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台海战争 第六部 海峡 第六章 轰炸

第六部 海峡 第六章 轰炸

作者:gerry522

第六部 海峡

第六章 轰炸

丁鹏飞和他的突击群虽然还在竭力地伸展着自己的战线,想要将推进距离更加接近台湾的东海岸,可他明显感觉到有些后劲不足了!仅有的三个突击营战线已经拉得足够长,登陆场指挥部与自己的联系也时断时续,后勤基地和补给线路也连续遭到了美军的猛烈轰炸,台军在台北市的部队也开始缓过劲来,用重炮轰击自己占领的地区,有效地封锁了后勤补给的运输。轻型无人侦察机传回的数据表明,台军在台北的部队正在进行新的集结,作出了向自己的侧翼进行反冲击的态势,预计兵力可能会有两个营到一个旅。

丁鹏飞迅速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登陆场指挥部和南京战区司令部,要求导弹部队快速打击正在集结的台军反冲击部队和对后勤部门威胁巨大的台军重炮营,并且尽快给他增援兵力和物资。可南京战区指挥中心直接给他发来的命令和情况通报却使丁鹏飞感到事态的严重性已经超乎了他的预想。

卫星发现,台军大约一个旅的兵力正从宜兰沿着5号高速路向北急进,打头的是一支坦克和装甲车混编的营级战斗群,后面还有数量不明的台军摩托化部队跟进,目前已经达到了碧湖一线,距离丁鹏飞的先头部队已经不远了!丁鹏飞此时的兵力和火力都远逊于对手,弹药补给奇缺,侧后还有敌人可能发起的进攻,处境一下子变得严峻起来!

丁鹏飞迅速下达了正在分散前进的部队马上收拢,在坪林交流道附近转入防御的命令。他意识到台军可能已经部分扭转了政变后的混乱局面,开始进行有效的反击了。对于自己这支突入敌方纵深的部队来说,虽然在态势上形成了对台北、宜兰、基隆三大要地的直接威胁,可也立刻就成为了敌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敌人要恢复东海岸交通线的畅通,给基隆和台北市解围,消除解放军从台湾东海岸南下彻底截断台湾东部的港口交通的危险,就一定要拔除自己这根插在敌人腰眼上的硬刺。三面受敌的丁鹏飞顿时感到了自己身上压力的增大!

他马上命令进攻基隆市区的那个步兵营留下部分兵力牵制基隆市内的敌人,主力迅速南下守卫连接台北和基隆的1号高速路,以防自己的后路被这两股敌人截断,前出到台北市以南的部队则除了留下骚扰两侧台军的小股部队外,主力快速集中到坪林道石碇一线做好应付台军反冲击的准备。缴获的那十几门155重炮也没闲着,将缴获的那些不多的炮弹全都倾泻在碧湖到二城的那段高速路上,不过他们都不是专业炮兵,炮术实在是有限的很,加上缴获的炮弹中绝大多数是高爆榴弹,炮击对台军装甲纵队的行进仅仅起到了骚扰作用,但意外的收获是使后续的摩托化步兵在损失了数辆卡车之后怕炮击而不敢跟进,拉大了敌装甲部队和徒步步兵间的距离。

