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次潜艇事件揭密最完全版

2003年11月12日,中国大陆的“明”级常规潜艇公开悬挂五星红旗以水面航行方式通过日本近海,令人对中国海军的潜艇隐蔽突防能力叹为观止。一年后的几乎同一时间,中国的“汉”级攻击型核潜艇又在关岛、台湾、钓鱼岛、日本的九州等地兜了一大圈,更引起外界的普遍猜测,在世界上引起巨大反响。对于这种重大、复杂而敏感的事件的详细情况,当然只有在相关的全部档案资料公布后才能完全搞清楚,但是,并不妨碍人们依据已经掌握的资料进行剖析。

核潜艇事件的过程

1、到底发生了什么?

2004年11月10日,日本官方证实,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侦察机于当天清晨5点40分左右,在琉球先岛群岛的石垣岛和宫古列岛的多良间岛附近海域内发现“国藉不明”的核动力潜艇潜航侵入到接近台湾海域的日本领海。上午8点45分,日防卫厅长官大野宫统得到首相小泉纯一郎的同意,发布了准许动武的“海上警备行动”(这是自1999年3月在能登半岛海域发现北朝鲜船只以来,日本第二次发布海上警备行动令)。防卫厅似乎认定这是中国核潜艇。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细田博之在10日上午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目前该潜艇已驶离日本领海,但海上自卫队P-3C反潜机还在继续跟踪确认。目前还未照会其他国家,但跟踪之后可能会知道是哪个国家的潜艇,届时再采取适当的措施。”

尽管日本官员拒绝评论潜艇的国籍,但《读卖新闻》引述日本防卫厅“消息人士”的话称,该潜艇11月10日中午已朝中国海军基地所在的中国东海岸前进。防卫厅由此研判该潜艇为中国“汉”级核动力潜艇。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10日中午在官邸会见记者时表示:“领海内有不明国籍的潜艇进入,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我感到很遗憾”,同时还说:“国籍还未确认。将继续进行监视。”

《读卖新闻》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从8日起便掌握到该潜艇的行踪,10日清晨,当潜艇进入日本领海时,日方还一度投下声纳(水底音波探测机),要求潜艇出示国籍。日本除了要求它离开日本领海之外,还在潜艇航行到日本领海之外时出动P-3C侦察机进行追踪,另又加派两艘护卫舰以及直升机前往这个海域。

11月11日 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只是表示,注意到了有关报道,也在关注这件事情。

日本媒体称,直到11日下午潜艇仍以时速25千米的低速,在钓鱼岛附近海域朝西方潜航,日本防卫厅的两架P-3C侦察机及两艘护卫舰仍在继续追踪中,预定将尾随到日本领空外的“防空识别圈”为止。

日本防卫厅表示,11日下午,这艘潜艇从冲绳西方的钓鱼岛海域附近公海内以蛇行方式行进,速度明显比昨天放慢许多。

日本防卫厅内部研判,可疑潜艇可能朝中国渤海湾的海军基地行进,从声纳探测到的螺旋桨信号特征等分析研判,此潜艇应该是中国“汉”级核动力潜艇。但日本政府截至11日晚仍没有正式向外界宣布潜艇国籍。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11日针对外界批评“政府下达海上警备行动命令竟是在潜艇侵犯日本领海达三小时后”一说对记者表示,“这种做法是适切的,因为这件事必须慎重处理。”

日本政府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细田博之11日被问及何以无法确认潜艇的国籍时,只简单回答:“因为这艘潜艇一直未浮上水面”。不过他证实,该潜艇离开先岛群岛周边的日本领海后,以蛇行路径朝北行驶。他也说明,潜艇侵入日本领海的时间约为两小时,不是稍早所说的三小时。一旦潜艇浮上海面或是确定其入港地点,日本政府就能确定其国籍并提出严正抗议。

朝日新闻报道,据日本海上自卫队统计,至2004年11月5日止,在东海的日本经济海域和公海上,发现中国海上调查船和舰艇的次数高达33次,比去年的7次增加许多。

《读卖新闻》在社论中指出,日本要以坚决的态度来面对,若确认该艇为中国所属,一定要向中国提出严正抗议。

日本富士电视台独家报道,10日闯入日本领海并引起轩然大波的“不明国籍潜艇”是首先被台湾侦察机发现的,台湾方面随后通知了日本政府。日本自卫队接到台湾通报后,随即出动舰船在日本海域搜索,5日先于鹿儿岛东南三百多千米海面上发现中国潜艇救援船与拖曳船各一艘,随即加强对这两艘舰船的监视。不过,此消息迄今未得到证实。

11月12日,路透社北京消息:中国外交部与其它政府部门星期五举行紧急会议,讨论日本关于有一艘中国潜艇闯入其水域的指控。一名发言人说:“我们正在举行紧急会议”;另一女发言人说:“我们正在调查情况。”

尽管该潜艇并没有露出水面,国籍也没有得到正式证实,日本政府还是谴责了中国对日本海域的侵犯。根据国际法,一艘浮出水面并挂上本国国旗的潜艇可以穿过他国水域。但这次的情形并不是这样。日本外相町村信孝在召见中国驻日公使程永华之后说:“我们提出强烈抗议,并要求道歉。”要求中国采取“预防措施”,确保不再发生同类事件。程永华表示会向北京汇报,“我们正在调查这件事,因此我们不能接受抗议或作出道歉。”

记者招待会上,日本防卫厅长官大野给出了日本政府相信该潜艇属于中国的四大理由:1)日本邻国中只有中国和俄罗斯拥有核潜艇;2)这艘离开日本水域的潜艇朝中国的一个海军基地驶去;3)它行驶在中国东海很难航行的浅水区,显示其乘员非常熟悉该地区的水文地理;4)该潜艇发出的噪音与中国潜艇发出的噪音匹配(潜艇发出的噪音犹如人的指纹各不相同)。

经过两天追逐后,日本已于12日放弃寻找该艘潜艇。

11月15-16日,据外电报道,根据日美卫星情报和电波资讯确认,被指进入日本海域的中国潜艇已在15日晚到16日凌晨期间返抵山东青岛附近的姜各庄潜艇基地。

11月1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已经向日本驻华大使阿南惟茂通报了潜艇进入冲绳水域事件,并称事件已得到妥善解决。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细田博之表示,正安排中日两国外长本周末在亚太经合会议期间会面,外相町村信孝希望届时能听到中国方面对潜艇事件的详细解释。此前,日本方面一再表示希望藉这次亚太经合会议,安排首相小泉纯一郎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面,但遭中国婉拒。中国驻日大使王毅表示,小泉纯一郎上任后多次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令两国关系陷入低潮,两国首脑会谈难以实现。

日方称,中国对于因潜艇技术原因而误入日本领海已表示遗憾;中国外交部则宣布风波已获“妥善解决”。
2、到底是谁发现了中国的核潜艇?

一般来说,潜艇的自卫能力并不强。尤其在进入信息化时代的今天,潜艇一旦被发现,如果不能迅速摆脱就意味着被消灭。潜艇最大的优势在于隐蔽性。中国制造的常规潜艇及核潜艇虽然有噪声大等弱点,经过不断升级改造,其生存、作战能力也与时俱进地不断提高。早在1971年1月,中国的252号常规潜艇就成功地穿越第一、二岛链。中国的核潜艇也多次进行大航程、大潜深的各种行动,在80年代就创造了核潜艇一次航行90天的世界记录。现在,虽然反潜技术不断发展,但潜艇的隐身能力也水涨船高,并且潜艇反侦察水平提高的幅度仍然超过反潜技术的进步幅度,反潜仍然是各国军方的一大难题,就是号称反潜力量世界第一的日本也吹不起牛皮。那么,这次日本方面是如何发现中国核潜艇的呢?

