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爱 

魍魉魑魅 收藏 0 108
导读:杀爱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正在下一场大雪,纷扬的雪中,几棵只剩下树枝的白色的树,一个男人拉着一个女人,雪地上有点点红色——四个躺在血泊中的人。
他和她向我走过来,我倚在一棵树上,喝酒,清冽的花雕,入口,便有一种沸腾的感觉。他说,带这个女人走。我转身向后面看看,确认周围没有人后,说,我醉了。醉了的人最清醒。我叫成烟。我知道。我说完这三个字的时候,他已经走到另一棵树下,他走过的路上长满一朵一朵梅花。
我和那个女人住在那间小草房里。草房对面是一条小河,河水清澈,我在河边钓鱼的时候常能看到是什么的鱼在怎么样地上钩,然后很轻松地把它们钓上来。河水从山上流下来,冰凉刺骨,可是一年四季,我都在河里洗澡。女人住下来以后,我就钓鱼到集市上卖,顺便买一些东西回来,女人做的饭很可口,我因此比以前胖了一些,女人的脸色也比以前红晕了许多。某个月明星稀的晚上,她会在屋里洗澡,以致几天以后都能在屋子里和河边闻到她的香味。
女人在这里住了三个月以后,给我讲了那个男人的故事。在讲这个故事之前,女人很少和我说话,而我也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我们一起吃饭然后回到各自的房间睡觉。那晚月亮弯如女人的眉,淡淡的月光碎银一样洒在房间,女人的柔若月光的声音也通过门帘飘过来,我在想为什么今天女人没有去洗澡。你知道我是成烟的什么人吗?知道,你想听听我们之间的故事吗?我知道一些,在我淡淡的朦胧中,女人对我讲起那场充满厮杀的爱情,或者说是充满爱情的厮杀,一切都好象一场梦。我醒来后,女人正在作饭,阳光照着她的身影,如开在水中的莲花。那一刻,我爱上了她。
那场厮杀,那场爱情,江湖上无人不知,只是真正知道内情的并不多,因为知道内情的人都已经死了。那些所谓无所不知的人只知道一个叫做成烟的男人爱上一个叫做若水的女人,中间有一些故事,死了很多人。传到我的耳边时,就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传说,而且还有几种不同的说法。在女人给我讲完那个故事后,细细的风拂着树影,吹到床边,我有那么一点点清醒,我想江湖是一条河,源头清澈,也许流到下游就变成了一滩混水,好在我不经意间遇到了源头,才没有相信源头也是一滩混水。我是一口井,再大的河流到我这里也就流不出去了,我没有对任何人讲过那个故事,因为我的朋友很少,因为我不喜欢解释,因为我不知道我的故事流出去,会不会也只是一种传说,会不会只是增加了一种可能性。
原来江湖只是一种可能性,如果事实没有按我的故事发展,其他的传说也就成了事实,那么为什么偏要向我的故事发展呢?难道这就是命运,命运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性,可是我无法清楚地解释让自己明白,让别人明白,所以我就睡了,对于不知道原因的事我从来不会深究。梦中我变成了一个说书人,我说的就是这段故事。
成烟是赤月教教主也就是若水的父亲收养的儿子,和若水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若水十三岁的时候,成烟十五岁,他们开始明白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并不是兄妹之情,教主当然更明白。从此以后,成烟就很少见到若水,因为他经常被派出去杀人,杀到二十个人时,成烟对义父说,我不想杀人。那你想见若水吗?想。那我们就交换,杀一个人我就让你们见一次面。好。成烟杀了很多人,所以他经常见到若水,他看到若水站在荒无人烟的小岛,美丽得如一条受伤的鱼,他总是说,若水,我一定会带你走,我等你,若水知道,她可以等,她愿意等,那怕等到白发苍苍,等到有一天死去,因为她相信他就象相信自己有一天会死一样。若水怀上了成烟的孩子。
成烟一如既往地杀人,也在想着怎么带若水离开。他感到若水很寂寞,一个女人守着一个孤岛,她需要我在身边。她说,成烟,我想你。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我要你天天在我身边。若水,我一定带你走的。你再等一些时间,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我想有个孩子。为什么?你不在的时候,他可以在我身边啊。等我们离开这里再说吧。成烟走了,若水等待孩子的降生,她不知道等待她的还有一场厮杀。
