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灵仙

死灵仙第一集  第一章 深山古墓
“哥,如果挖了这座坟墓,再没找出一件文物,那我就走了。”冷月挥舞着手中的铁锹,掀起一大片黑色的泥土,狠狠的抛向一边。飞扬起来的黑色泥土,有一丝钻进他的口中,惹得他不舒服的“呸呸”两声,愤恨的把铁锹扔向一边,一屁股坐在刚刚被挖掘过的泥土上。

这是一个深山中的湖泊边上,一座巨大的坟墓。根据冷风、冷月两兄弟的查探,这里埋葬着清代什么什么大将军,官爵好象很大的样子。兄弟俩特地来这里挖文物,一直期盼着挖到文物发财。其实,两兄弟生活在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里,父母都是生意人,颇有家产,但却在一次飞机失事中双双丧生,留下大笔遗产,两兄弟都未成年,因此,遗产尚且规划在他们的叔叔旗下。哥哥冷风,今年17岁,身高一米八五,身材修长,长得帅气而又风度翩翩;弟弟冷月,今年16岁,身高一米八零,天生一张非常精致的娃娃脸,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一个超级可爱的乖小孩,可惜事实和外表往往发生冲突,在他的家族中,冷月是最具叛逆性格的无赖,学校中的每个同学、老师都怕他前来惹麻烦。

冷风将锄头举过头顶,重重的一下锄在坟上,激起“叮”的一声。没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说道:“月,挖到石板了,我们合力将石板撬开,看看里面有没有文物,好歹也是一个将军,至少也要放把宝剑陪葬吧。”

冷月站起来,习惯的拍拍屁股上的灰尘,之后和冷风一起合力鞘开坟墓的石板盖。

“哥,你说这棺材是什么木板做的,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腐烂,清朝的,都快两百年了。”冷月俯下身,用手敲了敲棺材,之后说道:“这木材说不定值很多钱。”

“先打开再说吧,月,你还怕骷髅吗?如果怕,等下闭上眼睛,我来拾取那些宝贝。”冷风盯着冷月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柔情,似乎,他已经确定棺材里有文物了。

“好吧。”冷月应了一声,从脚跟处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插在棺材的木板夹缝中,然后用力地撬起来。

“啪、啪、啪。”传出三声棺材裂开的声音,冷风抬起头看了看冷月,然后低下头说道:“你转过头去,我掀棺盖了。”

冷月走到一边,背靠在身后的古树上,眼睛盯着冷风。冷风微长的头发向下垂着,遮挡住他的脸,虽然看不见,但冷月此时觉得他一向冷漠的老哥是世上最可爱的生物。

伴随着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棺盖被掀开,冷月只见冷风身体一僵,傻眼盯着棺材里。“难道有很多财宝,哥哥看得傻了……”冷月在脑中猜测,忍不住提醒道:“哥,你怎么了?有骷髅吗?”

冷风下意识的摇摇头。

见到冷风摇头,冷月几步冲到坟墓边,眼睛直射棺材中。

“啊……”初秋的傍晚,深山老林里响起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惊得栖息在四周古树上的飞鸟四处飞走。丝丝羽毛从空中飘落,犹如寒冬里的鹅毛大雪,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如果有人在附近路过,也绝不会动身前去观看,毕竟,人的胆量有限,凡遇到这种诡异的气氛,一般情况下都是飞快的跑走,有多远就跑多远。

“他……他……他好象……没……没动,哥,怎……怎么办啊。”冷月右手颤颤抖抖地指着被撬开的棺木,惊恐得断断续续的说道。

完好无损的棺木中,陪葬品琳琅满目,被晚霞染上一丝丝流转的光晕。如果就单单是这样,两兄弟也不会吓得惊慌失措。在金银珠宝之中,赫然躺着的,就是一具僵尸。

僵尸的外貌约为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惨白的脸上可以清晰的看到血管,着一身清朝文官服饰,就和电影里的僵尸一样,双手交叉放于胸口,可以看到那露在衣袖外面漆黑色的指甲。

