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皇朝 第三卷 第十四章 圣女本色

04793220 收藏 0 294
导读:魔法皇朝 第三卷 第十四章 圣女本色

光明历三00一年四月十四日。

光明帝国帝都光明城。

大皇子东宫。

美轮美奂的建筑,豪华舒适的房间,恭敬柔顺的侍婢,这一切,该不是一个阶下囚所能享受到的。可是,当这位可爱的阶下囚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帝国“圣女”布兰妮时,这一切就显得顺理成章了。更何况,这位美丽的将军还是大皇子的意中人。

布兰妮此时正坐在梳妆台前,愣愣地望着镜中的自己任由使女摆弄她的头发。被软禁在这个豪华的大牢房里已经一个星期了,在这段时间里与自己见面最多的便是那位大皇子,每天早晚必会有两次“请安”。对此,布兰妮似乎也习惯了,不管大皇子在她面前说些什么,她都是板着一副脸,这个表情她以前也常在父亲和桑达父子面前摆,自然驾轻就熟,没什么难度可言。

到现在为止,布兰妮还没有见过皇帝,她先是被监察部的人带到帝都,然后又被转到兵部,由兵部相苏远亲自将她带到这里。之后整天面对的就是大皇子萨德,这是一个忧郁的男子,长得还算俊,但总会露出多愁善感的一面,让人很难认同他是个男子。说来很好笑,萨德对布兰妮的喜爱竟是缘于对她的崇拜,他一直将布兰妮当作一个偶像,一名在沙场上英姿飒爽的美丽女将军一直都是他心中的梦想,为此,他要求皇帝将布兰妮交给他来处理。

应该说,在处理这件事情上,萨德还是有些成果的,虽然这与事情的实质并没有一点点关系,但至少让布兰妮记住了有他这么个人。

在布兰妮心中,他是一个忧郁的诗人,他适合到各处去游历苦吟,却绝不合适坐在大皇子的宝座上,他太优柔寡断了,太容易自责,也太容易叹气,这不是一个王者该有的气质,如果把一个王者比喻成一头狮子的话,萨德更应该是一只温驯的绵羊,或者连这都不是。

所以布兰妮对他寄予同情,但绝不会表达出来,更不会有丝毫喜爱的成分。大皇子是可怜的,但自己更是无辜,遥遥无期地被关在这精致的笼子里,或许一辈子都不能飞出去罢。

但布兰妮没有绝望,她心中还有一点光芒,她在等一个人,那个笑得邪邪的却能在自己内心深处留下烙印的人,那个为自己治好脚伤的却会把手拿到鼻端去嗅的人,他不算一个君子,但他让人信服,让人感到温暖与安全。他为了老朋友的一双女儿可以从千里之外赶来,他可以在谈笑间击退黄金杀手卡洛斯,他在最后的时刻把自己送到安全的地方自己却选择留下来承受那一记毁天灭地的“火凤涅槃”。他与大皇子是完完全全的两种人,他给人强烈的存在感,每一次出现都要带来奇迹,他是那样的骄傲,那样的有担当,也是那样的令人……着迷。

布兰妮怀中还藏着“暗月”,这是一把有灵性的刀,这把刀给了布兰妮无尽的勇气。哪怕敌人再凶恶,她还有这把刀,还有最后的应对。虽然对生命仍充满留恋,但如果要在屈辱和死亡两者之间选择一项的话,布兰妮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死在他的刀下,这样自己的灵魂还能得到安宁。

房间外的一阵脚步声打断了布兰妮的沉思,这次的脚步声跟以往不一样,不是那个脆弱的如屣薄冰的脚步,而是武士的脚步。每一步踩下去都要用很大力气来表现威武和训练有素的脚步声。

片刻之间,这对士兵已经来到了门口,为首的那名队长向布兰妮行了军礼,然后十分机械化地说道:“圣女,请您跟我们走,皇帝陛下要见你。”

布兰妮轻蔑地笑了笑她突然觉得很有趣,觉得这位皇帝陛下其实也是个可怜虫,开始的时候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态度,现在要见自己了,却又要摆足了架子让自己去见他。为了办一件事却要做十件事去衬托出那件事的效果,这不是很愚蠢吗,而且也很没效率,不,应该说是根本不会有效率,因为他很明显在办一件一相情愿的事。

