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章

“给我一支烟”,她说。

这是她冲我说的第一句话。

灯光摇曳的舞厅里,我看到她美丽的脸。

见过她很多次了,知道她是这里的小姐,有着美丽的脸、美丽的身材的坐台小姐。

我今年二十五岁,在中关村一家知名公司做华东地区销售经理,没有女朋友,也不用为了结婚而存钱。身边只有一帮跟我一起疯玩的傻哥们,吃喝赌什么的(除了嫖)。

所以,我尚有大把青春和闲钱可以挥霍。

这家美其名曰“钻石人间”的夜总会,不仅仅在北京,据说它的大名叮当已经响彻了整个中国乃至东南亚。

我从来没有叫过这儿的小姐坐台,一个是我年轻,虽然不是貌比潘安宋玉,但也仪表堂堂,没必要花钱让女人陪我,另一个原因嘛……这儿的坐台费也忒黑了点。

她用火机点燃三五,在微亮的火光下,我不禁偷偷打量着她。

她柳眉一扬,凶巴巴地瞪着我说:“看什么看?再看给钱!”

没等我回答,她就扭着小蛮腰下了舞池。

走了两步却又折回来,在我面前深深吸了两口烟,冲我一乐:“差点儿忘了,舞池里不让抽烟,要不一会儿保安该说了。”

我随口问了一句:“你腰围多少啊?”

“一尺六市尺,二十一英寸,五十四公分!”她红唇轻启,报出一堆数字。

我大笑,这小娘,有点意思。

远远看着她在舞池里跳舞,一条紧身的蓝色连衣裙把她凹凸有致的曲线裹得一览无余,这个女孩子是聪明的,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绝好身材对男人有多么大的杀伤力。

据说她在钻石人间很有名,也难怪,我刚刚已经领教了她让人过目不忘的本事。

第二天晚上,我应邀去一家迪厅,到了以后才知道原来是一哥们儿过生日。

过生日就过生日嘛,偏偏选这地儿,人多的跟下饺子似的,要不是有那么多漂亮MM可以看,估计我早撤了。

我在吧台上拿着一罐可乐看MM。

“给我一支烟。”

嘿,还真巧,怎么在哪儿都能碰上她?!

我脑子里立马闪现出“缘份”两个字。

“你不上班了?”我问。

“上你个头啊,黄世仁也没你这样的啊,还不让人休息啊。”

“呵呵,那倒不是……你怎么老冲我借烟啊?”

“借烟怎么啦?你以为自已叼着牙签呢,又不是周润发。昨天正好是你离我近嘛,今天是这儿我只认识你一个带烟的。我自己不带烟还能少抽点。”

“你一个人?”

“跟我女朋友,她去泡靓仔了。”她随手一指,我看见舞池里晃动着一团金黄色的头发。

“你不去泡?”

她扬了扬眉毛,“我在泡你啊!”说完哈哈大笑。

我也跟着笑了,可能笑得有点傻。

傻就傻吧,谁让身边站了个大美人呢!



第二章



理所当然的,我们相互留了电话号码。

说真的,对我而言,她只是一个漂亮女孩,一个风月场上游刃有余的漂亮女孩。戏子无情,那什么无义,本身就是有一搭儿没一搭儿的事。可话说回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是

凡夫俗子,只能按俗人的方式支配自己的行为。

第三天,我接到她的电话,在凌晨一点半。

“我下班了,你在哪儿呢?请我吃饭吧。”

我从床上一跃而起,“得,我去接你。”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骂自己贱货,本来嘛,就算是天仙我明天也得上班啊,除了贱我还真不知说自己什么好。

我们约在一家湘菜馆。

她坐在墙角的一张桌子里,穿了一件低胸的米色上衣,雪白的肌肤在灯光下晃得人有点眼晕。

“给我一支烟。”她说。

蓝色的烟雾裹住她的脸,在她厚重的脂粉之下到底有一颗怎么的心?

“哎,你怎么会做这一行的?”

“没事吧你?这有什么好问的?”她低下头,冲我吐出一口烟,轻轻一笑,“本来是勤工俭学来着,后来发现……”

“什么?”

