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演义》(仪云盟作品) 第四章云谲波诡 第十八节灵威之火(下)

04793220 收藏 0 128
导读:《中华演义》(仪云盟作品) 第四章云谲波诡 第十八节灵威之火(下)

周中华一抱拳道:“副帅说这位蒋先生乃是奸细,所凭何来?”

陈阿林冷笑道:“我已经搜出了证据,不怕你抵赖。”一招手,一个大汉走了过来,将一个信封交与陈阿林。

陈阿林转手将信封递给刘丽川,撇嘴道:“大帅,阿林是粗人,比不上大帅你识文断字。你看看,这封信里写的啥。”横眉扫过周中华,满是挑衅之意。

刘丽川接过信封,只见封皮上写着“吴大人亲启”,再抽出信纸来看,满满两张纸都是阿谀奉承之词,卑躬请降之意,落款人赫然便是周中华!

这竟然是一封周中华写给吴健彰的请降信!

刘丽川曾见过周中华的笔迹,一看便知,这的确是周中华的亲笔。刘丽川将信件交与周中华,冷冷地问道:“将军作何解释?”

周中华接过此信略看一眼便哈哈大笑,随即反问刘丽川道:“大帅,可记得昨日周某曾对大帅说过什么?”

刘丽川一皱眉:“昨日?”周中华道:“昨日末将曾回禀大帅,还需再购买军火弹药之事!”刘丽川眉毛一挑,道:“昨日之事与今日之事莫非有些干连?”

周中华一抱拳道:“大帅果然明鉴。”他转身对一名士卒说道:“去取些醋来。”

陈阿林在一旁早已经耐不住性子,钢刀再次出鞘,怒道:“大帅不必听他狡辩,如今人脏并获,就让阿林宰了这个清妖的奸细!”

周中华站在那里稳如泰山,不避不让,只是冷笑。刘丽川断喝道:“阿林不得鲁莽,本帅自会查个水落石出!”一伸手将陈阿林拉住。

不多时,那名士卒取来一碗陈醋。周中华将信纸背面朝上,摊在桌上,用毛笔蘸了点醋,在信纸上轻轻涂抹。众人都十分好奇,不知周中华在作何玄虚。

周中华道:“大帅请看!”刘丽川来到桌旁,只见方才空无一字的信纸背后,此时竟渐渐显现出数行字迹,而且是英文。

刘丽川大为诧异,他本就识得英文,于是细读这数行字,却是一封周中华联系“长江号”船长亨利的密函,而信中之意,便是请亨利代为筹买军火弹药!

刘丽川心中暗自点头,周中华果然心思细密,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写出这种隐秘的信件。

刘丽川也不多话,走向被绑在柱子上的蒋敦复,为他松绑解缚。

陈阿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忙走到桌边一看究竟,这才看到信纸背后居然多了许多洋文。他虽然看不懂,也心知有些不妙,一时情急,叫道:“大帅,这、这分明是周中华的诡计。”

刘丽川将蒋敦复解开捆绑后,转身对周中华道:“阿林性格莽撞,以致这位老先生受累。一场误会,将军切勿将此事放在心上。”又对陈阿林道:“还不过来向周将军赔礼请罪。”

陈阿林本来得意洋洋,以为捉到了周中华的把柄,哪知周中华变了个戏法,刘丽川居然就相信了他。此时一肚子怨气正无处发作,刘丽川还要他向周中华赔礼,只气的七窍冒烟,眼中欲喷出火来。陈阿林也不搭理刘丽川,转身便冲出了点春堂,一路只听见乒乒乓乓,院子里的花盆也不知被他踢碎了多少。

刘丽川唉了一声,一时也无话可说。周中华愤然作色道:“大帅,周某自问忠心耿耿,却屡屡遭到猜忌,实在无此面目再在大帅麾下效力,请大帅准我辞职归隐。”

刘丽川慌忙道:“将军说哪里话来,阿林粗人一个,切莫与他一般见识。上海形势危急,正要倚重将军。”

周中华长吁短叹、执意请辞,刘丽川再三劝解。

周中华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慨然道:“大帅如此器重周某,周某定当报效。只是周某虽然任职巡城,既无权监管各路口哨所,也无权整肃军纪,如此名不副实,委实难以胜任,还请大帅明示。”

刘丽川点头道:“周将军所言极是,自今日起各处往来盘查以及各门防务,均由将军一体掌握。军中多是会中弟兄,平日疏散已成习惯,若不严明军纪,的确有害无益。此后但有违抗军令者,一律由周将军按令施行,绝不宽恕!将军意下如何?”

