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战勤参谋

王昌宁

“战勤参谋”这个词,对于大多数人来讲是陌生的,了解、知道这个词的人也不多。这个词与军队后勤和打仗有关,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宦海之中是一个区区的职务官衔。

军队编制机构大体分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系统,从总部到团一级机关,也基本按这几大系统来划分工作任务。战勤参谋在后勤系统编制之内,团以上后勤机关都编有战勤参谋,只是数量多少而已。

很幸运,我当过战勤参谋,是命运的安排。那年,从生产队走入军营,结束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后。一天清晨,阳光洒满充满生机的营区,全团新兵被带到团部大操场分兵。一些穿四个兜的军官在我们队伍四周转悠。然后拿着花名册点名,点到的新兵答“到”并出列,就这样,一批又一批的新兵被军官带走。后来才知道,我们在新兵训练期间,有关部门就根据档案和了解到的新兵个人情况进行了分配。最先被带走的是去给首长做警卫员或通讯兵,大多数的新兵到连队当了步兵或炮兵,当兵之后的命运由此基本就钦定了。剩下的新兵越来越少,该不会把我分到炊事班或去喂猪吧,这是新兵当时最担心的事。我正在发楞,突然听见一个胖子军官呼我的名字,随即,他让我背上背包跟他到了团后勤机关。途中,他告诉我:他是战勤参谋,湖南人,姓肖,机关里还有一个即将转业的蔡参谋。并对我说:“你的情况我们早已了解道,人精干,文化高,在部队好好干,争取接我的班。”当时,我心想刚到部队,才是个新兵,怎么可能哟!他长得胖乎乎的,我认为这个战勤参谋可能是一个大官。

后来知道,战勤参谋不是什么大官,但是很锻炼人。全团就编制一个战勤参谋,主要负责后勤系统内的战备、军事、行政、训练、兵员等具体事务的组织计划与协调。围绕后勤首长身边工作,经常为首长撰写一些讲话材料,办理首长临时交办的事务,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肖参谋和蔡参谋都曾说过,战勤参谋的活路是个又苦又累的差事。

刚到机关时,我除了干一些收发和勤务之类的事情外,即在肖参谋和蔡参谋的带领下,开始接触战勤参谋的工作。肖参谋说:“战勤参谋首先要会写,你是高中生,比我的文化高,有写作基础,慢慢学会写军事文书”。于是,两个参谋撰写的总结报告、经验材料、统计报表等,都让我负责抄写。那时办公条件差,全团仅司令部有一部铅字打印机,大部分的文件材料是靠手工抄写。因此,我经常是白天抄了晚上抄,有时连续几个晚上不睡觉地抄,手上抄起了老茧。每次抄写好了之后,还要抓紧时间,赶公共汽车把材料送到师部去。

记得从团部驻地璧山到师部所在地江津出差那天,正值盛夏,骄阳似火,烈日炎炎,仿佛划根火柴,空气都会燃烧一样。我赶早班车上午就到了江津,送完材料,从师部出来,在赶人渡去德感坝乘车返回的路上,实在太热,我留够车票钱后,把剩余的钱全部买了冷饮,仍未解渴,炎热难耐。那时没有空调,川东地区,特别是重庆,到了夜晚,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是铺上凉席或门板,睡在街边上纳凉。从凉爽的雨城雅安参军来到炎热的重庆,此时此刻,我想起老人常讲的一句话,“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赶公共汽车的人又多,我在车上站立着从德感到了璧山。全身被汗水湿透,但衣裤仍穿得正正规规,军用挎包右肩左胁,保持着良好的军容风纪。下车后,迈着军人的步伐,冒着酷暑,踏着热浪,从车站走回了营房。这是我当兵以后第一次出差,第一次独立完成军事任务,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了传说中的全国三大“火炉”之一的历害。但心里暗自欣喜,有一种完成任务之后的光荣与得意之感!接着又连续出公差送退休老干部到重庆,整天忙忙碌碌,经常是很晚才回到营房。有时刚下车,就被肖参谋喊去加班抄写材料,一抄就是一整夜。不过,那时年轻,经过近两年农村生活的锻炼,不怕劳累,不怕熬夜,任劳任怨。两个参谋对我的表现十分满意,经常在首长面前夸我,还说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战勤参谋的好苗子。

