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奶,你的归宿在梦中的天堂

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始,二奶就避免不了的成为政策致富的一种衍生品,挥之不去,呼之即来,谁有钱,谁有官,谁有地位或名气,再加上一点点谁有胆谁有色欲,谁就可以拥有二奶。

二奶是漂亮的,这一点毋庸置疑。比较而言,若二奶比不上大奶年轻风韵多情漂亮,那么二奶永远赢得不了二奶的地位,仅大奶一个名份就可以置所有的二奶们于死地。但二奶就像春末雨后石板下的小草一般,一点一点一片一片一笼一笼用新奇的绿笼罩了多情的思欲季节,而茁壮地成长起来了。

最权威的国家统计局与民政局,也统计不出现今到底有多少二奶。让他们编个哄人开心的成长数字简单,但让他们搞出二奶的现状及发展趋势,他们也只能与我一般,两眼发绿,叹上一声,不才确确无能为力了。

在野人士确实不少兢兢业业地研究过二奶的出现与现状及发展和未来趋势并进行预测的,但大抵也是猎奇者众多,哄一哄观众的眼球,骗一骗书商的版税,完了就完了,很少有为二奶仗义执言的。这样,二奶的们的青春及福利,在这一帮比色徒们还色的人的手中,一点一点的就消耗殆尽了。二奶的主人占有的是二奶的身体,而这帮闲散人员们侵淫的是二奶的灵魂。是拿二奶们开涮。

必须承认,二奶们是人,是比大奶们还聪明还智慧还乐意投入还愿意牺牲而且更懂得市场规则与投入产出规律的女性。如果五十年或一百年的鬼话不变的话,那么二奶们则完全可以认定是改革开放政策的最忠实的拥护者执行者和即得利益者。和大奶们比较,大奶们牺牲的是一生,而二奶们则只用青春中的短短的几年,就获得了大奶们一生而为之奋斗也不可能得到的所有。

车,大奶们有,二奶们也有。房,大奶们有,二奶们更有。钱,大奶们只能偷偷摸摸地花或攒,而二奶则可以大把大把地花与大批大批地攒。在物质利益方面,大奶哪点也不见得能超越于二奶。

一份女学生的调查问卷说明了问题,在官僚与富商与爱情中选择的话,你选择谁?95%的都是官僚+爱情或富商+爱情的结论。只单选爱情的5%不到。

在一份富商与官僚的调查意问卷上:若你真有二奶的话,你计划何时让她转正?富商与官僚们100%愿意交白卷也不屑一答。明摆着的,在他们心中,二奶本身就是一种名份,根本不存在什么转正不转正的问题。
而生活中的事实是,统览国内官僚领域县处级以上的腐败者们,大奶知道他们底细的竟然不如二奶知道他们底细的多,大奶侵淫的国家财富及百姓财富也竟然不如二奶们侵淫的多。腐败者们焦头烂额的时候,想到的更多是二奶而不是大奶。鸡鸣狗盗以大奶为主,而鼠奔狗窃共赴贼船则首推二奶。二奶陪脏官们葬命或断送前程的增长比例已不低于国家经济数字的增长比例。

相比较则富商们的二奶稍稍地安逸了一些,她们大多都以金丝雀或宠物猫的格局或形式出现着、生活着。虽然在众多的人士眼中,这些艳女们充其量可能就是个商人们的玩物,但这些二奶们不这样认为。她们认为自己能赢得这个位置,本身就是一个使别人嫉妒和眼红的成功。

论妖艳与青春,富商们的二奶不仅不逊色于官僚们的二奶,而且比官僚们的二奶还更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官僚们的二奶陪官僚们走完一生也走不入官场,而富商们的二奶大多不用几年功夫即可炼就一身功夫,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虽然她们身后的老板还是自己身体的拥有者,但终归可以走入前台,词正腔圆生旦净末地表演一回。而且许多官僚们的二奶就是富商们赠送的,仅此一点,就使官僚们的二奶降低些许身份。

事实已经说明,修成正果的二奶们有,不多,都脱过几层皮,掉过几斤肉。但进入大奶身份的时候,才发现竟然还不如二奶的时候风光自在,自由洒脱。总有百斤香水也洗不掉的妾的味道。争来争去还不如不争。

争不上的当然比比皆是,藏头掖尾,鸡鸣狗盗,朝秦暮楚的漫山遍野。吃的山珍海味,却无味。盖的绫罗绸缎,却无光。享的人间荣华,却无烟火生机。只有一种欲念时时地在鼓舞着她们,捞。

很少有二奶们陪色客三年五年而悟不出此道的。在她们的理念中,青春与美丽只是致富理论政策特别私心馈赠弱势群体的一种补偿式的礼物,不用就白白浪费。天生尤物却终成废品,与已与天地与权贵与致富理论都是一种损失与失败,是属于傻二。

智商不低于大奶,勤劳不低于大奶,美丽不低于大奶,贡献更不低于大奶,为什么大奶的写照而成了自己终身所走不出的一种宿命?

有哲人说,当你贫穷的时候,请你走入天堂。而我则想说,当你富有的时候,你更应该走入天堂。穷人的天堂可以实现梦中的富有,而富人的天堂则本身就是一种富有中的梦。二奶们用自己一生的实践来证明一回富有中的梦,来证明一回自己在天堂中的归宿。

天堂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天堂会不会也有人间的二奶及二奶用青春及肉体所进行的追求?

二奶们辩,我们这追求的是一种感情。

二奶的拥有者们嘴上也辩,是的,我们追求的是一种感情。

天堂会说,来吧,请你们在天堂诉说诉说这种感情。二奶及二奶拥有者们在自己的归宿或可证明自己所处的是不是梦中的天堂,或曰欲火天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