那是一个血色的黄昏,鸟儿在枝头叫着雪花叠在地上,还有一些在空中飘荡。成烟沿着一条小路走进一间弥漫檀香的房间,推开门,一个老和尚正在打禅,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说,我等你已经等了二十二年。你等我?或许是一个和你一样的人。什么意思?一个来杀我的人,谁都可以,没有想会是你。因为我可以杀你。其实他错了,他不该让你来的。他是谁?你的义父,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我不明白,你会明白的,他要你来杀我,就是要我和你互相残杀,要么你死,要么我死,无论谁死,对他都有好处。你是什么人?你义父派起杀你父亲的人。你说什么!我已经说的和明白了,你和我都得死。我想知道原因。当年他为了得到你的母亲,派我杀了你的父亲,然后假装救了你的母亲,娶了你的母亲,你的母亲为了你,苟且活着,直到生下一个女儿之后,郁郁而终。这些年他一直在搜查我的下落,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的,只是比我想象的早了一点,你可以动手了,不要让他看出你已经知道了事实,还有如果你要杀他必须等机会。我自己明白,那么你可以死了。成烟的剑挥出,流星一样,划过天空,划过和尚的咽喉,划出来,鲜血溅出,如满天星辰。
见到义父,他说,他死了。他每次杀了人回来都是这句话,他也只对义父说这句话,除非义父问他,义父问,他没有说什么吧。在他开口之前剑已经掠过他的咽喉。很好,你越来越成熟了,不愧是江湖第一杀手。义父,为什么要我杀人?这是他问义父的最多的问题,也是唯一的问题。义父总是说,你以后会明白的,但是这一次他说,想必你已经知道答案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想杀人。可你已经杀了很多人。我知道,所以我不想杀更多的人了,我怕自己罪孽太深,我怕报应到我的孩子。你有孩子了?还没有,但若水想要个孩子。一个父亲的心情我是了解的,好,我答应你,但你必须再替我杀一个人,最后一个。你说。左剑庄主。成烟转身离开。
若水,再过几天我就带你走。父亲让我们离开了?是。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只想问你愿意不愿意跟我一起走。你知道的!那就不要问。那这几天你会和我在一起吗?不会,我还有一件事要做,做完了,我就回来接你走。我等你。
成烟走了,走了三天。第三天的黄昏,若水看到带着一脸疲倦笑容的成烟,成烟说,若水,我带你走。若水笑了,若水笑的样子如漫天雪花,若水说,我要和父亲告别。他不在赤月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成烟?成烟松开若水的手,说,好,那我就把整个故事告诉你,你也有权利知道的,你的父亲杀了我的父亲,娶了你的母亲,也是你的母亲,她在有了你之后,郁郁而终。你的父亲把我养大,是为了让我作他的杀手,当我没有利用价值时,杀了我,可是在他没有杀我时,我就已经知道事实了。所以你杀了他。他比我想象的狡猾多了,他跑了。成烟停住了,空气中只有彼此的呼吸声和大片大片的雪花,成烟看了若水一眼,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跟我走,一个是在这里等他。我不知道,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要告诉我?成烟看着手足无措的若水无可奈何的样子,别哭了,跟我走,成烟再次拉起若水的手,如果你和他在一起,有一天他一定回用你来要挟我的,你知道我不愿让你受到一点伤害。我们离开这里,到一个他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平静的生活,以前的一切我都可以不在乎,好吗,若水?若水没有回答,成烟搂住她肩膀慢慢向前走,雪地上只留下两串脚印。不久,一层一层的雪落下,大地如一片云。
那场厮杀并没有停止,无论他们走到哪里,教主都能找到他们。我见到他们的时候,成烟正在和风云四杀交手,成烟的剑慢了很多,我感觉到他的疲倦,他的伤痕累累,但他还是把风云四杀杀了,中了一剑。他走过来说,带这个女人走。他是个聪明人,因为我一定会保护她,因为我是左剑庄主。
在那之前,我并没有见过成烟,他只给我写了一封信,他说,在怜雪亭等我。我早已离开左剑山庄,为了一个女人,住在这里,没有想到会爱上另一个女人,一个别人的女人。我和女人吃完饭,女人说,我想去找他。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不知道。那就不要暴露自己的行踪。也许能分散父亲的注意力。也许会招来身之祸。如果这样可以避免他们之间的纷争。你错了,那样只会加剧他们之间的厮杀。那我?等,等你的孩子生下来,也许我会带你去找他。女人不再说话了,我想她在期待孩子的出生,而我觉得自己有点残忍。
