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紫川

第二十一集(真) 第一章
七八四年八月十日,达克大营。
             日落黄昏,一骑信使遥遥奔来,大声宣布:“亲王殿下即将驾到!”
             地平线上出现了车队和人马,队伍上方飘扬着黄金狮子战旗,这表明,即将到来的队伍中有塞内亚族的皇族成员。为队伍前导的是一队骑兵,骑兵们身后背着马刀,盔甲上布满了刀砍剑削的裂纹。苦战、劳累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士兵们又黑又瘦,神情憔悴。
             领头的白披风跳下战马,以沉稳的步伐走过来。他很严肃地行礼:“启禀羽林将军,我们忱瓿扇挝瘢钕掳踩晃揄Γ ?br />              魔族第二军团长,驸马亲王云浅雪神情庄重地回礼道:“土穆,辛苦了。殿下在哪里?”
             “我在这儿。”
             马车的门打开了,一个青年跳下了马车。他伸了个懒腰,就在原地舒展起手脚来,又是踢脚又是挥拳。看到他,云浅雪领头,贵族们齐齐鞠躬行礼:“欢迎殿下!您一路辛苦了!”
             “罢了,等了这么久,我估计你们也在骂娘了吧?”
             卡兰皇子似笑非笑,和他父亲很象,他有着十分俊秀的瓜子脸上,肤色白哲,眼神甚是灵动。此时,可能是经历长途跋涉,他的脸色苍白,但声音却依然清脆开朗。
             “殿下,微臣等准备好了酒席,就等着为殿下您接风了。”
             “接个屁风!正打仗,你们搞这么奢侈,想害我被父皇打屁股啊?我不去。”
             卡兰皇子一拂袖。转身就住里走。贵族们亦步亦趋地跟上,皇子猛然转身,瞪着他们:“干什么?有事就说,没事就滚,我忙拉屎,没空废话!一一云浅雪,裴玛。
             你们两个过来,我有话跟你们说。“
             魔族贵族们尴尬地立在了当场,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敢跟上。
             “殿下,您这样做,恐怕会寒了众位将军的心啊!”跟在卡兰后面,云浅雪忍不住劝他。
             卡兰皇子嗤之以鼻:“嗤!这群废物!打仗不见他们。人类奢侈的坏习惯倒是学得十足,王国迟早被这群败家子吃垮!不说这个了,前线怎样了?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能把帝都给我拿下了?听说帝都的美女很多,我都等不及了!”
             云浅雪和裴玛对视一眼,都苦笑。
             “皇子殿下,您愿意听的是官方的说法还是我们的看法?”
             “官方新闻我都听腻了,按他们的说法,帝都城我们早就拿下十几次了,顺手消灭了上千万紫川军。只剩一群蛮冥之徒躲在老鼠洞里负隅顽抗,要消灭他们易如反掌,只是父皇仁慈,不忍杀伤太多,正在用仁德来感化他们——这些都是废话!你们给我说说真实的情况。”
             “殿下,帝都城我们怕是永远拿不下的了。”
             卡兰皇子一震,停下了脚步。很快的。他又继续前进:“说说,怎么回事?”
             “从六月至今,我们一共发动了五次进攻,但毫无进展,部队至今还没法在城内建立阵地,军队伤亡过半。说去打帝都。官兵就来要进鬼门关一样,士气很低。”
             去浅雪接过裴玛的话头:“斯特林聚师号称五十万反攻。流风霜压到瓦涅河边按兵不动。神族军的主力都被帝都给吸引住了,在其他战场,我们没法形成兵力优势,这就造成了斯特林有机会东山再起,而紫川秀对是越战越强。但陛下坚持不肯从帝都撒兵,我们都很为难。”
             知道面前对象擅长的是泡扭,最不擅长的是打仗。对于军事战略,卡兰皇子无知得跟少女偶像歌手一般,所以云浅雪特意用了最简单的说法来让他明白。
             “哼,你们该跟我父皇说说这事。”
             “殿下,我和裴玛都进谏过了,但陛下不肯采纳。”
             卡兰撅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那么,你们两个坏蛋就想哄我出头再劝父皇一次?想害我被打屁股吧?”
             卡兰和裴玛都笑了,这位皇子殿下真是机敏过人。
             “殿下,您是陛下最信任的人。您的话,说不定陛下还能听进去。”
             “走着瞧吧。到时我要真的惹恼了父皇被打屁股,回来你们两个家伙就好看了!”
