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深圳的冬天比北方冷

深圳的冬天比北方冷

记得几年前初到深圳,有人说深圳的冬天不冷,我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却总觉得很冷很冷,甚至是寒风刺骨、凛冽逼人,令人难以承受、难以招架,而这已是第二个寒冷的冬天了,让我不由的想念起北方的冬天。

北方冬天的冷和深圳不同,北方的冬天是一年四季季节轮回岁月变迁的大自然的恩赐,是宁静幽远的冷,而深圳的冷是阴霾的、无孔不入的,是不和谐的冷。北方的冬天漫无边际的鹅毛大雪仿佛是从遥远的神秘国度传来的片片福音,带着阵阵祝福和祈祷给辛勤一年的人们以问候,我喜欢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世界里翘首凝望浩然长空,任雪花轻盈地飘落在我的额头和脸颊上,然后在瞬间化作晶莹的水珠,凉凉的、冰冰的,仿佛每一根神经都在经受一次沁凉的涤荡。而深圳的冬天是不会下雪的,只有泣泣沥沥的阴雨,绵绵不断,像是个小姑娘在哭哭啼啼,愁云惨淡,令人心烦意乱,不知所措。

孩提时的我,一年四季中最欢乐的季节莫过于过冬天了,因为冬天是童话般的世界,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一切事物在大自然的怀抱中都是那么的舒展愉悦、那么酣畅淋漓,我们的小伙伴是不会在意这些的,更不害怕寒冷,可以背上父亲给我新做的冰车三五成群结伴去小水沟里滑冰;带上小火枪去茫茫的森林里打野兔,童年的我总是不知天高地厚,仿佛自己便是这宇宙的主宰,那时我是快乐的、天真的。大自然的季节给了我们更多的丰腴,以至于而立之年的我对那个充满神奇色彩的冬天至今还是那样的向往和憧憬。

如今的我早已远离了故土,到南国异乡来谋生,在这里我最讨厌的季节就是冬天了,因为这里的冬天不是童话般的梦境,而是现实的阴雨和背井离乡的愁苦。一次冬天的郊游和妻去爬小梧桐山,还未到达山顶就遇上了大雨,可是只带了一把雨伞,我想与其两个人都淋个半湿还不如保全一人,就把伞给了妻,开玩笑说自己还算强壮就当是洗个凉水澡了,居然不顾妻的极力反对,一个劲儿的向顶点冲,妻在后面追不上,急得在原地默默的流泪,就像这冬天的阴雨一样,让已快冲上顶点的我心里酸楚难耐,带着早已被淋得像落汤鸡似的身体回到了妻撑起的小伞下,两人蹒跚着一点点、一步步向山顶迈去,漫天的雨雾将整个梧恫山笼罩的神秘莫测、高不可攀,风雨交加中两个身影迤俪而前。回来的途中我已高烧不退,想定必是那腥风恶雨把我本还算强壮的身体折磨的患上了急症,好在妻是医护人员可以急时护理照料,幸免了病情的近一步恶化,但自那以后,我对冬天的雨变得十分厌倦,觉得这雨是不和谐的,是阴森的,会让我迷失方向,身染疾病,甚至一蹶不振。

不知不觉童年生活的印象就在头脑里模糊起来,忘记了自己曾经是那样的自由、那样的活泼,而今只有在梦里重回那段童年生活了,深圳冬天的阴雨又让我浮想联翩,想起了梦境般的北方的冬天,和小伙伴们在白茫茫的天地一色的穹弩中玩耍嬉戏……

好在,南国的冬天毕竟不是整个四季的主流,必然会随风而去,就像我们的生活一样,不可能一直在失败、挫折、孤独中度过,也许当我们正在慨叹冬天漫长的时候,春天的脚步正在悄悄的临近;也许当我们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也正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开端;也许当我们身陷绝境黯然落泪的时候,也正是绝处逢生命运的转折点!

冬天已来了,春天还远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