这些天我总是整天整天地陪着她。她要吃东西,我就做饭给他吃;她想吃酸的,我就弄酸的给她吃;她不能洗衣服,我就帮她洗衣服;她坐着无事,我就陪她说话,我说我的童年,她就说她和成烟的童年;早晨或者黄昏,我陪她在河边散步,河中的水草开了许多花,五光十色,触目皆是,她会摘一朵插在头上,然后问我,好看吗?我说,你往河里看看。她看到自己的倒影,看到河中飘落的花瓣,花瓣下游来游去的鱼儿,我问,好看吗?人家问你呢,你怎么又问人家啊。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你怎么和成烟一样啊。是吗?是啊,我问他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说的,他说,你自己不知道吗?如果我们见到他,你会和他成为好朋友的,他经常说,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他没有一个朋友,我真希望能够早点见到她。我见她陶醉的样子,心想要是能够永远这样该多好!人要是这么想的时候,就知道那一定是不可能的。不久,她的孩子出生了。一个月后,我在附近的一个村庄找到一个奶娘,若水把孩子放在那里,我们一起去找成烟。
其实很容易找到成烟,因为江湖上的人都在找他,有人找他报仇,有人则是赤月教的人。无论走到那里都能听到成烟的消息,那些人绘声绘色地讲着别人的故事,却不知道故事里的人就在他们身边听着。我们找到成烟的时候,也就我第二次见到成烟的时候,我也见到了数十年最残酷的一场厮杀。四十个所谓的江湖君子围攻成烟,言辞凿凿的说是为了伸张正义。我左手出剑杀入刀光剑影,我之所以出剑,是因为我不想让成烟死,不想让若水伤心。
成烟说,多谢。你从来不说这句话的。那要看是谁了。我是例外?如果能活着出去,我很愿意和你喝一杯。就凭你这句话,我一定会让你出去的。在那四个人还没有看清楚时,我把剑换到右手,一道彩虹飞过,四个人的脑袋同时飞了起来,如四只乌鸦凄厉地飞如暮色。你的右手更厉害。是。那你为什么一直都用左手?因为还没有人值得我用右手。看来你动杀戒了。我很久没有动过杀戒了。好,我也好久没有杀得这么尽兴了。暮色如女人的残妆渐渐退去,生命如黯淡的暮色渐渐坠落。当暮色抹去最后一点血红时,我和成烟的剑同时刺向最后一个人。
我用手擦着剑,成烟走向若水,若水惊慌失措地叫了一声父亲,孤零零地站在桃林深处,我和成烟同时回头,赤月教教主和四大护法站在落花缤纷的桃树下。教主说,好剑。成烟说,我等你很久了,本来只有我和你的恩怨,何必要找那么多人替你死,你在逃避,你是个懦夫。你错了,不只是你和我的恩怨,你杀了那么多人,人家有权利报仇的,我只是想你背着更重的罪孽。你果然用心良苦啊。你没有杀左剑庄主,你骗我。一个骗子这么说,你不觉得可笑吗!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在这里在教育人,不是更可恨吗?你有对我好过吗?你不过是在利用我,你让我认贼作父,还口口声声说是忘恩负义,我真替你感到可耻。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了。如果我早就知道了,你已经死了。那么说你是在杀那个和尚的时候知道的,所以你没有杀左剑庄主。如果我去杀他,也许我已经死了,最后的几次,你都是在让我自寻死路,你玩得够绝。不过还是让你知道了,可惜知道的太晚了。不见得。那你就试试。
成烟的手更紧地握住剑,我把剑扬在天上,教主的长袍翻飞,落花卷如风中,片片如飞刀一样刺向成烟和我,四大护法的剑滚着尘土在飞花之后也向我们冲过来。若水一直没有说话,如身在有一个梦中,梦醒的时候,落花纷飞的桃林只有一个人站着,那个人是教主。成烟中了两掌两剑,我中了一掌三剑,躺在地上,鲜红如花的血,一片一片的,躺在地上的还有四个已经死去的人。教主仰天大笑,你父亲笨,你比你父亲更笨。你高兴的太早了。成烟慢慢站起来,教主却慢慢地倒下去,教主说,我不明白。你忘了左剑庄主的左手了,右手以剑,左手以暗器,左剑山庄就是以暗器闻名江湖的,不过他用的是你的暗器,你的暗器是有毒的。怎么可能我都没有看到他出手,他又怎么可能有我的暗器?你不要忘了你向我打来的四枚暗器,我躲了两枚,接了一枚,还有一枚我打给了庄主,庄主就还给你了。你,你。成烟撑着剑向若水晃过去,若水却跑向父亲,我闭上眼,叹了口气,可是我睁开眼的时候,教主在笑,只是那笑容已经僵硬了,我听到他的孱弱的声音说,我发了六枚暗器。成烟躺在东方,教主躺在西方,若水躺在从成烟到教主的路上。我爬到若水身旁,若水颤抖着说,照顾好我的孩子。可是他还没有名字呢,成烟,你给孩子起个名字吧,我说。可是成烟只是说,来世让我们做个朋友。
我把他们葬在桃林里,我想他们会喜欢的,那片桃林的桃花开得更艳。我在那里倒了四坛花雕,喝了四坛花雕,一路高歌地走回去,蓬头露面。我给那孩子起名叫做惜缘。江湖上从此多了一个说书人,少了一个左剑庄主。
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记住那个故事。我领着惜缘站在一家一家酒店的门口,说,那是一场充满爱情的厮杀,或者是一场充满厮杀的爱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