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作品要对得起茅盾先生 徐贵祥

溺水学抽烟的鱼 收藏 2 352
导读:[转帖]作品要对得起茅盾先生 徐贵祥

作品要对得起茅盾先生 徐贵祥:正同时创作两部小说
2005-7-24北京娱乐信报 www.stardaily.com.cn



坦然——《历史的天空》两次退稿遭遇
记者:曾有过两次退稿遭遇的《历史的天空》今年获了茅盾文学奖,您感到意外吗?
徐贵祥:小说这个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部好的文学作品可能总是要有些磨难,为什么?它之所以好肯定有出奇之处,有出奇之处肯定有出新之处,出奇出新了肯定有把握不准之处,出版社拿得准的往往是他们似曾相识或思想深度与创作风格都比较平稳的作品,对有一定思想深度和独特艺术风格的作品才拿不准。
我对退稿非常坦然,况且我本身也是做出版工作的。我认为退稿有两种,一种是写得很差的稿,一种是写的很好的稿,而不会被退稿的是那种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差的作品。
这次获奖有个很漫长的过程,从推荐到入围参评这个过程我感觉像好几年一样,其实也就一年多时间,从最初参选的160多部到最后胜出,据说作协、评委等投过六七轮票,在终评的前轮投票之后,听说我的作品在九部作品中排第三位,所以最后获奖还是有些思想准备的,只是心理准备不足。这个奖我知道自己一定会得到,但不见得是这一次。
记者:您最初得知获奖了是什么时候?
徐贵祥:是4月11日,那天中午我在办公室睡午觉,某个媒体记者打来电话让我谈获奖感受,我说我没得到通知,不能瞎说,他说他的消息很可靠真是获奖了,后来又不断有媒体打过电话来采访,那天下午,我得到了通知说获奖了。
我是业余作家,肯定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得到认可,但开始并没有对获奖抱多大想法,反而是入围后多次投票都在里面,媒体也不断报道,我的胃口逐渐被调动了起来。

自信——作品要对得起茅盾先生
记者:您说过自己要对得起茅盾先生,现在获奖了感觉对得起吗?
徐贵祥:首先茅盾文学奖作为长篇小说奖,肯定要选最好的作品,我这部小说在这四年间是否最好的?我不能说,但肯定不是最差的,即使在20多年来所有的29部获奖作品中它也是当之无愧的,它不一定囊括中国文学最高成就,但它代表长篇小说中最好的,可能不是全部,但绝对是主体。
具体我的作品是否对得起茅盾先生,这个问题不应该由我来回答,而应该是评委来回答,事实上他们已经回答了。
记者:既是获奖了,想怎样奖励一下自己?
徐贵祥:我这人除了读书、思考、写作外,对其他的一律不感兴趣,所以最大的奖励对我来说莫过于一个安静的环境。
记者:《历史的天空》电视剧热播,是否对评奖有一定积极影响?
徐贵祥:《历史的天空》电视剧的改编拍摄比较成功,它更立体地表现了作品的灵魂和精彩之处,让更多的人很快接受了这部作品,对评奖肯定是有一定影响的。对此我希望表达对我的好友孟冰夫妇的感谢,虽然因为资金等问题,这个电视剧最后不是他们投拍的,但最早热衷并积极筹拍电视剧的是他们。孟冰和他的爱人任雪纯最早发现了《历史的天空》的影视价值,并通过他们作为媒介,把电视剧推向了社会。
记者:男主人公“梁大牙”身上据说蕴含了您对男人的一些理想,具体指什么?
徐贵祥:那个理想就是英雄情结吧。我是军队作家,是男性作家,我认为英雄就是有强烈的责任感,对国家对民族对历史对家庭都要承担起责任的人,有的英雄是教育出来的,有的英雄是自发成长起来的,有的是必然有的是偶然的。梁大牙是被战争打造出来的必然中的偶然。