             卡兰皇子答应下来,两位军团长顿时心情轻松。云浅雪笑问:“殿下,一路上过来,可有见到人类的美女?”
             “美女没见到,美女的老公和兄弟倒是见了几千了,个个对我喊打喊杀。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呢!”
             “殿下,莫非道上碰到了意外,被惊扰了?”
             “意外?”魔族皇子嘴角拉下一个弧度:“若你把整团整师的敌军兵马当做”意外“的话,那我确实是被”惊扰“了一一我险些被暴民活生生打死!”
             “竟有这种事!特科维在哪里?让殿下受了惊吓,他这个卫队长是怎么当的?我要好好教训他!”
             “特科维?”皇子撇撇嘴:“我不知道。应该在半兽人的哪个疙瘩村或者山洞吧?你可以去找找,看还有没有被啃剩的骨头。我见他的最后一面,几十个饿慌了的半兽人正兴高采烈地扛着他住回走,快活得来拣到了什么宝贝。他脸都白了,尖声听:”殿下救我啊!“一一开玩笑,我拿什么救他?要不是跑得快,我也得陪他一起烧那锅远东特产红薯汤了。”
             “殿下,真那么恐怖?”
             “恐怖?这是小意思了。出了神族国境,从远东一直到人类的土地上,我们处处遭到袭击。远东那群饿鬼就不用说了,在人类占领区。暴民到处都是,见到我们的队伍,他们活来苍蝇闻到屎似的,一窝蜂地涌了过来,我的卫兵杀到手软,怎么都杀不退。
             贱民们太可恶了!我们要喝水,前路的水井就有人下毒;我们要问路。哪怕几岁的小毛孩都拿石头扔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个向子,这家伙嘴巴甜得跟涂了蜜一般,一口一个“神族老爷”、“神族大爷”,我还当他是好人呢,呸!要不瞅着不对赶紧掉头,我们整队人马都被他送到斯特林军营里去了!我当场就下令把他剥了皮!
             匪帮成群结队地跟踪我们,活象野狼在追踪羊群。任何一名护卫。
             只要稍微离一下队,转眼间,他就会死得无影无踪。我从王国出发时带的护卫,在远东大公路上就给杀得精光。瓦伦镇守总督给我增派了一个团队充当护卫,但依然挡不住暴民。我们一路过来,无时不在战斗,边走边打。在德尔堡,皇家车队被数千的暴民包围在荒山野蜂上,连求援的信使都派不出去。匪帮围攻不歇,我都以为末日就在眼前了,幸得你给我派来了一个接应团队,他们冲开围攻救了我们,否则我不能保证能活着到达克城。“
             “匪帮暴民竟如此猖撅?各地的驻军和镇守兵马都不管吗?”
             “匪帮猖獗异常,小队的警备兵马,他们根本不放眼里。见到了就把他们砍成碎片。各城各镇,神族的兵马不敢出城一步,生怕在野外遭了伏击。”
             两位军团长听得骇然,若不是说话的人是魔族皇子,他们以为是在听天方夜谭。
             团队规模的兵马、悬挂有王国皇家旗帜的车队,竟然在自家占领区一路被围攻。死里逃生。
             “殿下,没料到后方秩序竟败坏到这种地步。我们要派出精锐将领和兵马。征剿乱党贼民,整顿秩序!”
             “这些以后再说吧。现在我去叩见父皇,有更重要的事禀告——比起这事来,匪帮暴民的消息简直不值一提。”
             望着卡兰沮丧的表情,云浅雪和裴玛同时在脑中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殿下,莫非还有更坏的消息?”
             二皇子沮丧地搭拉着脑袋,他也很不愿意做报告坏消息的信使:“我们的第七军完了,古斯塔被干掉了!紫川秀,这个怪物,他杀了我们足足九万黄金族战士!”
