然抽泣起来,弄的我手足无措。“外面热,我们快去看好么?一会人就多了。”
于是我带着她去挂号,我看她在病历上写下了“陈禹”的名字。我问她:“你叫陈禹?”她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发现自己问的问题很愚蠢,于是不再追问下去了。
妇科的人已经有几个在排队了,于是我们找了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我不知道和她说什么,于是选择沉默。
“我叫陈雨,下雨的雨。”突然她小声的说。
“呵呵,其实你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只是我想找到一个称呼你的名字而已。”其实无论她说什么名字我都是不在乎的,我并不相信陈雨是她的真名。
就这样,在等待中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开始她很少说她的情况,5分钟后她开始和我说她的一些事情。原来她是一个大二的学生,而她的男朋友是和她一个学校的,他念大三。学期开始的时候男朋友搬到了外面租房子住,而她也背着父母和他住到了一起。尽管非常小心,但是还是意外的怀孕了。当我问她男朋友是否真的在上课的时候,她不出声了,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
“下一个,陈禹。”护士对着门口喊她的名字。。。。。。。


她惶恐的抬起头,我明显感觉到她身体颤抖了一下,“在……”,她的声音也是颤抖的。
“别害怕好么?有我在这里。”我不知道这样说是否能使她镇定一点。
进去后她坐了下来,而我则站在她身边。面对四十来岁的女医生,她满脸通红,把头死死的埋在胸口。
“他是你家属吗?”医生指着我问她。
她不作声。
“哦,我是她男朋友,我们不小心……”尽管那不是事实,但是说到这里,我还是感到难以启齿。
没想到女医生还是很和蔼:“呵呵,小伙子犯错误了啊。但是能陪你女朋友来,这点还是负责任的。前面也有几对是男朋友陪着来的。唉,但是你们作男朋友的啊,还真是不注意。”
内室的门开了,一个女孩子面色苍白的被另一个女孩子扶了出来,估计刚流掉。“回去好好休息,不要碰冷水,记住我刚才说过的。”女医生大声的嘱咐那两个女孩子。陪同的女孩子说了声谢谢,就搀扶着做手术的女孩子走了。
“还谢谢,谢什么啊。”女医生转过头来和我们说,“那个女孩子也很可怜的,她男朋友不肯陪她来,也就只能她同学陪着来。一看就知道是学生,估计家长都是不知道,钱都是凑起来的,都用不起全身麻醉。这个局部麻醉把人给折腾的……唉。”
陈雨抬起头,惊恐的向门口望去,但是那两个女孩子已经离开了。眼泪,又是眼泪,狠狠的从她的眼睛里流了出来。我不知道是因为女医生说男朋友不愿意陪是说中了她的痛处,还是想像到手术的可怕。
“小姑娘,不要哭。你男朋友在你身边,你要比她好多了。”女医生宽慰她。可是她并不知道我和陈雨的真正关系。陈雨哭的更厉害了。
“小雨,别担心,有我在这里,别担心。”我轻抚她的后背,带着哥哥对妹妹的怜爱。
,,,,,,,,,,,,,,



):“全身麻醉,无痛人流吧?小姑娘?”女医生问陈雨。
“这需要多少钱?”陈雨问。
“800吧。”显然医生有点惊讶陈雨会问这个问题。
“那我还是和前面的……”
“局部麻醉?你疯了啊!”我没有想到陈雨会想要和前面的女孩子一样选择局部麻醉,所以几乎是吼了起来。这回轮到女医生愕然了,我意识到我失态了,“不好意思医生,这个我做主,就全身麻醉,无痛的。”
“可是……”陈雨想说些什么。
“我做错了,当然我负责。我不要你痛。”显然我已经融入了她男朋友的角色,“医生,就800的。”
拿了单子我就去划价了,陈雨跟了出来。
“我只有500……”她的眼泪又落了下来,是如此的楚楚可怜。
“没关系,我先给你垫上。你在那里等我。”我加快脚步去划价了。
等我回来的时候陈雨已经在内室了,我就在外面等。不一会护士把陈雨的包拿了出来,嘱咐我拿着。
整个诊室非常安静,内室的仪器的声音显得非常刺耳,我似乎可以感觉到一个生命的流逝带着陈雨的痛。。。。。。。。。。。。。。。