可丁鹏飞这样的嚣张炮击也很快遭到了台军的报复,这些以前是步兵的炮兵很少学过反炮兵作战的要领,其中的一个连射击了近十分钟都没有更换阵地,发现情况不好要换阵地的时候又因为武器不熟,用了十分钟都没有完成战斗行军转换。遭到了台军装甲旅炮兵营的反炮兵轰击,该连的4门炮全毁,人员伤亡惨重。另外的7门155炮也没落下好,从宜兰雷霆2000火箭炮群打来的大片火箭弹的覆盖,和接到了台军紧急求援和目标指示信息的美军两艘战舰发射的三枚战斧导弹很快也将它们中的绝大部分摧毁。仅剩的两门炮和少量炮弹,以及没有被火力摧毁的牵引车和弹药车被丁鹏飞指派了一个连护送回登陆场指挥部,归指挥部的炮兵统一使用,在专业炮兵的手中这些缴获的装备应该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当丁鹏飞布置完防御,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台军的先头装甲营就一头扎进了我军的防御圈,台军似乎也有我军大致方位的情报,前出布置的反坦克伏击组没有占到多大便宜,台军的装甲部队沿着高速公路迅速展开,以装甲车为先导,坦克跟进的标准攻击队形向我军仓促构成的阵地冲来,数辆台军的自行迫击炮在队形后面提供着不间断的弹幕射击。所谓我军的阵地也不过是依托一条突出地面不足一米高的小公路的路基构筑的,简单地用装甲车前的推土铲构筑了少量工事和射击点,台军的弹幕射击使得我军无防护的步兵受到了一些损失,但得到严令的部队没有立刻还击,静静地等待着台军全部进入我军火力范围的时刻。

直到台军冲到我军阵地前不足400米,丁鹏飞一声令下,数十条火龙从公路路基边的草丛、民房的墙角向台军的装甲群飞去,仅有的四部红箭-9反坦克导弹都被要求攻击隐藏在不停扫射的台军CM-21和V-150装甲车后面的M-60A3,几乎在十秒钟后,阵型最靠前的四辆台军坦克就冒着浓烟烈火停了下来。一个伞兵连的伞兵战车上的红箭-73反坦克导弹也拖着长长的导线飞向敌方,战车上的机炮打得冲得最靠前的一辆V-150千疮百孔,歪倒在阵地前的一个水坑边。潜伏在路基前后的步兵分队几乎所有的火箭筒都劈头盖脸地向着台军的装甲车飞去,那些薄壳的装甲车甚至有一辆被击中四发40火箭弹的,台军的楔形队形的头部顿时被削去了一截!我军集中使用的迫击炮则把大量的烟幕弹投射到了台军装甲突击队形的身后,遮挡了台军支援火炮的视线,乳白色的烟幕映衬得在前面突击的台军装甲车的轮廓更加明显。在阵地后待机的我军四门轮式突击炮和十来辆步兵战车则在预先构筑好的射击阵位间来回机动射击,给台军造成了很大伤亡,不时落在台军队形中间的迫击炮弹也使得台军下车战斗的步兵伤亡惨重,但台军顽强的进攻也使得我军的战车越打越少。

我军在这里仅有一个排的4辆主战坦克,虽然质量略优于M60A3但远不是台军一个装甲营的对手,为了更大程度地牵制对手,我军的坦克后撤了一公里在台军火力范围之外用炮射导弹解决了数辆台军的战车。轮式突击炮在隐蔽阵位的射击也使得台军的坦克很难应付。可台军毕竟占了数量的优势,在付出重大损失后终于占了上风,首轮冲击受阻的台军稍稍调整了阵型,还呼叫来了远程炮兵的支援,重炮炮弹在我军阵地前后凌乱地落下,炸点越来越近。丁鹏飞一看这个状态,果断地命令阻击部队抛弃战损的战车,快速撤出战斗,向预筑的第二道主阵地撤去。

刚刚撤出战斗,身后的阵地就被台军的火箭炮和重炮不停点地炸成了一片火海…...

※※※※※※※※※※※※※

马尾军港外的海面上,刚刚完成的补给弹药工作的一艘国产新型防空舰正高速向东驶去,在他前面两海里左右还有两艘护卫舰在一左一右地屏护着这艘宝贵的战舰,编队的后方还有一艘完成了补给的旅大改驱逐舰断后,这支小小的分舰队就是在港口最先完成了补给修复工作的几艘战舰。东海舰队副司令陈国生没有等待全部舰队完成补给,直接命令他们会合一个也完成了导弹装填的导弹快艇中队全速追赶正在艰难抵挡美军空袭的登陆船团。