(1)台湾首先发现的?

据日本富士电视台2004年11月11日报道,台湾军方的反潜机早在本月3日就已经发现、确认一艘潜艇驶向日本,台湾当局随即通知日方追踪。但台湾军方以“军事机密”为由拒绝证实该报道,强调台军“从头到尾”全程监控事态发展。

日本海上自卫队接消息后在本月5日展开搜索,先在鹿儿岛东南三百多千米处发现中国大陆潜艇救援船和拖曳船,随后在11月8日发现台湾通报的潜艇并展开跟踪,直至10日清晨,该潜艇闯入日本海域并在冲绳的宫古、石垣岛之间潜行时,日方才派出反潜机、反潜直升机和驱逐舰追截。日本自卫队11日继续派出反潜机、驱逐舰追踪曾闯入日本海域的这艘神秘潜艇。

台湾军方11月10日接受咨询时,以“军事机密”为由拒绝评论。法新社引述一名台湾军方官员的话说,台军透过情报交换等方式,全程掌握事件的经过,并且持续监控这艘疑是解放军核潜艇的动向。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陈水扁11月19日主动透露,是台湾最先向美国和日本提供了中国核潜艇进入日本海域的情报,令中国的潜艇被美、日追踪。陈水扁19日早上在“总统府”会见日本交流协会会长服礼次郎等人时主动爆料,“日前大家关注中国核动力潜艇闯入日本领海一事,我们非常荣幸能够事先由台湾提供相关情资给日本和美国,最后进一步证实与发现”。他说,对于来自大陆的威胁,从他们的潜艇侵入日本的领海,相信大家可以感同身受才对,所以如何维持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日本、美国、台湾有共同的利益。虽然陈水扁没有说明其情报来源,但有关军事评论专家认为,以台湾目前的反潜能力,不太可能及时发现大陆的潜艇行动情况,极有可能是台湾在大陆的间谍取得的情报。如是,阿扁的爆料可能又要牺牲一批台湾谍报员。

11月25日,日本外务省副大臣逢泽一郎在日本国会表示,中国大陆潜艇入侵日本的情报并不是来自台湾。日本防卫厅副大臣今津宽也否认了台湾通报信息的说法。11月26日,日本外务省发言人高岛肇久则在记者会上说:“我并不知道我们曾经收到过任何台湾提供的有关情报。”在被问到日本会否就台湾的上述声称提出抗议时,高岛肇久表示政府无意这么做。

在日本当局否认了陈水扁的说法后,台湾方面表示了遗憾。台湾“总统府”秘书长苏贞昌26日表示,日本这样讲有自己的考虑,但是,“面对中国大陆军力扩张,频频侵入他国领海的情况,未来台日合作维持区域军事安全才是重点。”

(2)美国首先发现的?

《日本经济新闻》2004年11月14日报道,本月10日潜艇入侵日本领海时,是美军最早知会日本自卫队的。报道指出,美军的侦察卫星早在10月下旬,就发现一艘中国核潜艇的踪迹,当时此潜艇浮上海面,位置在中国宁波海军基地附近。之后潜艇潜入水下,美方即开始寻找潜艇去向。

由于美国在东海周边海域的海底铺设有大量音响探测装置,因此美军掌握一艘在日本附近海域活动的潜艇动态,并在此潜艇即将进入日本琉球群岛的领海之前通知了日本海上自卫队。而根据美军提供的情报,日本方面在10日清晨5点左右准确掌握到这艘入侵的中国潜艇的位置。

透过核潜艇的引擎和螺旋桨声音等音纹特征判断,美军认为侵入日本领海的这艘潜艇应属于中国海军。不过报道又说,侵入日本领海的潜艇和上月下旬发现的潜艇是否为同一艘尚未确认。

许多日本学者以“个人情报”表示,这艘核潜艇早已被美方发现并通知了日本,在整个事件过程中,美国施加了极大的压力,要求日本继续跟踪而且另起炉灶。日方基于“中日关系大局”,在核潜艇向中国方向行使并离开日本防空识别圈之后停止了跟踪,日方透露,整个事件中,日本都与中国保持了密切的接触。“不承认是不行的,现代科技可以实实在在地确认这艘潜艇的类型,并且在必要时可公布声纹对照。否则,下一次再发生类似事件时就击沉它”,日方消息强调。

台湾《联合报》17日引述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的表述透露,10日进入日本海域的中国“汉”级核潜艇此前曾在美军关岛基地附近出现,首先被美军的P-3C反潜侦察机侦察到,并一路追到日本的石垣岛附近。该艘中国潜艇在被美军发现后就一直没有浮上水面。

日本海上自卫队其后根据美军提供的位置情报,对这艘潜艇投下声纳探测器,10日清晨正确判定潜艇就在石垣岛南方海面下。经过连日的追踪监视,发现该潜艇为了摆脱日本的追踪,曾在东海蛇行躲闪,最后16日夜间驶返青岛附近的姜各庄潜艇基地。

(3)中国有意或者无意暴露目标?

有人认为,2003年中国海军潜艇可能是故意在回程时浮出水面,向日美示威,展示其可以在台海战事中“突破日美封锁”的能力。今年这艘可能是发生“技术故障”的中国潜艇被日本发现,但日本官方故意不说破,算是向中国去年的行为还以“颜色”。

但是,也不能排除中国有意暴露目标或者有意无意两者兼有的可能性。这艘核潜艇向东一直抵达关岛附近海域,途经台湾、钓鱼岛,又在穿过琉球群岛的石垣岛和宫古列岛的多良间岛两个岛之后向北航行,最后再转向西北返回中国。从航线上看,此举不仅有宣示对台湾包括钓鱼岛主权的意味,而且还有展现中国核潜艇熟悉有关海域海底情况、具备对上述地区相关目标以潜射火力打击能力的意图。至于航行中故意偶尔暴露目标,也是敲山震虎,检验美日台的反潜侦察能力。正可谓:“汪洋深处潜蛟龙,寂寞游弋波涛中。寻常难得几回见,关键时刻露峥嵘。”

(4)日美台三方建立了情报交换机制?

有日本学者以“个人情报”表示这艘潜艇早已被美方发现并通知了日本;还有消息说是台湾方面最先发现中国潜艇,通过电脑连线报告给日本。这就说明台湾参与了美国指挥的美、日、台联合围堵中国潜艇的行动,并且封锁了台湾以东水域。中国潜艇为了出其不意,所以选择了石垣岛和多良间岛之间的水道。

尽管日本、台湾对于美日台是否互相通报大陆核潜艇信息说法不一,但美国对此则缄口不言。不过美日台构筑的反潜侦察体制和情报交换体制通过此次大陆核潜艇事件还是露出了冰山一角。
中国的核潜艇为什么跑到这些地方

为什么中国的核潜艇会出现在日本领海,中国方面的解释是由于技术原因。日本方面接受了这一说法,一方面有外交上的考虑,同时也有其他原因。

综合各方观点,主要有以下几种可能:

1、潜艇事故说。日本方面有人认为,这次事件明显表明是中国的核潜艇发生了事故。潜艇一旦发生事故或者故障,就必须紧急停靠到附近的港口,否则潜艇就会自沉。

很明显,这次中国潜艇是发生了事故或者故障,所以才通过紧急急救通信呼唤潜艇救援船到来。但是,不知为何该潜艇似乎又恢复了潜航能力,因此想靠自己的能力回到母港。赶去救护的两艘救援船为了吸引日本海上自卫队P-3C侦察机的注意,故意在远离的海域航行。但是P-3C并没有上当,而是在日本领海内捕捉到了这艘潜艇。