清醒——自知不擅长写剧本
记者:新作《八月桂花遍地开》也正在筹拍电视剧,进展如何?电视剧对小说销路也是有影响的。
徐贵祥:除了这一部,《仰角》、《明天战争》也正在运作电视剧,具体进展我并不太过问。毫无疑问,影视剧对作品肯定是会起到广告作用的,但它们又不能取代文学作品,即使有些电视剧拍摄得不尽如人意,也不见得会影响小说的销路,因为观众可能不相信那个他信赖的作家会写出这么差的作品来,反而会找书来看看。至少我对我的作品有信心。
记者:所有剧本改编您都不参与?
徐贵祥:第一没时间,第二我不擅长写剧本,而我又确信无论电视剧拍摄成功与否都只能对小说起宣传作用,所以不会去干预改编的事,我不做我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否则会痛苦。
记者:您认为目前的生活状态是很满足的?
徐贵祥:作为出版工作者,经常能接到不少好作品,先睹为快嘛,同时,这种职业又与自己的爱好——写作是亲近的。有人把职业当成谋生糊口的手段,有人把职业当事业,有人当成艺术来经营,我属于当成事业那种人,如果当艺术我就该什么也不干,天天写书。

评价——说我是新历史小说有道理
记者:您曾说《历史的天空》很大的遗憾是“没把敌人写生动”,而在《八月桂花遍地开》中得到了弥补,怎么理解“把敌人写生动”?
徐贵祥:我只是弥补了我个人创作思路上的缺陷,我试图去“接近”敌人,“了解”敌人,包括日军和汉奸,并非说我写生动了敌人就弥补了中国文学的一个缺陷,只能说从《八月桂花遍地开》开始,中国当代文学开始重视写敌人了。为了写抗战时期的“敌人”,关于日本古代文化、民族性格、政体等都进行了大量的资料阅读。
记者:您擅长写战争文学,对军人与作家的双重身份如何理解?对创作是限制还是有利?怎么看军事题材写作的地位
徐贵祥:我在部队基层从排长、连长到团副政委都做过,我参加过边境战争和抗洪抢险,这些实战经历对创作是非常宝贵的财富,同时我工作环境又让我对战争史、党史等历史知识耳濡目染,这都是对我写作的有利条件。至于限制都不是很有感觉,只是感到文学理论修养有待提高。
中国的军事文学这块土壤非常肥沃,我认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掀起第一轮高潮,像《烈火金钢》《敌后武工队》《铁道游击队》都是上小学时在课桌底下偷偷看的,为了抢着看,我经常跟我姐姐在田野里追打……后来轮到我自己写作时再回过头去看,挑这些作品的毛病太容易了,毕竟不可能达到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作品那么深厚的文学修养,但在那个特定年代,这些作家在我眼里看来仍然是天才。上世纪80年代初《高山下的花环》等一批作品掀起了军事文学的第二个高潮,《射天狼》《第三只眼》,包括毕淑敏的作品都让我非常喜爱,那时我刚开始我的写作生涯。我们现在写作其实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的再创作,所以有人评价我的作品是新历史小说,我并不反对。
记者:写军事题材的作品只有经过军旅生涯的人才写得好吗
徐贵祥:不是绝对的,有些作家有一定军事常识、懂得一点背景也可以写但战争文学也是一种行业文化,你作为外行来写,一上来就缺了半壁河山,军事题材往往承载着社会的道义与责任,是比较厚实的东西

