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铁剑法和独孤九剑都是独孤求败创造的。两种剑法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玄铁剑法招数简单,讲究的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而独孤九剑理论性比较强,比较全面。到底哪种剑法更强,或者说:哪种剑法境界更高?

我的看法:神雕时代是飞机加大炮的时代,而笑傲江湖是小米加步枪的时代,主角对剑法的领悟取决于时代的要求。也就是说,即便是同一种剑法,到了杨过那里成了玄铁剑法,到了令狐冲那里成了独孤九剑。

为什么这样说呢?当杨过来到独孤求败的山洞里。看到有三把剑,一是削铁如泥的利剑,二是玄铁重剑,三是木剑。最终(金庸安排)杨过选择了玄铁重剑。为什么不选择利剑呢?-----时代要求,或者说是形势的要求。神雕时代是内力强盛的时代,什么龙象般若功啊,降龙十八掌啊,动不动就天崩地裂,杨过内力不足,必需要借助于玄铁剑的重量来弥补(首先不能在气势上输给敌人)。那个时代的人,喜欢大气、纯朴的武功,而不愿意(或不屑于)依靠复杂的技巧,如洪七公虽然会打狗帮法,但很少使用,一是怕用多了被人破解,但更主要的是,他觉得打狗帮法太小气、太花俏,打起来不如降龙十八掌那样爽快、干脆。同样是以弱胜强,空明拳的口诀只有“空朦洞松、风通容梦、冲穷中弄、童庸弓虫”,而倚天屠龙记的太极拳却是一个庞大的理论体系。金庸武学不同于科学技术,科学的进步是以理论的完整度作为标志的,而武学理论的复杂标志着内力的衰弱。比如我用50斤力道能打死你,我绝不会用100斤,复杂的技巧是为了节省内力。在射雕中有一段话阐述了这一观点,见原文:

他呆呆的想了良久,只听得箫声越拔越高,只须再高得少些,欧阳锋便非败不可,但至此为极,说甚么也高不上去了,终于大悟,不禁哑然失笑:“我真是蠢得到了家!人力有时而穷,心中所想的事,十九不能做到。我知道一拳打出,如有万斤之力,敌人必然粉身碎骨,可是我拳上又如何能有万斤的力道?七师父常说:‘看人挑担不吃力,自己挑担压断脊。’挑担尚且如此,何况是这般高深的武功。”

令狐冲的独孤九剑,有破剑式、破掌式、破鞭式等等之分,而玄铁剑法哪里分得那么清楚,不过是“挑”、“刺”等简单的几个动作。笑傲江湖是内力衰弱的时代,独孤九剑复杂的体系正应了这个时代的需求。个人认为,独孤九剑是独孤求败弱冠时的剑法,而玄铁剑法是他中年时期的剑法,因为中年内力相对比弱冠时要高,而内力高的人更趋向于直接、纯朴的武功。杨过能直接练重剑是因为内力基础较好,之前练过玉女心经,九阴真经,蛤蟆功等。

杨过初时的剑法还有独孤九剑的味道,但练着练着就开始变味了,在海潮中练剑,用剑朝海潮“拍”过去,最后结果,剑未削到人,气浪已将人震飞了。又用剑击树,将内力灌于木剑上,然后“啪”的一声硬生生将树木拍(砸)断。这样的武功,与其叫“玄铁剑法”,不如叫“玄铁棍法”。不是杨过不知道无招的境界,只是“习惯用大碗喝酒的人已经不习惯用小酒杯了”。内力强盛的时代的高手认为“无招”这种境界太过于小气,我能用千斤力量砸死你为什么还用百斤?反正内力我有的是。当年杨过大战裘千仞的时候,从木屋开始打,结果木屋震碎,然后跳到雪地里打,打得雪花飞溅,豪气冲天,杨过觉得这样才算真正的战斗。结果,他的剑法不再是“挑”,“刺”,而是“拍”,“砸”。跟他的掌法一样,打人时一浪一浪的“拍”过来,不求无招,只求过瘾。这样的剑法,已不再是玄铁剑法、独孤九剑,甚至不是剑法,如果有铜锤,他恨不得拿铜锤。不过他还是拿剑,一来看起来潇洒,二来杀伤力不会太大,像吴孟达说的那样:因为血滴子杀伤力太强,所以用香蕉代替。

