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大战印度

虽然英国殖民者一直在那里磨刀霍霍,但他们主要盘踞在印度西边德里、孟买、卡拉奇、拉合尔等大城市为中心的区域以及印度南边的一些区域,他们不可能占据所有的地区,也不可能真正发动群众,更不会懂得农村包围城市的伟大战略,而这正是中国人民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专长,解放军主力在中印省、比哈尔省、奥里萨省的边缘停止再往前进军,但解放军的武装工作队却没有停止前进,他们在靠近解放区的地区建立起一个个红色政权,五星红旗和八一军旗(190581日解放军相继解放了北京、南京、长安、合肥、长沙、成都等大城市,满清王朝在这一天倒台,所以把这一天作为革命胜利日和解放军纪念日,解放军的军旗和军徽在九月份开始使用八一标记)不断在远方飘扬,革命的队伍就象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壮大,打土豪、斗恶霸、分田地的土改斗争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大批反动地主、贵族、土司、土匪武装在强大的解放军面前土崩瓦解,即使获悉了英军将开始大规模侵略行动以后,解放军的武工队也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他们大胆也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他们大向敌人控制不严密的农村地区前进,不断把革命的道理传向各地,革命的火种继续向着远方传播,此外大批经过突击培训、教育的解放战士冒着生命危险大胆深入到敌人后方,在那里悄悄开展宣传革命、发动群众、瓦解敌军和侦察敌情的工作。

本来英国当局希望在3月份与沙俄一起对中国军队发起进攻,并约定日本人在汉城一带配合,但是沙俄军队不但在中俄、日俄战争中伤了元气,自己国内的革命暴动此起彼伏,甚至被沙俄占领的波兰、芬兰、高加索地区都出现了主张独立的倾向和举动,使得不断扩军的沙俄军队暂时只能把军队投入镇压革命的行动,在短时间内没有余力发起对中国的侵略行动。而在英国殖民者的眼皮底下,革命的浪潮汹涌不断,正如新任印度总督明托勋爵在给伦敦当局的电报中指出的一样:“如果不马上采取行动,那么过不了多久,革命的浪潮将会吞没整个印度,也许还会席卷阿富汗、伊朗和阿拉伯地区。”尽管当时也有清醒的人士建议英国当局接受新中国外交部提出的:双方在印度一带划分边界,和平共处的建议,新中国一直没有在中印省、比哈尔省、奥里萨省外围建立新的省级政权,也是为和平谈判留有余地,无奈已经做惯世界老大的英国人哪里能够接受与新中国平分印度的建议,即使是缅甸和马来亚都不愿意放弃。215日,自以为准备完毕的英国侵略军再也等不及北边的沙俄是否一起行动,再次悍然发动了侵略战争。

这次英军的行动吸取了过去失败的教训,不敢随便分兵冒进,而是采用以集团军为单位,西边四个集团军八十万大军齐头并进的方式向前进攻,最北边的是第五集团军,他们从德里以北200公里的昌迪加尔一带向东进发,他们自然在恒河以北地区向东攻击,他们的南边的是第八集团军,他们从德里、亚格拉等地出发,沿恒河以南区域往东攻击,再南边就是分别从苏拉特和孟买出发的第十集团军和第九集团军,他们在15日时已经分别前进到乌贾因、印多尔和阿克拉一线,最东边的英军第七集团军从沿海城市维沙卡帕特南出发,沿着海岸线往北进攻,表面看这个集团军离开其他四个集团军距离比较远,但强大的英国皇家海军将提供优势的火力支援,并且第七集团军在新泰、马来亚与解放军激战一个多月,并且能够逃脱全军覆没的下场,对付解放军还是很有经验的,这支部队显然也不是主攻方向,而是起到牵制的作用。这次英军虽然发起了全面进攻,但英军印度战区司令蒙克利元帅还是感到部队不够多,目前还有20多万援军在海上,将在一个月内到达,而且在印度一带还在强化训练15个印度师,留守后方的还有七个师,所以蒙克利元帅认为现在应该采取稳扎稳打的战术,慢慢向前进攻,一步一步蚕食解放区的土地,等到后面的援军全部到来后,再全力向解放区进攻。