2、展示实力、配合外交斗争说。此事发生的时间和地点非常巧妙且耐人寻味。时间上刚好发生在已任中央军委主席的胡锦涛启程访问拉美四国并参加APEC会议之前;地点则是靠近台湾的琉球群岛海域(日本称之为冲绳群岛)。从日本方面公布的核潜艇行进轨迹来看,该核潜艇从琉球群岛其中的两个岛之间横穿而过,然后向北航行,再转向西北向中国东海岸前进。仔细一看,该核潜艇的航迹正好把中国的钓鱼群岛和台湾岛与日本固有列岛划开。如此“精密”的航迹决不是“技术故障”之行,而是精心策划的震撼之行。中日之间关系的紧张表面是因小泉首相屡次参拜日本靖国神社,实则是因为日本右翼势力暗中和台独势力相勾结,另外中日之间还存在钓鱼岛以及东海油气资源、大陆架等争端。现在胡锦涛主席动身去拉美访问并参加APEC会议,和小泉势必会在会议上见面,即使中日领袖之间不会进行单独的会谈,但双方暗中布局当是必然的。很显然,解放军此次核潜艇之行是中国布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此行的战略目的是宣示领土和领海范围,战术目的则是威慑台独势力和警告日本右翼势力,说明解放军潜艇已可能不定期地对包括台湾和钓鱼岛在内的中国领土和领海进行巡航。台湾海峡甚至台湾岛周边海域已成为解放军武力可控的范围。如果未来台海发生战争,解放军将在台湾岛四周特别是南面、东面以及台湾和琉球群岛之间布下水下伏兵,防范和阻断任何外来势力的干预。

 

分析人士又认为,这次事件估计会有一连串外交上的含义。据外媒指出,日本首相小泉跟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将于11月底在智利同场出席亚太经济合作会议,外界普遍关注两国元首届时能否会晤。

有分析指出,小泉可能以这次事件挑起的反华情绪抵消他是否会晤胡锦涛的压力。刚于10月初在越南举行的亚欧峰会,中国总理温家宝没有会晤同场出席的小泉,外界普遍认为这跟小泉坚持每年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有关。中方坚持,小泉对有关问题不变,中日元首难以会面。对小泉而言,这次潜艇事件让日方可以把“中日两国气氛不好”的责任推到中国方面,到时即使没有会晤胡锦涛主席,也可避免回到日本国内遭到批评。

3、误入说。有人认为是由于技术上的原因使得核潜艇误入日本领海。但中日双方都不愿意把事情闹大,所以,日本接受了“因技术原因误入日本领海”的解释。

4、侦察说。美军人士表示,由于美国海军近日在该海域进行小型训练,该潜艇可能前来侦察,中国想在台海情势紧张时短时间内部署更多的攻击型潜艇。有关分析认为,美军在关岛部署有轰炸机和各种舰船,如果台海发生战事,这些兵力将发挥重要作用,中国核潜艇在关岛出现用意明显。另外,该潜艇还有调查海底地形、开发穿越太平洋的新航路之目的。《朝日新闻》还引述日本海上自卫队潜艇部队官员的说法指出,此事与中国的台海战略有关,据说中国打算利用潜艇在台湾东侧海域布设水雷,以便在台海战事爆发时封锁住美日的支援行动。分析人士指出,日本这次高调处理潜艇事件可谓是有备而来。2003年11月12日,中国海军一艘“明”级常规动力潜艇曾在日本外海浮上水面向西航行,引起外界关注。今年的潜艇风波跟去年只差了两天,由于时间季一样,都是中方研判进行军演的最佳时机,所以日美对中国的潜艇早有警戒,美国最近已派了不少配备声纳的舰艇到日本做必要的对应。日美两国刚刚于11月9日结束在冲绳附近海域的反潜作战演习,这反映日美早已掌握中国的潜艇战略。

5试探反潜和政府应付突发事件能力说。中国核潜艇此行的目的,以台湾为目标的军事活动、试探日本自卫队的警戒侦测能力、潜艇在航行中发生故障等都是被讨论的可能性之一。《朝日新闻》报道,前海上自卫队官员对此次事件表示,中国是为了刺探日本的反应。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负责外交、国防的副所长渥兹也对日本媒体表示,中国是有意测试日方的处置能力,看自卫队需多久时间才能发现潜艇的踪迹,及用什么方式追踪,采用的防卫手段等,以试探日本的反潜能力,同时也观察日本政治领导层的因应能力。

6、演习训练说。有人认为这是一次经常性的演习训练,进行包括深海救捞的多科目综合演练,以适应未来可能发生的作战需要。

7、争夺东海资源主权说。有日本专家指出,这次发布的“海上警备行动令”属日本政府反应过度。以1999年3月北朝鲜船只为例,该船是因为无视停船命令与威吓射击,才导致日方发布该行动的,而这次只是侦察到潜艇就立即发布海上警备行动令。研究安全保障的东京国际大学教授前田哲男指出:“可能是因为东海油气田开发使得中日关系紧张,才做出过度反应。不过,正因为紧张才应该有所节制,不是吗?”原本可能由海上保安厅就能处理的事,却在情报不足的情况下做出了这样的决定,确实是反应过度的表现。日本富士电视网11月14日播出的新闻称,经济、贸易和产业部长中川昭一说:“我没有办法,只能设想它们是相互关联的。”他认为这是中国潜艇侵入日本海域活动一些时间的“必然结果”。

中国2004年上半年开始探测的“春晓”海上油气田就在两国间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中线的中国一侧。中日两国从10月开始会谈,处理日本担心的油气田资源可能深入到日本一侧的问题。中川昭一说:“我们要求对方提供信息并在油气资源问题上跟我们协商,但是这么久了一直没有结果。”他还补充说,潜艇事件将导致有关油气田的争执升级。

8、多因素说。 台湾中央社报道说,中国核潜艇闯进日本海域是亚太地区国际政治的大事。此事件显示中国与日本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其中东海海域的油气资源与划界问题、日本改变自卫队专守防卫角色、日本把“周边有事”纳入防卫指针、美国调整亚太军事部署等都有所反映,中日关系将受能源竞争与政治摩擦的循环所困扰。

综合各种因素,笔者认为这次核潜艇远航行动具有多重目的。

(1)震慑美国、日本、台湾方面,显示大陆核潜艇具有对敌对国家和地区的水下封锁能力和潜射火力打击能力;(2)配合外交斗争需要,一则配合中日两国领导人即将参加的外交活动,二则配合中国对东海油气资源的开发、大陆架划分、保钓活动等;(3)侦察、试探美日台的反潜能力及反应速度,有时会故意暴露一些行踪,然后进行猫捉老鼠、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游戏;(4)试探美日台对潜艇事件反应态度和处置能力。其中,最主要的目的在于为遏制美介入台海作准备。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负责外交、国防的副所长、曾任美国驻华武官、专门研究解放军的渥兹在接受日本《产经新闻》专访时说,潜艇进入日领海是中国近年来海洋扩张战略的一环,用意除了观察日本自卫队和政府的反应外,也为牵制台湾与美军。他呼吁日本要加强反潜作战能力。


