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历史小说——《满江红》作者:南国骑士

铁血肥龙 收藏 75 5034
导读:架空历史小说——《满江红》作者:南国骑士

第一卷 塞北风云  序章

惊变

盛夏的七月,毒辣的太阳无情的炙烤着大地,一列北行的火车拖着沉闷而单调的“咔咔”声行驶在辽河平原上。“见鬼”,陈策烦闷的从卧铺上爬下来,走进了列车车厢的连接处。哦,已经有人了,就是自己下铺的那个中年商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八块钱的白沙烟,陈策用了一个自以为很酷的动作晃着了打火机,将点着的烟深深吸了一口,这才抬起头看了对面一眼,却发现那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你好”,那人问候了一句。

“你好”陈策下意识的回道。

“你是大学生吧?很清秀的小伙子啊。唉,与你们这些年轻人站在一起我就感觉到自己已经老了”那人笑着说道。

今年刚满18周岁的陈策老家在江南的一座小城,父母很早就离异了,他从小就跟着祖父祖母生活。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身高一米七八的他虽然身体很强壮,脸蛋却是生的眉清目秀。

陈策也笑了笑,“是啊,刚放暑假”

“听口音,你是南方人吧?来东北旅游吗?”

“恩。想到长白山去看看,长这么大,没见过火山”

“哦,那里离沈阳还有不少路啊。现在的年轻人,肯独自出门闯荡的不多了”口气中带着一丝赞许。

“瞎跑呗,反正暑假也没什么事,就想出来见识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

两人都笑了。

又闲聊了一阵,无意中谈了一些历史典故,发现彼此都对历史有着很深的爱好,聊的也是越来越投机。过了一会,中年人指着车窗外一条越来越近的大河说,“那条河是浑河,辽河的一条支流。明朝末年那里发生过一场血战”

“浑河战役么,两万明军救援当时被后金围攻的沈阳,途中与清军主力遭遇,一场血战下来,两万明军全军覆没,浑河水漂红数十里”虽是第一次来东北,但对这条浑河陈策可是慕名已久。

“是啊,他们在增援路途中就已经接到沈阳失守的消息了。本可撤退了事,但将军们却不愿放弃沈阳,渡过浑河试图击退女真兵,却被女真人半渡而击全军覆没。两位总兵都战死沙场”言下不由一阵感慨。

“明军战斗力太差了,只会结硬寨凭借火器的杀伤力打仗,野地浪战远不是八旗兵的对手,打不过,跑不掉,火药用完了就是死路一条。”陈策有些不以为然。浑河战役明军的一位带队总兵官名字也叫陈策,是以他对这场战役多留了点心。

“当年的宋军就不一样,现在人都道宋军懦弱,孰不知宋军的战斗力比明军强的多。即使被围困,出城逆击,半夜揣营比比皆是。虽屡遭挫败,胆气尤存,以步克骑,终于逐渐的在战场上扳回的劣势。明军就太差了,全军都患上了对辫子兵的恐惧症。清军入关,八旗铁骑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境。明军几乎就没做什么抵抗,二十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陈策恨恨地说。

“同样是面对女真人,南明与南宋的表现简直如同天渊之别。”

“南明有李成栋,南宋有岳飞”中年人说道,“这二者之间的差别也委实太大了点”

岳飞

遥望中原 荒烟外 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户,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

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重续汉阳游,骑黄鹤。陈策不由得想起了这首壮怀激烈的满江红。

序 惊变 下

到沈阳后,陈策背着旅行包上了一辆驶往长白山的长途客车。

想起刚刚在火车上遇到的中年人,陈策微微的一笑。“喜欢历史的年轻人也很少啊。”至少自己的同学里面就一个也没有,平时也碰不到什么同好,偶然遇上一位连都不知道名字的人竟然聊了几个小时。看来自己还是蛮“平易近人”的吗。

陈策自小就缺少父母关爱,却没有养成孤僻的性格,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喜欢看书吧。书中广阔的天地让他觉得人生真是很渺小,养成了他随遇而安的性格。他也不像大多数同学那样只顾埋头读书,却手无缚鸡之力。什么体育运动也都会一点,甚至还代表学校在市运动会上拿过名次。原本一心想考军校的他却阴错阳差被南方一所重点高校的数学系录取。大概很多男孩子从小就对军事有一种特殊的情节吧。陈策显然在这一点上表现的更为突出,中学时代,他的课外读物就是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约米尼的《战争艺术》等等诸多军事书籍。相比起来陈策的古文水平其实并不好,像二十五史这样比较浅显的文言文也只能大致看懂。

好读书不求甚解,“古文不好又怎么样?我看的是 大历史 ,哼,西方历史也不少,光拿破仑的书籍就读过十几本。”想起刚才在火车上讨论到西方历史的时候,对方就明显不如自己了。

恩,从那微微扬起的嘴角大家可以看到出,我们的陈策同学现在明显地进入了自我陶醉状态。

客车渐行渐远,印入眼帘的景色也由一马平川变换到地势逐渐有些起伏的丘陵,路旁的植物也由低矮的灌木逐渐变为高大挺直的针叶林。看来长白山快到了啊。旅途劳顿,陈策感到一股倦意,调整了一个让自己舒服的姿势后,昏昏的睡了过去。

这是什么地方?好黑啊,什么都看不见。伸出手,什么都摸不到,迈出脚,踩着的也似乎是一片虚无。

静,让人窒息的静,静到自己似乎已经与周围的空间连为一体,静到恐惧成为了唯一的感觉。

等等,那是什么?无边的黑暗中似乎透出了一丝光亮。那光逐渐的清晰起来,变成了一副画。这是我中学时代踢球的草场啊!正在绿茵场上酣畅奔跑的不正是我吗?

忽然,景象又消失不见。取代的是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长江,那个站在长江边上任凭江风吹打纹丝不动的不也是我吗?只是那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是一丝……忧郁?

面前走来了一个慈祥的老人,那不是我的爷爷吗?他手里牵着的小孩是谁?那不是我啊!爷爷,他是谁?陈策大声喊道。老人似乎没看见他,也没听见,径直地,径直地从陈策的身旁走了过去。“爷爷”,陈策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但抓住的,依然只有那无边的虚无……

一阵冷颤,陈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依然坐在长途客车的座位上。

原来是一个梦啊。陈策微微的出了一口气,只是心底里的那阵恶寒怎么也挥之不去。

客车转了一道弯,司机突然发现路面上似乎站着个人,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往右边打了一下方向盘。那一瞬间,他才想起来,自己的车正行驶在盘山公路上……

第二天,报纸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昨日,辽宁某县发生一起恶性交通事故。因司机酒后驾车,一辆满载旅客的长途汽车翻下了盘山公路。到目前为止已经确认12人死亡,31人重伤,1人失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