“你就跟查户口的似的……后来发现钱好挣呗!”

尽管她说自己的事的时候有所保留,但我还是听明白了关于她的前尘经历——她是青岛人,高中毕业之后凭一副好嗓子在夜总会唱歌,后来参加成人高考考到北京第三外国语学院

德语系,暑假时跟着老家的乐队到杭州演出,认识了那儿做小姐的女孩,然后在回北京之后跟她们到了钻石人间,很快就以自己的美貌名声大噪。

“你知道吗?”她把披散在肩膀的头发用一个发箍束在脑后,露出美丽的锁骨,“我第一天到钻石人间上班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了,天底下还有这么好挣的钱,跟男人说说话就给了

我八百块钱……唉,男人啊,你们到夜总会找小姐是图一乐对吧?其实呢……这么说吧,你逗猫玩的时候,能说得清是猫让你开心还是你让猫开心吗?呵呵,男人,有时候真的…

…呵……”

她轻蔑的样子,好象把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看透了,也好象风月场上摸爬滚打的她已经炼就了一副金钢不坏之身。

但是我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的东西。

是什么,我说不上。

那天夜里我送她回家,顺便留宿。

只是,她没有吻我。

第三章


白天真好,因为有阳光。

有阳光真好,因为可以看清她粉黛未施的脸。

她不化妆真好,因为不化妆的她在我怀里温柔地睡。

她鼻息如兰,细细的眉毛轻挑着,尖下巴有一点翘,老天居然造就了这么个尤物!唉,大把男人倒霉了。

就这么看着她,这个美丽的女人,如果我们在别的地方认识,就算上刀山进油锅我也会追她!

而且死缠烂打。

我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嘴唇。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是你啊……”

不会吧?昨天夜里跟她有过肌肤之亲的还有谁?

已经九点钟了,我今天迟到了!

我明白了以前那些个皇帝为什么有从今不早朝的意思了。可惜我不是皇帝啊,我要真是皇帝,就把身边这小女子带回我的行宫,一辈子都不让她离开我半步!

一想到这,忽然有点害怕,我不是已经爱上她了吧?老天爷,千万别!因为我不是对手!穿好衣服,胡乱洗漱了一下,我坐在她的床边。

“嘿……我要走了,还得上班呢!”

“啊……”,她揉揉眼,还是一副迷糊相,“好啊,”,她靠着床坐起来:“给我一支烟,亲爱的。”

“一起床就抽,你这瘾可是有点大啊!”

但我还是帮她点了一支。

“嗯……亲爱的,咱俩商量个事儿吧,”她轻轻吐出一口烟,没有看我,“是这样,你看,亲爱的……我这个月要交房租了,还差一点钱,你能不能……”

**I服了HER!

还以为她也把昨天晚上当做是一份尘缘呢,原来……原来也只是做生意而已!

她倒真不为自己立牌坊!

“差多少?”我冷冷地问。

“嗯……你给我四千就行了。”她如葱的玉指在我腿上磨挲。

这也算是给我打了个八折?

唉,这小娘,也忒黑了点吧?

说真的,我包里还真有钱给她,但本少爷虽算不上风流倜傥,怎么着也是年轻有为、气度不凡吧?我再怎么样也不会花钱去嫖啊!

“我包里没带这么多钱,过两天再说吧。”

她笑了,扬了扬柳眉:“随便你了,那就不送了,麻烦把门带上!”

那天夜里,我躺在床上,鼻子里尚留她的芳香,指尖尚留触摸她肌肤的感觉,我一次次告诫自己别去想她,甚至用最恶毒的语言骂她,但我还是阻止不了对她的思念。

我被关进了一座牢房。

这座牢房,是用我对她的思念筑成的。

而钥匙,在她手上。

第四章



夜里我从黑暗中醒来,想着刚刚梦里她美丽的脸。

我摸索着从床头上拿了一支烟,没有开灯,烟头在黑夜里一闪一暗,二十五年来,我竟忽然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也是第一次相信了这个世界上有小狐狸精的存在,我是不是被那个小娘迷了心窍?