渥兹说,解放军的确已研定计划,打算在攻打台湾之际动用潜艇封锁台湾,并遏阻美海军第七舰队协防台湾。渥兹表示,中国海军对日本海上自卫队及美国第七舰队早有敌意,这次动作应视为是在此基本动机下的一次表现。对于中国核潜艇入侵宫古列岛的意图,渥兹说,动机可能是中国对日本、美国在这一海域的动向保持着高度关心。
笔者认为这次行动也暴露出一些问题:(1)中国核潜艇有可能在进入冲绳群岛海域时发生了一些故障,以往“汉”级核潜艇也出现过一些问题以致非常被动;(2)中国的保密工作仍然存在疏漏,在反人工侦察方面仍有不足,对方特别是台湾获悉大陆核潜艇动向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依靠人工谍报侦察;(3)“汉”级核潜艇的隐蔽性仍然需要继续提高,毕竟对手的反潜水平决不可等闲视之;(4)外交部与总参、海军的协调衔接工作可能还不是非常到位;(5)中国对同日本外交方面的沟通与协调应对预案似乎不足

目前,世界上有40多个国家的海军拥有多达700余艘潜艇。同时拥有常规潜艇、攻击型核潜艇和战略导弹核潜艇的国家只有美、俄、英、法、中五个国家;而拥有近百艘潜艇的国家只有美国、俄罗斯、朝鲜和中国。拥有数量与质量均具一定优势的潜艇是中国手中为数不多的、令任何反华势力都不敢轻视的“杀手锏”之一。

反潜、反恐、反弹道导弹、反卫星、反点穴攻击成为世界各国军队都颇为棘手的五大难题。潜艇是以隐蔽攻击而著称的水下杀手,由于具有行动诡秘、水下活动时间长、能够抵近突袭等特点,多年来一直受各国青睐。近年来,随着中国海军潜艇部队实力的进一步增长,美国、日本和台湾当局精心构筑了一条“监视线”, 针对中国加强亚太反潜链,企图对中国潜艇进行一场全方位的“情报狙击战”。

反潜链的中坚--美国

2003年美国海军“环太平洋演习”司令官爱德华少将称,由于太平洋地区各国拥有的潜艇数量众多,且其中有196艘不是美国的盟国所有,所以,美国及其盟国必须针对它们进行训练,了解其性能特点,找到对付它们的办法。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总司令法戈2004年6月表示, 由于亚太地区存在台海形势误判、朝鲜问题以及克什米尔冲突,因此,美应增加亚太军力。法戈在美“海军潜艇联盟”午宴上发表讲话说,美军需要在太平洋增加一个战力与 “小鹰”号航空母舰战斗群相当的航母攻击群,并增加潜艇,加强反潜并部署海基导弹防御系统。他认为,世界正在改变,重心已经转移到亚太地区,该地区应是美海军未来主力所在。 法戈还用投影机展示了太平洋各国的潜艇数量:中国大陆有65艘以上,朝鲜有84艘,俄罗斯有30多艘,而美国只有23艘。美国目前在太平洋的潜艇数量无论在平时还是战时都是不够的。美国在关岛已部署两艘潜艇,第三艘即将部署。美军还将在太平洋其他地区增加部署潜艇。

客观地说,美军在亚太构建反潜链最初并不是主要针对中国,而是冷战期间为了对付苏联的潜艇威胁。中国的潜艇数量虽庞大,但是力量却不很强,而且中国的潜艇长期以来主要局限于在第一岛链以内活动。同时,当时中美之间为共同对付苏联而结成了事实上的战略同盟关系。

冷战时期,美国联合日本、澳大利亚等国部署了一条几万千米的监视线,采用沿大陆架部署方式监视苏联核潜艇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活动。这条监视线沿白令海峡外的阿留申群岛南下千岛群岛,经过日本群岛延伸到琉球群岛末端。这条“反潜链”由海底固定的被动声呐、水面舰艇、反潜飞机等组成。冷战结束后,“反潜链”非但没有随着苏联的解体而瓦解,反而继续加强,特别是千岛群岛至琉球群岛一线的反潜力量比冷战期间大大增强,而这一监视区域正是我国北海舰队、东海舰队进出太平洋的门户。美海军官员直言不讳地说,此举针对的主要是中国。

为加强反潜实力,美军近年来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

(1)成立舰队反潜战司令部,增强反潜作战能力

2004年4月8日,美海军在圣迭戈成立了这一新的作战司令部,其使命包括集成先进的反潜作战网络,建立反潜作战条令,探索作战概念,负责反潜战训练并辅助海军领导人制定反潜战策略。舰队反潜战司令部的主要目标是确保美国海军能够压制敌潜艇威胁。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海军必须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探测到敌方的潜艇威胁,必须能够在海上形成一道防护网,确保美军与盟军安全进出战区。

美国海军作战部长主持进行了特遣队反潜战审查,已召集了两组规划人员和舰队作战人员研究反潜战在作战和技术上的挑战。A小组主要考虑反潜战在技术上的问题,与国防工业部门一起研究反潜战的关键技术以及新兴技术。B小组的使命是制定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的训练和作战概念,不断测试和评估反潜战战术,对其进行改进,并制定更好的训练措施,以提高海军的作战技能。

(2)增加部署潜艇力量

最好的反潜武器就是潜艇,尤其是美国的核潜艇在同时代同类型的潜艇中可谓无可匹敌。美国海军的各型核潜艇不仅隐身性能非常突出,而且对潜搜索攻击能力也令人侧目。即使号称“深海黑洞”的俄“基洛”级常规潜艇也难逃被发现的命运。目前,对潜航潜艇最主要的侦察方式是探测声场变化。据测算,噪声每降低20分贝,可使己方被动声呐探测距离增加一倍,敌方被动声呐探测距离下降50%,同时可使本艇声模拟干扰装置的作战效果提高15倍左右。在水下猎杀中,美军核潜艇无疑具有明显的优势。

冷战时期,美军的潜艇按照亚太和大西洋海域四六开的比例部署,目前正好倒过来。美军目前在亚太地区部署了10艘弹道导弹核潜艇,27艘攻击型核潜艇。2003年5月,美国海军两洋作战舰队直接向海军作战部长呈报了一份专项报告,称美国必须强化反潜战力,尤其是必须增加其在近海或沿海地区执行反潜任务的能力。这份题为《重振反潜作战能力》的机密报告主张美国海军以更多的经费加强侦察搜寻设施,改善武器装备,以“快速摧毁具有相当规模的常规动力潜艇部队”。之后,美国海军于2004年4月将4艘弹道导弹核潜艇改装成攻击型核潜艇,改装后每艘可装备150枚巡航导弹并能搭载特种部队。美国已将6艘装备有拖曳阵列监视传感器系统的潜艇派往太平洋地区(这种潜艇能够利用有力的声呐发现深海里的潜艇),并已将其中的3艘“洛杉矶”级攻击核潜艇部署到位于西太平洋的关岛。按美军设想,一旦台湾海峡或朝鲜半岛发生突发事件,其攻击核潜艇从关岛基地出发,两天内便可潜航到周边海域。此举已充分表明,美军将不再隐藏于大洋深处,而是在有关国家近岸海域出没或作战。军事家指出,这些潜艇主要是针对朝鲜半岛和台湾海峡的。

美军在关岛这一太平洋中心部署攻击核潜艇,大大缩短了其奔赴作战地点的时间和距离,增加了使命和危机响应要求的演习和作战天数。自“冷战”结束后,美太平洋潜艇部队攻击型核潜艇的数量从1989年的40艘减至2002年的25艘,而执行关键任务的数量却在不断增加。图为部署关岛的第一艘“洛杉矶”级潜艇“科波斯克里斯蒂市”号(SSN-705)