             远东,特兰城郊,毗邻国境线不到三百里。
             早晨是灰暗而寒冷的,黎明时降下的寒霜脆弱地伏在地上,久久没有融化。林边的树林一动不动地立着,松树的梢头在摇坠着打着圈儿,在雾气重重地空气中怪怪地蒸发。
             比起内地来,远东的秋天来得特别沉寒透骨。行走在林边,穿着厚厚的、臃肿、毛茸茸外套,呵着手吐着白气,紫川秀不禁怀念起西南温暖的秋天来,怀念起那带着暖暖水气的秋风,也怀念起当西南统领时那锦衣华服、宫鼎美食的生活来。
             珊珊来迟的黎明在丛林上空抹了一层淡淡地曙光,在雾气腾腾的丛林间,在那排高高矮的田地间,横七竖八躺满了人体。浓重的雾气中,散发着刺鼻、浓烈的血腥味。透过那白茫茫的雾气,一些人影在晃动着,无数地火把在攒动,散布丛林的各处。
             已经两天两夜了,搜索队的士兵还在不眠不休地追捕魔族第七军的残余。“跑步前进!”在军官沙哑的口号声中,半兽人士兵潮水般从身边涌过,士兵们眼睛红肿,脚步虚浮无力,连手中的刀剑都抬不起来了。连续七天七夜的追击作战,连精力旺盛的半兽人士兵都顶不住了,何况那些至今还在第一线搜捕的人类战士。
             追击战是最考验双方士兵的意志的,为逃生,魔族士兵不惜一切的。要获取战果,自己也绝不能松懈。这是最关键的时候了,谁能熬到最后一刻,谁就是胜者。
             远方的雾气中起了一阵喧嚣,紧接着,又是一阵刺耳的笛角声。顿时,朝着笛声响起的地段,无数的火把和刀剑正在急速地靠拢。
             紫川秀翻身上马,径直奔住警笛声响起的地段。还没到一半道上,前方轰地响起了雷呜般欢呼:“抓到了!抓到了!”被那声响惊动,投宿于生林中的乌鸦轰然飞起,发出“刮刮”声来回飞着。
             听到那呼声,紫川秀隐隐猜到了。他快马奔驰,大群远东军士兵就聚集在那个漆黑而腐烂的单场上,人群和火把为他指明了方向。士兵们自发地为他为他让开了一条道,让他不受阻拦地纵马直冲人群的最中央。
             在士兵们聚集的包围中,一个中年男子跪倒泥泞腐烂的田地里,浑身泥浆和血污,身子倦成一团。望着周围围拢的半兽人士兵,他的眼神绝望又沮丧。
             他的眼晴,是碧蓝色的。
             紫川秀翻身下马。他厉声喝道:“你现在巳是远东的俘虏了,说出你的身份和官职!”
             仿佛听不见,那男子呆滞地望着紫川秀,毫无反应。
             “说出你的身份和官职!”紫川秀重复了一遍,这次他用上了真气,震得人耳膜发痛。
             那男子终于有了反应,他嘴唇蠕动着,声音细微得几乎不可听闻:“王国第七军军团长古斯塔。我是皇族成员,请贵军给我与身份相符的待遇。”
             周围的半兽人士兵一阵惊叫,随即是一片热烈的欢呼。
             紫川秀站起身,长长呼出一口气。看着蜷伏在自己脚下的卑微身影,他感到一阵轻松。
             这场持续了半个月,异常惨烈的围歼第七军的特兰战役,终于结束了。
             为这个胜利,远东付出了五万士兵伤亡的代价。
             七八四年七月中旬,特兰城下,远东军主力突然出现,从背后给了围城的魔族第七军凶狠的一击。激烈的战斗进行了三天,从开始的两军对攻到后来的第七军围营固守不出。每日每夜,围攻和突围的战斗都在进行着,远东与王国军队血流成渠。
             第九天,经历残酷的厮杀,付出五千多名半兽人伤亡的代价后,远东军终于夺取了制高点,断绝了魔族营寨的水源。
             这下,古斯塔再也坚持不住了。三天之后,午夜时分,魔族军绝地大反击,残余的六万魔族兵倾巢而出,猛攻包围的远东军队工事。对此,紫川秀早有预计。拼死一战的魔族兵不可正面阻挡,他下令让开正面出路给魔族逃生,却从两翼咬着魔族部队衔尾直追。在长达五天五夜的追击战中,远东各路部队轮番出击,战斗不分昼夜,魔族兵不能进食、不能睡眠,衣不解甲,兵不离身,疲惫到了极点。
             不断的伤亡,不断地被消耗,不断地逃兵和伤病折磨,连续不断的追击战中,魔族的大军就如烈日下的雪球,一点点消融。终于,在第四天时,紫川秀给了凌古斯塔致命一击。
