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__山河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38739(剩下的在起点)
一失忆
远处山峦起伏着,一点也没有白天时的苍翠。日间里不知疲倦的知了的烦躁已经被此起彼伏的蛙鸣声代替,继续提醒着我这是个仲夏的午夜。枕着背包,透过榕树浓密枝叶的罅隙漫无目的地数着洒落在地上的点点月光。我彻底迷惘了。

老孙头坐在我对面的竹椅上,孙老婆子挨着他在板凳上摇着蒲扇。聊着地里的收成,今天青菜卖了几个铜板,尽量不提关于我的事。

他们时时瞟过我脸上的眼神告诉我其实他们一直关心着我,关心着我的来历。昨天早上他们在田埂边上发现了趴在稻田中的我,叫了村里的小伙子抬了我回家。找了村里唯一的医生许大夫救醒了我就一直没有吝啬过他们的爱心。

他们话不多,只嘱咐我安心休息。但他们饱经风霜的眼里难以掩饰惊讶和疑问。我的服饰,衣着,以至于细微的一点动作都显示着我的与众不同。

我只说过四个字“我不知道”。老孙头夫妇知道我没有说谎,从我震惊和迷惘的眼神里他们已经知道我并没有欺骗他们。

吃过晚饭,我已经在树底下坐了两个钟头了。记忆象被扇个闸门挡住,没有漏出些许的讯息。脑袋里空白连着空白,可是我清楚的知道,这不是我的世界。我的世界里有电脑、互联网,有手机,有汽车,有飞机,还有许许多多。。。可这里显然没有。

我清楚的记得,我是个工程师,我的野营背包里还有我的本本。还有个折叠式的太阳能充电器。可我怎么也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不知道是怎么到了这个该死的地方。

老孙头告诉我这是公元1840年7月5号,建国145年。这是什么和什么?想想晚饭时老孙头好奇的看着我合不拢的嘴巴我还觉得我是在做梦。“明朝后大顺休养生息,鼓励工商,提倡墨学产生了一大批资本家。1735年,控制全国经济命脉的大资本家借口不满皇帝挥霍无度,提出口号‘还民权,还民利’推翻了李顺王朝,建立了三权分立的资本主义制度。带头的恰恰是当年大顺皇帝为了收回权力,被逼托病还乡的李岩建立起经济帝国的李氏家族。”老孙头娓娓道出妇孺皆知的建国史,浑不知我夹菜的筷子一直停在空中的异样。“李云当选第一任中国大总统的当年即裁撤满洲自治领,分为东北三省。发展新学,鼓励移民,提倡汉族与各少数民族通婚。如此百年,国力强胜。四方来朝,中国的资本市场也深入渗透到各藩属国,控制了各地的经济命脉。”

通过老孙头的叙述和孙老婆子偶尔的插嘴,我渐渐对现在所处的社会有了一个感性的认识。政府投资发展各种学科,提倡白话文,强制执行5年制义务教育,设立大学。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各种社会资本也纷纷投入到大学教育中。新知识新学科不断涌现。这一百多年创造了惊人的财富。新的财富又推动了社会的发展,还好建国初立墨学为国学,并提倡百家争鸣。“兼爱,非攻”的思想使得中国并没有侵略周边相对弱小的国家。反而不断的主动帮助各国发展经济,并派出学者到各国讲学。老孙头的儿子前些日子刚刚大学毕业就被国家派往日本讲学去了。

与此同时欧洲大陆上受到了也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中国派驻法兰西,英吉利,美利坚,俄罗斯等国的学者在其中也功不可没。但是近十年来随着资本的扩张,欧洲国家已经把矛头对准了中国垄断下的东亚市场。

“太岁头上动土”众议员刘民恒如是说。曾经到西方国家巡回讲学,并做过5年访问学者的欧洲通一直是议院里的中间派,但在他最近的几次演讲中已经对西方国家咄咄逼人的对华战略态势提出过多次警告。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刘民恒深知在弱肉强食的历史背景下发展起来的西方各国的处世哲学。只有保证自己强大才能保证自身的安全。在西方历史上从没有一个文明的火种能够象中国一样世代传承。他们缺乏延续的内涵的外延。每一次征服都伴随着大屠杀和文明成果的毁灭。西方文明缺乏包容,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非此即彼,你死我活血淋淋的腥味。

