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我出生于吉林省农安县的一个贫困小山村。听妈妈说,我出生时,不会哭,奶奶用手沾凉水使劲儿的拍,但我一直没有哭声。父亲说:“不行就算了”。奶奶一直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一个小生命,加大了劲儿使劲继续拍打,终于哇的一声哭出了声,我开始呼吸进了娑婆世界的第一口气。从此,我便宣告来到了这个世界,开始了无量劫生死轮回的又一次轮转。



我有兄弟姐妹七个,家境十分贫寒,难怪父亲当时想放弃我。又是“地主”家庭出身,成长在文革时代,可以说我没有快乐的童年。儿时性格非常的孤僻内向,但或许正是这些遭遇,让我也从小就学会了思考。在我七岁那年,有一天一场狂风把一个破旧的马圈房梁刮塌,村里的一个聋哑马倌当时他正在马圈里喂马,因听不到声音而不知道躲闪,结果被房梁活活砸死了。家里人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我永远也挥之不去。从那天起,我便知道了世上还有“死亡”这个恐怖的事情存在。不自觉地常常思考“死亡”是怎么一回事;但每每想到“死亡”,脑子里便是黑漆漆的一片茫然,胸闷异常。虽然小时候经常想生死的事,但没有人给我一个答案,更无缘接触佛法。


小时候艰苦的环境,锻炼了我坚忍不拔的毅力。我发奋努力读书,使我逃离了穷苦的农村来到了大城市:1982年我考上了吉林大学物理系。


1986年,我从吉林大学本科毕业,考入了北京大学物理系硕士研究生。我读的专业是理论物理,研究的方向是微观基本粒子和宇宙大爆炸。可以说是微观无穷小和宏观的无穷大。我研究这个物质世界的演化。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让我一下子感受到了传统概念中根深蒂固的时间和空间概念被彻底打破。我探索宇宙世界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我已经站到了现代的物理学的前沿。但到了前沿,我才发现了“科学”的局限性,原来还有那么多的宇宙奥秘没有答案。一个出色的物理学家,必然同时是一个哲学家。我虽然不是出色的物理学家,但对宇宙人生的思索,让我很快不满足于现有物理学的现状,而开始徜徉在哲学家们的各种著述当中。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而世界观,就是人们对宇宙人生的看法和观点。可以说,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世界观。但诸多的世界观中,有哪些世界观是正确的呢?也就是说,真理在哪里呢?在民俗的信仰中,找不到理想的答案,只有在科学知识的海洋中,我拼命的想找到一丝光亮。可以说,正是我这颗苦苦地追求真理的心,才最终引领我一步一步走入佛法这个无尽的宝藏。


    真正的缘起,要从1987年的气功热开始。那时,全国掀起了一股气功的热潮。深在北大象牙塔里的我,便开始产生了好奇心理,可能跟我学物理有关吧,对自然界发生的奇特事有较敏锐的捕捉力。气功各门各派的掌门人纷纷到北大做各种气功报告。贴出的海报宣称的很多“特异功能”让我这个学物理的感到“不可思议”。学自然科学的人,怎么也不能相信那些神功异能,因为那根本无法用物理学解释,也就是说完全超出了现有科学能够解释的范围。但是,作为一个有科学头脑的人来说,又怎么能轻易否定一个新事物新现象呢?科学还在发展阶段,从理论上讲,有很多“不可思议”的现象是非常自然的,没必要也没有理由否定它。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要想知道气功到底有无,只有自己亲自走进去尝一尝。可以说,我一开始的动机是想看看气功到底是怎么骗人的,而且居然敢骗到北大来?!于是,开始报名参加了一个气功班。没想到,我竟然不到七天的时间里,感受到了气和经脉的存在,还有了气功测病治病的能力。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到底是不是心理暗示,于是我反反复复治疗大量的案例,半年多的时间里,为数百人调理过各种疑难杂症。可以说,奇迹一个又一个出现。这个气功体验,让我开始思考“科学”到底能解决哪些问题、还有哪些有待今后去探索。越思考越明朗,我在深思中彻底打碎了所知障,从对科学的“迷信”中走了出来。确切地说,科学实际上是一种精神,目前人们所谓的“科学”,其实是“学科”,是不究竟法。我不得不对气功进行深入的研究思考。一方面,我几乎学遍了所有的气功(倒是一学便会);另一方面,我追本溯源,查找气功的来源。不查不知道,原来气功是我国几千年来的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我徜徉在大量的气功典籍里。研究道家的经典;研究完道家的经典后,开始从其它宗教里找根源。《道德经》、《圣经》、《古兰经》、《六祖坛经》等等各种宗教大量的典籍,我都认真地翻阅研读。气功乃至特异功能,在几乎所有的宗教里面都有涉及。但最让我折服的,是佛法----在佛法中有“五眼六通”,而气功那些小术与佛门的“五眼六通”比起来不过是小儿科而已;而让我叹服的是,佛法并不以追求这些神通为目的,那些只不过是修行的“副产品”而已。我越来越喜欢佛法了。但还没有到了信仰的阶段。