金轮法王也是一样,当年杨过的玄铁剑法让他大开眼界,回去以后思索对策,想到到不是以弱胜强,而是以强对强,以暴制暴。不是他不懂,而是“咽不下这口气”,你强?我比你更强。结果花了十几年时间狂练“龙象般若功”,管你有招无招,用剑的还是用鞭的,我都用几百斤、上千斤力量砸过去……。结果两人相遇时(见原文)

“霎时剑轮相触,声如龙吟。两股巨力再度相抗,喀的一响,杨过的长剑断成数截,法王的双轮也自拿捏不住,脱手飞出,跌下高台,砸死了三名蒙古射手”

此种打法,即便欧阳锋复活,也会自叹不如,毕竟人家华山论剑的时候还讲点招数。 神雕后期的战斗简直有点走火入魔了,直到杨过看到觉远告诉张三丰“后发制人,先发制于人”的道理时,才突然感到“别有洞天”:哦,原来架还可以这样打。

如果说杨过他们不懂得节约内力的话,到了《天龙八部》,这种情况更是变本加厉,天龙时代可以说是内力过剩时代,几十年,上百年的内力传来传去,毫不可惜。像虚竹这样的菜鸟,就是硬生生被灌成高手的。



到了《笑傲江湖》,武风整个改变了,由于没有这么多内力了,每一招一式都要斤斤计较,什么破剑式,破气式都出来了,目的是“用最少的内力达到最好的效果”。像令狐冲那样居然有武器不相碰的战斗方式,要是在神雕时代这样打,不被气浪震飞才怪。

囚禁任我行的地牢,在西湖底下,可以说笑傲江湖的武学气氛是带有西湖文化风格的,和射雕神雕时代的大漠武风完全相反。再也没有沙尘飞扬的气势,更多的是风花雪月的战斗。西湖有西湖的风格,西湖的美感。最能代表西湖武风的是令狐冲在溪旁耍的那一剑:

“他跃起身来,拔出腰间长剑,对着溪畔一株绿柳的垂枝随手刺出,手腕略抖,嗤的一声轻响,长剑还鞘,这才左足落地,抬起头来,只见五片柳叶缓缓从中飘落。长剑二次出鞘,在空中转了个弧形,五片柳叶都收到了剑刃之上。他左手从剑刃上取过一片柳叶,说不出的又是欢喜,又是奇怪。”

这样的剑法,要是让杨过看见,肯定会不屑一顾(审美观不同),可在内力衰落时代,这样的剑法是最精妙的,也是最酷的,绝对比郭富成的那种瀑布造型要酷的多。此外还有东方不败那样的闺房高手(试和射雕神雕的沙场英雄相比较),梅庄的琴棋书画以及莫大的回风落雁剑也是西湖武学的重要象征。徐克的电影《东方不败》和张纪中的《笑傲江湖》都拍错了风格,因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反而80年代的那些武侠片(如杀人手,梦中剑)更能反映西湖武学的意境。

笑傲时代的高手,喜欢追求无招的境界(如令狐冲),或超常的速度(如自宫一族),惟独任我行走错了路,任我行虽然会吸星大法,但那个时代的人内力普遍太低,吸也吸不了多少,再加上这种武功有bug,不能完全把吸到的内力为己所用。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任我行令狐冲三大高手围攻东方不败,居然在闺房里打,书上没有说房里的物品有没有损坏,估计不会损失多少。但如果换杨过他们来打,不把闺房震飞才怪。

至于令狐冲的内力有多强呢?虽然练了吸星大法,但我看这点内力最多让他拿稳剑而已。


独孤九剑与玄铁剑法,其实没有好坏之分,独孤九剑适合内力底的人用,玄铁剑法适合内力较高的人用。如果内力太旺盛,用木剑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