十分钟之后,布兰妮已经站在御书房中,姿态仍是那么优雅从容,她面前是坐在书案后面的格兰特大帝,一个保养的不错的老头。但他的精神状态并不怎么样,眼窝陷得很深。在皇帝左下首是那个忧郁的皇子,他总是沉默,只有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眼中会焕出神采。萨德左边还有两名大臣,布兰妮认得他们是大元帅卡斯特和兵部相苏远,相比而言,苏远看上去更精干,而卡斯特则要老成一些。格兰特大帝右下首是一名青年,正兴致勃勃地看着自己,眼光之中充满欣赏,这不同于萨德的崇拜,萨德对自己是一种仰望的态度,而这名青年取的则是俯视的姿态。这表明,他十分自信,也很有雄心,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这应该就是二皇子雷尼了。

“你就是布兰妮吧。”格兰特大帝首先发话了,看上去蛮威严的,当然这是指没什么心理准备的普通人的感觉。可惜这两条布兰妮都不具备,她轻松地笑了笑,带点嘲讽地说道:“您认为明知故问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吗,尊敬的陛下,您会允许我回答‘不是’吗?”

“布兰妮!请你注意自己的仪态!”苏远马上斥道。

“哦,这位尊敬的先生是谁呢,让我来猜猜吧,嗯,难道是皇帝陛下养的宠物吗,如此忠心护主的宠物倒也不是很多见呢。”布兰妮的风度更好了,做出温柔有礼的样子,其实这句话却已跟指着苏远骂狗差不多了。

众人听了这些话脸上各有不同,苏远脸上红光一现,随即隐没,不过眼神之中却透露出寒意。卡斯特是莞尔一笑,不见有其他表示。萨德眼睛一亮,张嘴就要喝彩,事好发现及时没喊出口,唯一的遗憾是双手已经击了一掌,他又没有圜转的本事,只好讪讪地在那里搓着手。至于雷尼,则直接叫起“过瘾”来,一点都无视苏远的不满。

而我们的格兰特大帝呢,此时已脸色铁青,看得出来,今晚要评“风度最差奖”的话就非他莫属了。

“好个伶牙利齿的丫头,犯下如此滔天罪行仍不知悔改,难道你当真以为朕不会处死你吗!”话格兰特大帝几乎是用吼出来的。

“听陛下的意思好像是要回护布兰妮吗,这却又让布兰妮非常不明白了,若是布兰妮无辜,那么陛下抓我来帝都是所谓何事呢,若布兰妮有罪,则自当按律处理,陛下现在的说法却是颇让人费解呢。”布兰妮一步不退地望着格兰特大帝,忽而又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道,“莫非陛下是要讲人情了吗,这可万万不可啊,陛下以法理治天下,天下人人信服,如今岂可为布兰妮而徇私情,这不是要让布兰妮受千夫所指吗?”

“你能明白朕的苦心就好,”格兰特大帝的脸色稍微好了些,“若不是看在萨德面上,朕也不会如此宽贷,至于有人在背后说呢,你也不必担心,朕就不信有人舌头比刀子还硬。”

“陛下如此浩荡皇恩,布兰妮诚惶诚恐,”布兰妮显得有些被感动了,“可是陛下这样爱护布兰妮,却难免有人在背后非议陛下,就算碍于斧钺,不敢宣之于口,但口服不心服也是有的。”

听布兰妮这样说,格兰特大帝自是龙言大悦,心里暗暗得意:都说这小丫头难缠得紧,朕这一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那些笨蛋官员都是一群饭桶,一点也不能为朕分忧。看来日后东灭瓦洛,西平法兰奇这些事情也指望不上他们,一样得朕御驾亲征。想到这里,格兰特大帝又得意观看一下众人的表情,只见萨德抓耳挠腮,喜不自禁,雷尼冷眼旁观,不动声色。卡斯特眼中带笑,有点溺爱的味道,苏远心事重重,欲言又止。