也许我应该去给她四千块钱,只有这样我才有见她的理由吧?

这已经是第四天了,我没有联系过她,虽然她的手机号码我已经在心里默念了很多遍。

有烟灰落在我的脸上,看看表,午夜十二点半。

十五分钟以后,我开着车飞驰在三环路上。

为什么我住的离那家夜总会这么远?

**光是路上就要花掉我二十分钟的时间。

舞池里没有,吧台旁边没有,我楼上楼下转了两圈,还是没有。

咦,人呢?

不是为了我就蒸发了吧?

“有烟吗?给我一支烟。”

回头!

不是!!!

那是一张媚俗的脸,画着黑黑的眼线,粘着长长的假睫毛,一头金黄色的头发蓬松松的,有点象……对了,金毛狮王!

我递给金毛狮王一支烟,然后故做漫不经心地问:“哎,那谁呢,就那个小细腰,叫什么来着……叶子吧?”

“叶子?她啊?找她干嘛?”金毛狮王眯着眼看我,顺便吐出一个烟圈儿。

“没事,我一朋友想叫她坐台。”

“找我得了,我不一样?”

“呵呵,我朋友就点名叫她,怎么?她坐台了?坐包间了?”

“包什么间,要是包间也是在医院里。”

“呵呵……啊?你说什么??”

“我说医院啊,大哥,瞪那么大眼干啥?再大有我的大?想知道啊?那把今天我买的门票给报了吧!”

这里有必要交待一句,在这家大名叮当的夜总会里没有一个是固定的小姐,也没有妈咪,她们每天来这儿都要买门票,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提高了美女的质量,因为不漂亮出众的

女孩子是坐不上台的,还得自个儿搭上张百元大钞的门票钱。

“太过分了你。”话是这么说,我还是拿了一张塞给她。

“还得请我喝一杯。”

于是又塞了一张。

“她住院了,昨天夜里的事,急性肠胃炎。”

“没事儿吧?”

“没太大事,就是得输液观察两天。”

“哪个医院?”

“哟,看上我姐们了吧?有戏吗你?小样儿……嗯……得了,不逗你了,住中日了,明儿你打电话给我,我带你去,反正我明儿中午也得给她送饭。”

说着她红唇一动,利索地报出一串号码,扭着屁股走了。

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在我脸上飞速的亲了一下,“拿你盒烟啊,宝贝!”


第五章



中午在公司楼下吃饭的时候,我特意要了一锅鸡汤让服务员打包。

脸上长了无数雀斑的小服务员看着我说:“怎么打包啊?”

“怎么打包?拿你们的锅,下午我给你们送回来。”

跟我一块的两个同事立马好奇起来,问我带锅汤去哪儿,我呵呵一笑:“那什么,我二姨病了,我去医院看看她!”

我带着给“二姨”的那锅汤先去接了金毛狮王。

金毛狮王好象连脸都没洗,估计昨天夜里比较忙。

她一上车就闻到了扑鼻的鸡汤加味精味儿。

“哎,靓仔,你带的什么呀?”

“这么纯的鸡汤味儿你没闻出来?”

“呵……人家送病人都送鲜花,你老人家送鸡汤,也忒过时了吧?”

“鸡汤能喝,花能喝吗?”

“喝个屁,她TMD得的是肠胃炎,估计什么也喝不下去。”

“你不也是给她送饭的么?小姑娘家家的,一口一句脏话。”

“去你的,小样儿……我不送饭送什么,她吃不吃的是她的事,我可是心到了啊。哎,你干什么的?”

“什么干什么的?”

“笨,我问你做哪行的?”

“中关村做电脑的。”

“还高科技呢,啧啧……看上叶子了吧?你有几个千万?”

“我叫李十万,不叫千万。”

“那你有点玄。”

……

“哎,你到底叫什么?”我从后视镜里看着她,总不能叫人家金毛狮王吧?

“你叫我小玉就行了!”