其实那时,我对整天关在办公室里抄抄写写并不是很感兴趣,对当战勤参谋也没有过多的想法,总认为是不可能的事,开开玩笑罢了。那时我们都憧憬着美好的革命理想,听得最多的是“一切听从党安排”,只知道默默无闻的干好自己的工作。心目中的偶像是黄继光、董存瑞、雷锋等英模人物,理想抱负也是远大而崇高的。新兵时期,最好奇和喜爱的还是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操枪弄炮,积极争取早日入党和立功受奖,再就是想当一名汽车兵。不象我的女儿和现在一些青年,年纪轻轻的,怕苦怕累,一味追求物资享受,缺乏理想信念。我之所以写一些文章,累述我们过去艰苦的工作和生活,不光是为了怀旧,其本意之一,也就是想让我的女儿和现在一些青年了解其长辈们的过去,并告诫他们,无论现在或将来的生活条件有多么的好,物质条件有多么的丰厚,都不要忘记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幸福生活是一步一步走出来和不懈努力拼搏来的,年轻的时候一定要艰苦奋斗,“要先苦后甜,不要享福太早!”这是我妈经常对我讲的一句话。其实也是代代相传的古训啊!

回想起来,那时我们的梦想和追求是那样的简单、真实和纯朴。也许,正是因为自己的简单、真实和纯朴,才深得首长和两位参谋的信任和重用。从新兵连到机关一年多的时间,我对战勤参谋的工作逐渐熟悉,有时也能独挡一面。在实际工作中,我体会到当好战勤参谋,必须要“六会”。即会写(撰写各类文字材料)、会画(绘制作战要图和保障图)、会传(上呈下达和负责系统内的通讯联络)、会记(负责平战时各种会议记录)、会算(负责平战时各类数据统记与计算)、会读(识图用图,按图带领部队行军)。除此外,还要会组织计划与协调,协助后勤首长对系统内的工作任务进行计划安排与协调。后来,通过下连当兵锻炼近一年的时间,我被正式任命为战勤参谋了。实事求是地讲,真以为两个参谋讲的那些是玩笑话,没想到这么快硬是就接了肖参谋的班。当时我感到太突然了,一点都不知道就提干了,提干没多久就当战勤参谋了。那个年代就是这样,我们的首长大多数都是40、50年代参加革命的,文化不高觉悟很高,对部属言传身教,重在表现和实干,从上到下都很清廉。部队的主流就是注重训练和准备打仗,风清气正,官兵认为应该提拔的干部就是组织和领导任命的干部。就这样,我凭着自己的表现和实干,一步一个脚印的从团部机关走到军部机关,在战勤参谋的岗位上不停地耕耘。

军队后勤系统内,战勤参谋是作战、训练、军演的重要角色,干的是军事系统内的事。所以,在干部提拔名额紧缺时,出现提拔军事干部时,说战勤参谋是后勤干部;提拔后勤干部时,说战勤参谋是军事干部。的确,就象肖参谋和蔡参谋说的那样,战勤参谋的差事不好干,又苦又累还经常得罪人。我从接触战勤参谋工作那年起,几乎年年参加军演,还参加过一次异国作战。在作战和军演中,不论是室内还是野外,战勤参谋都要根据作战和演习课题,撰写想定和文书,标绘作战地图,组织战勤三组演练与保障。在没有电脑那些年,全凭手工撰写和标绘,特别是在野战条件下,完成任务会更加艰巨。常年累月,熬更守夜,作战和演习下来,就象害了一场病一样。在作战和军演中,由于疲劳过度,我曾闹过两次笑话,成为战友之间茶余饭后的谈资。一次是新兵入伍第一年底参加军演时,在简阳的龙泉山上,由于几天几夜的行军和抄写战斗文书,实在太睏,我倒在一棵大树下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指挥所转移到新的地域展开工作后,大家才发现我不在。赶紧派人沿路返回寻找,结果我在树下睡得正香。另一次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的那场战争中,记得是战斗打响后的第三天夜晚,连续三天三夜的行军,惊吓与疲劳交织在一起。600多人的队伍,在异国老街省保胜县境内一个三叉路口迷路了,突然停了下来。漆黑的夜晚,后指首长急着要看地图,悄声询问我在哪里?正在他悄声询问的同时,在他身旁几步远的草丛中传来了呼噜声。原来部队刚一停下,我就倒在路边睡着了。首长责备说:“现在是什么时候,还睡这么香,真是年轻人啊!”我被迅速喊醒,赶紧铺开地图,查找行进方向和路线。后来知道,更有甚者,在几天几夜的行军中,有的战友是站着边走边睡觉,跌跌跘跘,碰前撞后,有被撞得鼻青脸肿的;有掉进了水田的;还有掉进粪坑里的,也闹出一些笑话,回想起来真是感慨!

