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 第四章 夜袭

04793220 收藏 2 261
导读:激战 第四章 夜袭

漆黑的夜,山林出奇的寂静。

吴汉率领犹如幽灵一样沿着崎岖的山路向二道河镇的方向急驰。离二道河镇越来越近了,走在最前面的吴汉对身边的胡大海说:“大海,传我的命令,告诉弟兄们准备,加速前进。”

“是!”胡大海低声答应,将命令传递了下去,自卫队员们立刻脚下加紧。

又走了十几分钟,一个黑糊糊的村镇出现在吴汉等人的面前,吴汉将手向空中一挥,自卫队停止了前进。吴汉看了看不远处的二道河镇,这个地方他几天前来过,已经踩好了盘子,此刻他对田虎、胡大海等人说:“虎弟,你将队伍拉到镇口的那片树林,先隐蔽起来,枪声一响,你们就冲进镇子。大海,咱哥俩带二十个弟兄先进镇子。”说着,吴汉与胡大海提着盒子炮,疾步进了二道河镇。

莫云山出产药材、皮货和金豆子,二道河镇位于进出莫云山的要道旁,一年四季客商不断,数九隆冬亦是如此,在这方圆数里,二道河是数得上的繁华镇子。不过此刻镇内静谧,大多数人家已熄灯。只有镇中一家客店的门口上悬着一个汽灯,汽灯在呼啸的北风中来回摇晃,散发出昏暗的灯光。与客店隔道有一大院,深宅壁垒,四角露出阴森森的炮台。在大门旁的上马石上拴着三匹马,旁边站着两个端枪的哨兵。这里就是王福安的家——王家大院。

院内一所青石建筑的正房里,橘红色的灯光一抖一抖地照在纸糊的窗户上。屋里临窗的大炕上,摆着一桌丰盛的酒席,上首是个五十来岁的白胖老头,他的身边是个模样挺俊,满脸涂着劣质香粉的年轻女人,正在给白胖老头捶着背。下首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白脸汉子,正在说着话,“爹,这次我弄回来的这三十条枪,可是正牌的倭国连珠枪。”

白胖老头端起酒杯,“嗞”的喝了一口,然后说:“老大,你看这批家伙儿给谢老三咋的?”

被称作老大的白脸汉子也喝了一口酒,又吃了一口菜,说:“谢老三不行,这小子上次抢了皇军的马,皇军早晚要收拾他。这年头,得罪谁也不能得罪皇军,张老四不也惦记要这批家伙儿吗?我看给他吧!他早晚也是皇军的人,出不了事!”

白胖老头有些不甘心地说:“谢老三出的价钱比张老四多三成,到手的钱不挣,真是…”

年轻女人嗔道:“当家的,还是大少爷说得在理,这年头,千万不能得罪皇军。听说皇军杀人都不眨眼。”

白脸汉子又喝了一口酒,说:“爹,你没跟皇军共过事,您不知道,皇军太厉害了,我看这华龙国早晚也是皇军的。”

就在这三人说话的时候,吴汉与胡大海及二十个弟兄已躲在一处木垛子后面,观察着王家大院的动静。胡大海看着大门口的马和哨兵,低声说道:“汉哥,肯定是王福安那个在皇协军当连长的儿子,王永顺回来了。”

“回来正好,咱们一锅烩!我去解决哨兵,骗开大门,你让弟兄们做好准备,大门一开就冲进去!”说罢,吴汉摸出一把断刀,向那两个哨兵摸去。

两个哨兵在门口来回踱着步,其中一个的口中小声嘀咕着:“他妈的,当官的热炕头上抱着娘儿们风流快活,却让老子在这里挨冻,真倒霉!”

“行了!你小子少发点牢骚,要是让连长听见,又得撸你小子。”他的话音未落,忽然身子猛地一挺,喉咙中“呃”的一声,身子便软绵绵地倒了下去。那个哨兵大吃一惊,看清楚,不知什么时候,同伴的身后已经站着一个人,正将同伴放倒在地上。他张大了嘴,嘴却像被冻住了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也就一眨眼,脖子已经被人夹住了。

吴汉先干掉了一个哨兵,又夹住另一个哨兵的脑袋,随即短刀插入胸膛。这个哨兵的手脚挣扎了几下,四肢便瘫软了下来。吴汉将哨兵放倒在地上,拔出腰间的盒子炮,又摸出一颗手榴弹,靠在大门旁的墙根。