3)加强全方位的不间断侦察

目前,反潜侦察主要是从噪声、磁性、红外、核辐射、水面暴露和无线电暴露特征以及生物场痕迹等方面捕捉游弋海中的潜艇的蛛丝马迹。在海上,每当我军潜艇进行大规模军事活动,美国间谍船就会来“关照”一番。据美国军事专家介绍,美军“约翰麦克唐纳”号间谍船和“小鲸鱼”号远洋勘测船已完成了对包括我国东南海岸线在内的世界绝大多数海岸线的秘密勘测,收集到了这些海岸线附近10至600米浅海和600米以外深海部分区域的洋底和洋流资料。这些第一手资料成了美国判断我潜艇动向的基础。在空中,美军侦察机近年来一直对我沿海进行航空侦察,搜集我潜艇情报。2001年发生的中美撞机事件就是美国EP-3侦察机在中国东南沿海进行侦察时发生的。从2003年7月起,美军开始对日渐老迈的P-3C反潜机进行高技术改造,以提高复杂战场条件下的高精度侦测能力。日本也步其后尘,开始对P-3C进行信息化改造,加装红外成像监视系统和空对舰导弹,进而大大增强其反潜和反水面舰艇能力。驻守在日本冲绳那霸基地的美国P-3C反潜机经常深入我国领海投放声呐浮标,调查相对稳定的地磁基础值,以便提前侦察位于大陆架内的潜艇运动踪迹。在外层空间,美国目前至少有50余颗各类卫星担负直接或间接的侦察任务。其侦察卫星每天都从中国大陆及沿海上空飞越,我国几个重要的潜艇基地更是侦察卫星经常光顾的地方。卫星获取的情报,相当一部分直接传送到美国设在日本和台湾的情报基地进行快速处理,以便对中国潜艇的动向作出及时研判。在电磁空间,美国在我周边地区设立的各种电子侦察基地,就是刺探我潜艇情报的“耳目”。这其中包括台湾阳明山电子侦察站和设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名为“松峡联合空间防御研究所”的电子侦察基地。在水下,美军大量布放高灵敏度的声呐对俄进行全时段监测。据美军官员介绍,现在布设的新型声呐是一种全天候被动式声呐,具有极强的探测静音型潜艇的能力,其侦测距离可达300海里以上。美军利用“鲍迪奇”号侦察船在中国近海海域投放了该型声呐系统的试验产品。从2001年至今,以“鲍迪奇”号为首的美国各型间谍船已经在中国近海海域活动了数十次之多,投放了上百个带有该型声呐的水下听音器,在重要航道组成了“水下听音器定位阵列”。

(4)研制新一代反潜机

据法新社报道,2004年美国海军同波音公司签署了一份价值39亿美元的合同,为美海军研制一种新型海上监督和侦察机,最终代替P-3C反潜机。美国海军负责研究、研制的部长助理约翰·扬说:“鉴于P-3C飞机到2015年将到达服役寿命期限以及反潜作战的需要,用一种具有新型的机身和更高性能的飞机来代替P-3C的需要已经变得越来越紧迫。”新飞机的任务系统采用图像匹配技术跟踪移动目标,并具有“ 发现即摧毁”的能力,将为美国海军利用电子传感器发展“海下共同网络”起到关键性作用。

不遗余力扩充反潜实力的日本

作为一个国土面积狭小、缺乏防御纵深的岛国,日本在二战期间饱受海空封锁之苦,直到1985年才完全扫除二战期间布设的水雷,前后历时长达四十年之久。日本政府在海上力量发展上不遗余力。特别是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后,日本已具备了世界第一流水平的航空反潜作战能力。美国的一位国际问题专家直言不讳地说,日本对中国潜艇极度敏感,深层次因素还在于自己的海洋观,担心自己的大洋被别人夺去。

多年来,日军内部一直认为,在未来的国土防卫作战中,日本面临的最大威胁仍然是具有极大隐蔽性和突然性的敌方潜艇。敌方潜艇是破坏日本海上交通线的最有效武器,而海上交通线是日本这个资源贫乏的岛国生存与发展的“生命线”;而且敌方导弹核潜艇可袭击日本本土上的所有战略目标,是日本最害怕的武器。因此,长期以来日本海上自卫队大力发展其反潜作战力量。目前,日本海上反潜作战能力已堪称“世界一流”。

(1)水面舰艇、潜艇反潜作战能力强

日本海军拥有各类作战舰艇142艘, 36.7万余吨。其中主战水面舰艇50余艘,20万吨。这些主战舰艇大部分是80年代以来建成服役的,不仅役龄短,性能先进,排水量大,而且均装有两种以上反潜武器,具有很强的反潜作战能力。如现有的40艘驱逐舰中,除舰艏声呐外,大部分装备有拖曳式战术阵列声呐,有20余艘还搭载34架SH-60J多用途反潜直升机。在现役驱护舰上,每艘都装备了2座3联装的鱼雷发射管,大多舰艇有1座8联装的 “阿斯洛克”反潜火箭发射架。现役“夕潮”级、“春潮”级和“亲潮”级共16艘潜艇具有很强的反潜能力。这些潜艇水下排水量大,水下续航时间长, 噪音小,安全深度大,搜索和攻击能力强,电子、声呐设备先进,水下性能优异。每艘潜艇 6个鱼雷发射管均可发射鱼雷或反舰导弹,备弹20枚,可用于海峡、水道的水下封锁,或在敌潜艇经常活动的重要海区或航道上设伏。

(2)航空反潜力量强

日本海军航空兵装备350架各型作战飞机,其中有从美国引进的P-3C反潜机100架。该机不仅能携带8枚反潜鱼雷,还能载6枚“鱼叉”反舰导弹,反潜续航时间可达12小时。日本人估算,一架P-3C反潜巡逻机即可控制四国岛近岸的整个海域。SH-60J反潜直升机是日本自行研制的新型舰载反潜机,1991年开始装备部队,现已装备60架。该机是日本海军21世纪初航空反潜的主力,性能先进,装备有与舰艇间的数据通信系统和战术情报处理系统,装有2枚反潜鱼雷,具有较强的反潜作战能力。HSS-2B反潜直升机可携带50千克深弹和MK-44、MK-46音响自导鱼雷,具有很强的反潜作战能力,现已装备61架。这些反潜机均属目前世界先进水平。日本海军所担负的反潜作战海区仅为西北太平洋,但它却拥有200余架反潜机,其反潜机的部署密度远远超过美国。

2004年12月2日,日本防卫厅向国内外媒体首度公开新一代反潜机P-X。防卫厅航空技术开发官奈良在致词时说,作为P-3C反潜机后继机种的P-X的设计研发,主要有鉴于日本周边海域原本就属于高度敏感地区,再加上近年来中国舰艇的水下活动日益频繁,日本必须及早汰换老旧机种,以应对全新的地域局势。

中国核潜艇事件发生后,日本政府决定将事件发生地附近海域的下地岛作为反潜作战基地。下地岛位于冲绳本岛的西南方270千米,离台湾只有400多千米,有宽60米、长3000米的跑道,可供波音747起降,目前是日本各民航公司训练飞行员的重要场所。 据《产经新闻》报道,日本政府考虑以下地岛作为自卫队基地,主要是这次中国潜艇闯入日本领海就选择这个西南重要战略地区作为突破防卫岛链的窗口,因此认为要提高反潜作战效率,使用下地岛是必要手段。