当兵几十年,回想作战和军演,在异国他乡和祖国西南崇山峻岭之中,不知留下我和战友们多少足迹;在闷罐车箱里、山头上、帐篷内不知熬过多少不眠之夜……我们在大大小小的演习中,虽然累点苦点,其实累里也有趣,苦中也有乐,每次军演都有不同的收获和感受。除了训练上的成果外,其他方面的收获也是有的。例如,在火车上和途经每一个演习地区,我们饱览了沿途风光,熟悉了风土人情,学到了许多在营房内学不到的东西,得到了许多在营房内得不到的知识。许多地理、历史知识和历史人物,都是在演习中学习和了解到的。我们在演习之余,参观过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刘伯承和小叶丹歃血为盟纪念地、川主寺红军长征纪念馆、广元皇泽寺、云阳张飞庙等。1980年,师、团机关带一个营的实兵,参加总部组织的水路输送军演,预演准备了大半年之后,一艘“东方红”客轮,10多艘驳船,于江津兰家坨港口装载出发,沿长江而下,途经三峡至宜昌卸载后,换乘火车沿襄渝铁路返回。此次军演主要是配合“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军教片,为总后军需研究所试吃新研制的野战食品。在船上我们吃着野战食品,欣赏着巫山红叶、神女峰、瞿塘峡、巫峡、西岭峡等沿途风光,美食加美景,官兵们个个都乐呵呵的,希望这样的军演时间再长一些。不仅如此,通过这次演习,我听到了许多关于三峡的故事,这是我当战勤参谋最轻松愉快,也是难得的一次军演。在后来的广元、红原、西昌等地的多次演习中,其强度、难度百倍,每次演习所倾注的心血和付出的辛劳不言而喻。

年年搞军演,加之下基层蹲点,我每年有大半年的时间在外奔波。不仅苦了自己,也苦了妻子和孩子,上不能孝老,下不能顾小。常常感到心累、身累,真是苦恼极了,曾一度对当战勤参谋感到厌倦。心想,如果我不是一名军人,不是战勤参谋,我是后勤系统内的其他专业军官,也许就不会参加这么多的军演,不会有这么多次的出差,不会有这么艰辛与劳累,行业反差,苦乐不均使我思想上出现了偏差。对此,我还闹过情绪,由于一时糊涂,为了不参加一次出差,抗拒过顶头上司的命令。不过,很快我即认识到了自己的过错。派你出差,是领导对你的信任和培养。抗拒命令,犯忌啊!现在想来,真不应该。其实人这一生,不论再大的苦和累,再大的怨和曲,只要不去斤斤计较,把它看成是一笔难得的精神财富,凡事都这样去想,去做,就会感到轻松愉快,想必这也应该是多少过来人的切身体会吧!

战勤参谋也有其神气风光的时候,官不大,有点小权。军事训练和行政管理工作决策时有一定的建议权;士兵晋职晋衔和休假时有一定的审批权;参与检查部(分)队训练、安全、卫生等工作时有一定的话语权等。特别是站在队列前指挥部队且部队比较多的时候,看见部队在自己的指挥下,令行禁止和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昂扬前进时,有一种至高无上的神圣之感。当了战勤参谋之后,在指挥部队立正、稍息、向前看、齐步走时,卫生队的女兵班长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视线里,走进了我的心中,成了我的爱人。首长和战友们都调侃我是“以权谋私”,利用战勤参谋职务之便,获取了爱情。所以,仅此而言,再苦再累我也值了,当战勤参谋我也知足了。当然,这只不过是自我感觉和自我慰藉罢了。战勤参谋的苦辣酸甜,只有其自己知之,只有当过战勤参谋的人知之。行业反差,苦乐不均,是一个永远难以解决的课题。我第一次喝醉酒,一天两夜起不了床,那种要命的难受,是在当战勤参谋的时候。本不胜酒力,但因为工作上的事喝酒,不知醉过多少回。真可谓:“两袖清风,一身酒气”。