心急如焚的舰长刚一出锚地就开启了燃气轮机将时速提到了27节,可他还是觉得速度太慢,要不是那两艘护卫舰的最大航速也不过是28节,柴油机需要的暖机时间也远高于燃气轮机,他早就把速度加到30节以上的最高时速了。即便现在这样的速度也让前面开路的两艘护卫舰有些吃不消,烟囱里冒出的烟气也变得又黑又浓,为了及早赶到战场,舰队几乎没有做任何航线机动,笔直地取了最近的直线赶往战区。沿途可以看到的三三两两擅自脱离编队逃回大陆的征用民船,更使得舰队的水兵们心急如焚。

船团的第二波已经走了海峡的四分之三的路程,而最后最慢也是运载登陆部队数量最多的船团还刚刚走到了差不多一半的路程,几个船团间的距离还随着速度差而逐渐增大。以现在的位置,处在最后的船团主力还能被马祖东引岛的红旗九和FT-2000C防空导弹覆盖,而最前面的船团则几乎已经出了我军地空导弹的防御圈。虽然从数字射程上看,船团确实还都在我军地空导弹掩护之下,但那是导弹射程的尽头附近了,即便是敌人挂载射程只有40公里的老式反舰导弹也可以在我军的地空导弹射程之外攻击船团,这样的掩护已经是聊胜于无了。更何况,东引岛上的防空导弹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而运载新导弹的运输船却还在海上赶路,眼看就不能为船团提供更有效的保护了。负责舰队防空的那两艘现代级和两艘有类似单臂发射架中距防空导弹的驱逐舰也将自己的导弹消耗了不少,整个船团的远距防空几乎变成了空白!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在船团四周还跟随前进的那些散乱的民船大量释放特种气溶胶烟幕来影响对方的远程搜索雷达和导弹的红外末制导了,不过这种新投产的特种树脂确实较为有效,燃烧后产生的烟幕在合适的气象条件和浓度下几乎无法让特定波长的雷达波穿透,又能部分起到热烟幕的作用,那些针对美军和台军导弹特征制作的树脂块被民船在上风燃烧确实影响了美军导弹的制导,部分导弹就是到了末制导阶段却无法锁定隐蔽在烟幕中的我军舰船而坠海。

但现在是冬季,是台海的季风季节,海面上的风力很少低于5级,这样的大风中对我军烟幕效用的发挥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大量漏过我军中距防空网的敌人导弹需要我军的海红旗七和海红旗61来防御,而装备海红旗61的护卫舰上只有可怜的6枚导弹,很快就打完了,只能一边依靠大型补给舰冒死在战斗队形边缘进行有限的海上补给,至于防空则只能交给了咚咚作响的100mm舰炮了,这样的效果可想而知。好在几乎所有的军用登陆舰艇上甲板都安放了陆军的防空火炮和肩扛式防空导弹,在舰艇的舰桥上则有防空数据链终端显示器,这种显示器只能被动接收由大型军舰上雷达传递来的敌方导弹和飞机的大致方向,以便这些没有防空能力的舰艇有效进行规避机动。但海陆军官兵在对方强大的空中压力下,将这种仅仅作为态势感知用的数据链终端的作用发挥到最大,安排了专人监视数据链显示器,然后用扩音器呼叫在甲板上严阵以待的红缨和前卫导弹手,告知他们敌方导弹接近的大致方向,以便射手们在茫茫大海中尽可能准确快速地将导弹的引导头指向敌人导弹,缩短了防空反应时间和近程防空效果。这样的应急措施确实也打下了个把美军的导弹,但靠喊叫来指示目标的措施更大程度上是给惶恐的航渡士兵们一种心理上的安慰罢了。

空军提供的空中掩护也变得十分有限,空军的部队已经经过了高强度的作战,我军战斗机续航力普遍较短,这就意味着要保证在船团上的巡逻需要更多架次的战斗机起降,而我军前线机场的设施和战斗机本身较长的准备时间也影响了我军降落的战机再次出击的能力。而少数拥有较强续航能力或者空中加油能力的战斗机却由于不时需要躲避美军突然出现的隐身战斗机的突袭而不得不进行大量的机动,加油机也不得不向后配置以保安全,使得整个海峡上空我军的战斗机似乎没有那么大的后劲来保持制空权。空军和海军舰队之间的协调不力,也使得在海军导弹误击了一架低空拦截美军反舰导弹的歼七E之后,空军不敢放心地将部队配置在海军舰队附近,影响了作战。

