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自卫队能否胜任海外“救人质”?

人质事件被认为是极端组织对安倍追随美英中东政策所进行的“惩罚”。图为1月25日,日本媒体播出有关人质事件进展的新闻。路透社

日本反恐作战力量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属于警察系统的“雄鹰”部队,一个是陆上自卫队第1空降旅。不过两支力量都缺乏海外反恐经验,是否能适应临时作战环境也堪称问题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吕正韬发自福州 “人质事件”尽管复杂,但解决的办法无非包括三种:一是通过斡旋柔性解决。即通过各种通道与IS进行沟通对话做通其工作,达成恐怖分子对日本政府的谅解,进而释放人质。二是以妥协换安全。也就是通过与IS进行谈判,满足对方全部或者部分要求,以换取释放人质,化解危机,但这种办法如今来看可行性不高。三是以军事手段进行武力解决。

对于正雄心勃勃走向“海外”的日本自卫队官兵而言,军事手段有可能成为选项之一吗?

日本反恐精英开赴约旦

从历史上看,用武力手段营救人质往往是解决问题的最后一张不得已之法。尽管那些成功武力解救人质的故事总是那么让人血脉贲张,啧啧称奇,且对正义的彰显效应显著,但要知道武力解救人质必须具备充分的条件,否则,在战术层面只能加速人质危机,在战略层面则可能使矛盾双方的仇恨不可调和,进而在更深层次对一个国家的安全产生影响。

就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12月,美军专门策划组织了营救被也门恐怖分子劫持的美籍记者萨默斯,但美军的营救行动功亏一篑,萨默斯在营救过程中被恐怖分子打死。有评论认为,正是由于美军的冒险加速了萨默斯的死亡。而在2004年发生的震惊世界的俄罗斯“别斯兰人质事件”中,俄罗斯特种部队的武力解救行动尽管消灭了绝大多数恐怖分子,但却是以333名人质死亡、近千人受伤的巨大代价来换取的。

就目前日本解救人质的选择看,以武力解决的方法并没有被完全排除。有媒体披露,在IS发出人质威胁信息不久,日本警察厅就设置了110余人的对策本部,还将追加派遣专业应对恐怖组织的部队“国际恐怖主义紧急展开班”开赴日本政府在约旦设置的现场对策本部。尽管这被认为是日本以军事手段应对人质危机做出的积极准备,但外界普遍认为,这一动作的符号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

自卫队反恐精锐缺乏实战经验

这是因为,首先,军事手段营救人质必须有充分的情报保障。目前来看,尽管日本与美国在中东有情报合作机制,但能够供给日本有关IS的信息还十分匮乏,日本和IS处于高度信息不对称状态,在情报不充分情况下开展武力解救人质是用兵大忌。

其次,军事手段营救人质一般需要具有整体作战优势,即在整体的环境下,营救一方的军事力量处于绝对优势状态,也就是必须有牛刀杀鸡的态势,历史上营救人质成功的案例大多是基于这种环境的。但IS武装分子深处自己大本营挟持人质,属于主场作战,具有整体作战优势,日本纵使派出特种作战力量也处于相对整体劣势,营救风险极大。

此外,日本反恐作战力量的实战能力有待考证。对于一支部队而言,特别是对于战术级军事行动来说,战斗经验极为重要,而日本的反恐作战力量显然在这方面较为匮乏。目前,日本的反恐作战力量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属于警察系统的“雄鹰”部队,这支部队最初是因应日本赤军分子发动的恐怖事件而组建的,实力较为突出。据披露,这支部队曾参与了1999年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营救被恐怖组织扣为人质的地质和考古学家的行动,尽管这次营救是以吉政府军为主,但这也确是日本特种部队为数不多的营救经验之一。

外界普遍认为,日本另一支具备反恐怖作战职能的特种部队是日本陆上自卫队第1空降旅,这支部队是日本自卫队的精锐,其主要训练课目为在敌后进行侦察、破坏和袭击作战,而这支部队在海外开展反恐行动的经验几为空白,且不论其派出海外的合法性问题,单就其是否能适应临时作战环境而言也堪称问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