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烈火-5就是根烧火棍 落后中国40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印度划出的试射禁区范围(资料图)
当地时间2015年1月31日,印度进行了烈火-5远程弹道导弹的第三次试射。本次试射的新看点在于使用了陆基机动发射平台:导弹通过燃气发生器被推离储运-发射箱后点火升空。而非以往的“裸奔”发射方式。标志着印度的弹道导弹机动发射技术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其5000公里的最大射程和1.2吨左右的运载能力,配合初级的核弹头制造能力,印度的核威慑能力正在逐步成为现实。

从纯技术角度而言,印度的烈火-5导弹水平还非常原始。其火箭发动机水平非常落后:该弹总重50吨、运载能力的1.2吨的导弹射程仅有可怜的5000公里。美国现役的民兵-3型洲际导弹总重35吨,运载能力1吨,射程1.3万公里,俄罗斯现役主力白杨-M洲际导弹总重47吨,运载能力1.2吨,射程1万公里,中国的东风31A导弹总重42吨,运载能力1吨,射程1.2万公里。

从发动机工作时间而言,印度烈火-5导弹的一级发动机工作时间90秒,二级和三级的工作时间各为75秒。而美俄中法的导弹各级发动机工作时间均在60秒左右。烈火-5在助推上升阶段的消耗的时间超出平均水平33%,长达1分钟,在以秒计算的反导预警中,多给对手1分钟的探测预警时间就意味着更大的被拦截概率。

从制导系统而言,印度不能自行生产高精度的惯性导航组件。其弹道导弹所用的惯导原件都是从美俄采购的。但是自从印度发展烈火-4开始,美俄出于自身安全考虑停止提供惯导元件,现在烈火-5所用的激光惯导元件是乌克兰出售的停产库存,该元件还曾在去年参加过珠海航展。各国洲际导弹普遍应用惯导和星光导航组成的复合制导技术,印度的激光惯导组件难以自产,也没有星光导航技术进行航路修正,基本不具备各核大国瞄准对方核武进行攻击的“互相拔牙”作战能力。受限于技术条件,烈火-5只能对城市等巨型目标进行攻击,危害极大。

自从核大国相继宣布不再进行大气层内核试验,印度通过收集试验尘埃来以“捡现成”方式自行突破氢弹的可能性已基本为零。烈火-5最多能获得氢加强型原子弹作为弹头,其威力远不如动辄百千万吨计的正规氢弹,乐观估计可能达到30万吨的威力。还远不足以一发摧毁一座大中型城市,但是威胁确是现实存在的。

印度如果以导弹威胁中国,其导弹飞行路径必须跨过人烟稀少的青藏高原或地形极为复杂的云贵地区。天然的地理条件无疑给了中国反导系统巨大的预警时间,若烈火5在印度北部地区发射,则整个上升阶段都暴露在中国的监视和拦截范围之内。从最南端发射则其弹道顶点也在中国上空,对于预警和拦截而言也不算太糟。

虽然印度导弹的技术水平还很低,但在美俄的蓄意纵容下已开始对中国形成了现实的威胁。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更何况对面手里还有根烧火棍呢?面对烈火-5,中国需要在西南方向做出足够的重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印度相对中国的地理环境不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烈火-5采用的激光惯导元件,注意其上标识的是俄文(资料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印度第三次试射烈火-5画面(资料图)

印度导弹揠苗助长 烈火5与中国差40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印度第三次试射烈火-5导弹(资料图)

据外媒2015年1月31日报道,印度国产的烈火-5型弹道导弹在位于本国东部孟加拉湾海域的惠勒岛首次以陆基车载机动方式进行了试射。烈火-5型导弹是印度现有射程最远的核导弹,其目前公布的5000千米射程足以覆盖中国全境与部分欧洲地区。按照《印度斯坦时报》的说法,烈火-5型导弹及其原型烈火-3型导弹是为威慑中国量身定做的。但与印度的其他国产装备计划类似,烈火-5型导弹同样是诞生于雄心之中,但最终却很可能归于死亡螺旋。