这个有史以来英国最大一次军事进攻行动计划的英国国防部高官们的亲手制定的,在他们自以为如意的算盘里,在这样大规模的进攻面前,解放军或者选择与英军在平原地区决战,或者被迫向后退却,放弃占据的各个大城市,英军收回缅甸以西地区的希望还是很大的。英军尽管在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交战中是屡战屡败,但这次英军高层却很有信心取得这场空前决战的胜利,不仅此次投入进攻的兵力达到创记录的一百万,而且投入的火力也是空前强大,每个英国军都配有一个炮兵师,每个印度军都配有一个炮兵旅,而且英军还将投入第一支坦克部队,自从沙俄军队在库仑、乌兰乌德、西伯利亚等地遭到装甲战车的袭击的消息传出去以后,各个列强都在研制自己的装甲战车,英国自然也不甘落后,在12月份就研制成功自己的装甲战车,这种比后世提前十年出现的武器仍然被英国人称为“tank”,这种威力强大的新型武器立刻被英军印度战区司令蒙克利元帅看中,目前在印度战场上有50辆坦克,平均分给了每个集团军。而且英国从本土和各个殖民地还在不断征调援兵,自认为战争潜力更大的英国当局认为连续进行高强度、大规模战争是大英帝国的优势所在,没有多少工业基础的新中国一定无法支撑长久,更何况沙俄军队在镇压国内叛乱以后一定会在西伯利亚和哈萨克地区投入重兵,届时两国联手一南一北,一定可以打败中国军队。

解放军通过种种渠道很快就摸清了敌情,英国人自以为高明的这种战术当年的蒋介石在进攻解放区时用过,对于破解的对策解放军的高级指挥官完全是胸有成竹,从敌人的布局情况看,英军的兵力并不充分,屡受打击以后整个集团军集聚在一起齐头并进,各个集团军之间还是留下不少缝隙,特别是东线的英军第七集团军一直沿着海岸线运动,以求海军舰队的庇护,这股英军与阿科拉一带的英军第九集团军之间有大约六百公里的空当,显然英军并不在乎这里被解放军占领,英国殖民者上百年的殖民统治也未能彻底征服印度南部地区,英军高层认为只要英军能够攻占加尔各答和孟加拉一带,就彻底切断了解放军的退路和后勤线,孤军深入没有海军支持的解放军也不可能长期在印度南部地区生存,最终必定会在英军的强大武力之下消灭干净。事实上在战争重新爆发以前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解放军的武工队已经在奥里萨省西南的达瓦里河两岸建立了一个面积达5万平方公里的农村根据地,在获悉英军战略企图以后,解放军派第二十四军和大批奥里萨省和加尔各答市派出的干部战士在215日进入达瓦里解放区,在随后的一个星期里,在当地军分区独立师的配合下,解放军如入无人之境往南横扫,连克瓦朗加尔、海得拉巴、维查雅瓦达、绍拉普尔、胡布利等城市,消灭了数万贵族、地主和土匪武装,并开始着手在这些新解放的地区建立根据地。由于英军一点也不为所动,继续往北边的解放区进攻,南线解放军派一半部队继续南进,在随后的两个多星期的时间里解放了整个南部地区,消灭了十多万地主武装和一个师的英印军。面积达176000平方公里的安得拉省(省府海得拉巴)、面积达135000平方公里卡纳塔克省(省府班加罗尔)、面积达173000平方公里的喀拉拉省(省府特里凡得琅)三个省在3月初就相继成立了省、地、县三级人民政府和地方部队。

215日开始的一个星期时间里,西边的英军四路大军齐头并进,一步一步向解放区前进,每天前进的路程都不远,一般不会超过30公里,经过的地方进行反复拉网式地扫荡。解放军派出的大批武工队和游击队针锋相对,大胆插入到敌人的后方,在那里开展发动群众,打击王公、贵族、地主的武装和袭击英军的运输队,并不断破坏主要的铁路线,英军不得不放慢进攻的步伐,不断从后方抽调兵力过来扫荡,无奈解放军的武工队和游击队如鱼得水,不断在敌人的纵深灵活机动,敌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未能消灭解放军的武工队和游击队。在正面战场上,配备了大批新型轻重机枪和狙击步枪的第三、第二十三军特种师也开赴前线,他们与前线各个军分区武装密切配合,不断利用各种各样灵活多变的战术打击敌人,伏击、游击、阻击、夜袭、长途奔袭等等有效手段都派上用场,特别是解放军特种师的神枪手们在使用了新型狙击步枪以后,简直是如虎添翼,大量英军官兵被我军的狙击手击毙,七天下来整个西线累计消灭38000多英军。不过在人数火力占优英军的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进攻面前,前线我军也只能边打边退,到了22日英军第五集团军十九万人也接近了谟拉达巴德,第八集团军十九万多人到达坎普尔西郊,第十集团军、第九集团军各十九万人马分别也逼近了博帕尔和那格浦尔。