为此在指挥部协调处已经和空军大吵一架的战区海军领导,立刻将原本准备投入对台湾以东海面上的台军残存舰艇和美军战舰进行突击的海军航空兵的主要兵力抽出来,用于船团的内层防空巡逻。空军也很默契地接过了较远空域的巡逻作战,这才缓解双方的矛盾。但对于美军舰艇的打击则被暂时搁置了!

可美军没有给我军的船团喘息的时间,在太平洋战区指挥部的催促下,美军动员了几乎所有可以投入战斗的飞机轮番上阵,给船团以持续不断的巨大压力。在船团两翼不断调整位置的拖拽着大串充气角反射体的快艇队也有近半的角反射体和船只被敌方的导弹击中,诱骗效果大大降低,舰队又派出了一些航速较快的民船和护卫艇拖拽着角反射体脱离主编队,在两翼担任诱敌任务。这些硬着头皮离开队列的民船,在敌方两三轮导弹袭击下就丧失了斗志,看到周围不时有被击中起火的船只,船老大们纷纷砍断拖拽角反射体的钢缆,想逃回大陆。可脱离了主编队的单个船只很容易成为被电子干扰迷茫了的导弹所定的目标,转眼间就有四五艘被鱼叉导弹炸得粉碎。

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飞行员们几乎杀红了眼,我军大部分战斗机仅有高空高速性能略好于敌人,于是从高空以超高音速向低空的敌方攻击机俯冲发射导弹就成为了相当一部分老式战斗机飞行员的无畏的选择!加速到两倍音速的歼七歼八根本无视敌方制空战斗机的雷达锁定和中距空空导弹,勇敢地冲向在低空携带者笨重的反舰导弹和制导炸弹的美军战斗机,充分利用的载机的高度和速度优势,将一枚枚复仇的导弹射向敌人,之后再立刻90度急转脱离。虽然这样的勇敢行动大多数的结局是被美军的导弹击落击伤,甚至有个别老旧的战机因为受不了这样的高过载而空中解体,但这样勇敢的行动确实也震撼了美军的飞行员们,他们没见过居然会有如此顽强的对手向装备和技术都占优势的自己发起近乎自杀式的进攻!这样的行为只有在伊拉克的美国陆军曾经在那些殉教者的身上看到过,可现在在空中也遇到这样的反击,颇让美军措手不及!

只要被高速俯冲的米格机咬住,中国人专门设计的红外空空导弹的抗干扰能力极强,对于美军发射的红外干扰弹几乎不理不睬,只有主动式红外干扰设备能多少起到一些作用。美军的攻击机飞行员唯一的选择就是扔掉笨重的炸弹,高速进行规避,但还是有个别飞行员无法逃脱死亡之吻的威胁,在天空中化作一团火球。与之对应的,几乎是我军以三倍的损失换取了美军少数战斗机被击落,美军攻击机群携带的三成的导弹被抛弃,部分美军战斗机放弃攻击返航的战果。

少量我军的先进战机则分成小队,一部分在我军船团防空圈外围直接在低空拦截美军的反舰导弹,一部分则以小组骚扰美军的攻击机群,迫使美军飞行员放弃发射反舰导弹进行规避。灵活的作战运用和超低空在强大地面站电子干扰下进入美军预警机监视圈的战术,连续击落击伤了三架美军攻击机。使得美军也颇为头痛,虽然这样的行动对于美军来说不足以构成对整体作战的影响,但也使得美军的行动颇受限制,被迫大幅度增加了掩护其攻击机群的战斗机数量,这才在两三次小规模空战中击落了几架中国的苏霍伊战斗机,遏制了解放军利用这种战术干扰其行动的企图。