很长时间过去,内室的门终于开了,医生摘下口罩呼了口气,对我说:“你可以进去了,让她再躺会。记住,空调温度不要太低,不能碰冷水,一定要注意休息……”后面的我没有听清楚,我只想赶快看看那可怜的女孩子。
产科的内室并不是很大,很多仪器张牙舞爪的放着。陈雨脸色苍白,无力的看着小桌子上的瓶子,瓶子里面是一团棉花一样的血。看到我进来,眼睛突然一红,竟又哭了出来。但是显然非常虚弱,几乎声音都不哭出来。我走到床边,终于听到她呜呜的哭泣声。
我俯下身体,轻轻的拥了她:“很痛吗?”她的头靠在我耳边,呜咽的说了声“恩”。我已经感觉到她的眼泪流到了我的脸颊。
我走出内室,问医生:“请问,有没有地方可以让我女朋友休息?我的意思是有没有空的床位?”
“20块钱床位。”护士在旁边回答,“这里是一些药,你一会去划价取下。”
“好,稍等,你带我去。”我转入内室,把陈雨抱了起来,跟护士去了打吊针的地方。那里有大间和小间,大间是20的床位,3个人一间;小间50,一个人一间。于是我要了小间,毕竟我不想陈雨太尴尬。
我把陈雨放下后护士帮她盖上了被子,并把空调的温度调高。
“我去办下手续,你在这里先睡会好么?”我小声和陈雨说。但是她已经很疲惫,微微点头便合上了眼睛。我招呼护士在门口等下,我去办了手续。
办了手续后我给公司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今天我请假,因为我不忍心把陈雨一个人丢在医院。陈雨睡的很沉,似乎上午全部的伤痛都希望能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面恢复。而我也在床边靠了一会,当我清醒的时候发现陈雨还是很安静的睡着,很安静,仿佛上午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2个小时后陈雨醒了,她看我靠在床头的窗边看着她,没有血色的脸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说不上明艳,但是让我感觉到有了生气。
“谢谢你。”陈雨的声音还是很小。
“呵呵,没什么。”我发现她想挣扎着坐起来,但是毕竟刚做过手术,“躺会吧,再躺会。”
“我想坐起来……”
我托着她的肩膀,帮她垫了个枕头。
“我想打个电话,麻烦你帮我包拿下好么?”
我把包递给她,她从里面翻出了手机。
“需要我回避一下么?”我觉得我在那里她打电话不是很好。
“不用的。”
她很熟练的拨了一个号码,在这样安静的小房间里,对方的声音我听的很清楚。
“喂,锋,我手术做好了。现在在医院,你能来看我一会么?”
“我一会有事情,你在那里多休息会自己回来吧。”
“哦,好。”
我想那个叫锋的男孩子就是她的男朋友。
“请问怎么称呼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过两天我还你钱。”
我递了张我的名片:“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你就称呼我哥好了。”我微笑的看着她。
“今天耽误你了,你不用管我了。我刚给我男朋友打了电话,他一会过来接我。”可是她不知道刚才她和她男朋友通话的内容我已经完全听到了。我知道那个叫锋的男孩子今天是不会来的。
“好,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你直接给我电话。”我不想揭穿她对我的善意谎言,不想给她尴尬,于是我决定走。


当走出病房的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感到莫名的心痛,那个叫锋的男孩子……我捏紧了拳头。我脑海里满是小雨只身一人走出医院的情景。
我走到旁边吸烟区的楼道口,点了支烟。难道我就这样不管她了?走还是不走?5分钟后,烟灭了,我还是决定回去照顾小雨。
我推开房间的门,看见小雨正用她的长筒丝袜拼命的擦着床单。床单上是一片殷红的血迹。
她看我进来了,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呜~,流到床上了,呜~~擦不掉,擦不掉……”
我冲了过去,一把抢下她手里的丝袜扔到一边,然后用力抱住她。
“没关系,不要管他,不要擦了。”
没想到她哭的更响了:“他不愿意来,他不来了,呜~~~”
“我知道,前面我已经听到了,所以我回来了。”
小雨的声音惊动了护士,护士进来看到这个情况便让我把小雨抱回到妇科。我用被子把小雨娇弱的身躯裹了起来便抱着她去了妇科。
。。。。。。。。。。