             午夜时分,正在魔族军最为疲惫的时候,远东军一直隐藏的秘密武器秀宇营出击。八千多秀宇营战士突然杀入了魔族军营中。饥疲交迫的魔族士卒无力抵挡这支养精蓄锐的生力军。战斗到三更时分,魔族军队全线崩溃。
             这时,即使不用紫川秀下今,军队也知道该怎么做了。各路远东团队,奋勇突击,痛打落水狗。半兽人将军布兰拦截住了魔族溃兵的退路,为证明军功,半兽人以一种极其野蛮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功勋,他们割下了魔族的头颅悬挂在自己腰间,举著大刀长矛嚎叫著冲锋。
             每个半兽人腰间都挂著满满的一串头颅,血淋淋的他们,犹如地狱里凸现的凶刹。看到这副恐怖的景象,魔族士卒都给杀破了胆子,杀寒了心,他们无心应战,一心逃命。接着展开的是一场空前的屠戮。血战在水田间展开,在山林间展开,在原野上展开,强师锐旅据林死战,更为残酷。平原山川,到处都走血泊,到处都是尸首。
             七八四年的七月二十八日凌晨,天色未明,原魔族王国的第七军团巳不复存在。
             紫川秀原来以为,以残酷刚愎闻名的古斯塔,那是个很傲气的人。纵然失势被俘,他也该表现出塞内亚皇族宁死不屈的风范来。然后紫川秀与他斗智斗勇,经过激烈的言辞交锋,以过人的智勇和魅力,远东的光明王终将塞内亚皇族折服,高傲的魔族将军低下头颅。
             但现在,紧川秀失望了。眼前男子犹如落汤鸡一般狼狈不堪。眼晴里布满了恐惧和哀求。根本不用什么交锋了。只要紫川秀大喝一声,他当场就能跪下来了。看到这个人,紫川秀连审讯的兴趣都没有了。他只是吩咐身边的卫兵看管好他,随即下令部队休息。
             各路团队实在是杀累杀疲了,士兵们已经两眼发累了。就连平时最乐意地打扫战场收获战利品,此刻他们都提不起劲头。不管脚下是水坑还是泥塘,停止追击的命令一到,在那狼藉的尸首边。就在那烂泥和污水坑边,士兵们倒地便睡。从旭日东升一直睡到了夕阳西下,饱饱地睡了一觉。士兵们才懒洋洋的起身,在战场的各处寻找魔族的战利品。
             同样是三天三夜没合眼,当紫川秀睡醒时。看着那片血海和平原上大片狼藉的尸首,他竟有了种恍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迷失感。呆呆地盯着夕阳数分钟,他才清醒过来。
             血染征衣的将军们聚拢过来了。报上了各部队的伤亡情况。
             拿着铅笔在本子上一一记下了数字,然后汇总。统计,紫川秀眉头皱得老高,眨巴眨巴着眼睛,叹气道:“这次,我们做了亏本生意了。这一仗,远东基本给打残了。第一军和第二军的伤亡都很惨,连大本营预备队都成了疲兵。”
             看著将领们,他无奈地垂下了长长的、秀气的睫毛:“责任在我。我太急了,总攻如果迟两天发动,伤亡可能会减少一点。”
             众人心下明白,紫川秀之所以要如此急切地吃掉古斯塔军团,相当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来自国内的压力。对于远东军团长久以来的按兵不动,紫川家高层相当愤怒。另外,盘踞在远东西南地蒙汗军团也是一个不稳定因素,虽然他们与远东达成了暂时的停战协议,但若是战事长久僵持不下,搞不好那个反复无常的小人蒙汗也会在远东背后插上一刀。
             第二军长官,白川安慰道:“大人,打仗总要死人的,不管怎样,我们毕竟是打赢了,胜利比什么都重要。”
             眺望着血一般的落日,紫川秀喃喃道:“是啊!总算是赢了。”
             回过头,他望着众人:“有一件事,我觉得很奇怪。古斯塔突围时候,他为什么选择向西突围?正常情况下,他应该选择向东边一一王国的方向突围吧?他为什么反倒向着远东的内地纵深突围呢?那样不是自寻死路吗?”
             将军们茫然,苦战连日,每天接连不断的行军、追击、接敌、短兵相接、厮杀,大家都在血海浸泡得麻木了,根本没有空暇思考这些。
             白川沉吟着说:“或许他指望着,能在蒙汗军团处得到增援吧?”