冷风从惊呆中回过神来,正好听到冷月的话语,转过头看向那被他俩来时踩出的山路,仿佛害怕惊醒沉睡中的僵尸,轻喝一声“跑”之后,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冷月依旧紧盯着那具僵尸,全身僵在那里,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哥,我脚麻了,我跑不动了,我……”到这里,仿佛回想到了什么,声音噶然而止。

冷风双手用力拉住垂着的藤蔓,一用力,将自己的身体甩上斜坡,却听到冷月无助的哭腔,情急之下,不得又翻身跳下,跑到冷月身边,一把抓住冷月的手,拉着他快速向外跑去。

冷月用力拉住冷风,神态镇定的说道:“哥,僵尸啊,你不想多看看吗?我可以确定,这只是一具普通的僵尸,根本就不是活的,如果是活的,那最好。”

“月,你疯啦,快跑啊,等他醒来就没命了,现在太阳快下山了。”冷风急切的说道。

“哥,你认为太阳下山,僵尸就会醒来吗?然后吸我们的血。”冷月话音平静,听他的话,似乎有点期盼着什么似的。

听了冷月的话,冷风一震,下意识的看了看躺在棺木中的僵尸,“走吧,不管他醒不醒,跑了保险一点,别把小命丢在这里。”说完拉着冷月的手准备逃跑。

“哥,我敢确定这具僵尸只是普通的僵尸,是不会醒的,至少现在不会醒,我们刚刚撬棺木之前,棺木根本就没有被移动的迹象,上面布满灰尘,这说明这具僵尸根本就没出过棺材,另外,如果他是活的,那我们挖他的坟,他一定会醒来干掉我们。”

“月,别管这些,走吧,万一他醒来,我们就完了。”冷风拉着冷月,期望他的弟弟快点跟他走。

“不,哥,我希望他醒来,如果他醒来,那咬了我们,那我们也就成为僵尸了。”仿佛怕冷风不理解似的,冷月继续补充了一句:“僵尸,可以长生不老,如果他不醒,那我们至少可以拿走这些财宝。”

冷风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急促的劝说:“就算让你成了僵尸,但只能在黑暗中不朽,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一旦碰到阳光,你就会风化,就会死亡,而且,还要吸别人的血液生活,你疯了。”

被冷风关切的目光注视着,冷月羞愧的低下头,但态度依旧坚决,“哥,你吸血鬼电影看多了,或许是我真的疯了,从看到僵尸的第一眼起,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僵尸并不怕阳光,不然,这具僵尸早就风化了。”

冷风转过头向僵尸瞟了一眼,继续盯着冷月,双手抓在冷月的肩头摇晃,似乎想摇醒这个弟弟,声音中透着复杂的色彩,有愤怒、有怜悯、有无奈、有悲哀。“就算能够生活在阳光下,但是,你确定他会咬你吗?而咬你之后,你就会变成僵尸吗?你一定能够保留意识吗?人类对僵尸的了解太少了,如果他咬了你之后,不给你喝他的血液,你就会死的,走吧,弟弟,算哥哥求你了,走吧,爸妈已经离开了我们,我不想再失去你。”

冷月挣脱冷风的双手,坚定的说道:“不。”

“啪”的一声,冷风一巴掌扇在冷月的脸蛋上,瞬间,冷月那张可爱的娃娃脸上出现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被扇了一巴掌,冷月恨恨的盯了冷风一眼,转过身,走到坟墓的青石板边,靠着青石板坐下。

“走不走?”冷风阴沉着脸问道。

冷月抬起头,看了一眼他的哥哥,他知道他的哥哥已经动了真怒,内心做着剧烈的挣扎:哥从来没有打过我,至从父母去世后,哥一直都非常关心我、照顾我,哥也是为了我好,可是,能够长生不老,能够永远的生存下去,能够获得强大的力量,无论哪一条,都值得拿性命赌一把了。