目前配备P-3C反潜飞机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五与第九两个航空队都驻扎在琉球本岛的那霸,虽然P-3C有长时间飞行能力,但这次追踪中国核潜艇行动让海上自卫队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相关人士说,如果下地岛愿接受P-3C进驻,则可立即扩充设备,建立中继基地。

作为驻日美军整编工作的一环,美军当局有意将下地岛作为“东亚安全保障据点”,并对日本政府提出充分利用下地岛的具体方案。

2001年,美国智库“兰德公司”曾提出“将下地岛提供给美军使用以应对台海危机”的建议,但日本政府以“太刺激中国”为由而搁置。

日本军事评论家认为,美军选择下地岛为基地,主要是这个小岛位于距中国大陆、台湾和东南亚都在500千米半径范围内,是一个最理想的战略据点。据称,美国通过多个渠道向日方提出使用下地岛的建议,美国称这是驻日美军军力调整的一部分,希望在自卫队配合下,加强靠近朝鲜半岛和中国台湾地区的空中力量。

(3)反潜侦察系统完善配套

日海上自卫队除在对马、当轻、宗谷三大海峡和许多重要港湾、水道设有水底声呐、海底磁探仪、对海雷达、观察哨所等固定反潜预警网络外,还拥有专门从事海洋水文、气象、地质、潜艇音响等调查、搜集反潜作战所必须的各种海洋资料和数据。在横须贺海军基地内,设有海军反潜数据处理中心等专门负责潜艇音响数据的收集、储存和分析研究的装备和机构。这些机构与设施通过数据链与反潜舰艇和飞机进行实时数据传送和情报交换,对敌方潜艇的识别、跟踪能力和反潜作战能力均达到世界一流水准,并且与台湾、美国方面还建立了情报交流机制。这在中国核潜艇事件中已经露出端倪。

(4)反潜训练水平高

日本海军不仅反潜装备先进,而且人员训练有素,自卫队官兵全部都受过高等教育。日本海上自卫队实施反潜作战时,通常采用舰队联合搜潜方式参与对潜搜索。反潜直升机以三机为一组呈倒三角形队形,前出编队8.5-18.5千米的区域、有敌情威胁的翼侧进行反潜搜索。进行声呐吊放作业时,反潜直升机悬停高度约13米,正常情况下悬停搜索两三分钟后即飞向下一个悬停点。如果提供的情报准确,一般有四五个回合即可测出目标位置。每组留空搜索时间为2小时,一架直升机搜索的有效宽度正常为9千米,整个编队1小时就能有效控制800-1000平方千米的海域。发现敌潜艇后,编队的机载或舰载反潜武器一次齐射的弹药数量即足以将该潜艇击毁。

日本海军十分重视远洋护航和反潜训练。自60年代以来,日本海军每年都同美国海军进行反潜护航联合训练;自1982年起,日本海军每年都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等国海军联合进行演习,以反复锻炼和检验反潜能力。

殚精竭虑反潜的台湾

台湾认为,未来台海若发生战事,威胁最大的就是来自大陆庞大潜艇舰队的封锁攻击。据台湾媒体报道,2001年7月4日陈水扁接受《加拿大邮报》书面专访时表示,中国大陆对台的军事压力中,潜艇部队是一大威胁。以台海周边海域面积,大陆海军部队仅需动用12-16艘潜艇即有能力对台湾实施长期水下封锁。台湾“国防部长”伍世文在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时也表示,中国大陆对台湾威胁最大的武器装备是导弹、潜艇。因此,台湾一直积极发展反潜作战能力,包括飞机与水面舰艇的反潜力量。目前,台军已基本完成了以反潜为主的“二代兵力”整建,构筑起空中、海上和 水下综合立体的反潜作战体系。

1)大力加强空中反潜

台湾方面的空中反潜力量主要是反潜直升机和将要陆续交付的反潜巡逻机。

76架反潜飞机中有24架S-2E/T岸基固定翼飞机(原属空军,后划归海军反潜部队第一大队)、20架S-70CM-1和S-70CM-2反潜直升机、12架SH-ZF“海妖”反潜直升机和9架MD500反潜直升机。

S-2E/T反潜飞机巡航速度241千米/小时,最大航程2400千米;探潜设备有磁探仪、声呐浮标等,挂有“雄风2”型反潜导弹、MK44鱼雷(4枚)、MK54深弹和127毫米火箭(6枚),具有较强的反潜能力,平时担负外海域巡逻执勤。

台湾军方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就从美国引进了S-70CM-1型反潜直升机,装备番号为“七O一”的直升机反潜中队(内部称之为“神鹰部队”),基地设在花莲。台海军于1997年6月再次向美国订购了11架S-70CM-2反潜直升机。该直升机作战半径为300千米,续航约为3小时,加挂一个副油箱时,滞空时间可达4个半小时,最大航程为550千米,是全天候型的作业机种。装备有吊放声呐、声呐浮标接收仪、磁探仪;2枚MK46型音响反潜鱼雷最大射程为11千米,作战深度为760米。通过AN/ASN-150链传资料系统,该直升机可与S-2T反潜机、“成功”级、“康定”级舰艇互通战术资料;电子接收机可接收舰艇、飞机雷达信号,搜索监视雷达则为机首下方之AN/APS-143(V)3系统,可精确搜索、追踪200海里内目标;声呐浮标接收机及吊放声呐则同时配备AQS18(V)3吊放式声呐和AN/ARR84型99-频率被动声呐接收浮标,使敌方潜艇无法利用水中噪音和利用水下地形逃避侦搜。S-70CM-2本身不具防卫能力,必须依赖母舰的防空武器进行空中保护,因此,一般在距母舰30到40千米范围内活动。

SH-2F“海妖”反潜直升机巡航速度241千米/小时,最大航程679千米,探潜设备有磁探仪、声呐浮标等,挂2枚MK45鱼雷。

MD500“防御者”型反潜直升机属轻巧型舰载机,1989年从美国购买了12架,主要装备在“阳”字号驱逐舰上,巡航速度204千米/小时.最大航程 376千米。探潜设备只有磁探仪,只挂1枚MK44鱼雷或2枚深弹。由于机型小、航程不足且巡航时间短,难以对大范围海域进行搜索。

美制12架P-3C“猎户座”反潜巡逻机的加盟必将进一步提升台军空中反潜的实力。该机具有留空时间长的特点,其作战半径为2490千米,最大活动半径可达3800千米以上。机上配备有两台ARR-72声呐接收机、两台AQA-7“迪发耳”声呐浮标指示器等多种对潜侦测定位设备,并装备有鱼雷和“鱼叉”反舰导弹,可在大范围海域内对潜艇进行搜索和打击。

(2)加强水面反潜力量建设

台军十分重视水面舰艇反潜作战,目前主要依靠21艘二代舰、18艘老旧驱逐舰构成水面反潜作战力量。7艘“成功”级、6艘“康定”级(即法国“拉斐特”级)、8艘“济阳”级(即美国“诺克斯”级)等二代舰是台海军水面反潜作战的主力战舰,具有较强的反潜能力。无论是经改装后的“阳”字号驱逐舰还是新装备的“成功”级、“诺克斯”级和“拉法耶”级护卫舰,都装备有各式反潜作战器材和武器。

“成功”级满载排水量4105吨,航速29节,探潜设备有 SQS56舰壳主动搜索与攻击声呐,探测距离可达60千米,能自动报警识别多个目标。反潜武器有2座三联装324毫米鱼雷发射管,发射MK46 MOD5反潜鱼雷(射程11千米,雷头重 44千克);载有1架(可载2架)S-70C(M)l反潜直升机。