    1990年初某一天,我在书店偶然看到一本《弘一大师传》,于是买回来一本。大师出家前是个各方面造诣非常深的人,他的出家举动让我的心为之一震。我在想:弘一大师那么优秀的人,都能对佛法产生信仰,那佛法当中一定有值得信的真理存在;而我自己是一个无名小辈,有什么理由不信佛呢?可以说,弘一大师让我折服了我慢心,这让我学佛道路上的障消除了。但对佛教理论依然摸不着头脑,也没有深信不疑,只是觉得值得我去研究。那本《弘一大师传》当中有一段记录我特别地用本子记了下来,那就是一个弟子问弘一大师“初学佛法,应当先看哪本书比较好?”弘一大师说:“《安士全书》”。我于是,决定一定要找到这本书。因缘巧合,我在北京一个寺院里拿到一个书目单,是庐山东林寺的法物流通处法物清单,我发现了《安士全书》,我欣喜若狂,于是汇钱邮购了一本。这本《安士全书》,就放在我的床头案边,闲下来便认真翻阅。越看越欣喜,我的全部疑惑竟然一扫而光,我彻底信了佛教。


感谢佛菩萨的加持,我几乎没走任何弯路,就这样一路追求真理而走入了佛法。只要一个人抱着追求宇宙人生真谛的目的去求索,那么他必然会走入到博大精深的佛法中来。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必然。


很快机缘成熟:在1990年阴历六月十九观音菩萨成道日那天,在北京的广济寺圆通店我正式皈依三宝。承蒙上净下慧大和尚慈悲摄受,并赐我法名“明证”。皈依当时的情景至今让我记忆犹新:那天皈依时,听到法师们念诵皈依文,我浑身颤栗,汗毛竖立,感觉从此脱胎换骨一般!从此我便获得了新生,我生生世世以来的生命轨迹从此将彻底改变,从此我也不再是迷失流浪的浪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今生学佛,是注定的因缘。佛法,是我的生命,是我的全部。我十年如一日地实践着佛法,一步一个脚印,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十五年的光阴,我也从一个二十六岁的年轻人走到了今天的不惑之年。佛法让我受益的不仅仅是今生的一切,它更让我彻底改变了生命的历程。我正沿着佛菩萨走过的足迹前行,越走信念越坚定:无论遇上刀山火海,永不停止脚步。


在此,普祝一切有缘人:佛法中有无量的宝藏,愿我们此生都不要空手而归;更愿一切佛子道心坚固,发菩提心,早证菩提!

明证居士背景资料简介  

      明证居士,男,俗名张立波。1964年出生于东北农村,北京大学物理系硕士毕业。目前是中国IT界职业经理人。历任各大公司的总裁、CEO。1998年5月18日、19日CCTV东方时空专题报道《农民的儿子张立波》(两集)报道其事迹。2004年6月,国家三大部委联合举办的“第二届中国策划大会暨著名策划评选活动”颁奖大会上,张立波获得了“中国杰出策划人”大奖。

更多内容请参看:http://forum.fj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