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架苏27一架向左一架向右,在连续横滚,2名空军飞行员迅速驾驶战机摆脱了米格的追踪。荣波本来以为锁定苏27可以轻松结束空战,但是雷达很快丢失了目标,他迅速关闭雷达以免暴露自己,用OLS-M红外探测系统继续寻找苏27,但是机上的探测设备此时没多大作用,荣波打开头盔瞄准器,四处看了看,没发现空中有苏27的影子,这时候他感觉到米格25的驾驶舱视野狭窄,很多空域都难以用眼睛看到,尤其是战机的后边。

“丢失目标,如何处置?完毕。”荣波迅速爬升到2万米企图继续占据高空保护自己不被锁定。

 

惊慌失措的不光只是荣波一个人,尹明华自己飞过苏30战机,苏式战机的机动性能他十分清楚,他冷静的打开加力也向高空逃去。2架苏27线各自做完横滚之后高度已经从1万8千米掉到了1万米的高度,他们重新编队,继续使用雷达和红外探测系统搜索米格,探测设备未发现米格机,飞行员目视搜索米格飞机。他们断定米格一定是俯冲速度过快,已经下降到1万米以下,可能打开加力逃出N001雷达的探测范围以外。空军飞行员刚才被突然杀出来的米格吓了一跳,等心情稍微平静下来却又找不到对手。

 

荣波和尹明华重新在2万米高空编队,荣波问:“他们做了横滚之后就不见了,你们以前在苏30上做完横滚后怎么飞,完毕。”

尹明华尽量回忆着自己以前的飞行经历。一年前他还在歼击轰炸航空师驾驶苏30,模拟训练中通常以剧烈机动摆脱后边追来的假想敌飞机,自己以前也用过连续横滚,一般飞完这个动作之后战机要沿着机动前的线路飞行,刚才空军兄弟驾驶飞机一个向东一个向西飞去,他们如果汇合后还会向南飞吗?海军飞行员的飞行条令、训练条令和空军的一样吗?如果不一样,他真猜不到苏式战机去了那里。他回答荣波:“我们以前的习惯是躲避追踪后继续沿先前的航线飞,他们可能还在向南飞,我们刚才速度很快现在可能冲到他们前边,我们做一个大半径的转弯,或许有机会绕到他们后边,现在把雷达调到下视搜索状态,跟着我盘旋,完毕。”

2架狡猾的米格在高空转了一个大圈之后继续向南飞行。坐在地面指挥室里的柏诚正在听飞行员间的无线电对话,他面前的雷达屏幕上,4个亮点正在盲目的向南飞去,他通过雷达屏幕上看空中的情况比飞行员更清楚。柏诚发现尹明华对空中状况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苏27躲避开笨重的米格之后没有从新爬升高度,而是继续向南搜索飞行,从苏27的飞行方向上判断,空军飞行员错误的认为米格俯冲下来后速度非常快,可能冲到自己的前边,其实米格的确冲到前边,但是一爬升再做大半径盘旋之后依然在苏27的后边,雷达转到下视搜索模式能轻松的搜索到苏27战机。

 

尹明华吸取上次尾随攻击的教训,认为是雷达惹的麻烦,如果依靠OLS-M红外探测系统或许能保证攻击前不会暴露自己的位置,所以这次他决定不在使用雷达,让苏27的雷达告警器丝毫收不到雷达波,不给他们一点准备时间,打算突然飞过去用头盔瞄准具锁定他们。他自己关闭了雷达,用无线电命令僚机也关闭雷达。

荣波收到长机命令后关掉雷达,用无线电问:“这次摸黑攻击,能行吗,红外探测设备什么都没发现,要不降低高度,完毕。”

尹明华回答:“跟着我减速,降低高度,使用头盔瞄准具准备锁定他们,完毕。”

在地面指挥室里,所有观摩对抗训练的军官都开始紧绷起神经,尤其是空2师派来的军官们,他们眼看着2代米格就要“击落”3代的苏27战机,心理开始怀疑这样训练的作用。按照空军作战条令,歼击机升空后只在己方雷达可探测区域内在地面雷达站或空中预警机的调度下,向敌机发起攻击,不论格斗和截击,都是习惯了在地面引导员的引导下作战。而这次这个格斗训练,地面雷达不给双方提供对手的信息,空军飞行员不习惯在无引导的情况下作战。

 

2架米格向苏27扑过去,海航8师的军官们脸上露出一些轻松的表情,众人的眉头舒展开,没人在焦急的擦汗。海航8师的军官们相信98团的战斗力靠刻苦训练训出来的,尽管使用的飞机不先进,但是他们主动攻击的信念和对空情准确的判断让众人所佩服,对抗训练的裁判员几乎现在就想判定米格获胜,这次训练可以说是很成功。98团的飞行员熟悉自己装备的优点缺点,也熟悉空军部队的装备,这让观摩训练的所有海军军官都感到满意,唯一心情郁闷的是空军军官,他们感觉输的心有不服。