“不走。”

“好,既然不走,想长生不老是吗?我现在就干掉你,给你一个选择,走还是死?”冷风走到冷月身边,一把拎起冷月,在愤怒之下,冷月那一百三十斤重的身体,仿佛就像刚刚天空中落下的羽毛一样轻微。

被冷风拎着,冷月也愤怒了,他在家族中,一向以叛逆和倔强出了名,冷风威胁他,他当然火了。

冷月有点歇丝里底的吼道:“你杀啊,杀啊,杀了我也不走。”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重重巴掌声,冷风在扇了一下后,仿佛身体失去了力气,再也拎不住冷月,冷月的身体,也一下子掉了下去,一个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冷月就这样颠坐在地上,抚摸着自己脸蛋上那红色的巴掌印,不去看冷风,眼角,似乎有一丝晶莹的泪珠在滚动,或许是感动,或许是委屈。

“算了。”冷风同样一屁股坐在冷月身边,“你留下,我也留下,陪你一起送死,可以了吧?”

“哼。”冷月轻微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两兄弟就这样沉默着。

~~~~

太阳似乎挣不过天边那一轮血红色的晚霞,灰溜溜的从西边滚落山际,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深山老林的古墓边,伴随着叽叽喳喳的虫鸣声、鸟鸣声,就只剩下两兄弟急促的喘气声,如果说哥哥冷风现在是因恐惧而喘气,那弟弟冷月则是激动的期盼,或许说是渴望的喘气。

黑夜逐渐降临,月亮也爬上了东边的山坡,一丝烂银色的月光照射到僵尸那苍白得可以看到毛细血管的脸上,但是,却依旧没有一点动静。哥哥冷风,从太阳一下山开始,双手就紧紧抓住锄头柄,准备在有危险的时候给于一轮猛烈的攻击。弟弟冷月,那张可爱的脸蛋,因为激动过后,留下一抹红晕,和刚刚冷风给他的两个巴掌印相辉映,给人一种诡异、或者说妖艳的感觉,但现在在这张妖异的脸蛋上,却明显刻着失望的神采。

内心做了剧烈挣扎之后,冷月始终抵不过那长生不老,有着强横力量的诱惑,慢慢站起身子,双手习惯的拍拍屁股上的灰尘,缓步,神色平静的走到棺材边,双手靠在棺材板上,静静的注视着那具僵尸。

“哥,僵尸是有,但却是没有意识的。”冷月说着,话语中透着无尽的失望。

冷风也站起身子,神态也从高度紧张中缓解下来,拧开手电筒,走到冷月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走吧,回家。”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太骂这个倔强的弟弟,依他的性格,当一个梦想破空之后,不知会干些什么疯狂的事,现在只希望他的脑袋别转得太离谱。

冷月将僵尸身边的陪葬品胡乱的抓起扔到他带来的口袋中,之后将口袋往背上一甩,有点不舍的看了僵尸一眼,无言的和冷风一起离开。冷风的急切、紧张,冷月的失望,他们都忘了将坟墓填好,甚至,连盖上棺材板都忘记了。

走了几步,冷月停了下来,仿佛下了重大的决心,对着他的哥哥说道:“哥,我要吸僵尸血,这样,我就能够成为僵尸了。”

“拜托,放下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僵尸只是传说,传说,你知道吗?你电影看多了,什么长生不老,那是人类虚无飘渺的梦想,走吧。”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冷风举例说道:“如果真的能够长生不老,那古代那些帝王,他们可以通过任何榘道,为什么就没有一个活到现在,你清醒点好不好?人要活在现实中,别活在梦想里。”

“不试试怎么知道就不行,这也是你常说的话,不老不死的僵尸,我敢确定一定不是空穴来风,一定有那么回事,我一定要试试。”