“康定”级(“拉法耶”级导弹护卫舰)满载排水量3800吨,航速25节,探潜设备有 ATAS(V)2主动拖曳声呐、Spherion B艏主动搜索声呐;反潜武器和飞机与“成功”级相同。装备有TSM2633型高频舰壳声呐、中频固定声呐和舰艉的主动 拖曳阵列声呐,能以主动和被动两种方式探测目标。另外,台部分护卫舰上还装备有“阿斯洛克”反潜火箭和“刺猬弹”,可对目标实施点攻击和面攻击。

“济阳”级(即美国“诺克斯”级)满载排水量4100吨左右,航速27节,探潜设备有SQS-26CX主动搜索与攻击声纳、SQR-18A(V)l被动拖曳阵声呐;反潜武器除了与“成功”级同样的鱼雷发射管和鱼雷(可带22枚)外,还有 MK16八联装反潜导弹反射装置,发射“阿斯洛克”反潜导弹;载1架SH-2F“海妖”反潜直升机。

至于美国决定向台湾出售的4艘“基德”级驱逐舰更是台军水面舰艇反潜的“大哥大”,一旦加入台湾海军,其反潜实力将更上一层楼。“基德”级驱逐舰最初的设计主要是用于反潜作战,其舰载武备具有很强的反潜功能,除装备“阿斯洛克”反潜导弹、两架SH-60“海鹰”反潜直升机外,还配备有AN/SQS-53C声呐相控阵雷达,不仅能迅速进行主动侦潜搜索,亦能用主、被动方式跟踪100多个水下目标。

美国《国防新闻》2004年2月9日报导,台湾负责“国防规划”的官员正在审定购买LCS的可行性和实用性,“万一台湾遭到大陆潜艇封锁,这种新型舰艇可以和台湾现有的军舰整合,进行反封锁作战。”LCS是美海军研发的一种前瞻性水上作战船只,集侦察反潜布雷于一身,被誉为未来的“全能战舰”,将装备SH-60R/S“海鹰”舰载反潜直升机、“斯巴达”无人水面快艇、AN/BLQ-11远程水雷侦察系统以及无人水下航行器等,能够实施水雷战、反潜战和反水面舰艇战。台湾媒体报道,台军最终可能需要约20艘LCS部署在台湾海峡和台湾岛东部。台湾考虑购买这种战舰,不只是为了对付大陆的潜艇,更是想借用此型战舰与美军的C4ISR系统相结合,实现情报信息共享。

在美国对台军售清单中,真正具有高度战术价值的式12架P-3C“猎户座”式反潜飞机;12架大型反潜飞机对台湾地区来说数量惊人



(3)使尽浑身解数组建潜艇舰队

目前台海军装备的4艘潜艇中,“海狮”和“海豹”号虽具有一定的水下攻击能力,但由于艇龄长,武器装备落后,目前主要用作反潜训练和反潜警戒。另2艘荷兰制造的“海龙”和“海虎”号水下排水量2660吨,水下航速20节;探潜设备有SIASS-Z主/被动侦察搜索与攻击艇壳声呐,可同时搜索和跟踪5个目标,控制3枚鱼雷实施攻击;反潜武器有6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发射德国造 “虎鱼”反舰、反潜两用鱼雷(可带28枚,该鱼雷为线导鱼雷,战雷头重250千克,单雷足以重创千吨级的舰艇)。

台海军还在东海岸及主要港口附近水下布设了主动和被动声呐等反潜装置,在马公、基隆外海、高雄外海、花莲外海等处建立岸基对潜声呐站。《台北时报》2004年2月16日报道,据台湾军方透露,台海军打算购买两套美国生产的陆基低频有源声呐(LFAS)系统,并计划两年内在台湾的北部和南部各部署一套,以探测在台湾海峡活动的潜艇。该采购项目耗资巨大,属海军绝密项目。一位军方官员称, LFAS系统能够探测到在台湾海峡行动的所有潜艇。有了LFAS,台海军就可减少潜艇、海面舰艇及直升机巡逻的次数,从而大大减少用于反潜作战的人员。但据称美国政府尚未最后决定是否向台湾出售该系统。

(4)整合各种反潜信息资源,统一指挥反潜力量

1999年,台海军专门成立了航空指挥部,并将空军的反潜机大队划归海军,由航空指挥部负责统一指挥。台海军反潜作战体系包括海军反潜指挥作战中心、岸基对潜声呐站、水面舰艇、潜艇、反潜飞机对潜搜索声呐站。到2000年,台湾反潜指挥部门已经与台湾指挥中心联网,把海上、空中及水下反潜监测系统(海底音响监听系统)搜集来的潜艇信息,通过电缆和卫星通信双通道送往指挥中心进行处理,基本实现了海军“大成”系统、空军“强网”系统与陆军“陆资”系统的有机整合。

台湾海军一般采取外线反潜与内线反潜相结合的战术,反潜与扫雷相结合。外线反潜(30-50海里)主要由空中反潜兵力负责,内线反潜(5-30海里)主要由反潜水面舰艇负责,潜艇和岸基对潜声呐站配合。台湾海军担心大陆潜艇可能在其主要港口布设各种水雷而特别重视反水雷,为此会派出反潜舰艇在距岸5-10海里的港口与航道附近实施巡逻警戒,阻止大陆潜艇布雷,一旦发现雷区立即清扫。

台湾海军实施的反潜作战一般以海军反潜飞机为主,综合运用反潜飞机、反潜水面舰艇、反潜潜艇和水下监听系统,实施多层次的立体反潜。远距离高空有预警机;中距离中低空有反潜飞机和反潜直升机实施预警和反潜警戒;海面有驱逐舰、护卫舰等对潜实施搜索攻击;水下有反潜潜艇和水下固定监听器材实施水下监听及机动搜索、攻击。

每年一度的“汉光”军事演习中,反潜是必演科目。由于台湾岛东部海区水文情况较为复杂,便于潜艇隐蔽活动而不利于实施反潜,台湾海军主要反潜力量集中在台湾以东以及台湾南北两端,高雄、基隆、左营、花莲附近海域作为重点反潜海域,基本上构成了以“二代舰”为主,北有“康定”、南有“成功”、东有“济阳”的水面反潜作战配置。加上潜艇、反潜机的水下、空中反潜力量配合,可对南、北两个主要航线海域及东部大洋形成立体反潜作战能力,可“监控100海里内的目标,对30海里内、水下450米深的潜艇实施有效攻击”。据台军称,在有敌情威胁下,台海军只要有2至4艘水面舰艇(舰上搭载4架反潜直升机),就可完成一次海上反潜护航任务。在无敌情威胁下,4艘反潜舰艇搭载2架反潜直升机,每小时可对600平方海里的海域进行反潜搜索,按最大出动强度计算,可连续搜索30小时。

沆瀣一气的美日台反潜链

(1)反潜链为什么主要针对中国?