 

米格接近苏27后,飞行员用头盔瞄准具轻松锁定苏27,此时空军飞行员一回头,看到6点钟方向出现2架米格,此时地面指挥员用无线电宣布训练结束,各自返航。

荣波对尹明华说:“你这次猜对了,如果他们不继续沿原先的航线飞,我们飞到没油的时候也拿他们没办法。”

“你高兴什么,麻烦的事还在后边,空2师那能让我们赢,明天一定会继续与我们较量的,除非你让他们击落你。”

事情真让尹明华说中了。4架战机降落后,空2师的第6团的团长马上把2名飞行员叫回宿舍,打算重新研究一下战术,明天的适应性训练,还要找98团一决高低。

广空总部在了解格斗训练的全部情况后,当天下午速派空7军的参谋长带作战处部分人员,和空2师作战科的部分人员进驻海口基地,名义上是继续观摩训练,其实是打算与98团的米格飞机再进行一次对抗训练,打算杀杀98团的锐气,让这支新王牌部队领教一下老王牌的厉害。

 

周四上午副团长柏诚来到荣波和尹明华的宿舍里,荣波从沙发上站起来,敬军礼后问:“请问副团长有什么指示?”

柏诚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说:“我那有什么指示,我是怕你们住在像酒店一样的宿舍里太舒服了影响你们的战斗力,你们休息的好不好?”

尹明华站起来给副团长倒上一杯水,递过去问:“我们状态很不错,现在有什么新情况?”

柏诚说:“你们昨天下午也听说了吧,你们把空7军空2师都惊动了,他们派来一批指挥和导航人员,准备用空军的标准训练程序再进行一次模拟空战,海军借一套设备给他们,空军用海航8师的雷达和电台,指挥他们自己的苏27,与你们继续进行格斗训练。”

“那谁为我们提供引导?”荣波问。

柏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说:“当然是我。”

尹明华说:“空军这次非和我们叫劲?我们是2代机,打败我们能怎么样。”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们认真准备,即使不能‘击落’他们,也千万不能被‘击落’,情况你们自己掌握,10分钟后训练开始,我去指挥室,你们上天后都机灵点。”副团长说完就离开了。

尹明华和荣波从容的换上飞行服,背上伞包,戴上手套拿上头盔离开宿舍。

 

空军2师的地面指挥员引导员进入海航8师为他们提供的指挥室,除几名指挥人员外,还有很多观摩的人员,也都是空7军军部派来的,他们好容易找到一个和98团相互学习的机会,本部队内的军官几乎人人都想来这里参观,上级只选派了一些年轻的飞行员来观摩,希望他们能从98团身上学到点东西。

2架苏27停在跑道上,驾驶舱内的飞行员启动AL-31发动机,柔和的噪音传到机场的各个角落,今天参加格斗训练空军飞行员已经不是昨天的那2位,因为这次进驻海口来了4架苏27,都是来自第7飞行团,昨天的2名飞行员是新手,今天来的是第7团第一飞行大队的大队长和副大队长。两名空军少校镇定的坐在驾驶舱里,打开电台,试车成功后加大油门准备起飞,战机快速的滑行在跑道上,经过500米的滑行就轻盈的飞上蓝天。

空军使用自己的专用地空通讯频率,海航8师和98团的人员无法听到他们在无线电里说什么,这样的进行指挥引导不容易出现“泄密”的机会。98团同样也是用一个专用频率,参加训练的双方无法知道对方在说什么,训练的难度也增加了。双方各使用一部对空搜索雷达,用来引导己方飞机搜索对方的飞机。这回训练不仅是考验双方飞行员,也是考验地面指挥员。

 

苏27起飞后,米格也准备好起飞,基地内的官兵都知道这种老飞机的发动机声音很大也很难听,在米格起飞前就腾出双手,准备捂住耳朵,P-31发动机的声音实在是太难以让人忍受,不提前捂住耳朵会被噪音吵的头疼。

尽管地面上的人讨厌听到P-31发动机的声音,但是荣波和尹明华依然照例启动了发动机,推油门开加力起飞,经过近2千米的滑行之后要摇晃着飞上天空。

战机升空后电台里传来柏诚的声音,“他们已在机场以南50公里的空域,以巡航速度向北飞行,你们被跟踪了,可以发挥速度和高度优势甩掉他们。最好飞到基地外400公里的空域外,完毕。”

