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文 / 沈孤雁
楔子

没有对手的江湖是平静的江湖,平静的江湖是寂寞的江湖,寂寞的江湖是死掉的江湖。
慕容天下无疑是寂寞的,那种寂寞深入骨髓,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
他是武林盟主,他的武功天下第一。
一生大小战役无数次,却没有一次被打败过,甚至都没受过伤。
这令慕容天下觉得很遗憾。
有时候,太过于完美的人生其实也是种遗憾的人生。
隐隐之中,慕容天下总感觉自己似乎缺少了点什么。
他有一个漂亮的妻子,膝下还有一个儿子叫慕容姑苏,按道理说这辈子应该无憾了。
但是他还是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缺少了点什么呢?
当年的凌云壮志?还是意气风发的豪情?
其实慕容天下也说不上来,他只是希望江湖中能出现一个对手,能让他觉得兴奋的对手。
只要他能挡得了自己三剑,他就会开心三年。
但是他等了三十年,这样的一个人还是没有出现。



在明月楼,萧逐浪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向彩云姑娘表达自己的爱意,几次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难道,表白真有那么难吗?
萧逐浪内心苦不堪言,但表情仍然装作若无其事一般。幸好彩云并不知晓他的内心世界,还能带着娇美的笑靥与他饮酒作诗。
不行,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说出口,萧逐浪狠狠对自己说道。
他其实并非没有勇气表白,怕只怕,被彩云姑娘当面拒绝。
那样的结果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其实,表白不仅仅需要勇气,还要有充分的理智,否则当你捅破了那层纸的同时,你之前和她所建立的珍贵友情也可能在瞬间不复存在,或者说开始变质。
萧逐浪呆呆地看着彩云姑娘,发觉她今天特别漂亮。
柔美的青丝自然地垂落在光滑油亮的肩膀,那双动人心魄勾人心魂让人触电的眼睛说不出的万种风情,道不尽的欲说还休,真教人鼻孔冒血,头晕目眩。尤其是那娇艳的性感的诱人的温润的嘴唇,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亲吻一番。还有那高高的鼻梁,说有多销魂就有多销魂。
这还只是萧逐浪在侧面观察她的脸,如果再往下看的话萧逐浪肯定会心跳加速信马由缰动如脱兔,想到这里,他就已经面红耳赤了。
是的,他是一个君子。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但君子就应该有君子的风范,不可以跨越那个“度”。
地球人都知道,和人说话的时候眼睛应该正视对方,这样才够尊重,当然,也不能一眼不眨地盯着人家,否则就会给人一种色迷迷的感觉。
所以萧逐浪在盯着彩云看的同时,也在暗暗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要被她发现了自己的“图谋不轨”。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彩云的声音婉约轻柔,如来自云端,让人闻之心神荡漾。萧逐浪听得如痴如醉。
“萧公子,您觉得这首词的意境如何?”
萧逐浪忙从胡思乱想的氛围中解脱出来,回答道:“这首词取其秋景凄凉的意境,以烘托送别的凄冷氛围,本来应该是一种很萧索的感觉,但不知为什么,从你的嘴里念出,就感觉如置身梦幻。”
彩云莞尔一笑,说道:“萧公子真会逗人开心。”
萧逐浪一本正经说道:“琴姑娘色艺双绝,在下早已仰慕万分,萧某对天发誓,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
“哦,是吗?那要怎样才能证明呢?”彩云煞有介事地看着萧逐浪,好像有点不信。
“那你要怎样才肯相信?”萧逐浪挺起胸膛,摆出一副大男人主义气概。
“把你的心掏出来,我就信了。”彩云说得还挺认真,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这……萧某可不是比干,琴姑娘就别再刁难在下啦。”萧逐浪见彩云句句珠玑,且一针见血,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应付。
这时候门外有人在吟诵一首诗,人未临,声先至。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原来是慕容公子来了,快请进!”彩云居然出门迎接。
萧逐浪内心里面愤愤不平,又是这个慕容姑苏!
