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相互比较的文章层出不穷。在比较的天平上,更多人将砝码放在了中国一边:从综合国力来看,印度与中国还有较大差距;世界各国都感受到“中国制造”的实力;中国在人均收入、外商直接投资、成人识字率、婴儿死亡率等指标上也表现得比印度更为出色。但近年来,认为印度的经济增长前景优于中国,印度将在未来迎头赶上,甚至可能超过中国的言论不断增加。
    越来越多人相信,印度自1991年推行的改革已显现效应,一方面IT业正在为印度经济赢得国际上的重视,另一方面制造业也蓄势待发,其年经济增长率有望长期维持在7%以上的水平。印度财政部长JaswantSingh最近就表示,印度正处在“爆炸性增长”的临界点。
    因此,印度经济的乐观前景也正在改变人们对中印对比的评价,过去舆论完全一面倒认为中国模式优于印度模式的情况已不复存在。
    证明印度优于中国的另一个例证就是代表科技水准的诺贝尔奖的差异,印度的诺贝尔奖位居第三世界之首,印度号称“世界第三科技大国”。
   对这两个大国的判断基础真的如此简单?
   不可否认,基础科学的研究水平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了一个国家真正的创新能力。列举印度的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泰戈尔 (1913年获文学奖 ) 、喇曼 (1930年获物理学奖 ) 、霍拉纳 ( 美籍印裔,1968 年获生物化学奖 ) 、昌德拉塞卡 (美籍印裔,1983 年获物理学奖 ) 和特雷萨修女 (印籍葡裔,1979年获和平奖) 。
    但实际上,除去诺贝尔和平奖和诺贝尔文学奖之外,印度的科学项获奖者为3位,2位印裔,1位印籍,所取得的成就都是在60年代之前完成的(昌德拉塞卡用广义相对论的黑洞理论所做的,导致其获得诺奖的恒星的“昌德拉塞卡半径”计算工作是上实际30年代完成的,当时他很年轻)。
   而华裔仅物理学就有5位诺奖获得者,其中97年和98年崔琦和朱蒂文先生连续得奖;提出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何大一先生,由于量子计算机研制而于2001年获得计算机领域最高奖图灵奖的姚期智先生所做的工作都是在80年代,甚至90年代之后完成的。
    尽管印度有,而我国至今仍然没有自己国籍的诺奖得主,但是由上所述,种种迹象表明我国的基础科研正在不断孕育着腾飞机遇,特别是中华民族特有的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感和寻根意识对我们都是十分有利的。
    印度的科技和教育走在了发展中国家的前列的3点原因,归结起来,就是英国殖民统治留下较好科教基础;印度学者有较强的西方留学背景和印度政府的重视。前两点随着时间的推演渐渐淡化,而我国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经济企业界(例如李嘉诚先生资助的长江计划 )、政府对科教兴国的日益重视、人民群众望子成龙,望女成风的朴素的重教意识、海外学者急剧增加和报国意识(ETS的统计显示,美国的外国留学生中,仅中国大陆部分就远远高于其他国家)形成一股强大的合力,为21世纪我国基础科研的大发展奠定了一个绝佳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