在冷战期间,美国最主要的目标是和苏联争夺世界霸主地位。双方在各个领域明争暗斗了几十年,美苏两霸的水下杀手在原本平静的大洋深处也展开了激烈的较量。

为监视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潜艇,美国在世界各主要海域逐步构建起了庞大的反潜侦察网络。其中,为了监视苏联潜艇进入太平洋,美国联合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在亚太地区打造了一条几万千米的由海底固定被动声呐、水面舰艇、反潜飞机等设备组成的“反潜链”。

随着冷战结束,继承了苏联主要遗产的俄罗斯国力衰微而无力与美国全面抗衡。美国的全球战略也转变为维持“一超独霸”的地位,避免出现可能威胁美国霸主地位的第二个苏联。面对伴随改革开放而逐渐和平崛起的中国,美国在亚太地区防范的矛头也逐渐指向了中国。昔日共同反对苏联霸权主义的“盟友”变成了既合作又互相防范的潜在敌手。目睹中国的和平崛起,面对中日两国在许多领域存在的历史和现实的矛盾,一衣带水的日本国内右翼势力也不断鼓噪“中国威胁论”,借机为发展本国的军事力量甚至出兵国外张目。台湾岛内的一些同胞在拒不接受“一国两制”的同时,也加大了“以武拒统”的力度。为防备祖国大陆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可能采取武力统一的断然行动,加紧“挟洋自重”,希望与美国、日本形成所谓的“安全共同体”。

尽管中国的发展没有威胁任何国家和地区,但美国、日本和台湾地区仍然如芒在背,逐渐构筑起针对中国的准军事同盟关系。美国、日本、台湾合作的一个重要领域就是共同参与打造针对中国、朝鲜、俄罗斯的“反潜链”。其中,俄罗斯在亚太地区总共只有30多艘潜艇,能够担负战备值班的只有5-6艘,而且现在的俄罗斯仍然没有恢复元气,疲于应付国内各种事务。朝鲜虽然有84艘潜艇,但目前的国际和国内形势决定了其触角也不会伸得有多么长。美国、日本虽然有时指责朝鲜破坏半岛的和平与稳定。但从东亚的战略格局来看,美日并无意于解决朝鲜,实现半岛的统一。所以,朝鲜、俄罗斯在亚太地区的潜艇力量都不是美日台关注的主要对象。中国虽然拥有数量居世界第三的常规与核潜艇,但多数都已经陈旧过时。为保持必要的国防实力,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必要时以武力粉碎可能发生的分裂国家的“台独”重大事变,我国近些年加大了引进和自行研制新型常规与核动力潜艇的步伐,同时对原来的老式潜艇也不断进行升级改造。“数载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中国国产和引进的新型潜艇越来越频繁地出没于大洋,成为捍卫华夏主权的镇海神蛟。

但是,这些作为主权国家原本正常的举动,却被某些人所误解甚至被别有用心地加以曲解。于是,出于不同的目的,美国、日本、台湾为共同编织反潜长缨、妄图缚住华夏巨鲸而加紧了协作。

(2)美国、日本、台湾联合监控大陆潜艇

经过长期不懈地苦心经营,美国、日本、台湾的反潜水平在世界范围内绝对是名列前茅。但是,要想监测、猎杀出没于大洋深处、采用了各种隐蔽反侦察措施的常规潜艇与核潜艇,其难度也决非外行能够想象。为进一步提高反潜侦测效果,美国、日本、台湾之间开展了一系列合作。

(a)沟通网络,建立共同研究机构,实现以美国为绝对主导的信息共享机制。1990年,美国、日本在横须贺设立了管理和分析苏联核潜艇资料的反潜中心。据《香港商报》2004年8月2日报道,美国在日本横滨设有一个办公室,表面上是做建筑材料的贸易,但实际上却是拥有5人编制的中国潜艇研究机构,其中美方2人、日方2人,另1名是属于哪个国家,美国方面从未证实,只知道这个潜艇专家会讲流利的普通话。可见此人是台湾方面的潜艇专家。

对于美国、日本、台湾三方而言,联手打造半月形“信息链”,重在监控大陆军事动向,其中,最有价值的情报就是中国潜艇活动和导弹的部署、试验。鉴于解放军质量建军成效日益显著,台湾政界、军界积极主张与日本和美国军方加强合作,日本美国更是一拍即合。1996年台海“导弹危机”期间,美国就曾向台湾提供相关卫星图片,帮助台湾研究大陆导弹部队动态;美日两国一直在对中国潜艇的动向进行追踪,整合后的情报除了美日共享之外,还提供给台湾“军情局”和“海军情报署”进行更深入的解读。据日本有关人士透露,日本能发现中国“汉”级核潜艇的关键得益于美国提供的中国核潜艇的声纹资料。台湾也已经成为美日针对中国大陆的“反潜链”上的重要一环。2004年8月,前日本防空司令官佐藤守证实海上自卫队与台湾海军有通讯连线,能共同监视大陆解放军活动的状况。日本和台湾有关机构也有专用的电脑联线,互通反潜信息,实现资源共享。陈水扁在2004年11月19日公开宣布是台湾方面首先向日方通知了中国核潜艇的消息。台湾新任“国安局长”薛石民此前也曾证言,台美间情报管道畅通,台美间对如何合作应对台海军事情势存在着“标准作业程序”。

2004年9月,陈水扁在接见日本众议员时公然宣称,台湾与日本“两国”还是“军事同盟”。美、日、台及时互通掌控的中国潜艇活动信息,俨然成为“准对华反潜联盟”。

(b)联手进行反潜设施建设。自冷战起,美国从与苏联争夺海底优势的角度考虑,大力发展主要由侦察监视卫星、远程反潜巡逻机、反潜水面舰艇、潜艇及水下监听系统构成的反潜联合作战网络。利用这一作战网络系统,通过实施不间断的海上侦察行动以及分布于世界各海上咽喉要道上的水下监听系统网,成功地捕捉到了前苏联过往潜艇的噪音信息,并将这些信息象指纹一样存入档案,供美国潜艇在大洋中追踪前苏联潜艇目标。当然,对于中国潜艇的噪声特征,美军也建立了完整的档案,并经常根据中国潜艇的变化加以更新。

为提高对大陆潜艇的监控水平,早在1989年,美方就曾建议台湾铺设海底监听电缆,由苏澳沿海床向外铺设十千米左右。但由于技术能力、经验及经费不足,这一建议未能实施,但是,不断提升对大陆潜艇的侦察水平仍是美台双方共同孜孜以求的心愿。

随着中国潜艇技术的日益完善,美国、台湾要发现大陆潜艇的踪迹变得越来越困难。2001年4月美台军售会议上,美国决定向台湾出售4艘“基德”级驱逐舰、12架P-3C“猎户座”反潜巡逻机以及8艘常规动力潜艇。在这次会议上,美台间就在台海周边建立潜艇监听系统进行了磋商。海底潜艇监听系统是在台岛建立潜艇监听中心,在台湾南北两端铺设海底缆线,向北经钓鱼岛与琉球群岛连接,向南自鹅銮鼻出海,穿过巴士海峡连接菲律宾。水下监听系统主要通过相关设施,获得海床上的音响信息,并经过大功率计算机的分析,从海流波动、海底生物运动、海底地壳变化中寻找潜艇活动迹象。在监听过程中,该系统不仅可将所需信息分离出来,还可将其进行分类储存,并通过网络系统传输至相关机构或一线作战舰艇,为实施对潜作战提供最确实的潜艇信息情报。2001年,台湾军方与行政系统对此进行了评估,研究是否同意美国的提议。台湾传媒披露,2000年底,美方海军评估小组曾对台湾军、情、政不同系统发出简报,建议共同建构两条海底监听电缆,分别针对大陆东海舰队与南海舰队的活动做严密监控。后来,台湾同意建立潜艇监听系统的计划,却因美台对如何分担高达千亿元新台币的经费难以达成共识,不得不延后缓建。根据美台军售以及反潜合作的一般规律和双方需求来看,台湾迟早会同意或者采取替代性的同类方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