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時空重疊、還是時空扭曲,總之凌天、諸葛亮他們所處的時空已非原來的時空,早已錯亂了;所以,五人各自思索著,竟然沒有人講話。

不知過了多久,最後還是由“時空知識”較豐富的凌天打破沉默,滿懷期待地轉身問諸葛亮道:“在晚生的印象裡,先生學究天人、博覽群籍,精通天地之氣、日月之行,擅長風雨之變、律曆之術,當能參透天機、推算吉凶;因此,晚生還望先生能夠略為透露一二?以解心中之惑。”

諸葛亮聞言搖頭苦笑道:“公子,實不相瞞!在時空異變之前,孔明確能在觀星時,偶爾看到一些異象,進而推算出事情的可能演變;或是在遇到疑慮難解時,會以卦象作為參考,趨吉避凶,亦即常人所謂的偷窺天機。”

說完,略為停頓一下,才語帶感慨地續道:“唉!不過,在時空異變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已無規律可循,全然都脫序了;換句話說,既然在下無法一探天機,就沒有天機可透露給公子知道了。”

由於凌天心中猶抱持著“回去”的期待,且對諸葛亮的神機妙算極具信心,只要後者能夠透露“時空錯亂”的原因,自己就有機會了;所以,聞言大失所望,連最後的一絲夢想也為之幻滅,沮喪之情溢於言表。

凌天的神情反應,諸葛亮可是看在眼裡,頗能體諒他現在的心情,於是補充說明道:“凡事有始必有終、有果必有因,定有解決之道……”

只可惜,幾近絕望的凌天早已魂飛九霄、心不在焉了,他又怎會去注意聽諸葛亮的說明啊!

才講了兩句話,諸葛亮就發現凌天狀況不對勁,似乎他再度讓自己陷進深層沉思中,因而沒有再說下去,乃改口問道:“凌公子,你還好嗎?”

因為凌天一直沒有反應,於是關羽、趙雲也跟著問。

其實,當凌天聽完諸葛亮的述說後,已是心灰意冷,而在極度沮喪的狀態下,他選擇了逃避,又不知不覺地將自我意識完全封閉了,不想再去接觸心靈以外的訊息;這一部份,倒是與諸葛亮的猜測相去不遠。

此刻,凌天的神思沒有受到任何外在因素的干擾,幾與自斷六識無異,反而讓他的心靈深處顯得特別安寧,格外平靜;不僅如此,曾經在意識海遨遊的自我意識再度覺醒,片刻之間,就讓凌天的思緒穩定,回憶如潮水般湧現。

雖然凌天只是個凡夫俗子,不像修真多年的得道者,可以自在控制元神、或是擁有元嬰,展現出“高人一等”的神通;唯仙識已開啟的他,或許沒有神通,卻具有異於常人的特殊能力,只是還不會運用吧!

再一次開啟了仙識,凌天有似曾相識的感受,當然要掌握時間去熟悉、瞭解,期能達到運用自如的程度,將可大幅提昇自己的實力。

然而,事與願違,就在這個時候,如悶雷般的一聲巨響,硬生生地將藏在心靈深處的凌天「吵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