反思——影视对文学的推动作用不可小瞧
记者:作家要不断创造新的文字人物,而您反复写相似的题材是否有一天会重复自己?
徐贵祥:最后的结局,我认为重复自己在所难免,到那时候一旦发现,坚决制止。我现在可以信誓旦旦地说,你在写一部作品时不要想着把它写成什么样,而要想着不要把它写成什么样,文学作品最大的价值就是创新,梁大牙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他的性格命运都是新的,目前来说我还不认为会重复自己。
记者:其实您也写了些非军事题材,我个人就很喜欢那个中篇《有钱的感觉》,构思和文笔都很有意思,可是并未引起如《历史的天空》等军事题材那么大影响,为什么?
徐贵祥:《有钱的感觉》早些年拍成了电影,是谢铁骊导演的,当时有媒体说“大导演没找到有钱的感觉”,那部片子尽管演员演得非常卖力,可由于资金投入有限,并没引起什么影响,我挺遗憾。我目前只写过三个中篇是非军事题材的:《有钱的感觉》《年根》《预约晚餐》,其中《年根》在1991年《十月》第三期发表的,与《万家灯火》同期发表,那部作品被张艺谋选中拍成《秋菊打官司》,当时我正盼望着写出好作品,盼望着引起人们关注呢,就想怎么看上了他的而不是我的这篇写父辈的爱情的?我想之所以那几部作品尽管有不少人好评却没引起广泛影响,可能是多种因素的,比如《历史的天空》走红是因为电视剧的拍摄和茅盾文学奖的认可,尤其是电视剧,对文学作品的推动作用不可小瞧,纸质媒介不仅贵且笨重,不如电视那么吸引人,比如我非常喜欢看韩剧,我很为自己早年的盲目自大汗颜,我曾认为那么小一个国家能拍出什么样的电视剧来?结果《明成皇后》《大长今》等都非常有贴近性。
记者:手头正在写什么?将战争文学进行到底?
徐贵祥:不一定写战争。目前有两部小说还没写完,一部是反映退垦还湖的,一部是写民国时期一个有传奇经历的人,各自都写了一二十万字,有一部甚至是在十年前开始动笔的,我写作往往是两部甚至是多部作品同时在酝酿,所以很难说一年写多少,也许明年我一下推出三个长篇来呢。
信报记者 李冰/文 孙京龙/摄

徐贵祥小传
1959年12月出生于安徽,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现为解放军出版社科技编辑部主任兼副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篇小说《潇洒行军》获《昆仑》1991至1992年优秀作品奖;中篇小说《弹道无痕》获《解放军文艺》1991至1992年优秀作品奖,据此改编的同名电影获1995年“五个一工程”奖、中国政府电影华表奖。中篇小说《决战》获第7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出版有小说集《弹道无痕》、《天下》,长篇小说《仰角》(获第9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长篇小说《历史的天空》(获第3届人民文学奖、第10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第8届“五个一工程”奖、第6届茅盾文学奖。)

■采访手记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下周二,第六届茅盾文学奖在乌镇颁奖,张洁、徐贵祥、宗璞、柳建伟、熊召政榜上有名。
那天在去采访徐贵祥的路上,朋友发来短信追问我:“徐贵祥是谁?”我说是凭一部四十多万字的《历史的天空》刚获了本届茅盾文学奖的作家,他又回信说“不知道”。坐在解放军出版社徐贵祥的办公室,跟他说起这事,他见怪不怪地一笑道,“我都习惯了。别说普通读者,就是在作家圈里也不奇怪,不久前中国作协组织‘中国作家重走长征路采风团’分批重走长征路,陈忠实跟我同在第一团,看到我的资料介绍,他很吃惊,说,‘没想到你的作品那么多,获了这么多大奖,可是我真不知道你。’”对此,他一脸坦然,虽然他的作品《弹道无痕》《决战》《仰角》等屡屡获得各种奖项,可能是因为身处军营吧,即使在看过他的影视作品的观众心中,这个幕后人物始终像穿了隐身衣似的藏得很深。即使获奖让他迫不得已站在了台前,他仍是低调的,除了接受记者采访,他并不愿出席什么研讨会。他又不乏自信,“我不想炒作自己,之前不会,因为我相信迟早有一天该关注我的人会关注我,一切都凭作品说话,你看,这一天来了吧。”
与他聊天实在是愉快的事情。比如谈到他刚参加了高考的儿子,他不无感慨目前语文教育没有创造力,并举了两个例子:其一是身为作家的他曾为儿子辅导作文,结果老师给出的分数是不及格,理由是不符合标准写作思路,儿子直抱怨“什么作家”,让他做父亲的威信一落千丈其二是他去某边访哨卡慰问,当地一位士兵很仰慕他,并报上是安徽老乡,回来后他写了篇文章叫《当兵当到天边边》,其中一句是“两只安徽手紧紧握在一起”,结果被编辑当成病句改为“两只安徽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他的评语是:我们不缺标准答案,就像不缺脸谱化的文学人物一样。
曾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并荣立两次三等功的徐贵祥,对名誉看得很重又很轻,至于各种评论的声音,他笑言:有些评论最好不要在乎,有些评论家故弄玄虚牵强附会,甚至非常功利,包括写我的评论文章我自己都常常看不懂,不知他们在说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