在现代空战中,发现就等于被摧毁,只有战机不被发现,才能不被击落。海航8师借给空军的雷达是MC-4远程警戒雷达,这中雷达探测距离比较远,战机能飞出这部雷达的探测范围,也就相对隐型了。地面远程雷达发现不了米格,N001雷达更难发现空中的目标,毕竟机载雷达的性能无法和大型远程警戒雷达雷达相比。

 

这次格斗训练中米格25装上了3个副油箱,经过改装的挂架首次挂上副油箱,这样航程可以达到4500公里。柏诚早已经想过,苏27的机动性太好,与米格交手米格肯定输,他希望米格25甩开苏27,不给苏27下手的机会。但苏27的航程也很大,不用副油箱战机飞不远,米格用上副油箱,航程就能比苏27大一些,在空中的滞空时间也多点,等苏27先返航,这样米格可以锁定准备降落的苏27,也算是留一个后手。

 

做为一个老飞行员,尹明华心理也很清楚,他也知道只要飞出地面雷达的探测区就能减少被“击落”的机会,他用无线电命令僚机一起加速向北飞去,只有这样他们才有打成平手的机会。苏27在地面指挥员的引导下,紧紧的跟在米格25的后边。尹明华的雷达告警器已经响起来,他命令荣波打开加力,以高速逃离躲避苏27。

 

米格25打开加力,很快消失在苏27的雷达屏幕上。逃出雷达的探测区后,荣波问:“下一步怎么办,完毕。”

尹明华收了一下油门,准备踩踏板转弯,用无线电命令荣波:“跟我转向,往回飞,注意保持高度,完毕。”

2架米格在2万多米的高空中以经济巡航速度飞行。荣波轻轻的握着驾驶杆,雷达没开机,只要看着速度表和高度表就行,没什么可担心的,地面雷达发现不了他们。

 

很多空军飞行员平时没有想过在雷达探测区外作战的问题,他们只按照条令,规规矩矩的在地面指挥员的指挥下飞行,如果目标飞出雷达探测区,飞行员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他们只会反复用无线电向地面指挥员询问情况,地面指挥员也只能通过最后一次发现目标时的位置去判断目标可能所在的位置。地面指挥员不能派战机去雷达看不到的空域作战。2架米格是向北一直飞飞出了雷达的探测范围,但空7军的军官们不敢让战机跟过去,他们担心无法实施有效的指挥,所以地面指挥员无法为飞行员提供任何信息。

 

空军中的一小部分飞行员曾经思考过怎么在无地面雷达引导下空战,但是他们的想法从没得到过大规模的探究和探讨,作战模式也条令制度依然和以前一样。高级军官们也很少思考,即使有人研究也是出于个人兴趣。空军部队也没有进行过类似的训练。

柏诚利用的就是空军的这个弱点,98团常年搞远程空战训练,战机都要飞出基地雷达搜索区去练习空战技巧,没有地面指挥员的引导,也能进行空战,长时间的训练让飞行员自主性很强。柏诚这次是把98团平时练习过的科目拿出来给空军兄弟见识一下。让空军感觉一下作战方法的差距。

他用无线电对飞行员说:“你们以飞出雷达探测区,苏27找不到你们,如每分钟向你们同报一次他们的位置,你们自行决定何时攻击,完毕。”

“收到,完毕。” 尹明华指挥着僚机从广西上空向海口上空飞去。

苏27只能盲目搜索,N001雷达开机也是浪费电源。

 

柏诚悠闲的坐在指挥室里,看雷达屏幕上2架苏27徒劳的消耗着油料,心理有点高兴,也为空军保守的战术感到悲哀。

此时空7军的一个上校副参谋长走进他的指挥室,问:“你们的飞机去那了?”

柏诚说:“我的雷达也看不到任何目标,只能通过数据链上的信息知道战机的位置。”

空军上校接下来不知道说什么好,转身离开。

海航98团的飞行员习惯在预警机的引导下进行空战训练,离基地多远也能保持战斗力,况且还有加油机支援,远程空战是他们的长项。他们所擅长的另一个科目是不在雷达引导下进行空战。未来战争中地面的大型雷达容易被摧毁,所以要训练飞行员不依赖地面雷达引导。而且未来战争中需要歼击机飞出己方雷达探测区去作战,他们团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很早就把这一个科目掌握了。

 

空2师的2架苏27战机在空中无奈的飞行了3个多小时后,因燃料不足返回海口基地。

柏诚随后也命令米格飞机返航。10分钟后2架米格25也回到机场上,一场没有格斗的格斗训练就这样简单收场。

海军空军的歼击机都没有发现对方,空战以平局结束。

 book.tiexue.net/novel.aspx?novelid=10455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