小玉?名字倒也秀气,就是用在她那么招摇的人身上有点可惜。不过,这帮小妮子没一个是真名。不是有这么一对联吗:假名假姓假地址,骗人骗钱骗感情。

横批:一把一蒙。

扑鼻的来苏水味,我们推门进去的时候,她还没有醒。金毛狮王小玉把手中的饭盒一放,去洗手间了。我在她床边的凳子上坐下,雪白的床单衬着她苍白的脸,我睡梦里的女孩儿



我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抚了一下她的头发。

她慢慢睁开眼睛,看了我好久,好象根本就不认识我似的,然后又闭上。

她没再看我,说:“给我一支烟。”

“这儿不让抽吧?你先吃点东西?”

她摇摇头,睁眼看我:“吃什么呀,我什么也不想吃,输了好几大瓶子了,输的我的浑身都快肿了,就想抽支烟。”

“宝贝,醒了啊,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你昨天不去,好几拨儿人找你,靠,咱那儿少了你这小妖精都TMD快不转了,吃不吃点东西?我让我们家小阿姨做了点粥,估计你也吃

不了什么……哦,这靓仔,”小玉指了指我,“人家还带了锅鸡汤给你呢,就跟你丫正做月子似的。”

“你大爷的,你才做月子,就是做月子也是你的。”叶子回敬了一句。

“靠,我没那功能。”

我真想说:我有。

我左脚踏出病房的时候,她突然说了一句:“下次来的时候带束百合,这里头一股来苏水味儿,都快被醺死了。”

别说是一束百合,就是一车我也愿意。

第六章


下班之后我先去了趟花卉市场。

百合百合百合,我这辈子还没给谁送过花呢,即使是我前任的女朋友也没有过。

说到我前任的女朋友我还真有那么一点点怀念。虽然她现在只成了我钱包里放着的一张照片。我这个人恋爱史简单的很,甚至是可怜。

我出生于军人世家,上大学时理所当然地报了军校,满学校除了一个女教官之外,清一色的全是大老爷们加小老爷们,每天除了专业课就是政治学习和军事训练,一到晚上累得就

跟龟孙子似的,头一挨枕头就着了。

大学里的浪漫爱情就这么给耽误了。

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倒是暗恋上一个女孩子,可惜剃头挑子一头热,还没等我表白呢,就被我一个同事捷足先登了。

后来我认识了一个东方歌舞团跳舞的女孩,说是女孩,实际上她比我大四岁,当时她有一个新加坡的男朋友,我不过是填补一下她的空虚罢了。

但她算是我正儿八经谈过的唯一一个女朋友,即使她后来远嫁新加坡,我也没有把她的照片从钱包里拿出来。

我有点懒,这我承认。

所以,对于女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去泡。

这有点让人乏味,也有点让人泄气。

不过还好,好在我还差叶子那小娘四千块钱,看在钱的份上,她会见我吧?

推开病房门。

我**

全是美女!

除了叶子、小玉之外,还有四个女孩,一时之间,我有点眼晕。

叶子今天还真在众姐妹面前给我面子,见了我非但没象中午一样闭上眼,还冲我轻轻一笑。这一笑,当真是倾城倾国,万千粉黛无颜色。

“真带了百合来啊?哦,来介绍一下,”她指着那几个女孩说,“小玉你认识了,这是忆婷、小云、青青、雪儿……这是我朋友——李海涛。”

(忆婷——四川女孩,25岁,九十年代算很早一批到海南淘金的小姐,后来跟“北下大军”到了北京,性感的外形、丰富的经验让她在这一行里如鱼得水,属于绝对性感型。

小云——天津女孩,20岁,小脸大眼,气质冷艳,属于绝对好身材。

青青——江南女孩,21岁,个子不高,胸围70D,小圆脸儿,大眼睛,属于小巧玲珑型。

雪儿——大连女孩,身高173公分,皮肤雪白,年龄最小,刚满17岁,小卷毛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属于绝对洋气型。

小玉——东北女孩,23岁金黄色头发,细眉细眼,有点骨感,行为张扬大胆,属于绝对骚货型。

叶子——青岛女孩,22岁,据说学过八年的舞蹈,前某夜总会歌手,公认的美人儿,属于色艺俱佳型。)

“呵呵,大家好大家好……”