解放军在那格浦尔城外20公里处构筑了密密麻麻的工事,英军第九集团军终于遇到解放军大部队的顽强抵抗,双方在这里进行一场空前激烈的拼杀。最前面的英军到达解放军隐蔽的阵地附近时遭到痛击,一下子损失了1200多人,随后英军倚仗其优势火力对解放军阵地狂轰烂炸,英军第九集团军的10辆坦克也全部上了阵,英军以为可以依靠新研制的坦克取得攻坚战的胜利,无奈防守正面的中印省军区六个师的部队早有准备,他们利用密集的战壕的掩护,用炸药包和最新研制的手雷连续炸毁了敌人8辆坦克,吓得英军剩下的2辆坦克不敢冲进解放军的阵地,只能躲在步兵的后面提供火力支援。英军仗着人多势众和密集的炮火支援,不断把重兵投入前线,解放军在一个上午的时间里打退敌人十多次疯狂进攻,在大量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以后,于中午时分往后撤退了5公里。英军在后面紧追不舍,双方再次在解放军的第二道防线发生激战,这次解放军的抵抗更加顽强,即使出现阵地短暂失守,也很快派精兵强将夺回,英军不断把兵力往两翼展开,才发现解放军的工事环绕城市成Ì型分布,英军占据了那格浦尔城外15公里北、西、东三面的区域,同时不断向解放军阵地猛攻,都被英勇顽强的中印军区部队顽强地打退了。一天下来英军在那格浦尔城外伤亡了6600多人,却始终无法有效突破我军构筑的铜墙铁壁。

这一天靠近他们英军第十集团军同样遭到了顽强阻击,解放军第二十三军实力更强,敌人在这里攻了一天,碰了一鼻子灰,损兵折将超过7100人,什么也没有得到。再北边的英军第八集团军在进攻坎普尔时也受阻,解放军比哈尔军区部队利用最近一段时间构筑的坚固防线,连续打退英军的十几次进攻,为了更有效消灭敌人,故意退守到坎普尔城外10公里的第二道防线,英军第八集团军为此付出了5900多人伤亡的代价,自以为很厉害的坦克也损失了一半。沿着印度东海岸往北进攻的英军第七集团军每天都要遭到解放军的阻击和偷袭,奥里萨军区第四、五、六师在正面轮番阻击,藏在西边不远的东高止山脉中的第十八军特种师和奥里萨军区第一、二、三师轮番上阵,不断从敌人的侧翼打击敌人,使得英军疲于奔命,英军越往北走,遭到的打击越重,虽然英军依靠海上的军舰炮火的掩护不断往前进攻,但前进的步伐却非常慢,折腾了八天,英军伤亡了18000多人,才走了160多公里。

英军第五集团军在谟拉达巴德和兰普尔一带同样遇到顽强阻击,守卫在这里的尼泊尔军区六个师的指战员打的有章有法,他们使用的武器大多数都是英国制式的武器,在火力上并不弱于进攻的英军,敌人使出了各种招数,都无法有效攻破解放军的防线,英军不断拉长进攻的区域,从谟拉达巴德到兰普尔20多公里到处都是激烈的交战,敌人从22日上午7点半一直打到下午3点,至少损失了8300多人。属于西南前线总指挥部直接指挥的两个半机械化重炮师在下午3点悄悄从敌人的北部接近敌人,猛烈的炮火一起向敌人的炮兵师轰去,敌人的炮兵在将近一天的狂轰烂炸中呈了威,根本没有想到到我军的远程重炮兵会突然出现,措手不及之下敌人的炮兵师遭受毁灭性打击。随后早已潜入敌人后方解放军第九军和第十九军从敌人的西边和南边向敌人发起猛攻,第二十八军也从北边向敌人猛攻,解放军的攻击阵形像一把把尖刀直插敌人的胸膛,挡在前面的英军不断被消灭,英勇的解放军指战员不断向敌人的纵深挺进,英军本来就处在进攻状态,这些天也没有遭到过大规模袭击,所以并没有构筑很牢固的防线,加上失去了炮兵掩护,在35万优势兵力的解放军的雷霆万钧打击之下,完全乱了章法,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又有25000多英军被消灭,剩下不到十六万英军被解放军分割包围成三块,在那里苟延残喘。此后解放军一边抢挖进攻型战壕不断攻击敌人,一边加强政治宣传,解放军的优待俘虏政策、新中国的钢铁雄风、英军的连续惨败给所有英军官兵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被围敌军的士气也越来越低落,特别是印度地区的官兵,主动跑过来投诚的越来越多。