每次当他与彩云在一起的时候,慕容姑苏总会出现,害得他好几次连表白的机会都错过了。
这一次慕容姑苏来得同样不是时候。
“又是你!你怎么每次都来!”萧逐浪很是郁闷。
“怎么,你来得,难道我就来不得?明月楼又不是只做萧公子一个人的生意。”慕容姑苏剑眉星目,似乎没把萧逐浪放在眼里。
萧逐浪的肺都快气炸了,接口道:“现在琴姑娘是在做我的生意,而不是做你的生意,所以你可以走了。”
“呵,如果你还以为你和我是同等身份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早把明月楼给买下了,从今以后我就是明月楼的老板,我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你都管不了,我甚至可以随时赶你走!”慕容姑苏说着摇起了折扇,端得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全身上下散发出的那种高贵气质更是萧逐浪所不能比拟,但是萧逐浪偏偏不愿意就这样妥协。
“你有财有势,还不是仗着你老爹的威望,就凭你,哼!”萧逐浪嗤之以鼻。
“谁叫你没财没势?你命该如此,就别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慕容姑苏挖苦道。
萧逐浪快死了。
他快要被气死了。
“慕容公子,萧公子,你们就别再争风吃醋了,何必为了小女子而大动肝火呢。这样吧,我来弹奏一曲,两位不妨洗耳恭听,也借此机会化干戈为玉帛。”
还好彩云姑娘及时来圆场。要不然萧逐浪已经准备拔刀了。
他小时候日子过得很穷,老是被人欺负。不过无论受了多少侮辱,他都能忍住,但不知为什么,一旦有人与他争夺彩云姑娘,他就想一刀宰了他。
也许彩云姑娘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实在太重要了,胜过于自己的生命。
“如此甚好,省得耳根清静。”慕容姑苏大方地说道。
琴声悠扬开来,犹如天籁之音,低回婉转,绕梁三匝。
萧逐浪渐渐平静下来。
在如此优美的琴声之中,让人不敢有半点杂念,更别说有那么一丁点的杀气。
所有的不快,烦恼,都将随着琴声的飘扬而抛到九霄云外。
弹琴的纤指在上下起伏着,那嫩白的柔荑毫无瑕疵,看得萧逐浪的眼睛都直了。
曲终了,人未散。
萧逐浪和慕容姑苏还在陶醉和回味之中,竟似痴了。
彩云见萧逐浪和慕容姑苏痴呆的模样,噗哧一声笑了。
“两位公子,怎么都愣啦?是不是被人点了穴道啊?”
萧逐浪叹道:“我的死穴早被你给点了。”
慕容姑苏白了萧逐浪一眼,说道:“琴姑娘的琴音真是太美妙了,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能听到琴姑娘的琴声,在下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萧逐浪故意矫正道:“应该说是死而无憾了。”
慕容姑苏听了一把火,瞪着萧逐浪的眼睛说道:“你!”
彩云见两人的醋意还未消,揶揄地说道:“好了好了,两位就别再开玩笑了。如果你们再争执不休的话,那我可要走了。”
萧逐浪赶紧拦住,谦声道:“别,这可使不得,都怪我不好,扫了琴姑娘的雅兴。”
慕容姑苏见萧逐浪妥协了,得理不饶人说道:“那你识趣的话就该自动离开,免得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萧逐浪恼羞成怒,斥骂道:“喂,是我先来的,你别这么不讲道理好不好?若不是看在琴姑娘的面子上,我早把你一刀给剁了。”
慕容姑苏不屑地回答道:“好啊,那我们走着瞧。”
彩云见两人还是如此僵持的态度,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就说道:“两个选择。第一,我走,你们留下。第二,你们走,我要休息。”
这时候两个人都急了,惹恼了佳人这还了得,连忙齐声说道:“我们走,我们这就走,琴姑娘别生我们的气了,改天再来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