“砰”的一声,冷风硕大的拳头打在冷月的太阳穴上,现在什么财宝,什么文物,什么僵尸,他都不管了,他只希望这一拳可以将他异想天开的弟弟打晕过去,然后背回家。

不过,一个人,在有着坚定信仰的时候,他往往能够发挥出超常的能力,就跟愤怒相似。冷风平时一拳头,完全可以将冷月击晕,但现在,冷月只是摇晃了几下,睁着愤怒的眼睛看着冷风,并没有倒下去。“你这招已经不管用了,你以为每次都能打晕我吗?我的训练也不是假的。”

“我这是为你好,别异想天开把小命丢了。”冷风气愤得大吼,这个弟弟,太不象话了。

或许是被冷风的怒吼震住,冷月有点可怜兮兮的说道,或许可以称之为撒娇,“哥,让我试试好不好,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厌倦了,就算死了,我也在所不惜,如果能够成功,那我们就能够获得强大的力量,可以长生不老,想一想,那是多么大的诱惑啊。”

这种生活,或许我也过厌了,生活在叔叔家中,叔叔婶婶千方百计折磨着我们,无非就是为了能够侵吞父母留下的遗产,既然生存没有意义,那不如放手一缚吧,如果死了,遗产留给弟弟,如果死不了,那以后将会前途无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冷风在心里计算着。最终,一向理性的他也没抵御住这种巨大的诱惑,或者说,他打算以自己的生命为弟弟做实验吧。

“好吧,月,想喝下僵尸的血液试试对吗?根据我的分析,能成为你梦想中的僵尸,几率是三分之一,另外两种分别为被尸毒毒死,另外一种就是和这具僵尸一样,以科学方面的说,就是植物人。”

以哥的个性,不可能这么爽快就会答应的,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冷月细心的提防着,害怕冷风等他不小心的时候再次给于他重重一击,打晕之后带回家去。刚刚已经给他一拳了,聪明人是不会被别人以相同的手法暗算两次的。记得每次打架,无论输赢,都是冷风把冷月打晕后背回家的。因为,冷月太莽撞了,如果由着他,那一定会闹出人命,不是他死,就是别人被他打死。

“哥,你?”冷月惊讶,狐疑的盯着冷风,但并没有在冷风的脸上找到一丝不妥。

“我来喝僵尸血,在这个世上,你是我唯一认可的亲人,我不能让你以身犯险,父母遗命,让我照顾你,所以,我必须对你负责,如果我死了,你继承遗产,以后做事不要那么莽撞,特别是叔叔,他居心不良。”

“知道了,你吩咐完了遗嘱,就去试吧。”冷月冷冷的说道,从他的声音中,听不出一丝感情。

冷风转过身,低头朝着坟墓边的僵尸走去。

见冷风转过身,整个身体毫无防备的暴露他眼前,冷月握紧拳头,一拳朝着冷风的后脑打去,期望一拳打晕他。

冷风似乎早就预料到冷月会袭击他的后脑,身子一歪,拳头差着耳根而过,之后反手握住冷月的手腕。斜着脑袋低声说道:“你是我的弟弟,你想什么我能不知道吗?想打晕我,省省吧,要嘛我去试,要嘛跟我回家,没有第三条路给你走。”

“凭什么你去试,父母遗命让你照顾我,放屁,父母坐飞机死掉,难道他们上飞机前就知道自己会死,所以交代下遗命,让你照顾我,然后坐上飞机去自杀。”冷月的头微微探前,愤怒的说道。

“父母上飞机前,原本要离家一段时期,所以让我照顾你直到他们归来,谁知道上了飞机就失事了,所以,父母出门前的命令就是遗命,两个,你选择,要嘛回家,要嘛我去喝,然后死掉让你的脑袋清醒点,以后不再异想天开。”

“不就是比我早生一年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告诉你,别左右我的一切,我有我的自由,反正僵尸血我是喝定了,我不管你喝不喝,如果你要喝,那随便,最多两人死在一起,便宜叔叔得到那笔遗产,哥,你是长子,根据家族规定,有责任继承父母的产业,如果死了就是逃避,而我是次子,可以放纵,可以随心所欲,就算死了也没关系。”