             “有这个可能。但塞内亚族与蒙族历来不睦,塞内亚人目中无人。依靠古斯塔那骄傲的性格,估计他宁愿死不肯向蒙族求援吧?
             第七军向西突围,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白川笑了:“大人,古斯塔就在我们手上,审讯他不就知道了吗?”
             紫川秀一拍脑门:“我糊涂了!”转身吩咐古雷:“你去,把古斯塔押过来!”
             “是!”古雷一个敬礼,快步跑向看押战俘的临时营地。
             大概五分钟,他快步跑了回来,神情很吃惊。
             “大人,古斯塔死了!”他结结巴巴地喊道:“他自杀了!”
             所有人霍然动容,白川厉声喝道:“怎么回事?”
             “他身上藏有一把小刀,我们搜身不够仔细,警卫也太困了,拿链子把他捆起来就睡了。等一觉醒来,那把刀子就在古斯塔的喉咙上了。大人。怎么办好呢?”
             古雷都快哭出来了,又怕又慌。看管不严导致重要俘虏自杀,他要受军纪处分的。
             紫川秀轻松的说:“怎么办?挖个坑把他埋了吧。”
             古雷睁大了眼睛:“埋了?”
             “若是你有意把他煮了吃我也不反对,不过味道未必会好。”
             白川很惋惜:“据说古斯塔是魔种皇的外甥还是侄子什么的。把魔神皇的亲人抓在手中,应该很有作用吧?就象当年的卡丹一样,她换回了帕伊地解围,救了我们的命。”
             她黯然:“如果古斯塔没死的话。我们说不定能拿他跟魔族换点什么东西。”
             紫川秀笑笑,难得,白川也学会考虑政治了。
             不过,现在情况跟当年不同了。远东战争是紫川家与魔族为争夺远东霸权的战争,是一场局部战争。双方还存在谈判妥协的余地。但如今的卫国圣战却是紫川家与魔族的生死之战。两国都已倾尽全力,不是塞内亚族灭亡紫川,便是紫川铲除魔族。两国都杀红了眼,根本不存在谈判的余地。
             魔族一贯认为。女性是柔弱的,需要保护。卡丹被俘,魔族高层并不怪罪她。他们认为错的只是保护卡丹不力的魔族将领云沈。但古斯塔身为男子又是统兵大将,他战败被俘,难辞其咎。魔族高层只会把他当耻辱。连拿一个铜板出来赎他都觉得浪费一一何况据罗斯和鲁帝等魔族降将的说法,魔神皇跟这个外甥地关系一直不好。古斯塔自杀,估计他也是猜到自己不会得到任何搭救了吧?
             这些分析太过复杂。紫川秀也不想跟白川解释。他只是简单的说:“外甥与女儿,亲疏大有不同。我想。魔神皇是不会为古斯塔花费代价的。”
             只是,古斯塔为什么向着远东的内地逃逸,而不是选择回国呢?
             这个疑问就象梗在紫川秀心头地一根针,让他始终不能开怀。
             大战过后,事务繁忙,追击、搜索魔族残兵、救助伤兵、处理战场残骸,这都是很烦琐的工作。为各种各样的问题,将领们频频来向紫川秀请示,紫川秀明快地发布各种指令,疑问便被抛到一边。
             一直忙到了天亮,他才有空暇合了个眼。第七军的反向突围、古斯塔的自杀……睡梦中,有点朦胧的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他要捕捉到那个念头看个清晰,却怎么也办不到。那就象天空的一道闪电,一只飞过蓝天的乌儿,只留下瞬间的痕迹。
             午后,紫川秀猛然从帐篷中坐直惊醒。他是被突然捕捉到的念头清醒的,呆呆坐了一阵,脑子里念头越来越是清晰,越来越是明朗,清晰到可以清楚想法的每一个纹路和菱角。
             当即,他召集众将开会。将军们都是睡梦中被紫川秀的卫兵从帐篷里拖出来的,一个个呵久连天,连素来最重仪表的林冰统领眼眶都是黑黑的。没等最后一个进来的罗杰把屁股坐稳,紫川秀已经探直了身子,迫不及待的说:“诸位,我终于想清楚古斯塔为什么这样了!”