“哦,见过的见过的……”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是五个女人一起说话,我立马就有了《大话西游》里孙悟空面对唐僧时候的感觉,差点去问护士有没有苍蝇拍。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看得出叶子这小娘的人缘还真不错,把病房都快改歌厅了,这要是再搬一台卡拉OK机来,我看可以收门票了。

叶子大声说笑着,听说她以前是唱歌的,还真没埋没她那副好嗓子。

叶子倚在枕头上,栗色的头发有点乱,有一缕发丝垂在额头上,是那么楚楚可人。

叶子抬起右手揉了一下眼睛,她无名指上的金色指甲油有一小块脱落了,倒象邻家的女孩般亲切。

叶子明显瘦了,眼睛显得愈发大而亮,偶尔她看上我两眼又转移了视线。

叶子雪白的脖颈挂了一条白金项链,坠子上的钻石闪闪发光。

叶子的耳朵真好看,象我小时候爱吃的炸虾片。

叶子明眸香腮,叶子柔若无骨……

叶子,叶子,叶子……



第七章

我还没坐上十分钟,小玉就吵着肚子饿了,要吃东西,这一下马上跟炸了锅似的,除了叶子,所有女孩都立马觉得胃里饿得难受,场面有点玉小姐振臂一挥,美女随声附和的意思


“得了得了,你们是TMD来看我的还是来烦我的?都走吧都走吧,那谁,”叶子冲我一扬头,“你请我姐们去吃饭吧?”
“当然当然……那你吃什么?”
“这不有粥么?其实我也不想吃东西。”
“要不要跟你带点什么吃的?”
“呵呵呵……等你回来啊……?”叶子一笑,“也行,带包咸菜吧,我嘴里没滋味。”

我就跟领队似的,带了五个美女去医院附近的饭馆吃饭。
说实话,我还真想留下来陪着叶子,哪怕今儿晚上饿一宿呢?
一群苍蝇又开始“嗡嗡”了,她们议论的是大千世界的男人众生像,更具体些实际上是那部分喜欢声色犬马的男人们。
男人,情欲,金钱,对于她们是永远的主题。
只有做这一行,才能把这三者毫无瑕疵的融合在一起。
她们年轻、漂亮,却象灰尘一样飘荡着,没有根。有一大堆男人围在身边,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身边又没有一个男人,所以,没有爱情的生活真好,没有烦恼。
所以,无爱无痛又手头阔绰,怪不得这年头越来越多的女人弃良从娼了。
对于这个论题,我没有发言的权利,只有听的份儿。

差不多吃完的时候,我问:“你们去哪儿啊?要不要我送?”
“好啊好啊好啊……”几乎是异口同声。
我呸!我这多嘴劲的!真想掴自己一嘴巴子!
这五个小娘每个都要回家化妆换衣服好去上班,又都不住一块儿,我这一通跑,等把她们挨个送回家,天啊,已经快9点了!
小卖部里除了榨菜什么咸菜也没有,叶子这小娘也有点怪,什么不好吃,爱吃咸菜。
我跟老板娘说:“来十包。”

病房门口的护士连眼皮都没抬,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了:“过了探视时间了,明天再来吧!”
我站在那儿还想说点什么,我们亲爱的白衣天使便用手里的笔敲了敲墙上贴的探视时间表,“这不是贴着规定时间呢吗?”
我在车里给叶子打了个电话,她手机关机了。
忽然想起她对我的出门前的暧昧一笑,原来她已经事先料到我今晚是回不去的了。
我把十包榨菜从车窗里扔了出去。

手机响。
“喂,你丫在哪儿呢?我们在钻石人间呢,V1,过来吧!”是哥们儿张博。
“明儿上班呢,懒得动了。”
“去你大爷的,你丫哪天不上班啊?哪天还不是玩这么晚?快快,陪光化的老板朱总,来给撑个面儿,找几个小姐。”
“我他妈跟哪儿找啊?我又不是鸡头!”
“但你是鸡头仁啊!你不是跟那个挺出名的那个叶子认识吗?叫她来坐台吧,我刚出去找了一圈没找着。”
“是吗?那找别的呗!”
“那丫头不是盘子靓嘛,朱总不是挑嘛……”
“甭找她了,人家就没在。”
“哦……你怎么这么清楚?你小子……先别说了,快快快,先来了再说!”