英军司令蒙克利元帅此时正在坎普尔前线,当他得知第五集团军被分割包围的消息以后,急的简直要发疯,他现在才真正体会到解放军的强悍,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要至一个集团军二十万大军以死地,可是他手里的兵力都远离谟拉达巴德和兰普尔,他只能命令第五集团军在那里坚守,自己亲自带着在坎普尔的第八集团军立即回头,前往救援被包围的英军,命令第十集团军连夜急匆匆往北赶,第九集团军也往西撤回自己的防区,同时命令刚刚在卡拉奇一带组建完毕的第第十一集团军二十万大军星夜兼程赶往前线,至此英军气势汹汹不可一世的百万大军进攻计划已经泡汤。现在英军一切军事行动的中心是迅速救援第五集团军。从坎普尔到兰普尔一带中间隔着恒河上游的两条支流,并没有直接的通道,可是前一段时间河上的绝大多数船只都被解放军迁移到下游去了,英军第八集团军只好决定往后退200多公里回到自己的占领区,并派工兵在亚格拉以北50多公里处阿利加尔架设浮桥。敌人的如意算盘自然不可能如意,潜伏在亚格拉以北区域的解放军亚格拉独立旅5000多名指战员及时发现了敌人的企图,他们在23日晚上7点多赶在敌人大队人马到达之前攻克了敌人的桥头堡,炸毁了敌人好不容易建造起来的浮桥,随后立刻往西北方向转移了。英军第八集团军主力一路上克服游击队的重重袭扰,好不容易赶到了河边以后,只好再次派人收集材料,重新在这里架设浮桥,当地的老百姓真是遭了殃,大片大片的民房被这些英国强盗强行拆毁。

24日上午10点多,英军第八集团军终于完成了架设浮桥的工作,大队人马开始过河,由于这座桥是临时抢修的浮桥,仅存的4辆坦克和重型榴弹炮无法马上过河。英军前锋向北走了四十多公里,再次被河水挡住了去路,英军只好再次收集材料,企图再架设一座浮桥,当大批英军分散到各个村庄收集材料时,遭到了埋伏在这些村庄里的解放军第三军特种师和武工队的袭击,短短两个小时居然有3200多人被打死,恼羞成怒的英军调集大批人马前来扫荡,发现解放军已经往西转移了,英军一边派人继续收集材料准备架桥,一边派出三个师39000多人尾随追击,解放军边打边撤,远距离射击照样消灭不少英军,不甘心白白死了那么多人的英军急匆匆往前追,被解放军牵着敌人的鼻子走了30多公里,把敌人引进了第三军精心部署的包围圈,这时候最东边的部队从南北两个方向直插敌人的后方,迅速消灭了最后面的旅的英军,切断了敌人的退路。与此同时第三军主力从各个方向一起对慌乱中的敌人发起猛攻,第三军的炮兵师的猛烈炮火也不断在密集的敌群中爆炸,成群结队的敌人倒在血泊之中,哪里有敌人的火力点,哪里挨的炮弹和子弹就特别多,特种师和各个师的特种团用狙击步枪一个个敲掉了敌人的机枪手,解放军的包围圈越来越紧,当敌人主力慌忙赶来时,被包围的英军还剩下不到18000人了。

这个时候形势也陡然紧张,为了救援被包围的敌军残部,英军一口气就派了三个师上阵,敌人不要命的往前冲,解放军第七师和第八师一部顽强的抗击着敌人的进攻,一片又一片的敌人倒在我军的枪口下,英军急匆匆调集了炮兵前来,还没有开上几炮,北边突然响起猛烈的炮声,我军的两个半机械化重炮师用远程炮火向敌人炮兵阵地进行覆盖性打击,短短5分钟敌人的两个炮兵师就被打成瘫痪,失去猛烈炮火支援的步兵士气大为低落,连续多次进攻全部被打退,战斗持续到当天下午5点多,被包围的英军全部被歼灭,其中有12000多人做了俘虏。而赶来支援的英军也损失了18000多人,不得不停止进攻。由于我军在河北边部署了远程重炮,加上在河对岸出现了大批解放军,使得英军放弃了继续往北架设浮桥的举动,英军司令蒙克利元帅只好命令第八集团军残余的十三万人在南边河流的两岸固守,等待其他援军的到来。

谟拉达巴德和兰普尔一带被分割包围的第五集团军在过去的四十八小时里更是损失惨重,简直是如坐针毡、渡日如年。在解放军西南前线总指挥部的直接指挥下,第九、十九、二十八军和尼泊尔军区部队各显神通、轮番上阵,他们利用人力、火力的优势和抢挖的战壕不断攻克英军的阵地,英军丢失阵地以后往往要组织疯狂的反扑,不过他们在强大的解放军面前一次也没有得逞,解放军的神枪手也大显身手用狙击步枪连续击杀顽抗的英军,加上大片大片的基层官兵在解放军的大力感召和宣传下主动向解放军投诚,这些官兵自然以印度地区的官兵为主。到了24日傍晚时英军第五集团军只剩下两片各四万人马,龟缩在很小的区域苦苦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