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chtblume

Nacht ist wie ein stilles Meer,
Lust und Leid und Liebesklagen
Kommen so verschwommen her
In dem linden Wellenschlagen.

Wuensche wie die Wolken sind,
Schiffen durch die stillen Raeume
Wer erkennt im lauen Wind,
Ob's Gedanken oder Traeume

Schliess ich nun auch Herz und Mund,
Die so gern den Sternen klagen:
Leise doch im Herzensgrund
Bleibt das linde Wellenschlagen.


夜花

夜如静静的大海
欢乐,忧愁和哀伤
追逐着海水的柔波
朦胧地涌来

欲望如天边云霭
穿梭于茫茫的宇宙
暖风里谁来辩
是思绪抑或梦影?

轻轻扣上心扉
它曾一度对群星衷诉
孰料深深的心底呐
浪花又来将心弦拨动

  这首夜花是德国诗人艾辛多夫写的,记得是在一个网站上看到的,因为不知道他的德文名字,所以没法检索到他的资料,大概就是了解到他是个哲人,和歌德,海涅同时代,在海德堡的哲人之路上经常沉思。我真的很喜欢这首诗,特别是用德语阅读的时候能体 会更多,翻译成中文之后力度就减弱了。这首诗里,艾辛多夫在写夜色,可他偏偏用大海来比喻这夜色,从大海又写到自己的内 心深处,那里有人生的欲望和梦想,在恼人的夜色里,它们是不是给人以情绪上的冲动。 
 
  如果说夜色是人的内心深处,正如冰山的底部,时常因为波浪的起伏而隐隐出现在水面上。积累已久的思绪必将在无人慰藉的夜色中如海浪一样爆发,正是人的潜意识,它慢慢的凝聚力量,重又一天不再受诗人的理性控制,它们要突破一切防线,窜出诗人的胸襟,对着空气中的暖气发泄,对着天上的星星控诉,然而诗人毕竟是诗人,他将这些潜伏的奴隶个个带进理性可以引导的森林,让它们在那里安居,因为它们的存在,森林成了诗的天堂。 
 
  诗人写诗,往往都是内心情绪的一种爆发,表现出来,有的诗潇洒自如,有些诗万分愁苦,有些诗气象开阔,有些诗低婉回转.....其实,许多了将诗人误解为失去理性的人 ,甚至说诗人一般都是疯子,那都是表象。平常人的潜意识很稳定,稳定的生活往往产生稳定的心态,而我们见到写诗写的好的人往往是生活阅历丰富,所见所闻不寻常的人,他们的潜意识里有着很多不稳定的因素,就像活火山,随时都能喷出岩浆来。反过来也很好理解,那些生活优裕,平时养尊处优的人就很难写出好诗来,写出来的东西要么 很华丽,要么就是无病呻吟,典型的例子就是后唐主李煜,亡国之前写的词虽然工整,但胭脂气过重,做了阶下囚,写的词都很有深度,脍炙人口。 
 
  生活给诗人增加的不仅仅是素材,更是想象力,更是那种潜在的爆发力。古人说,功夫在诗外,的确如此。艾辛多夫这首诗给人感觉艺术加工的成分很重。一来,写的很工整,很符合那个时代古典诗歌的特点,第一句和第三句是押韵的,第二句和第四句又是押韵的,读起来很柔和,感觉如一个少女在月夜里对着大海敞开心扉。二来,他用的象征和比喻都很恰当,这就将自己内心很隐秘的想法弄得似乎有又似乎没有,你隐隐能感受到他的心境,却又不能直接明白他到底要说什么。不知道他何以连续有快乐和忧愁的双重感觉,但可以千真万确知道,他希望有知心人了解他的内心,了解他的梦想,这个梦想放在自己心里很久很久,却没有实现,你当然不能帮他实现,但至少可以和他站在一起。说实话,我是很讨厌这种千唤万唤还不出来的感觉的,不别扭么,要说就说呀,以为自己是美女呀,唱个小曲还要故意卖关子,呵呵,当然,他不是美女,所以看官们就失去耐心了。
德国古典诗人都很喜欢用自然的景物来衬托自己内心的意境,给人清新自然的感觉,相比中国诗人,他们比较喜欢用海,森林,月光,风,溪流等词汇。这里再翻译一首比较喜欢的诗给大家。

An den Mond
Fuellest wieder Busch und Tal
Still mit Nebelglanz,
Loesest endlich auch einmal
Meine Seele ganz;

致明月
又一次填满丛林和山谷
静静地用那雾光
最终又一次
将我的心灵全部解放

  诗人在同月亮的交流中得到了内心的解放,让人联想到中国的王维的那首《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以前,看外国的诗都是看经过翻译的,看了之后觉得当中没有好诗,其实,如果看原文,定能读出精彩的地方来,德语诗是这样,英文诗也是,我倒是建议大家以后可以多交流些外文诗歌,斑竹可以号召一下,把那些好的作品贴上来分析分析。记得雨巷诗人戴望舒就是学习了很多法国象征诗的精华,徐志摩也是深受泰戈尔的影响,呵呵,本人渐次受他们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