“没有了弟弟,继承了产业又有什么用啊,回到家里,叔叔一定会说我为了独霸家产,谋害亲弟弟,然后告我入狱,之后他继承父母的遗产,你清醒点好不好?”

“哥,那不如这样,我身上有个瓶子,我们先把僵尸血放到里面去,带回家后慢慢研究,先找条狗试试,这样就保险了。”冷月说道,他原本也并没有想到找狗试试,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先拿到僵尸血,然后趁着他哥哥不注意喝下去,而现在,似乎拿狗试试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至少不会让两兄弟自己丧命。

“好。”冷风也赞同这个方法。

冷月走到棺木边,半蹲着身子,伸手抓起僵尸的右手。僵尸那冰冷的手,使得他无缘的一阵颤厉。但激动的心情,已经掩盖了那种恐怖,另一支手拿出小刀,割破僵尸手腕的动脉。缨红的僵尸血液,从那苍白的手中滴落,冷风连忙拿着瓶子接住。瓶子原是个可乐瓶,两兄弟来时从商店里买来解渴的,原本准备抛弃,没想到现在却用上了。

接满一瓶僵尸血,冷月将僵尸的手往棺材里一扔,抬起头,视线从僵尸身上转移到冷风脸上。夜幕下,又大又圆的眼睛,此时闪烁着一种仿若激动的光芒。“哥,要不要把僵尸毁掉,如果被别人发现,那一定会弄出国际性大新闻的,那时候,各大报纸的头条一定是‘某省某市某山清代将军坟被掘,惊现僵尸暴于阳光之下’那样,再来几个和我一样的人,如果我们试验成功,到时候他们又喝下僵尸血,世界岂不是又多了几个僵尸,我看最好毁掉,到时候,省得多几个敌人。”

“烧掉他吧,这里只要不是燃起大火,外面是看不到的。”冷风掏出打火机,点起一支烟抽起来,顺便将香烟盒扔给冷月。

“好。”冷月同样点起一支烟,之后把玩着打火机,和冷风一起将旁边的木材捡起来扔进棺材。

冷风和冷月站在燃烧着的棺木前,未干的木材因燃烧着,响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印照着胆大的两兄弟。两兄弟也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聊起来。

冷月的眼睛盯着棺材里被燃烧的僵尸,对着他的老哥说道:“哥,如果成功,我们成为僵尸后,你准备干什么?”

冷风的眼睛同样盯着僵尸,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构成优美的弧度,声音中透着一股冷漠的气质,道:“我没想过。”

“如果成功成为僵尸,那我就潜藏几百年或几千年,等力量强大之后再出来活动,到时候,我将扰乱世界,把不顺眼的家伙都干掉。”

“哦,是吗?”冷风轻笑,对着天真的弟弟,不免开起了玩笑,说道:“那到时候我就当一次蝙蝠侠,将你这个不听话的弟弟干掉。”

“你舍得,嘿嘿,你也说了,我是你唯一的亲人,把我干掉,那你就孤独去吧,死了也没人给你烧纸钱。”

“僵尸会死吗?”冷风歪过头来看着冷月,狭长冷漠的眼睛中,此时已经冲满了笑意。或许吧,人的微笑都是留给他最爱的人,为了最爱的人,就算是家人,朋友,都会抛弃在一边。

看着已经烧完的棺木,两兄弟拿起铁锹,将土掩上,之后准备离去。

深山的老林之中的小道上,冷风和冷月拎着挖出来的文物和从僵尸身上放出的血液,向着他们停放在山边公路上的摩托车走去。

“月,小心点。”冷风关切的对着自己的弟弟说道,九月的天气,虽然未下秋雨,但山路也不是很好走,而且,路边还有着毒蛇蝎子等一些毒虫,说不定什么时候犯神经来咬你一口。

“恩。”冷月轻答一声,跟着他的哥哥,走向那停放在公路边的摩托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