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力量最强的坏男人》作者:水日禾

智计狐 上篇

作者:水日禾

    由于身体不适等原因,几天没写了,今天上传一篇几年前写的短篇,那时还写的幼稚得很,大家凑合着看看!几年前便想把这武侠系列写成长篇,但自从接触了魔幻后,武侠便丢下了。

    这是上篇——

    、、、、、、、、、、、、、、、、、、、、、、、、、、、、、、

    “里面有人吗?”微弱声音在一座木片钉成的小木屋外响起。

    “没人。”一声冷绝但又不失甜美的声音在木屋中回答。

    “主公派我来拜见三夫人,有要事。”声音显得弱小无力。

    “不在。”又是非常干脆,冷澈心骨。

    “主公要我送一只蝴蝶给三夫人。”好似害怕屋中人听不清,音量稍稍有点提高。

    屋中人沉默了一会,冷淡的语声又响了起来:“扔进来。”

    一只白玉锦盒从一个瘦小苍白脸色青年人手中扔了出去。锦盒说是扔,去势却甚是平缓,慢慢地,缓缓地,象有一只无形大手托着一般向着木屋飞去。

    “咚”一声,轻轻撞开了小木屋门,飞了进去,房门接着疾快地掩了起来。透过这一瞬间,可看到屋中有一红衣女子依桌而坐,身影美妙至极。

    过了一会儿,一声娇叱传来:“叫他去死吧。”

    瘦小青年闻言,苍白的脸上却有了一丝喜色,他知道自己的任务终于完成了。三夫人的脾气众所周知,肯骂人,肯和你说话,就代表有戏。

    暗暗吁了口气,恭身行礼道:“谢谢三夫人,小人先告退了。”

    转身行了出去,心情舒畅多了,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斗智斗力,才完成了主公吩咐的任务。放下心中一块石头,身体也放松了,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很长时间消耗体力,脑力,自己早已太累,现在只想在原地好好睡一觉。

    但本能却告诉他,不能这么轻视自己的宝贵生命,在这强敌环伺的地方,在这被“江湖纪事录”中称为空前大拼斗,又被后世江湖人叫做“风暴极限”的特殊时候,放松警惕,就是对自己生命的放弃。理智上他——“智计狐”韩智,不应该这样做。

    在走到自认为已危险的地方,身体周围突然冒出了一阵轻烟,再也看不到他的人影,只看到一片轻烟缈缈。

    一道身影在二里外出现,若有形若无形,时隐时现。这飘缈的身影飘上一棵苍天大树,枝繁叶茂的枝叶掩藏了身形。这身影就是韩智,他运用了绝技“智计九绝”中的第三绝“虚无转移”身法,隐去了自己的身形,避过了路上两处敌人的埋伏,躲在这来时就算计好的一绝妙隐伏点。

    对于他这样一个以智计闻名天下的人,每走一步,就要算计三步,不然也不会在风云诡谲的江湖里脱颖而出,称冠群雄。一生未服过人,可是在遇到了自己一生中的明主时,却甘拜下风,心服口服,甘心效忠,这也是他的大智所在。

    此时的他抓紧一切时间调息身体,尽快让身体回复颠峰状态,好有充沛体力应付一切阴谋。这一路来,有很多强手运用卑鄙下流手段阻杀他,但是他总是计高一筹,避过重重埋伏,破解了种种暗杀计谋,先一步脱离敌手,总算有惊无险。但是心中隐隐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似乎有更奇诡的阴谋,更大的危险在等着他,这种不安的感觉一直占踞他的心理,迫使他更加提高警觉。

    这处休息地是他特意看好的地方,树的周围有很多树木,飞禽满天飞,走兽满地跑,特别是这棵大树上有几处鸟窝,当然也有不少。韩智上树时悄无声息,并没有惊动这些容易受惊的小飞禽,这是他的初意,敌人不会轻易想到在满布飞禽的树上,会有一个大活人。

    运功调息时也不放松戒备,心静清明,一里内的动静俱入耳中。野兽的咆哮,鸟儿的叽喳……和着大自然奇特的若有若无美妙萧声,声声入耳。

    突然,一丝难以微辨的异常声音传入耳内,声响很奇怪,好象是人的吸嗅声。已经在三十米之内,如果不是自己在静坐之中运功,还真的不容易发觉。不知来人是发现了自己,还是无意中走入这里,不过有一点非常肯定,来人是个可怕人物,要自己在三十米之内才查觉踪迹的人,在江湖中已是能列入“王字流”的人物了,真要好好应付才行。

    轻如狸猫,快如离弦之箭,转瞬间这人已到了树下。吸嗅声音更大了,就象一只猎犬嗅东西的声音。想到猎犬,韩智大吃一惊,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实际上不能算是完整的人,他有一半象一只狗,一只高头大身的狗,也当然有着狗的一切灵觉,包括狗的特长‘嗅觉’。这个狗人不仅在追踪术上排名江湖前五名之内,而且武功也是非常怪异,诡奇百变。今日有这样的人物来对付自己,不知是自己的不幸,还是荣幸。