我从政是从战勤参谋开始的。后来从团部走到军部,由战勤参谋辗转晋升为集团军战勤处长。记得军政治部从团里选调军官时,把我从后勤系统调到了政治系统,改行去了保卫部门,工作了一年,比较出色。军后勤部长了解到我一直是战勤参谋的情况后,觉得不应该改行去政治部。于是,及时与军政治部主任交涉,硬是又把我要回了后勤系统,继续做战勤参谋。上军校时,本来北京后勤学院发给我的入学通知书是军需专业,干部处长知道后,通过与院校协调,改成了战勤专业。选拔领导干部时,我从战勤参谋晋升为直政处长,终于告别了从事多年的战勤参谋工作。没想到阴差阳错,几年后我又被调整到了战勤处长的岗位上。看来我是与战勤参谋的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命中注定摆脱不了肖参谋所说的苦差事。难怪肖参谋找到我这个接班人之后,年纪轻轻就闹着解甲归田了。不过,我仍然是十分幸运的,在战勤参谋、战勤处长的岗位上,经过战争的洗礼,再苦再累再险也挺过来了。然而,我的老领导,却在战勤处长的岗位上嫉恶如仇,忍辱负重,积劳成疾而以身殉职。刘秋元处长,可谓战勤工作的专家,全军后勤理论研究的佼佼者,曾在全军后勤理论刊物发表过数十篇理论文章,为我军后勤理论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几十年如一日,从当战勤参谋开始,一心扑在战勤工作的岗位上,参加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1985年大裁军和部队后勤建设等重大活动的组织领导,并集累了大量的、丰富的军队战时和平时后勤保障理论和实践方面的经验,本早该提拔重用,却遇上了“不懂生产经营的干部不是好干部”的时期。在一次筹备成都军区后勤系统的管理观摩现场会中,累倒在岗位上,不幸英年早逝。但可告慰的是,十八大之后,军队开始注重训练和打仗了,风气也逐渐开始好转了,一些非正常提拔的人也纷纷落马了!

在30年的军旅生涯中,我从20岁到50岁,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和年华献给了军营,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在战勤参谋的岗位上度过的,使我对战勤参谋有一种特殊的爱和特殊的感情,每每一遇见曾当过战勤参谋的战友或提到战勤参谋这四个字,不免使我心中无比荡漾并升起无限的壮志豪情和遐想……正是在战勤参谋这个岗位上,我懂得了人民军队的宗旨、性质和责任。知道了中国军人的善良与质朴,勇敢与坚强,中国军人应该是最能忍耐、最为敦厚、最为听话的人。是“军人的胸膛撑起国家安全发展的屛障,军人的肩膀扛着国家和民族的安危”。充分体验了中国军人奉献、忍耐的艰辛与艰苦。是啊,改革开放之初,正当我们在云南屛边县烈士陵园悼念阵亡将士时,内地的人们却在享受着港台那边刚刚飘来的邓丽君的美妙歌声和华尔兹青春圆舞曲的快感;正当我们风餐露宿,在闷罐车厢内颠簸,在泥泞不堪的山路上艰难地行进时,内地的人们却在公园、商场和繁华的街道上悠闲地漫步;多少个夜晚,正当我们远离亲人,在滴滴哒哒军用电台声的伴随下,研究作战方案和拟写战斗文书时,人们却早已进入梦乡……正是在战勤参谋这个岗位上,我亲历和参加了上世纪末那场战争,经受了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也是我一生难以抹去的记忆;亲历和参与了1985年大裁军、1989年拉萨戒严,懂得了任何一次大小事件或活动,严密的组织计划、组织协调至关重要;学到了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辩正地认识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基本工作方法。后来,在战勤处长的岗位上,我也亲历了吏治腐败滋生漫延的过程以及给军队带来的危害,“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熟知了部队的现状和问题所在,深知基层官兵的思想和疾苦。正当我踌躇满志之时,却和许多训练和打仗相关部门的战友一样被边缘化了,面对当时的军队腐败,我曾奋笔疾书:满腔热血投身部队,摸爬滚打终日疲惫;节日战备不敢离队,穿着军装吃苦受累;上级检查精神蹦溃,屁大点事反复开会;领导来了回回喝醉,首长骗人令人心碎;走留升调必须勾兑,这是TM什么部队?脱下军装的时候,我曾彷徨过、哭过、痛心过、愤怒过、竭斯底里地骂过……人民军队怎么成了这样,中国军队还能打仗吗?

现在好了,习主席把脉,找准病因,开处方,下猛药治病,惩治徐谷之流,军队开始恢复元气。只可惜美好的青春眨眼就没有了,壮志未酬,真想再当一回战勤参谋啊!

战勤参谋

战勤参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