             说完,他用期待的目光环视众人,等待部下们好奇的追问,“大人快说啊!我们都好奇得不得了呢!”,然后光明王再为他们解答疑惑,显示过人智慧。
             “呵……”罗杰打着呵欠:“古斯塔是谁?他怎么样了?”
             白川依稀还有点印象,“他死了!”
             半兽人将军布兰呵欠连连,眼皮都快耷拉下来了,“不关我事,不是我杀他的。”
             世界上最令人恼火的事莫过于自己满腔热情,而别人却麻木不仁。看着面前这群快睡着的鸟人,紫川秀顿时恶向胆边生,“我问你们,古斯塔为什么要向西而不是往王国方向突围!”
             “估计他走错路了吧?”布兰将军很没有大脑的答道。
             “错!因为古斯塔知道,魔族在国内已经没有军队了,他逃回国,根本得不到增援,只会把我们远东军也给引进了王国本土!所以,他才选择向西逃逸,企图逃进瓦伶关躲避远东军的追杀!十有八九,魔族国内的兵力非常空虚!”
             “空虚……我也很空虚啊!”罗杰眼皮搭拉着,半兽人将军布兰干脆就趴在桌上呼噜呼噜大睡起来。
             军团长们困倦欲死,这种情况下实在无法认真的讨论任何问题,紫川秀只得叹口气,宣布散会。众人如蒙大赦,飞快地逃回自己的帐篷中睡觉去了。
             当晚,尽管疲倦小睡,紫川秀却迟迟不能入睡,一个想法折磨得他在简陋的行军毯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最后,他干脆爬起来,坐在帐篷门口,遥遥眺望着月光下,那犹如海涛一般波澜起伏的广阔草海和地平线上黑黝黝的丛林出神。眼神闪烁着冲动的光芒。
             在草海的更东方,有着一个强大的国度。千年来,它给人类造成了无数的灾难,是人类一切噩梦的发源地。更是邪悉的集合中心。现在,它正处于前所未有的虚弱中。
             倾远东之兵,集三十万虎贲之士。能否一举将它灭亡?
             但被五十万敌寇围困中的帝都,那又怎么办?
             得知国内被攻入的魔神皇,她会做出什么反应?他会从帝都前线抽兵回援国内。还是置之不理,专心致志的先攻下帝都?
             魔族杀入人类世界,自己又杀入魔族王国。战局会复杂到连稍微思考都会头疼的地步,这种混乱到底对谁更有利。是魔族,还是人类?
             紫川秀拧紧了眉头,嘴角紧抿。帝林不在,斯特林也不在,没人开以商量。自己的决定关系人类的命运,要年仅二十四岁的自己担负如此的重任,他很感惶恐。
             身后响起了淅淅的脚步声,紫川秀的卫兵低声喝问,“谁!”
             “是我,林冰。”
             婀娜的身影在夜幕中渐渐浮现,紫川秀诧异:“林长官,您还没睡?”
             “和你一样,我睡不着。”林冰走过来,在紫川秀身边坐下,和紫川秀并肩眺望著东方的天际。她的语气很轻松:“和你一样,我也被那个想法折磨著一一唉,诱惑啊!”
             紫川秀笑了:“林长官,您说这种话,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
             “明天若有流言出来,说现任远东统领与前任远东统领偷情,很多人会摔破眼镜地吧?”
             一阵淡淡的女子幽香传入鼻孔,紫川秀深感心旷神怡。和林冰在一起,燥热的心情渐渐平复,变得舒畅平和。这个优雅的女子有很强的内在克制力,她的韵味自成一派,优雅,豁达,幽簇,那种成熟的稳健感,白川远有不及。
             “阿秀。”
             和哥应星一样,林冰是紫川秀的前辈。但从他接任远东统领以来,林冰就再没有用这个称呼称过他了。在这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她忍然又这样叫起了,一瞬间,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袭来,就如当年在远东军中任旗本时一样,他用恭敬的语气答道,“是,林大人。”
             “若进攻魔族本土,你有多大把握能拿下魔神堡?”
             并不奇怪林冰为何能一下看穿自己的心思,此人一针见血的犀利眼光紫川秀是领教过的。他沉吟道:“若远东全体动员,趁着魔族国内空虚的机会,打他们措手不及,我有五成的把握能攻下魔神堡。林长官。你怎么看?”