在经过了数小时的空战后,美军在付出了近二十年战争中最惨痛的损失之后,已经在台湾海峡北部的一大片区域内拥有了有限的制空权,虽然还要面对解放军空军战斗机勇敢无畏的零星挑战。但这在一片区域的沉沉夜幕下,美军的大部分攻击机都可以有机会从容地发射导弹,美军导弹的射程从这里已经可以完全覆盖解放军登陆船团在后半段的航路……

※※※※※※※※※※※※※

空军和海军的作战部队在整个船团的航渡过程中,付出了重大的代价。在战友们的英勇防空作战中,登陆船团的第二波船团也接近了台北登陆场,这支船团是由四艘较新的坦克登陆舰和十余艘登陆艇组成的,这些登陆舰艇舰龄较短,主机和主要设备也进行过升级,具备较强的近程防空能力,航速也快于那些老式登陆舰艇。所以将他们进行单独编组,由少量护卫舰和一艘驱逐舰护送,能够以较快的速度抵达登陆场。现在已经开始在登陆场的海滩外进行机动,寻找适合的海流区和沙滩准备抢滩了。由于是在我军已经占领了的区域进行登陆,登陆舰艇没有进行编波就按照分舰队指挥官划定的各自的大致登陆区域进行自主选择。

台湾岛的冬季,黑夜来的非常早,经过将近一整天航渡的船团到达海滩附近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了。登陆场上早早地燃起了间隔300米的三堆大火,只要能将这三堆大火连成一线,就证明航线是正对着登陆场最主要的沙滩的,登陆舰队的指挥官只要指定某某舰在连线左侧或右侧多少距离登陆,就可以从舰艇与各火堆间的夹角很轻松地算出航线,这有力地保障了登陆艇在能见度较差的环境下能顺利登陆。当然,除了这样的目视手段外,登陆场还布置了无线电信标、激光指示器、红外线探照灯等较先进的设备来为有类似系统的登陆舰艇提供帮助,海军的潜水员也用炸药炸掉了登陆区域内的数个威胁较大的暗礁以保安全。

由于在航渡过程中为了躲避美军的导弹进行了大量的反导规避机动,延迟了预定的登陆时间,此时登陆场上的潮汐已经有所改变,一个半高潮刚刚过去,正在缓缓地退潮。登陆舰艇不敢现在过分靠近海滩,以免现在抢滩过远,等潮汐彻底退去时无法脱离海滩。只搭载了步兵的小型登陆艇远远地就放下了尾锚,将那些徒步步兵扔在了齐胸深的海水中,涉水上岸。混装物资和兵员的少数小型登陆艇则靠上了准备好的栈桥,在登陆场上士兵的引导和帮助下,快速向海滩上的车辆运送装载的弹药物资。大型坦克登陆舰则大开艏门,让里面的水陆两栖坦克和具备浮渡能力的装甲车直接泛水抢滩,等船只的重量减下来之后,把所有前舱的油水全部调到尾舱,使船头高高翘起开始抢滩,飞快地将装在舰尾的六辆99式主战坦克送上滩头,在把发动机马力开足,尾锚的绞盘也开到最大功率,勉强地退出了海滩上的泥沼。就这样还有一艘通用登陆艇由于卸载太慢而被搁浅在海滩上,还没等其他登陆舰采取措施进行拖救,凄厉的防空警报声就响彻天空。