周中华抱拳道:“末将谨遵大帅军令,定当鞠躬尽瘁。”

刘丽川道:“这位蒋先生伤势不轻,周将军还是尽快将他带回去将养调治。”说罢转身出了点春堂。

少时,一副软担架抬入了点春堂,周中华亲手搀扶着蒋敦复躺在担架之上,二人对视之时,嘴角间分明都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 ※ ※

数日后的半夜,上海县城西北角的灵威道观忽然燃起了熊熊大火。此时虽然已是早春,但因久未降雨,仍是天干物燥,再加上这一夜风声大作,火借风势,风助火长,这一场大火,噼噼啪啪,数里外都看得见冲天烈焰!

许多百姓半夜被呼喊救火的声音惊醒,小刀会义军更是蜂拥而来,然而由于火势太大,除了周中华紧急调来了几架水龙车外,其余人只能远远围观而不敢上前救火。

得知消息的刘丽川心急火燎的赶到现场,眼看火势如此之大,不禁顿足长叹!此时不由得他不着急,因为在灵威观中,贮存着数万石军粮!

这一场火直到次日午时才渐渐被扑灭,然而所有的军粮也损失殆尽!所幸火势被及时控制,没有波及他处,亦没有人员伤亡。组织救火的周中华狼狈不堪的走到刘丽川面前,请罪道:“大帅,末将救火不力,招致军粮全数被毁,请大帅责罚!”刘丽川看到周中华浑身上下已然是烟熏火燎,如同灶君炭神一般,不禁慨然长叹:“将军已经尽力了,天意如此,将军不必自责!对了,陈元帅呢?”

灵威道观乃是军粮所在,一向是由陈阿林监管、看护,此时刘丽川不见陈阿林的踪影,故而有此一问。

周中华满怀悲愤,愤然道:“陈元帅,陈元帅他还酒醉未醒!”

刘丽川惊道:“你说什么?”这时,有几名小刀会的军士,慌慌张张搀着陈阿林来到近前,人还未到,远远的便闻见陈阿林身上酒气熏人。

原来这数日陈阿林为了周中华之事,屡遭刘丽川训斥,气急郁闷,他一向好酒贪杯,这时更是以酒浇愁,昨夜直喝得酩酊大醉,卧床不起。半夜时分,忽然传出火迅,左右急忙唤他,却又哪里唤得醒。

直到早更,陈阿林才迷迷糊糊知道发生了何事,这一惊之下,酒醒了一半。可此时火已经灭了,粮食也已全然烧毁。陈阿林心知惹下了大祸,这时连忙命左右搀扶来见刘丽川。

※ ※ ※

刘丽川见陈阿林此时来到,气不打一处来,勃然变色道:“好你个陈阿林,身负重任却醉酒误事,以致我军粮草毁于一旦,该当何罪?”

陈阿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默然无语。

这时林阿福、潘启亮、林仁杰、周秀英等也纷纷来到,众人见此情形,都惊叹不已。

林阿福素来与陈阿林不合,此时毫不客气,道:“大帅,陈阿林酒醉误事,致使军粮被毁,就该斩首示众!”

陈阿林跪在地上,听到这一句,凛然一惊,张了张嘴,硬生生将咒骂林阿福的话咽了下去。

刘丽川听到林阿福说出“斩首示众”这四个字,微微一惊,转身问周中华道:“周将军,你是总巡城,职责所在,以你之见,该当如何处置陈阿林?”

周中华正要等他这一句话,森然道:“大帅曾吩咐末将,为严明法纪,但有违反军令者,必须严惩不怠!”

刘丽川顿时哑口无言,半晌后,从嘴里迸出几个字来:“将陈阿林斩首示众!”

※ ※ ※

喜欢本书的朋友,请将《中华演义》放入书架!猫儿谨致感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