    忽又想起江湖传闻,狗人和猫人一向是秤不离砣,孟不离焦,狗人出现在这里,猫人也应该在不远之处,狗人已是个难对付的角色,猫人却更是可怕。猫人又名“百变玉猫”,易容术用的出神入化,武功虽不是很高,却被他用易容之术贴身杀死很多江湖高手,而名噪天下。

    心念电转,丝毫未放过狗人的一举一动……

    狗人这时在底下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呜哇,呜哇……”加杂着“喀嚓,喀嚓……”之声,难道下面的狗人在啃树木。

    不对,韩智反应极快地纵身跃起,向下虚拍一掌。无数碎木屑透过繁茂的枝叶,穿过象是没有阻力的枝木,直射而来。幸好韩智反应快了一等,虚拍之掌发出一股柔和之劲,无数碎木屑遇掌劲倒卷而回,来时疾,回时快。韩智却乘狗人忙于对付卷回头的碎木屑,忙运“虚无转移”身法,身上冒出一阵轻烟,裹住了自己的身形。

    正要遁逃,一种阴粘的内力传了过来,挡住了去路。原来狡猾的狗人并不硬碰碎木屑,而是躲了开去,又以极快的“狗人爬式”扑了过来,发掌围住了那团青雾,青雾立时被包裹在掌力范围内。

    韩智自然也不是好对付的,内力“虚无裂劲”从身上发出,被粘粘内力包住的青雾爆炸开来,一屡屡,一丝丝青烟就象一杆杆利箭射向四周。立时周围的树枝,树木,树杆上布满了大小不一小洞,树叶也被打的粉碎,好好一棵大树变成百孔千疮,似要折断的危树。

    狗人显然没有料到,似被自己控制住的青雾并不单纯,在韩智的内力摧使下,竟能变为最有力的武器,冲破了自己的掌力包围,一时没有防备,自己也变的好狼狈。虽是运用护体神功,但是在强劲青烟爆发下,还是射得身上衣服变成千丝万缕,几近裸身,身上也是隐隐作痛,斑红点点。

    这还不算什么,韩智紧跟着又扑了过来,掌上裂劲摧人脑。狗人被轰出三米多远,还在晕晕呼呼之际,又一股猛裂至极的掌劲击上身,又被轰出三米多远。这样连续地被轰,狗人没有一丝还手之地,直到轰得他口吐鲜血,倒在地上再也不能动为止。

    韩智也是累的气喘吁吁,依树而坐。他在猜知狗人要用“口吐碎骨”绝技对付自己时,就已经一心二用,想出了应付之法,故意用起和保命绝物“虚无烟”相似的秘密武器“青烟箭”迷惑狗人。在狗人毫无防备下,心慌意乱时,又趁势发出裂劲掌狂击狗人,打的狗人头昏脑涨。同时也暗暗佩服狗人的护体神功奇妙至极,自己击出的掌劲十成却有八成消失于无形,也就是只有二成击在对方身上,害得自己只有连续击出十成掌劲,省得狗人回过神来,反击自己,那就麻烦了。

    现在狗人被轰得身受重伤,离死不远,而自己也内力消耗太多。休息了一会,体力恢复了不少,内力也恢复了大半,才起身走至狗人身旁。

    狗人睁大着眼睛,两眼瞳孔有些涣散,还没有死,断断续续地道:“你……愿意……相信……我吗?”

    韩智看着狗人,身前之人临死之前的神情显得很真诚,淡淡问道:“要我相信你什么?”

    “你……俯耳……过来。”

    韩智一阵犹豫,对于这个凶名响彻天下二十年的老凶,虽说现在已经离死不远,看似已不能动弹,但难保不会有临死一击的能力。

    “你……不……敢?”狗人的眼中有一丝失望,有一丝讥诮。

    韩智突然有一股冲动,毫不迟疑地低下了头道:“你说吧!”

    狗人咧了一下大嘴,算作是笑,却有一丝血迹顺着嘴角流下:“好……好……我……我没……看错……你,听……好了。”

    声音越来越小,韩智神色却是由平静转为惊讶,又由惊讶转为眼神中带有感激色彩,用力点了点头。

    这时的狗人已经闭上了一双狗目,脸色平静,是心事已了无憾的样子。韩智此时很悲伤,听了刚才一番话,使他对眼前已死之人有了一番新的认识,从而产生了敬慕,心里也自然地有了悲伤。

    只听韩智喃喃地道:“前辈,您放心吧!我必不辜负您所托,您在九天之灵安心吧。”

    究竟狗人和韩智说了何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