近几十年来西方各强国在世界范围内争夺殖民地,对非洲原住民进行强行掠夺、人口贩卖和血腥屠杀,军事工业相对于其国内国民经济其他部门处于畸形的发展状态。而抢夺来的黄金和奴隶又不断地对一本万利的军事工业体系注入了新鲜的血液。用左派代表人物林海的话讲“整个西方世界就是一架吸血的机器”,以兼爱,非攻立国的中国没有理由不帮助这些受苦受难的民族。”

在这种战争体系下建立起来的欧洲各国军事工业隐隐已经能和中国抗衡了。但在大中国地区(国际上通常把中国的藩属国和中国合称为大中国地区)西方的商品由于品质和成本的关系还是不得其门而入。而中国的各种工业产品却在世界各国大行其道,每年有数不清的白银黄金等硬通货流入中国。如此竟况西方各国政府束手无策。眼睁睁地看着从非洲,美洲抢的财富在国内打了个转又都进了中国人的口袋,西方各国政府怨声载道。

眼见正规渠道无法逆转这种出超状况,这几年英国和法国搞起了鸦片的勾当。在中国藩属国和中国沿疆沿海大搞鸦片走私。以期改变这中贸易逆差的状态。今年更是愈演愈烈已经开始向内陆省份渗透。白银流水般的被英国和法国商船运回国内,虽然经济规模上无法和正规渠道的贸易相比,但是却造出了无数的瘾君子。无数家庭破产,妻离子散。给社会安定带来了极大的破坏,各地要求禁烟的呼声越来越高。

今年五月众议院就通过《禁烟法》,从源头到流通渠道上严格控制。并对鸦片贩子,走私分子和窑罂种植者以重典约束。中央政府组织专门的委员会赴各地查处毒品,集中销毁,先后逮捕了一万三千多人。并处以极刑八千多人,关押三千多人,一扫妖氛,其中英法美俄等国的罪犯四千多人,全部处以极刑。西方各国纷纷抗议,但是理亏在先,也只能忍气吞声,最后不了了之,举国大快。

北京,七月的香山绿意黯然。梳影横斜间露出一角画檐,北京市政府于1832年为获得“国家突出贡献学者”建造了一批二层别墅,建筑风格中西结合,简约而不简单、清幽却又大气。

刘靖没什么其他嗜好,只和他父亲一样,喜欢泡上一杯浓浓的绿茶,静静享受绿茶的淡香和微微的清苦。他现在正端着茶聆听着,对面戴宽边眼睛的父亲头发梳的整齐,略微清瘦的面庞散发着难以掩饰的书卷气。作为欧洲问题专家的刘民恒深受总统孙仲文的器重,时常单独约见他商谈国是。

刘民恒说话一直都是温文尔雅,不急不燥:“现在国际形势发展对我国不容乐观,欧洲实力最强的英法两国正试图控制马六甲海峡,而马六甲海峡两岸国家里马来亚王国一直是我们的属过,从政府到民间都对大中国地区有归属感,我国政府在新加坡港还驻有一支舰队,虽然规模不大,但背托马来亚王国,而且新加坡港防御工事极为完善,却是一支不小的威慑力量。”泯了一口茶“海峡另一岸的印度尼西亚由于地理关系,我们文化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近年来其国内某些势力一直鼓动当地土著人发动骚乱,对控制了其经济命脉的华商屡屡攻击,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所幸的是苏门答腊岛情况还算稳定,印尼政府还是倾向于我国。但是西方国家也乘机渗入了印尼政府管制不力的地区。”清晨的阳光透过小院里棚架的空隙把光柱投在了小玻璃茶几的一份《北京日报》上,《总统任命特使刘靖赴印尼访问》赫然占据了头版头条。刘民恒拿起报纸瞄了一眼:“你这回去印尼孙总统也和你讲了,主要还是争取让苏加诺总统完全靠向我们,毕竟他的总统位置是我们扶植和支持的。多注意他们军队的动向,军队里支持苏加诺的不太多。有一半的部队能支持他就不错了。此去多倚重李淡伯伯和王大河叔叔。他们一个是外交谈判的老专家一个是情报分析的大行家,印尼的大小事情他们都了如指掌。派你去是因为我们是中间派的代表。你去印尼在西方国家和印尼国内看起来没有那么敏感。记住,涉及国家利益的时候,再没有什么派别的分歧了,有的只是方法和手段的不同。”

“走吧,上班去。你该去总统办公厅报到了。好好准备一下,过两天就出发了。” 刘民恒关爱的看了浓眉大眼的儿子一眼,率先走回客厅。“毕竟才30岁啊,还是年轻。”面对才华出众,已经出人头地的儿子,刘民恒还是担心他经验不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