数据链通报,美军有一个机群在台湾岛东侧海面向我军登陆场发射了一批导弹!不一会儿,护卫舰上的对空雷达就发现了低空掠海而来的导弹,海红旗7防空导弹拖着浓烟迎面飞去,当即击落了一枚敌方的反舰导弹。负责掩护登陆场的陆基高炮和近程防空导弹也开了火,但美军发射的反舰导弹明显是用来骚扰我军舰艇的,大批的JSOW和JADM弹药雨点般地向刚登陆,正在整理队形和装备的部队飞来,而此时我军的防空力量根本来不及作出更有效的反应,刚刚上陆的一个道尔近程防空连才进入距离登陆场不足800米的射击阵位,连战斗准备都没有来得及做好,雷达也没有开机,敌人的导弹就落在登陆场上。一艘最早撤离海滩的通用登陆艇被鱼叉导弹重创,在距离岸边很远的一小块沙洲上抢滩搁浅。刚上陆的部队瞬间遭到重大损失,除了上陆较早的两栖坦克和装甲车已经离开摊头较远外,6辆最后上陆的99式坦克遭到对方撒布器的末敏子弹药的攻击,立刻就损失了4辆,其中三辆被引燃了自动装弹机上的药包,发生殉爆炮塔被掀翻,人车俱毁,还有一辆也受了轻伤。大量子弹药和高爆战斗部的制导炸弹命中登陆区,一艘小型登陆艇被击中起火,不少刚上岸的步兵被飞散的弹片扫倒,那些登陆场上急需的无装甲的越野车和运输卡车更是被弹片打得千疮百孔。一枚1000磅的炸弹将士兵的残肢、车辆碎片和大量沙土高高地抛上了天空,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直径十余米的巨大弹坑,爆炸点上原来的一辆铁马载重卡车连一丝残骸都没有剩下。刚刚运到登陆场的一些补给品,还未来得及转运堆放在海滩上,也被敌人的火力引燃,弹药噼噼剥剥地在烈火中响成了一片,两万平米急需的伪装网还未来得及疏散就被付之一炬。这时才完成行军战斗转换的道尔防空导弹连才连续发射了数枚导弹,拦截了几枚向这里飞来的制导炸弹和导弹,有效遏制了敌人导弹的袭击。

美军空袭造成的混乱还没有结束,残破的沙滩上到处是被毁的车辆和嚎叫的伤员,一直沉寂了一整天的台军的火炮也开始向这一带的沙滩进行炮击了。为避免更大的损失,分舰队的指挥官果断地命令全部舰艇立刻撤离这片海滩,将那艘来不及拖救的孤零零的登陆艇扔在了空旷的海滩上,主力则脱离海滩后快速向南航行了不到一海里,用登陆舰上装备的122mm多管火箭炮对台军在台北市郊区的阵地实施了猛烈的炮击,稍稍压制住了台军的部分炮火后,继续向南避开了后续船团的东进的航线后高速向西撤退。护航的舰艇则在南部海域一面用舰载火炮对台军阵地进行骚扰性炮击,一面警惕地监视着这一带的海空。

登陆场沙滩上的战斗还未平息,台军在台北市的部分炮兵将重炮设在了居民区的楼群中,不停地向我军开炮,我军虽然用炮侦雷达测出了这几门炮的位置,但顾及到台北市民的损失我军没有对这一炮群进行炮击。只能对台军在台北市郊游动射击的自行火炮进行炮战,效果十分有限。登陆场上不时落下的炮弹也使得登陆场上抢救伤员和清理障碍物的工作变得极为艰难,抢运伤员只能用极少的几辆装甲救护车才能完成,医护人员只能尽可能地将伤势较重的伤员优先抢运,这使得一些伤员永远失去了最佳的救护时机。

登陆场指挥部的张远少将在接到了报告之后,红着眼睛下达了向那个在台北市中心的台军炮兵连反击的命令,我军集中了登陆场上所有的重炮和一个连的火箭炮兵,对着那个台军炮兵连进行了5分钟的猛烈炮击,彻底打哑了这股猖狂的敌人。但也造成了那一街区大部分楼房被损毁和部分平民伤亡的严重后果,要是没有台北市的大逃亡,恐怕市民的伤亡会更重。压制住台军的炮火之后,登陆场上立刻转运了尚未被摧毁的给养和伤员,工兵也将那些无法短期修复的装备的残骸拖走或者就地爆破解体,为后续部队的上陆创造条件。而此时航船数量最少的第三船团也已经接近了登陆场的抢滩航线,后续部队的上陆迫在眉睫。

在这场炮战之后,台军和我军的炮火都似乎稍稍停顿了一些,仗打到这个份上,双方似乎都有些丧失了理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