             “对全局,这是最好的选择,对远东,这是最坏的选择。远东引火烧身,塞内亚人会发狂的,他们会不惜一切地掉头来绞杀我们。”
             林冰的话异常简洁,但紫川秀立即听明白了,“这是给帝都转围的最好方式。”
             “我们给帝都解围,到时谁来给我们解围?”
             紫川秀哑口无言,想了一下。他说,“直捣魔族后方,捣毁塞内亚族的战争基地,铲除塞内亚族的后备兵员、摧毁他们的续战能力,让入关魔族成为后续无接的孤军,这比我们直接参加帝都周边的战争能起到更大的作用,那是可能扭转全局的一击……”
             林冰打断了他的说话:“在远东呆久了,对魔族王国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
             王国幅员辽阔,但地理气候条件极为恶劣。国内多是山地和丘陵地带,能耕种粮食的田地和能放养牛羊的草原却甚为稀少。夏季气候酷热。常常有高于四十度的可怕气温,烈日能将大地晒得龟裂如丝。
             江河湖泊都给晒得干枯断流:冬季则严寒刺骨,常常有连续数日的暴风雪,那雪花大得跟扇子一般,雪层厚达数米,能把房子都埋起来。
             更有可怕的地方,在魔族境内,有些地方看起来十分平常,跟别处没两样,唯一的特征就是寸草不生。草也好,树也好,虫也好,兽也好,都不能在此生存。那些地方,晚上还能发出微微的白光。人若是不注意误入了这些地方,当时没感觉,但数日后,全身皮肤会莫名的溃烂,眼睛发红、流泪、变瞎,无药可治,最后吐血而死。在王国内部,人们平时都把这些地方称为“死地”。在表面上,死地跟其他地方没什么两样,唯有当地人知道哪些地方是不能进入的死地,哪些是可以踏足的安全地域。“
             望着紧川秀,林冰轻声说:“对人类而言,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域。人地生疏,客军作战,兵家大忌——你真的有把握在数月内拿下魔神堡吗?”
             “对于王国的地理环境,我们并非完全陌生。比起当年的帝林,我们还有鲁帝和罗斯二人,他们深知魔族内情,能为我们指路。”
             “把数十万远东军队的命运,人类的命运,托付给两个魔族叛徒,你不觉得太冒险了吗?鲁帝和罗斯都是走投无路之下才被迫投降远东的,若有更好的出路,他们同样会毫不犹豫的背叛远东。魔族狡诈无耻,凶残多变,不可信任。”
             紫川秀沉默了,静静的望着月光下波澜般起伏的草海,他的目光中闪烁着冲动的光芒。林冰的理由非常充分,但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声音不停的诱惑他,“机会难得!机会难得!”他没有出声,但那紧紧抿紧的嘴唇已经暴露了他内心的固执了。
             “魔族国内兵力空虚,这确实是个难得的机会。”猜出了紫川秀的心思,林冰说:“但身为国之上将,秀统领,你要有冷静、沉著的眼光,不能为蝇头小利而冲动。秀统领,即使我们拿下了魔神堡,但若人类的主力军在帝都被击溃,那我们的胜利还有什么意义呢?”
             犹如一盘冷水突然从头浇下,紫川秀浑身悚然。他起身恭敬地对林冰行了个礼:“林长官,你说得很对。若人类的主力军战败,局部的胜利根本没有用。是我太急功近利了。”
             他深深的点头:“感谢您的提点,林长官,非常感谢。”
             林冰点头回礼,欣赏地望着眼前的年轻人。
             年纪轻轻便取得如此战绩和地位,紫川秀却没有长胜将军的傲气。他真心地尊重自己这个败军之将,从善如流地听取劝告。如此的胸襟和沉稳气度,很难相信他仅仅只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啊!
             她微笑着说:“秀川大人,您想的本来也没有错。出奇兵,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的后方根基地,切断敌人的后勤,这是兵家的正道。
             但此次我们面对的对手不同一般,魔族兵野蛮,他们习惯就地掠夺,对后勤的依赖程度比我们低得多。我们攻打魔神堡,对他们的打击并不大,反而会使远东的军队游离在帝都主战场外。纵然紫川与流风的联军兵多将广,但三十万大军游离于主战场之外,这依然是一个极大的浪费。“
             “林长官,您的意思是要远东立即入关增援内地战局吗?”
             “大人,我只是把当前局势向您阐述。至于如何决策,想来您早巳胸有成竹了!”
             紫川秀微笑道:“放心吧,林长官,不会让您失望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