女医生知道情况后安慰我说这不是什么严重的情况,她会处理,让我不要急。于是我和护士返回房间。由于白色的床单和被子上都弄到了血,所以要我多付10块钱,我请她们再换过,并告诉她们一会小雨还要过来休息。我问他们要了个一次性手套,将小雨的丝袜装了进去,然后把丝袜放进小雨的包里。在包里,我发现了小雨的学生证。果然,小雨没有骗我,她真的叫陈雨。
半个小时后,医生让我到上午去的内室。小雨的脸色好多了。医生告诉我,刚才是因为躺的时间长了,突然坐起来,所以流了血,不是大出血。但是她又说小雨的体质不是很好,要我细心照顾。于是我又把小雨抱回了原来的房间。
房间的床单已经换过了,当我放下小雨的时候,这妮子居然脸红不敢躺上去。看到我盯着她的脸,她满是尴尬。我问护士要了杯开水放在床头。
“饿了吧?我去买点吃的。”
“哦,不饿。”小雨抿着嘴,“这房间什么时候到时间啊?”
“你别管这个了,乖点,躺下休息。我去买点东西。”
医院周围没有大的超市,我找了个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那里的东西比一般超市可贵多了。我买了袋土司、午餐肉、牛奶和方便面。突然想起什么,于是又转回去买了卫生巾、女士一次性内裤、毛巾和长筒丝袜。回到医院的时候顺便把医生给小雨配的药拿了。



当我推进门的时候,小雨捧着水杯在发呆。见我进来了,连忙朝我微笑。
“气色好多了,不错。饿了吧,来这里有土司、午餐肉和牛奶。”我把我买的食物堆到她面前,然后拿出方便面,“这个是我的,呵呵。”
“你就吃这个啊?没营养的。土司和午餐肉你也吃点吧。我吃不了这么多的。”
“你吃吧,方便面我去泡下。”说着我去找热水,走到门口,回头和她说:“贝克汉姆也不喜欢吃方便面?营养好着呢。”
我回来的时候小雨已经对土司发起进攻了,午餐肉还没有打开。
“怎么,这个打不开啊?”
“恩~”小雨脸红了。看她狼吞虎咽的样子,我才想起来她今天还没有吃过饭。于是我帮她打开午餐肉的罐子。
“哥,那里是什么啊?”小雨突然叫我哥,我还有点不习惯。但是突然就反应过来了。
“哦,那是给你买的。”说着我把放用品的袋子递给她。
小雨看了我给她买的东西后脸又红了,她并没有预料到我会给她买这些,也或许她的小男朋友从来没有这样细心对她。


手术后的阵痛是有的,在麻药效力小时后的数个小时内会有这样的反应,这是前面那个女医生告诉我的。估计前一次痛的时候小雨正睡着,所以没有多少感觉。而这次,看着她前面还笑盈盈的,突然就紧皱着眉头,看来是很痛的。看到她痛,我并不担心,因为这是正常的反应。
“很痛么?”我轻声问她。
“恩”显然这样的疼痛对小雨来说几乎是不能承受的。而我对这样的疼痛又是无能为力。
疼痛一直持续了1个小时。1个小时后小雨总算恢复过来一些,血色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她问我什么时候走,我说我送她回去。但是我不知道送她到哪里。
“我送你到学校还是……”我想她会选择让我送她到她男朋友那里,因为从她对她男朋友面子的顾及程度来看,她还是很爱那个男孩子的。
“我想回学校,明天就要放假了,我想寝室里面应该没有人了。”她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恩,好。”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你可不可以……”
“哦,我到门外去。”我突然意识到我应该回避,好让小雨可以换好衣服。
五分钟后门开了,小雨提着包和还没有吃完的东西走了出来。脚步还是有点虚。
“你把东西给我吧。”我拿过她手上的东西,扶着她走到医院门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取车。”
当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把车从拥挤的车库里面挪出来的时候,看见小雨已经坐在花坛旁边的小石凳上,看来她真的已经透支了。
她上了车后我开了点轻音乐,并调高了空调的温度。从后视镜看到坐在后面的她头靠在后背垫上,双眼合拢。我尽量将车子开的平稳,可以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从医院到小雨的学校只用了半个小时时间,由于门口进不去,我只好把小雨叫醒。在小雨出示自己的学生证后,门卫要求我把行驶证押在门卫那里。小雨的学校我以前是来过的,那时候我还在念大学。几年下来这个学校的变化还真大,但是要说几幢的女生宿舍,我还是绝对印象深刻的。
小雨的宿舍在二楼,我本来想扶她上去,尽管我一直强调小雨肚子疼的厉害,但是估计这样的招数已经被这个学校的男生用烂了,楼道管理员死活不让我上去。无奈我只好拜托一个女学生扶着小雨上楼,并且嘱咐她到寝室后给我电话。
我下楼坐在车里等了很长时间小雨都没有给我电话。我拿起手机想给她电话,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小雨的电话。又过了五分钟,我想小雨是太累了,回去后就休息了,忘记给我电话了,于是决定离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