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中  

(一)

时光磨灭了历史,但磨不去我们的感觉。
在这繁星闪烁的时刻,你分明能感觉到,就在前方,就在那曾是郁郁葱葱的远山之巅,我们的祖先,曾经不依不挠地驻足、凝望、狂奔,也曾陷入一些一往无前的孤单和沉默。尽管,一切都已无法考证,但在习习而来的晚风里,林间散落的箫声,已遗漏出太多的线索。
北望长江,我们仅在狭长的浅薄与非议里就生活了这么多年,真想在这样繁星众多的夜里再问一句:祖先啊,修筑一条通向过去与未来的航道,尚需多少年?甚至想到就此放弃。但我不能!感觉里的祖先,深邃的目光是这般的让人久久不能释怀;那些褪去华彩的图腾,又是那般语无伦次地一遍又一遍地在梦中呈现;那些沉积在江底的铜,又是那般杂乱无章地无数次地往孤高的心录放射着古朴的光芒。
尽管,一切的到来与往返都那么迟缓,且连原本简洁客观的歌声,都已变得不解和娇柔。但我们仍然不能呵,是的,不能啊,感觉虽不能延缓时光的稀释,但坠在心灵深谷的文明的回声,却一步步地拉着我们向前:无论我们身处何地;无论我们是否还保持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旧习;无论我们是否已把情感深处冗余的娇柔之手褪去,只留下如“人”字的躯体和下肢。

(二)

是这般沉浸在清凉秋意里的时光,是这般不离不弃蜿蜒绵长的时光。
站在这银星辉映的茫夜,仿佛一切都将归于等待。等待明天的太阳,等待下一个即将到来的黄昏和夜晚,等待又一轮圆月般冰清玉洁的感叹……
而回忆和前望都变得久远和清澈,包括月下踯躅的唐诗宋词,包括随风幻化的脸谱和水袖,包括固化中仍翘首以待的画卷与雕塑。真想再次进入那彩陶凸线勾勒的古道,觅一盏昏黄的灯火,想望洛阳。
想望,九月的心情如树叶般飒飒地落下来。梦想的、隐微的、熟悉的、锐利的,所有的灵光仿佛都与照耀无关了,维系一种至远的信念,来自长夜的深处,来自一种千年周转的名叫爱情的芬芳:
那时,大雾散尽,你从方向不定的水面而来,手托一柄沾满水雾的晶莹的如意……

(三)

然而,时空之中,妄谈人生如妄谈爱情如妄谈秋雨,传说如水而时光如墙后的芭蕉叶,它们整夜整夜地磨擦出千百年后的一句话:出世比入世难。多少年里,洛阳的佛会,如杂技般散落民间。原来多少年来,我们的信奉的,其实只是祖先的祖先在闭眼的最后一刻留下的最神秘的一句:凡你们相遇和目睹的一切都与我有关。
于是,时光磨灭了历史,但磨不去我们的感觉,磨散的祖先的灵魂,仍是依山傍水而居。
于是,我总怀想着有那么一天:夜晚的星光顺着安宁的我久坐的椅缘而下,而我的存在只是一种栖息,一种热爱的感觉,象一朵盛开的莲,或者叫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