才尽后强行诞生的烈火-5

在弹道导弹领域,印度经过了很明显的3个技术发展阶段:第1阶段是通过研发“大地”系列液体短程导弹积累了弹道导弹的基本研发概念与技术;第2阶段是通过研发“烈火”-1、2型导弹初步掌握了固体燃料发动机在弹道导弹上的运用,但由于固体推进技术储备不足,“烈火”-1、2导弹只能采用SLV-3型运载火箭的现成技术,造成导弹长径比过大(20:1),从而为弹体振荡埋下了伏笔,也最终造成了该设计模式的最终失败;第3阶段是印度结合新获得的火箭技术,成功增大了导弹直径,研发了“烈火”-3型导弹,并以此为基础进行了不同的火箭发动机整合试验,不仅使“烈火”-3型导弹形成了印度最大的弹道导弹家族(“烈火”-3TD、A、B、C、SL),也为射程更远的“烈火”-5导弹的诞生创造了条件。

与“烈火”-3相比,“烈火”-5适当减小了导弹直径,增加了1级火箭发动机,从而达到了5000千米的射程。但从目前公布的“烈火”-5导弹结构与性能来看,该型导弹与中国上世纪70年代研发的“东风”-4型弹道导弹类似,这类早期型弹道导弹的通病就是体型过大,难以做到真正意义的陆基机动发射,即使装备固体发动机,发射准备时间仍然过长。但与中国当年按部就班的发展“东风”-4型导弹不同的是,“烈火”-5型导弹实际上可看做印度在面对消化吸收“烈火”-3型导弹技术后缺乏后续技术注入与威慑中国迫切需求的矛盾时做出的无奈选择,即对“烈火”-3型导弹进行小改之后,通过加装发动机来实现射程的飞跃,这种揠苗助长型的提升实际意义是相当有限的,与中国现役弹道导弹技术差距超过40年的“烈火”-5型导弹又能在多大程度上威慑中国呢?

“烈火”-5名不副实的机动发射

本次外媒消息中的另一亮点就是此次“烈火”-5型导弹采用了陆基车载机动发射方式。但从此前公布的印度弹道导弹机动发射方式资料来看,“烈火”-5型导弹所谓的机动发射方式很可能是极为原始,甚至名不副实。在2010年1月26日新德里阅兵式上,印度展出了采用陆基车载机动发射的“烈火”-3型导弹。图中显示“烈火”-3型导弹不仅采用了结构严重失衡的拖挂式发射车,导弹弹体还是以纤细的支架连接在发射导轨,这与目前中俄弹道导弹已大量采用的全地形越野底盘+保存/发射筒的结构相比差距极为明显。尽管陆基车载机动发射的“烈火”-5型导弹目前并无图片面世,当相信其会采用类似“烈火”-3型导弹的发射机构,如果真的如此,简单原始甚至名不副实的机动发射方式不仅将极大限制“烈火”-5型导弹技战术发挥,其在核战争中过弱的生存能力也使其实际意义变得相当有限。

“烈火”-5有枪无弹的窘境

印度媒体在“烈火”-5型导弹首次试射成功之后曾自豪的宣称,印度已成为世界上第6个能研发洲际弹道导弹的国家。但问题在于,按照目前印度的导弹与核弹头配套水平,“烈火”-5型导弹与传统的洲际弹道导弹存在着本质的区别。目前俄、美、英、法、中研发的各款洲际弹道导弹都需要能将核弹头投送到所在大洲以外的敌方区域,并能对潜在对手形成较大的威慑。但对于“烈火”-5型导弹而言,尽管印度已经成功研发核武器多年,但其核武器小型化与装弹试验一直没有取得较大的进展,这也就意味着射程远达5000千米的“烈火”-5型导弹目前只能装备常规弹头,而这在靠核威慑立足的洲际弹道导弹家族中与有枪无弹是没有区别的。同时此前印度尽管进行了多次导弹远程试射,但没有一次完成了全射程的有效制导,这就意味着印度甚至没办法对自己的导弹进行全射程的有效控制,而对于任何国家而言,连发射者都没办法控制的导弹无疑是最难拦截的。有鉴于此,“烈火”-5型导弹在缺乏合适的核弹头与引导手段的情况下,就像建成时甚至没有装备核反应堆的印度首艘国产核潜艇“歼敌者”号一样,目前还只是一个不具备或只具备极有限战斗力的初级模型。

尽管已过去超过半个世纪,但今天的印度人仍在倔强的践行着当年尼赫鲁口中的那句“有声有色”的大国梦。与国家其他领域的发展一样,在装备发展领域,仅追求有声有色是无法实现真正的强大的。不知印度在羡慕中国今天的军备发展时是否关注过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是如何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中进行技术基础研究与积累的。缺乏耐心、定力、大局观念的印度军备是难以具备较强的综合实力的,既不华丽也不实用的“烈火”-5型导弹就是印度军备发展的缩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