胡大海见吴汉干掉了两名哨兵,向那二十个弟兄打了一个手势,领着人也来到大门两侧的墙根。大概是为了方便哨兵换岗,王家大院的大门虚掩着,胡大海轻轻用手一推,“吱扭”一声,大门被推开了。

王家大院四角有炮台,正房五间,左右各有三间厢房,呈簸箕状。吴汉一挥手,二十个弟兄脚步极轻地进了王家大院,左右一分,各自找到隐蔽位置,有的用枪瞄着四角炮台,有的用枪瞄着各个房间的门。

在一间有亮正房的纸窗上映出一对男女互相搂抱的灯影,男人正在尽情地发泄,女人则在放荡的呻吟。看着他俩的影子,吴汉暗道:“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今天老子让你做一回风流鬼。”抬手一枪,“啪”的一声,只见那个男人的影子晃了两晃,一头栽倒了下去,接着是女人尖叫声。

吴汉的枪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在镇外树林中的田虎听到枪声,向手下弟兄一招手,“弟兄们,进镇。”他领着手下的几十号人,向镇子里冲去。

随着吴汉的枪声,王家大院内的枪声大作。王家的护院聪明地躲在角落里藏住身子,不识相的端着枪从屋子中冲出来,结果纷纷被乱枪打死。几分钟之后,只剩下在炮台内的护院还在负隅顽抗。但这炮台的射击孔都是朝向院外,如今吴汉领着人已经冲进了院内,射击孔便用不上了,炮台里的护院只好打开炮台的门,以便躲在炮塔内向院里射击。吴汉抬手将一颗手榴弹扔进左侧的炮台里,随着一声爆炸,里边传出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冒出滚滚浓烟,转眼间燃烧的炮台像只大蜡烛把王家大院照得通亮…其余炮台上的护院看到这样的情况,知道今天来的决不是一般的土匪,谁也不敢再开枪了,呼喊着要投降。

等田虎带着人冲进王家大院,战斗已经结束了。吴汉高声喊道:“弟兄们,将人都赶到院子里,能带走的东西,全给老子搬走。”自卫队的人按照吴汉的命令,开始进屋子里撵人、搬东西。借着火光,吴汉领着胡大海及两个弟兄直奔正房,他要看看那个风流鬼是什么人。

在火光的照射下,正房内十分明亮。只见地上躺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他的脑袋被打开了花,红的白的溅了一地。胡大海看了看地上的那个男人,说:“他妈的,这下子是王永顺。”吴汉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抬眼看见墙上挂着一把皮匣盒子炮,走了几步伸手摘了下来,打开皮套,拔出枪一看,竟是一支崭新的可以连发的二十响盒子炮,拉了两下枪栓,哗啦哗啦的,顿时爱不释手。

这时,胡大海忽然问道:“大队长,这个娘儿们怎么弄?”

吴汉回过头,才发现在墙角里躲着一个哆哆嗦嗦的光身子女人,便问道:“这娘儿们什么人?”

“王福安的小老婆!”胡大海嘴上答着吴汉,眼睛却一刻也没有离开女人的身子。

望着胡大海,吴汉心里骂道:“他妈的,真是个色鬼,可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于是说:“和王永顺上床,这娘儿们也不是好东西,你看着弄吧!可有一样,不能带回山。”话音刚落,忽听院中田虎喊道:“大队长,这回咱们发财了!”吴汉闻声,挎着那支二十响盒子炮,出了正房的门,见院中摆着两口木箱,田虎正拿着一支崭新的步枪摆弄着。见吴汉走了过来,急忙说道:“正牌的倭国连珠枪,三十条呢!”

吴汉也取过一支步枪,尽管在他的眼中,这是老掉牙的东西,但他知道,在田虎等人的眼中,这就是宝贝,也就随声附和了两句,“好枪…”转头看见王家的人都被集中到院子中,便走了过去,问道:“谁是王福安?”

自卫队员指着一个白胖老头说:“他就是白福安。”

吴汉看了那个白胖老头一眼,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枪,将白福安当场击毙,顿时王家的人发出一阵惊呼。

吴汉望着王家的人,说道:“乡亲们,我今天杀了王永顺、王福安,不是因为我和他们有仇,而是他们给倭国人卖命,是华奸。麻烦你们给十里八村的乡亲们带个信,今后谁要是再给倭国人办事,可别怪我吴汉不答应,我手下莫云山自卫队的弟兄不答应,王家父子就是他们的下场。”

天微微亮的时候,吴汉领着自卫队回到了青松岭,这次王家大院之行,自卫队收获颇丰,不但得了四十几条枪,还弄到了大量的粮食,自卫队暂时不用为吃饭发愁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