我把小云带去了V1,那个姓朱的光化集团的老总乐得屁颠屁颠的。
心情不太好,我还在想着十包榨菜。于是我用那十包脑子里甩不掉的榨菜就着人头马一饮而尽。张博还当我今天捡了个元宝呢,因为我平常滴酒不沾,就我那点酒量,通常是竖着

进来横着出去。
张博说:“好好好……哥们你今天雅兴不小啊!”
从洗手间吐完以后我还是有点晕,迎面撞上一个人,扑鼻一阵香水味,我被熏得更晕了。

第八章

没等我看清楚来人的脸,两只光滑的胳膊已经绕上我的脖子,一缕金黄色的头发蹭着我的耳朵,小玉用酥胸紧贴着我,轻轻在我耳边问:“宝贝儿,你喝酒了吧?”
我被她半搀半搂地扶回了包间。
我觉得头晕的不得了,真想马上找个地儿去睡觉。
迷迷糊糊听见张博说:“会开车吗?……那得,我兄弟交给你了!那什么……哦,那行,那就是你们的事儿了。”

我梦见上了电梯……
我梦见叶子美丽的脸……
我梦见叶子吻我,吮住我的舌尖……
我梦见叶子说:“你的皮肤上都是一股子酒味。”……
我梦见和叶子做爱,她好象这两天瘦了不少,胸也小了……
我梦见叶子去洗澡,帮我打开了空调……
我梦见那十包榨菜一包不少的砸在了我头上……
我梦见我去上厕所,找来找去都找不着门……
实际上,我是被尿憋醒了。
头疼得跟要裂开了似的,那十包榨菜没这么大的威力吧?

睁开眼,我首先看见了天花板,上面悬着一盏三角型的灯,不是我们家的。
然后我看见了墙壁,墙上挂了一墙大照片,照片上的女孩有点面熟,好象在哪儿见过。这墙也不是我们家的。
头真的疼,都快炸了似的,最主要的是我没搞清楚状况,不管了,我要先去洗手间放水。
手一动,摸了一把的温香暖玉,一扭脸,满眼金黄色——这也不是我们家的,我们家没有这颜色的东西,这是什么呀……头发!
金毛狮王!

我有点醒了!
小玉背着身躺在我身边,除了肚子上搭了条薄被,什么都没穿。
而我呢?靠,穿了才怪了。
什么也不用说了,这事儿是说不清了。
我轻手轻脚地下床穿了衣服,很容易就找到了洗手间。
放完水,我把马桶盖放下来,我就坐在马桶盖上想了半天,实际上什么也没想进去,确切地说我是在发呆。有一点是明确的,我不爱她,甚至于连喜欢也谈不上。
酒能乱性,这是谁说的,简直就是至理名言。

如果昨天不去跟那几个小娘吃饭,如果护士大姐网开一面让我进去陪叶子,如果不是我生气叶子明知我回不去还让我带咸菜,如果不是张博那孙子非叫我去钻石人间,如果不是我

喝多了去洗手间狂吐,如果不是小玉正好在洗手间门口撞上我……也许她早就有预谋也说不定。
唉,如果……
如果叶子知道了这事儿……
TMD,头疼得要死,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至少是不象昨天一样灌了洋酒再灌啤酒,昨天那种喝法纯属TMD买醉。
走出洗手间,我用手机给公司打电话请假,我必须回家继续睡觉。
现在是上午十点五十。

想了想,我从钱包里点了三千块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我不想以后跟小玉扯上什么关系。
靠,第一次跟女人做爱给钱,居然是在没搞清楚对方到底是谁的混沌状态之后。
想来我怎么也算是个青年才俊吧,竟然做这种龌龊的事情。
“嗨,宝贝儿,这么早啊?你干嘛呢?”小玉揉着眼睛从卧室里出来,一丝不挂。
紧接着她看到了我放在桌子上的钱。有那么五秒钟吧,她盯着我的眼睛,然后她嘴角上便挂了笑。我形容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笑容。