格兰特收回目标,得意一笑,道:“那朕就将暗探布于百官左近,因为耳目,如是他们稍有不满,便将他全家抄斩,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说完又是拊掌大笑,自认为万全之计,智珠在握。

他却没看到底下萨德脸上隐有不豫,雷尼一脸漠然,苏远垂头丧气暗怀不忿,而卡斯特意似鄙视。

布兰妮这时又堆上笑脸,一副喜孜孜的样子:“陛下英明,这样一来,帝国百姓再不敢对陛下的举措有一言半语的指摘,陛下也就以英名流传后世,万代之后仍要受人景仰。那时人们就会相互告戒从前有个蠢皇帝自以为酷刑峻法就可以治理天下,结果天下人起来推翻了他,我们现在可要记住这个教训,不可再步他后尘啊。”

格兰特听了布兰妮前面的话正含笑点头,哪知她后面一段话竟全是来骂自己的,马上沉下脸来,怒斥道:“混帐东西,竟敢对朕出言讽刺,朕今天就要杀了你,来人呐,把这……”

“父皇息怒,父皇息怒,布兰妮她只是一时贪玩,她是无心的。”萨德马上拦住了格兰特,一个劲地哀求,一边还朝布兰妮连使眼色,可惜布兰妮并不 领情,反是悠悠说道:“陛下原本是个暴君,要杀布兰妮也不奇怪,要不杀我的话,那反倒是奇怪了。”

“皇兄,父皇要杀你就让他杀吧,这样正可成全了父皇的恶名,也可显出我们的‘圣女’眼光无差,让她美名流传于后世。我想,这也正是皇兄乐意见到的吧。”雷尼突然轻松地笑着插上一句,却拿眼向布兰妮送去一个笑意,布兰妮投桃报李也向他微微一笑,神态写意自然,显出惊人的美丽。

“哼!这里的事你自己处理,朕不管了!”格兰特冲萨德叫了一声,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剩下书房里一大堆人大眼望小眼,一时无话。

直到雷尼与布兰妮相视一笑,才算有了些生气,这一来,卡斯特也笑了出来,对布兰妮道:“圣女舌灿莲花,让本帅也是大开眼界。”

布兰妮浅笑一声,正要回话,却听被苏远抢先道:“耍耍嘴皮子的功夫,也有值得夸耀的,元帅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有些人拙于口舌,自然就不遗余力地贬低人家的才华,这样的人岂不是很自欺欺人。苏相你说是吗?”雷尼这时又说话了,他口才不输于布兰妮,一句话已把苏远吃得死死的,接着又向布兰妮道:“素闻圣女在战场上英勇果敢,英风逼人,今日一见,才知道盛名之下,果无虚士呢!”

“二殿下过奖了,布兰妮无谋小将,哪里比得上二殿下雄才大略,他日若能为殿下效劳,才是布兰妮之幸呢。”布兰妮对雷尼的观感不错,自然极口称赞,况且雷尼的表现确是当得起这样的赞誉的。

“圣女千万不要这么说,要论到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小王哪里比得上元帅,元帅才是我帝国顶梁之柱。”雷尼虽然对布兰妮的话很满意,可他并不需要无用的虚名,这种东西还是送给卡斯特比较牢靠。

“哈哈,本帅年近六旬,已是老迈无用,何足言勇,这往后自然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二殿下人中龙凤,大器之材,岂可妄自菲薄,岂不闻谦虚过甚便成矫饰。”卡斯特倚老卖老,更是玩得转。

“你们也不用再自家吹捧,布兰妮现在可还是待罪之身呢。”苏远终于看不下去了,冷冷地摆出一个很实际的问题,“陛下已将布兰妮交给大殿下处理,现在大殿下可以将她带回去了。”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在提醒萨德。

萨德慢慢地看了看咄咄逼人的雷尼和高深莫测的卡斯特,终于把目光定格在布兰妮身上,喃喃道:“那么,我们就先回去吧。”这样的语气与其说是在命令,倒不如说是恳求来得更合适。

在众人的目光中,布兰妮浅浅一笑:“好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