“多少?”
“三千。”
“还挺知道行情嘛!”她拢了拢头发,“我不要!”
“我不要,真的!”她再次说,“随便你怎么想,我就是不要,你欠我一人情。”说着她把钱折了一下,塞进我的裤子口袋里,紧接着她按住了我的手,“李海涛,你太小看我了

,如果我是为了挣钱,我会在你清醒的情况下跟你说好的,明白吗?”
我摇摇头。
“行了,你要有事就先走吧,宝贝儿,不过……你今天还上班吗?……那你就下午三点半过来接我吧,我们一起去接叶子,她今天能出院了。”
“可是……”
“可什么是,来,抱抱……”
小玉揽住了我的脖子。

出门之后,我在她家门口的楼梯阶上坐了一会儿。


第九章



我想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在三点半的时候出现在小玉的楼下,到底要不要她一起去接叶子出院,我又能用一种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叶子。

小玉那么张扬的一个人,她肯定会告诉叶子一切的。

我是个凡人,我并不拒绝女人喜欢我,但喜欢我的人最好跟我喜欢的人不沾边儿。

说句实话,我有点害怕,一想到要去面对叶子美丽的双眼,我的心里就跟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似的。感情的事情很难说的清谁对谁错,我知道叶子并不爱我,她甚至还深深地刺痛过

我,但是……

两点五十,三点五分,三点二十……

我在三点二十五分的时候关了手机。

比起要面对叶子双眸的惩罚,我宁愿选择逃避。

我只是希望有机会的时候叶子能单独听我解释。但只要有小玉在,事情只会越来越糟。我的人生观和做人原则在一夜之间有太多改变,二十五年来,我第一次失信于人,也是第一

次,我这么坚决地去逃避。

只是为了一个女人。

一个让我迷惑又使我欲罢不能的美丽女人。

还是头疼,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现在睡觉呢?只要睡着了就什么也不会想了。

我在抽屉里找了片感冒药,别说这玩意儿还真管用,我吃了没半个小时就犯困了,这哪是治感冒的,纯粹是治失眠的。

电话铃声一阵紧催着一阵,我迷迷糊糊中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会是她们吧?

不会啊,是家里电话,不是手机。

“你丫怎么关机了?没事儿吧?昨天晚上怎么样?喝美了吧?呵呵呵……”又是张博这小子。

“没事儿,我有点头疼,干嘛?什么事儿?”

“晚上怎么着?组织一下?”

“不去不去,累着呢。”

“打会儿呗……不带你这样儿的,喝点酒就爬不起来了?”原来他是让我去跟我那帮哥们打麻将。消磨一下时间也好,我不想在夜里还想着那个小娘。反正累了就回来睡觉,明天

一上班一忙就什么都忘了。

那天晚上我输的一塌糊涂,除了一万现金,还欠了别人三千多。

我们约好了第二天晚上赢了的人请客去顺峰吃海鲜。

第二天下午我接到了小玉的电话。我是在铃响三遍以后才接下接听键的。

我的耳朵刚刚挨着听筒,小玉的声音就灌了进来:“哎我说李海涛,你几个意思啊,我们昨天等你半天也不来,打你电话你又关机,你也太那个了……”

“不是,我真是头疼的不行,睡着了,手机又没电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那你干嘛不醒了打个电话给我们?”

“我这一觉就到今天早上了,我想你们不是在睡觉呢吗?我还想下午再打呢,这不一忙就……那我没去你们后来……”

“我们后来又找的别的朋友来接的啊……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哎——”她话锋一转,声音顷刻间温柔下来:“那你今天来不来看我,有没有想我啊,宝贝儿?”

“我这两天挺忙的,再说吧,叶子没事儿了吧?”

“没什么事儿了,她今天晚上就去上班了。这么关心她啊……”

“也不是……不跟你说了,我接一电话……”

下班以后,我先去银行取了一万块钱,然后去了顺峰海鲜。

所谓天下无巧不成书,我竟然在这里碰上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